|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科幻灵异 > 将夜 > 第八十章 故事新编(上)
  请您帮助我。

  我为什么要帮助殿下?

  因为我是唐人。

  六皇子也是唐人。

  但他母亲不是唐人。

  我大唐开明包容,向来不在乎这些事情。

  请您相信我。

  我为什么要相信殿下?

  因为您不相信皇后娘娘。

  李渔看着遗诏上熟悉的字迹,忽然很悲伤。

  那是父皇的笔迹,就如同传闻里那样,无论他怎样爱书法,怎样勤勉地练书法,都没办法把自已的字练的好看一些。

  不过从一丝不苟的笔迹里,可以看出,父皇在写这些字的时候,心情很平静很笃定,没有任何犹豫和挣扎。

  李渔捧着遗诏的手微微颤抖,手指用力,似要陷进黄色的布帛里,颤抖从小臂传到肩头,她整个人都颤抖起来。

  她感到了极度的失望与悲伤,然后开始愤怒,不止因为遗诏上写的内容,更因为遗诏上父皇的笔迹是那样的稳定。

  为什么会是这样?

  她低声说道。

  然后她又重复了一遍,声音里满是委屈与不甘。

  为什么会是这样!

  她的声音比先前大了些,但依然无法传出道殿,无法穿透殿外的夜雨,被人们听见,甚至还不如她牙齿撞击的声音更响。

  李青山说道:这是陛下御驾亲征之前才写的,既然留下遗诏说明他也隐约察觉到了天意的指向不过你也应该看出来了,他很久以前便定了心意。

  李渔沉默了很长时间,忽然抬起头来,用袖子擦去脸上的泪水看着病榻上的李青山,颤声说道:遗诏能改吗?

  李青山微微耷拉着眼皮,说道:一般不能。

  李渔的眼睛里生出一道亮光,问道:何为不一般?

  李青山看了她一眼,说道:国将不宁之时。

  李渔问道:谁能改?

  李青山说道:我能。

  大唐皇帝陛下的遗诏,自然无法轻易地伪造,上面有御玺,有复杂的徽记,最关键的是遗诏上还有独一无二的天地气息烙印。

  那份烙印一部分来自皇族的血脉,一部分来自遗诏见证人。

  皇帝陛下离开长安之前,在南门观里书写遗诏时,在旁见证的是他最信任的国师李青山以及御弟黄杨大师。

  而御玺此时便在皇宫里,在奉旨监国的李渔榻上。

  李渔看着李青山苍老瘦削的脸颊,声音微颤问道:您要什么?

  李青山看着身前衣裙微湿的美丽女子,仿佛看到很多年前那个跟在母亲身边撒娇的小姑娘,脸上露出一丝怀念的微笑。

  然后他平静说道:我要大唐千秋万代,我要昊天道南门发扬光大,我要唐人生活无忧,殿下,您能承诺我吗?

  李渔离开了南门观。

  相信不久之后那个令人震惊的消息便会穿过暴雨,进入长安城各座王公大臣的府邸,明日本不是大朝会之期但必然会有一场大朝会。

  雨中的南门依旧寂清,仿佛什么事情都没有发生过,油灯如豆,只能照亮道殿角落,却照不到更多的地方。

  何明池跪在油灯前,半个身体都在阴影里。

  李青山躺在病榻上静静看着头顶,仿佛能够看到落在道殿上的雨眉头缓缓蹙起,感慨叹道:我今日改了遗诏,违背了唐律,也违背了陛下的遗愿,不知死后史书上会怎样写,陛下他又会怎样看我。

  何明池沉默不语,在这种时候,他说什么都不妥。

  但我不会后悔,因为殿下说的对,与其说我相信她和珲圆皇子,不如说我怎么都不可能相信皇后娘娘,我怎么可能让魔宗圣女成为我大唐的主人?

  李青山漠然说道:如果不是她,陛下又怎么会英年早逝?

  何明池抬头看了他一眼,心想朝堂街巷里的官员和百姓,都以为皇后娘娘与国师关系亲近,谁能想到真实的情况?

  这些年,长安城里办了太多场丧事,三朝元老,沙场老将,纷纷辞世而去,如今陛下也死了,甚至就连夫子也死了,这不是天意又是什么?

  李青山转头望向何明池说道:如果我没有记错,你是清河郡的人?

  何明池低头应道:我家是清河郡何族的旁支。

  李青山的眼睛微微眯起,说道:就是当年出过一任西陵大神官的何家?

  何明池沉默片刻后说道:是的。

  李青山看着自已最疼爱的徒弟,叹了口气,说道:看来我没有猜错,你果然是掌教大人的人,难怪你对惊神阵那么感兴趣。

  何明池觉得自已的身体骤然间变得很冷,身体前倾,双手扶在乌黑色木板地面,微微颤抖,不知此时该说些什么。

  掌教大人,这辈子最想做的事情,便是率领护教骑兵杀入长安城,把大唐重新纳回西陵神殿的光辉之内,所以他比谁都想破掉惊神阵。

  李青山说道:你在南门观修行奉天这么多年,目的自然是想找到阵眼杵,可惜的是,你在符道方面没有天赋,所以颜瑟师兄不能收你为徒,阵眼杵最终交给了宁缺,如今阵眼杵在书院,你更没有办法,所以这些天你只好经常去皇宫里那幢小楼,想要试试看有没有别的方法能够破阵。

  何明池这才知道,这些年这些天自已做的事情,原来根本都没有能够瞒过老师的眼睛·说来也是·大唐国师怎么可能是如此易骗的人。

  他声音微颤问道:老师既然知道这些,为什么一直没有揭穿我。

  李青山说道:因为你是我最疼爱的徒弟,因为我也在挣扎。

  挣扎?

  夏侯出身魔宗,却成为道门客卿·又是我大唐王将,他的一生都被夹的艰于呼吸,痛苦不堪。我信奉昊天,忠于大唐,何尝不痛苦?

  我以前不痛苦不挣扎是因为不用选择,我知道大唐按照现在的道路走下去,会走的很平稳很好,然而现在时局已经发生了极大的变化,我想替大唐选择一条相对更平稳的道路·所以我选择了公主殿下,而且没有揭穿你……

  李青山说道:世人都说长安城不可破,修行界都在传颂惊神阵的强大,但有几个人知道·真正不可破的是夫子?

  如果夫子没有死,你这时候已经死了。

  他看着何明池说道:但夫子终究还是死了,这再一次证明昊天不可战胜,道门不会放过书院,也不会放过大唐。而这一次,没有夫子的书院,再也不可能像千年来那样,独自对抗整个世界,所以大唐必败。

  大唐要继续生存下去·便只能重新回到昊天的怀抱。

  我知道你和珲圆皇子之间有协议,但你不要忘记,唐人也是昊天的信徒·而你也是唐人,所以我希望你能让这个过程少流一些血。

  何明池沉默了很长时间,然后重重磕了一个头,说道:我会用生命来争取。

  大雨还在持续,长安城却像是下了一场雪。

  千年古城一夜之间变成了白色,无数的幡带在街上飘扬·站在檐下躲雨的百姓面带戚容,甚至有很多人披麻戴孝。

  这片寄托着哀思的白色·只有极少部分是献给夫子的,因为夫子本就不显,没有多少普通人,知道人间的守护者已经离开了这个世界。

  长安百姓哀悼怀念的是大唐的守护者,他们仁慈而英明的皇帝陛下,深得民心的陛下辞世而去,换来无数民宅里的哭声,也算是值得。

  文武百官跪在皇宫大殿前的雨中,大臣们身上的官服早已打湿,将军们身上的盔甲则是被雨水洗的明亮无比。

  一名太监,站在石阶前宣读遗诏。

  数位大学士以及诸部尚书、王卿重将,站在那名太监身后,脸上的神情各不相同,有惊讶有惊喜,但底色都是悲伤。

  大唐帝国还没有来得及从悲伤中醒来,便迎来了新的主人。

  李珲圆走向大殿正中央的椅子,然后转身坐下。

  从这一刻起,他不再是皇子,而是皇帝陛下。

  他的脸色依然有些不健康的苍白,但已经不再稚嫩,更没有那些不自然的尊贵,眼眸里的冷漠早已变成了威严,神情却是自然的温和。

  直到这时,大唐的臣子们才发现,原来皇子早已长大成人。

  看着椅中渐显英武之气的新帝,有硕果仅存的老臣,看着那张酷肖其父的面容,感怀的老泪涟涟。

  皇后一派的大臣和将军,随同僚一道下跪行礼,沉默无言,各自恭谨,心情却是十分沉重,甚至对遗诏产生了怀疑。

  然而遗诏无法伪造,他们的怀疑没有证据。

  他们只能等着皇后娘娘带着另一位皇子,陪着先帝的灵柩回到长安。

  在此之前,他们只能寄希望于两处地方,能够改变这一切。

  有大臣去了书院,书院闭门不见客。

  那名大臣才想起来,夫子已经辞世。

  有大臣去了南门观,事后朝堂之上的人们才知道,陛下的遗诏便是保存在这里,所以他们想要询问一下国师李青山。

  南门观的门开了,走出来的是何明池,他的腰间系着根白色的布带。

  国师李青山病逝。

  从现在开始,他便是新的南门观观主,也就是昊天道南门门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