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科幻灵异 > 将夜 > 第七十章 摘秧休妻换新天
  桑桑很小的时候,偶尔会从宁缺嘴里听到什么月亮、桔梗小姐、狗之类的话,也会听他说一些关于什么环什么瓶的知识,只不过她不怎么感兴趣。

  后来宁缺渐渐不提这些事情,于是她也渐渐淡忘,但月亮这个词还是会三不五时被宁缺说出来,她总以为这些是胡话,直到今天夜里,她站在夫子身旁静静听了半天,才知道原来那不是胡话,而是梦话。

  她抬头把被海风吹乱的发发抿到鬓后,顺着夫子和宁缺的眼光向夜空望去,心想如果那里能有一个亮亮的东西,确实应该很美。

  繁星映照下的南海,安静温柔,海风轻微温暖,海浪轻柔起浮,就像摇篮一般摇头如婴儿的大船,船舷畔一片安静。

  从荒原往北,继续往北便来到了世界南方,数十日来见过太多,吃过太多,也听老师说了很多,宁缺总觉得有哪里不对劲。

  他的眼睛忽然明亮,说道:我总觉得好像在哪里见过····…好像叫什么的世界?

  夫子微异,问道:什么世界?

  宁缺摇头说道:我忘了在哪里看过,也忘了名字,只记得那个世界是个假的,然后故事里的男主角划着船拼命地往边上走······

  那个世界里的很多记忆已经变得很模糊,他尽自已所能回忆,然后把记得的那些细节全部说了出来,一一讲述给夫子听。

  夫子听完后,沉默思考了片刻,从袖子里取出一根短木棍,重重地在宁缺脑袋上敲了一记教训道:蠢货,难道你以为我们是在演戏给人看?

  宁缺第一次见到夫子是在长安城的松鹤楼露台上,当时他便被这根著名的棒子砸昏了过去,此时又被砸的生痛,不由好生恼火。

  他想不明白老师平时把这根棒子藏在何处,却顾不得研究这个问题指着头顶的夜空,说道:说不定昊天就在天上看戏,这又不是不可能。

  当然不可能。

  夫子说道:我们身处的世界没有你所说的物理学上的边界,世界内部的构造绝对稳定均衡,同样是你所说的熵那个东西热力学第几定律,似乎在这里也是无效的,那么按照你所说的那些道理,我们这个世界,等于是一个独立的世界,不与外界进行任何交流。

  宁缺点点头。

  夫子说道:这种推论是建立在昊天世界是唯一世界的基础之上,如果天外还有天,世界之外还有真实世界呢?

  宁缺说道:也有可能,昊天世界就是漂流在时间轨道的独立世界。

  夫子摇头说道:不可能。

  宁缺疑惑问道:为什么不可能?

  夫子说道:因为那样太没意思。

  宁缺无言以对心想如此理所当然的口气,果然是书院一脉相承的气质。

  如果天外有天,昊天世界之外还有世界,或者说昊天世界处于一个更大世界之中,那为什么能够不与外界交流?

  夫子继续说道,然后他伸出一根手指,指向夜空,有星光落在他修长的指尖,然后渐渐凝聚,变成了一个很淡的光泡。

  根据这些天你说的那些道理,我猜想你梦中世界的大智慧者,如果知道昊天世界的真实情况大概会认为我们身处的世界是一个泡。

  一个泡?

  或者说空间碎片?不,还是叫泡更妥切。

  飘浮在外部世界里的一个泡?

  飘浮这个词并不准确,它在外部世界的空间里又不在空间里。

  老师,反正我听不懂,你请继续。

  这个泡因为某种原因,与外面的世界并不相通,稳定,自洽独立,甚至可以说是完美可以永远这样生存下去。

  然后?

  我只是想证明你先前的猜想是错误的,昊天的世界没有旁观者,因为昊天也是参与者,如果我们在演戏,那么它也是演员之一。

  为什么?

  如果有智慧从外部世界观察这个泡,泡的内部与外界便会发生联系,每一次观察都会影响观察对象的状态,这不是你几天说过的道理?如果那样的话,我们所处的世界便不再完美稳定,既然这种情况没有发生,说明没有旁观者。

  宁缺不知道该说些什么,这些天他把自已记得的那些残缺的知识告诉了夫子,哪里能够想到夫子能够记住这么多,还能如此简易地推论出很多事情,虽然他现在依然不知道夫子的推论是否正确,但至少听上去很正确。

  夫子指尖那团镀着银晖的光泡平空消失,拍了拍宁缺的肩膀,说道:我知道你在害怕什么,你怕所有的这些都只是一场梦,或是一场游戏,那种情况确实让人很恼火,不过那种情形确实不需要担心。宁缺说道:因为老师您的推论?桓

  不仅如此。夫子说道:不管我们生存的世界是什么样的,只要我们是真实的,那么这个世界就是真实的。

  宁缺看着夫子诚心赞美道:老师,如果您生活在我梦中的世界,您绝对会是最优秀的哲学家、科学家、教育家、美食家、革命家。

  夫子轻捋胡须,自矜说道:原来不管我生活在哪里,都还算是不错?

  宁缺笑着说道:哪里是不错,是强到不能再强。

  夫子双眉微颤,难抑喜悦之情,说道:别的不好说,美食家还是有资格的。

  清晨时分,大海和海里的鱼儿被红艳的朝阳一道唤醒。吃完桑桑做的生蚝粥,夫子带着宁缺去船首吹海风睡回笼觉。

  宁缺靠在软椅上,把毯子拉了拉,侧头吸了口椰汁,觉得这样的生活真是幸福到了极点,如果能够一直不登岸,那便好了。

  然而终究还是会上岸,大船继续向北行驶,隐隐约约间,已经能够看到远处黑黑的海岸线,甚至有种错觉,能够闻到码头上的味道。

  上岸便是回到人间,便可能会面临很多事情,尤其是联想到一直笼罩着自已的那份不安,宁缺的情绪变得有些异样。

  听着船首撞破海浪的声音,看到船上空碧空里流云,他沉默了很长时间,想到荒原大战时,那条黄金巨龙吸取荒人战士尸体散发出来的天地元气的画面,心中昊天的形象愈发变得贪婪起来。

  宁缺皱眉思考道:因为是封闭自守的世界,所以能量只能在其间源源不绝地流转,最终依然会趋向寂灭才对,昊天不会不明白这个道理。那他为什么不破开这个世界,去往更广阔的世界里寻找新的能量来源?

  首先,昊天是这个世界的规则,如果这个世界破灭,或者是与外界相通,它有可能直接毁灭,其次,我想它应该是害怕。

  夫子躺在椅上,手里拿着个五彩斑澜的贝壳在玩。

  宁缺把椰子递过去,半跪在椅上,不解问道:它这么强大,害怕什么?

  夫子接过椰子,用手在坚硬的椰壳上,扳下一小块椰肉,送进嘴里缓缓嚼着,叹息说道:椰肉久嚼,香过花生。

  宁缺正在专心等着老师的回答,没想到听到这样一句话,苦笑说道:可没听人说过,也没见谁把椰肉当花生吃。

  夫子放下椰子,说道:你问昊天害怕什么?它害怕的就是未知。

  未知?

  人也会害怕未知,就像很多人没有吃过椰肉,把椰肉当垃圾一样扔掉,很多人没有吃过辣椒,觉得那就是魔鬼,但人同样向往未知,所以才会有第一个吃螃蟹的人,才会有我这样爱吃椰肉的人,才会有那些嗜辣如命的人。

  面对未知,永远不会缺少勇于尝试的人,因为人们会恐惧,但也会好奇。未知和好奇是相生相伴的两个概念,正是人类最显著的特征。

  就像那天夜里我与你说过的那般,看见一座山,我们总想知道山那边是什么,看见一片海,我们总想知道海底是什么,看见一片天空,我们总想知道天空之上是什么,正是因为好奇,所以人类才会不断地开拓进取,变得越来越强大。

  这个世界绕来绕去,起点便是终点,这真的很没有意思,人类对未知好奇的天性决定了,我们不可能在一个封闭的世界是永远平静地生活下去,世界既然是封闭的,我们便想打开这个世界,去外面看一眼。

  但昊天不是人,虽然它有生命性,但归根结底,它是枯燥的、单调的、无趣的客观规则,它害怕改变,更没有勇气面对未知。这就是我们与昊天最大的区别,也正是我们与它不可能永远和谐相处下去的根本原因。

  强扭的瓜不甜,三观不同怎么成亲?被一个贼老天盖在头顶,呼吸如何能畅快?所以只好摘了瓜秧,休了老妻,掀开这片天。

  莲生是这样想的,你小师叔是这样想的,我,也是这样想的,事实上,古往今来有无数人都在这样想。我们当然清楚,就算天外有天,那个天或者也只是一个更大的囚笼,但至少我们可以多看一些风景,多经历一些事情。

  这些事情,或者很重要,或者不重要,但我以为值得为之而奋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