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科幻灵异 > 将夜 > 第六十九章 那一定很美
  书院果然是天下第一,无论什么方面都是天下第一,就连耍贫嘴,夫子也能耍的如此平静高雅,时刻能让对话者产生吐血的冲动,却偏生吐不出血来。

  宁缺真切地感受到了这一点,于是他明智地不再继续与老师在言语上抖机灵、在道理上做较量,直指漆黑夜穹里的那颗星说道。

  如果星星所在的位置足够远,那么它就会足够小,在望远镜中就算变大,也很难被肉眼捕捉到,所以您的推论,并不是那么立得住脚。

  如果足够远,便足够小,那为什么我们在地面上能够看到它

  夫子轻抚微寒的船舷,抬头望着那寂寥可数的几颗星,似乎想起了什么往事,微笑说道:很多年前,我曾经向天空飞过。

  宁缺第一次知晓老师还做过这样无畏的举动,想象着老师乘青风直上天穹的画面,极为震撼,问道:您为什么要飞?

  夫子转身望向他,说道:你看见一座山,澳门赌博网站:会不会想知道那座山后面是什么?如果你看见一堵高墙,你会不会想知道那堵墙后是什么?

  宁缺想了想后,说道:总是会有好奇心的。

  夫子微笑说道:我也有好奇心,我想知道天空到底有多高,这个世界到底有没有边界,我想知道那些星星究竟有多远。

  宁缺莫名紧张,声音微涩问道:然后呢?

  夫子说道:我飞了很长时间,然而天空还是那么高远,星星依然没有任何变化,更令我感到不解的是·脚下的地面,似乎还在原来的地方。

  您飞了多长时间?最后发生了什么事?

  天空上也有日夜交替,只不过当时的我自然没有心情去计算年岁,湛蓝的天空里先有雄鹰,还有白云,到最后什么都没有·只剩下我一个人。

  夫子说道:很是孤单,心里也渐渐没有底,而且感到累和疲倦,然后我便转身飞回,当我重新降落到人间的地面上·才知道已经过去了三十几年。

  除了震撼和向往,宁缺此时心里无法生出任何别的情绪。

  在他曾经熟悉的那个世界的规则里,覆盖着地面的是大气层,夫子当年飞了那么长时间,早就应该飞出了大气层,甚至飞出了太阳系,然而夫子的经历却并不如此,那么这似乎说明夫子的猜测是正确的。

  这是一个封闭的、没有边界的世界,只是这样一个世界是怎样构成的呢?

  莫比乌斯环?他自言自语说道。

  夫子没有听说过这个词·问道:什么环?

  桑桑一直沉默站在旁边,听他们说话,这时候想起小时候听宁缺说过这种环,说道:一张纸只有一个面·怎么走都走不出去。

  夫子微微挑眉,说道:一张纸怎么只有一个面?

  宁缺醒过神来,说道:她的说法不准确,不过大概意思差不多。

  夫子的眼睛微亮,看着他说道:你教我。

  宁缺说道:好。

  大船离开海岸,驶入黑暗的海洋,继续向北方前进,那座据说是人间最北处的雪峰,渐渐消失在视野之中·更准确来说,是在视野中变矮。

  有别的事物在视野中出现,那是一轮明亮的红日跃出海面·就如夫子曾经说过的那样,太阳就这样陡然地出现,根本没有任何预兆。

  宁缺完全没有想到,在黑暗海洋的更北方,居然能够看到日出,被这幅画面震撼的无法言语·怎么也想不明白。

  大船继续向北前行,看到太阳的次数越来越多·太阳在天空里停留的时间越来越长,黑暗的海水,也渐渐变成美丽的深蓝。

  随着时间的流逝,大船四周不再只有汪洋一片的海水,开始出现积雪的海岛、游动的海鱼,甚至有一天,他们看到了海岸线。

  夫子带着他和桑桑登岸,看看岸上的风光,然后再次登船继续北行,一路上,他们去过寒冷的高原,见到了满被藓苔覆盖的无人大陆,看到了各种奇形怪状的动物,还看到了像面镜子一般的大盐湖。

  这是不见典籍的陌生世界,夫子带着他们环游,带他们去了很多美丽的地方,吃了很多没有吃过的食物,当然那些食物都是很好吃的。

  有一天宁缺问道:老师,这些地方你以前都来过吗?

  夫子说道:这些年来为了寻找冥界,也为了寻找世界的边缘,我去过很多地方,有时候带着你大师兄,有时候就是一个人旅行。

  宁缺问道:为什么要寻找世界的边缘?

  夫子看了一眼湛蓝色的天空,说道:为了寻找世界边缘,我连天上都去过,难道我会不想知道脚下这片大地的真实模样?

  宁缺这才明白自已问了个很愚蠢的问题,说道:世界的边缘在哪里?

  夫子说道:这个世界没有边缘。

  宁缺说道:宇宙无限,这很正常。

  夫子看着他微笑说道:但你知道这个世界不是无限的。

  宁缺只有沉默。

  大船行于海上,从来没有遇到过风暴,钓鱼,喂海鸥,晒太阳,喝船舱里贮存多年的美酒,这种日子很幸福,但宁缺总觉得心里不安。

  夫子没有什么反应,每天除了享受人生,只做两件事情。

  他教桑桑做世界上最好吃的东西,教她享受人世间最美好的东西,然后便是命令宁缺教他很多这个世界上没有的东西。

  那些东西是知识,是不属于这个世界的知识。

  宁缺剪开纸带,讲莫比乌斯环,用笔在纸上画三维图形容更多变型,还讲了很多物理学方面的东西,只不过毕竟他来这个世界的时候,年龄还小,就算当年的学习成绩再好,能讲的东西都很浅湿。

  夫子没有问他是从哪里得到的这些知识宁缺也没有说,师徒二人似乎形成了某种默契,又或者彼此早已心知肚明。

  在海洋上航行了数十日,海面上终于出现了船只。

  船只迅速变得密集起来,无聊了很长时间的大黑马把头伸出船舷,看着那些熟悉的人类,欢快地嘶鸣,把那些船上的人吓的不轻。

  千帆行于碧波间,这是一幕很美的画面,宁缺看着这幅画面,却变得非常沉默,虽然他已经有心理准备,但依然觉得难以接受。

  通过和那些船上的人的对话他知道再往北去数十里,便要抵达大河国最南端的一处海港,也就是说,他们已经回到了人间。

  离开荒原极北寒域后大船一直在向北行驶,怎么却来到了南方?夫子没有动用他的大神通,那么这一切究竟是怎么发生的?

  宁缺望向远处海面上的帆影,喃喃说道:不是先看见帆尖,再看见船身,说明这个世界确实是平的,那么我们是怎么绕回来的呢?

  夫子端着一杯葡萄酒走到他的身边,说道:当初在书院后山,我们曾经讨论过类似的问题我说过,如果是一个球,便能解释很多现象但既然我们身处的世界不是一个球,又不是平的,那么只能说明它是扭曲的。

  就像你说的那个环一样。

  宁缺说道:我没有见过那样古怪的世界。

  夫子饮了一口葡萄酒,说道:你见过的世界是什么样的?

  宁缺看着老师眼中的深意,不知该怎么说。

  夫子说道:以前说过,你梦中看到过别的世界能不能形容一下那个世界?

  宁缺沉默了很长时间,然后说道:我梦中的世界······也有太阳。

  那个太阳是什么样子?

  和这个太阳差不多····…但我可以肯定梦里的太阳是真实的那是一个大火球,可以燃烧很多年,人间的能源、养分,基本上都来自于它。至于它为什么能够燃烧那么长时间,就是来自于前些天我和您说过的那个公式。

  噢,那个简洁而至美、却无限广阔的公式。

  是的······梦里的人类,也是生活在一个球上。

  之所以不会掉下去,是因为万物之间自有引力?

  是的,老师。

  时间就在师徒二人的讨论中缓慢流逝,这是夫子第一次接触到另外的世界,也是宁缺第一次向别人讲述那个世界,听的人感慨万分,说的人也自有感慨。

  夜晚降临到海面之上,繁星镶满了夜穹。

  宁缺看着夜空说道:我梦中的世界,夜空也有星星,但那些星星都在移动,在视线里的移动,主要是因为人们脚下大地的关系,事实上,在近乎无限的遥远宇宙空间深处,它们自已也在移动。

  夫子叹道:一个时刻发生着变化的世界,该是怎样的生机勃勃。

  宁缺说道:最大的区别其实不是星星,而是月亮。

  他指着夜空说道:夜晚如果无云,人们便能看见月亮,有时候它圆的像张饼,有时候它细弯的像根丝瓜。

  他没有解释月亮为什么会有盈缺变化,因为他知道老师肯定能明

  夫子抬头望向夜空,仿佛看到一轮明月出现在那里,微笑说道:万古长夜生明月,那画面想来一定很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