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科幻灵异 > 将夜 > 第六十八章 夜海泛粥及舟
  雪中温泉,发着汩汩的声音,微烫的水里不可能有鱼,那便是气眼正在吐着泡泡,宁缺想着老师融一温泉,居然连这种细节都没有遗漏,再想着先前心中的警惕不安,情绪变得愈发复杂,沉默不语良久。

  桑桑感受到他情绪的变化,抱着他的手臂,把头靠在他的肩上,就像过去那些年里一样不说话,但确保他悲伤或难过时,能够确认自已的存在。

  她的头发剪短后,不再像小时候那般黄萎弱细,变得乌黑了些,此时被水打湿后黏在颊畔,看着添了几分秀丽。

  因为温泉里的沉默和异样的情绪,还有那抹不知从何而起的对别离的恐惧,宁缺觉得自已的怀抱很是空虚,想要拥抱,于是他把桑桑紧紧地抱进了怀里。

  两个人热泉中相拥着,然后开始亲吻,抚摸。

  你们还没有成亲吧?

  便在这时,夫子的声音从隔壁那眼温泉里传了过来。

  桑桑被惊醒,赶紧离开他的怀抱,把不知何时滑落的毛巾提到微微隆起的胸上,面色微红,不知是羞的还是热的。

  宁缺转头望向雪后喊道:订亲的时候,您可是批准了的。

  夫子说道:订亲和成亲可是两个概念。

  宁缺说道:不就是差一个拜天地的程序?这时候夜天雪地,我和她拜拜便是。

  夫子说道:有我在还用得着拜什么天地?而且昊天在上,它可不见得喜欢看你们两个人真的成亲。

  宁缺笑了起来,心想桑桑是冥王的女儿,自已和她成亲要获得昊天的祝福认证,确实是有些不妥当。

  然后他忽然想到自已先前和桑桑说的忧虑,沉默想着,莫非老师已经提前确认了那道不安的情绪,所以想在离开之前看着自已成亲?

  夜穹里的星光变得明亮了些,雪海畔的坳湾里白雾蒸腾,没有红烛,也没有知客,只有站在雪堆上的夫子,和跪在雪堆下的一对小儿

  此情此景颇似仙境,稍微有些遗憾的是,仙境里的三个人,穿的都不怎么周整,看上去和那些传说中的仙人没有什么关系。

  夫子用一件大毛巾裹着,天寒地冻,他的身上依然热气蒸腾,就像是只白灼的鱼,从毛巾边缘滴落的水落地而冰。

  宁缺和桑桑跪在雪堆下,对着夫子磕了三个头,便算是拜过了长辈天地。

  他们直起身来,额上发端残着雪屑却发现夫子已经不在雪堆之上,那里只剩下一张快要被冻成冰块的湿毛巾。

  夫子的声音混着马蹄声,从雪海深处传来。

  好好洞房吧,没有人会闹你们,我骑马出去玩会儿。

  一夜无言。

  宁缺醒来时,天还未亮,依然一片漆黑,他想了想才明白过来,如今的热海已经近乎永夜想要看到太阳是件很困难的事情。

  桑桑还在睡,不知梦见了什么,在他怀里拱了拱咧嘴笑了起来,露出两颗洁白的门牙,看着就像只小灰兔般可爱。

  帐蓬外传来一道极香的味道。

  宁缺知道老师回来了,赶紧把桑桑摇醒,开始洗漱穿衣。

  夫子用昨夜剩下的牡丹鱼骨,熬了一锅鱼粥。

  桑桑掀开厚重的毛毡走出帐外,寒风袭来忍不住打了个寒颤,她走到锅旁,接过夫子手里的活儿,脸上微羞的神色,渐渐变为平静。

  与桑桑的平静相比,宁缺脸上的傻笑挂了很长时间,直到吃完鱼粥,桑桑去温泉收拾碗筷时,澳门赌博网站:他依然还在傻笑。

  夫子拿着牡丹鱼的尾骨剔牙齿,一边剔一边看着他说道:你今年不过二十出头,怎么感觉像是一间着了火的老房子?

  宁缺咳了两声,说道:一起过了十几年,哪有您说的这么夸张?

  夫子忽然压低声音,好奇问道:感觉怎么样?

  宁缺看着他手里拿着的那根鱼尾骨,无奈说道:看看您现在这样子,哪里像是书院院长?人,不能为老不尊成您这样吧?

  夫子把鱼骨扔进雪里,说道:我可不没有窥淫癖,只不过你这事儿太罕见,要知道你和她的洞房,将来是必然要上史书的,所以细节你得记清楚。

  宁缺不明白夫子这句话的意思,而且他有些累,所以又去补了一觉。

  大黑马也在帐蓬里补觉,它昨夜在雪海之上狂奔百里,也很疲惫,而且觉得很是羞耻,虽说夫子不是普通人,但被一个**的老男人骑了一夜,终究还是羞耻。

  正午时分,热海畔依然一片昏暗,根本找不到太阳在哪里,一行人离开荒人部落放弃的定居点,继续向北进发。

  据宁缺所知,人类所抵达的世界最北端,便在这片极北寒域,也就是热海北缘,所以他很好奇,北面的世界是什么模样,而且有些不明白,历史上那么多强大的人类,为什么没有探索过热海的北面。

  直到他看到那座雪峰。

  昨天在热海畔的时候,他也曾经往北看过,却什么都没有看到,然而今日离开热海不远,这座雪峰便进入了他的眼帘,仿佛是撞进来一般,显得格外诡异。

  那座雪峰陡峭高耸,在星光散发着幽幽的光芒,高不知多少万丈,从雪原处望去,只觉得峰顶仿佛已经要刺到夜穹一般。

  宁缺去过很多名山大川,其中最著名最高险的,自然便是岷山北麓,或者说天弃山脉,然而和这座雪峰相比,天弃山要显得矮太多。

  从南方任何一个地方往北走,只要一直不停走都会走到这座雪峰下。

  夫子抬头看着星光下的雪峰,说道:当年热海畔日照充分的时候,这座雪峰会显得更加壮观,单凭人力,没有人能爬得上去,所以这里便是最北端。

  宁缺注意到这句话里的两个重点首先是任何地方往北走,都会走到这座雪峰之下,其次是单凭人力,没有人能够爬得上去。

  那么能爬过去的人,还能算是人吗?

  当黑色马车出现在雪峰的另一面出现在一片黑沉的海前时,宁缺看着前方夫子高大的背影,心里想着这样的问题。

  那是一片汪洋大海。

  之所以海洋的颜色是黑的,这是因为这里没有碧空,没有任何阳光,虽然星星显得更加清晰明亮,但变得少了很多。

  宁缺知道自已看到的画面,是人类所有典籍上都没有记载过的地方,所以他很震撼而更令他震撼的是,这片黑海里有一艘船。

  这艘船很大,大黑马可以在甲板上尽情奔驰。

  宁缺站在船舷旁,看着夜穹下那座雪峰震撼的无法言语。

  夫子走到他的身旁,抬头看着漆黑的夜穹,说道:黑夜便是从这里开始,然后逐渐向南蔓延。

  宁缺望向他,问道:老师,这艘船是…···

  夫子说道:很多年前,我担心被昊天找到吃掉,一直想着怎么逃,怎么躲我心想既然这里是黑夜的开端,应该离冥界最近,冥王的力量最强昊天的力量很难延伸到这里,所以我在这里造了只大船,准备若昊天来吃我时,我便逃到这里来,乘舟泛于黑海之上,然后再也不出去。

  宁缺怔住了通过这番话,便能推想过去千年里老师始终活在昊天的世界里,那该是怎样的焦虑与不安。

  后来我变得更强了些,不再时刻担心被昊天找到吃掉,这艘船自然没有了用处,不过我忽然发现这里的夜很干净,很适合观星,所以又过来了,而且真的乘舟往汪洋深处去旅行过一次,没想到那次旅行,却让我发现了一些很有趣的事情。

  什么事情?

  这个世界不是平的。

  老师,我不明白你的意思。

  我带你来这艘船上,就是要让你明白。

  明白什么?

  夫子说道:为什么要与天斗,当然是因为昊天要吃我,但像酒徒和屠夫这两个老鬼懦夫都能躲这么多年,我一样也能躲,大不了学佛陀那样闭眼去俅。我之所以要与天斗,还有一些在我看来更重要的原因。

  什么原因?

  以前在书院后山,我说过我在这个世界很多地方看过日落日出,包括这片海洋,当时这里还有日出,在阳光的照射下,这片海洋是透明的,看上去就像是无尽的深渊,太阳便落在这片海洋里。

  当时你说过月亮是太阳的反射,我说太阳没有真正的朝升暮落,我还说如果这个世界是个球就通了,现在看来,至少证明了我先前说过,这个太阳是假的。

  除了观日,我也观星,我在书院后山观星,也在这艘大船上观星,因为这里的星星比较少,而且明亮清晰,我对你说过,无论多少年前还是多少年后,这些星星始终停留在它们原先的位置,没有发生过任何变化……

  你后来做了一个观星镜,在镜中观察,星星的大小依然没有变化,不像人与景物可以被放大。那么这说明,夜穹里的这些星星的位置是固定的,与地面之间无限远又无限近,无法用距离来做计量。

  老师,能简单点吗?

  简单来说,这是一个封闭的世界。

  再简单点儿?

  这是一个没有边界的世界。

  您先前不是说封闭?

  只有没有边界,始终相贯,才是封闭。

  星星所在的夜穹不是边界?

  没有人能够触到,那便不是真正边界,只是你眼里和心里的边界。

  老师,越说我越糊涂了。

  昊天不想被人打破边界,所以它不肯让人看到边界。

  于是?

  于是,这证明了这是一个封闭的世界。

  您又绕回来了。

  不错,就像这个世界一样。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