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科幻灵异 > 将夜 > 第六十章 人间之剑(下)
  这几十年里,夫子从来没有出过手,以至于渐渐要被世间百姓所遗忘,甚至就连修行世界里的人,也偶尔也忘记他的存在。

  在只有极少数人知道的那些传说故事里,夫子用的武器是一根棒子,宁缺以亲自惨痛经历确认,夫子的武器确实是一根棒子。

  夫子不用剑,既然他要让天空里那名光明神将见识一下人间之剑,那么他只有借剑,他仲手向南方,南方便飞来了一把剑。

  那柄古意盎然的剑,来自南晋剑阁。

  剑圣柳白,盘膝坐在潭畔,看着身前已经干涸的潭水,想着先前破潭而出,疾飞而去的那柄古意,自沉默不语,神情复杂。

  柳白很虚弱疲惫,他在潭畔静思多年,就是为了炼养一把真正的剑,那把剑上寄托着他所有的剑意与精神气魄。

  换句话来说,那把剑就是他自已,所以才是人世间最强的剑,此时古剑离潭而去,他的剑意与精神气魄也随之而走,自然虚弱。

  然而柳白的脸上没有任何愤怒神情,反而显得有些惘然。

  他是世间第一强者,他剑道无双,世上却有人能隔着万里之遥,随意取走他的剑,莫说阻止,他连表达反对意见的资格都没有。

  片刻后,柳白脸上的惘然神情变成了微微的激动。

  他已经感知到那柄剑落在了谁的手里。

  于是他像那柄剑一样感到了荣幸和骄傲。

  古剑破云自万里外而来,落在夫子手中。

  夫子双脚离开荒原地面,飘摇而上青天。

  黑色的罩衣被风吹的呼啸作响,反射着天空里的光明,把那些圣洁炽热的昊天神辉,尽数耀成了无数细碎的金片。

  宁缺抱着桑桑,望向天空,脸上写满了震撼的神情。

  老师终于出手,一动便舞于九天之上。

  在他看来这场注定会被载入史册、甚至必然会成为神话传说的战斗,必然会无比神奇、凶险万分甚至可能战上三天三夜甚至是数年时间。

  他只希望老师能够获胜,能够安然。

  而他没有想到,这场战斗和他的想象完全不同。

  开始的很快结束的也很快,非常简单。

  黑色罩衣随风飘舞,夫子身形招摇而去,已在青天之上,他看着天空里的光明与黑暗,随意挥出手中那柄古意盎然的人间之剑。

  极盛的光明与渐颓的夜色之间,忽然多出了一道剑痕,那道剑痕极深,仿似要把天空刺破如道深沟把光明与黑暗隔绝开来。

  夫子第一剑,裁天。

  光明神将站在黄金战车之上,脸庞无情无识,手中那柄十余里长的光剑斩向荒原地面,足有数十丈宽的剑锋,就像座山般压向夫子的身体。

  与天穹上那条黄金巨龙、黄金战车、光明神将巨大的体量相比,在凡人里显得特别高大的夫子,看上去就像悬浮在空中的一粒尘埃。

  与那道恐怖巨大的光剑相比,他手中的人间之剑就像根细毫。

  夫子举起手中的人间之剑,向着光剑迎了上去。

  人间之剑与光剑接触,就像是一枝细毫,在天弃山上轻轻涂描了一下。

  细毫安然无恙山却垮了。

  光剑骤然崩裂,像雪崩般崩塌,向荒原四周散落。

  夫子手中的剑意未竭似将永世不竭,穿掠过密集坠落的数十万块光剑碎片,袭向黄金战车,落在光明神将的脸上。

  光明神将那张完美的脸上,多了一道极细微的剑痕,于是变得不再完美无情无识漠然的面庞,因为不再完美无情无识便变得有些滑稽。

  喀喀喀喀,一阵极细微的声音响起,光明神将的脸面庞上多了无十万道裂痕,那些裂痕蔓延至他伟岸的身躯,由昊天神辉凝成的盔甲,也开始迸裂。

  光明神将就像座冰雕般,瞬间碎裂,变成无数透明的晶体,簌簌作响向着荒原地面坠落,如同下起了一阵冰雹,但声音更像是暴雨击打着雨檐。

  那些细碎的透明晶体里,依然蕴藏着威压恐怖的光明神辉与神力,但却再也无法合为一体,对持着人间之剑的夫子形成任何威胁。

  光明神将与光剑的碎片,不停落在荒原地面上,就像是一阵密集的陨石雨,拖着火尾堕落,溅起无数烟尘,燃起无数高温炽烈的火焰。

  荒原上,无数人在神辉之火里痛苦地翻滚,然后死去,化为青烟虚无。

  前一刻漠然俯瞰人间的光明神将,此时也化为了青烟虚无,就此死去。

  夫子第二剑,斩神。

  夫子迎风而上,直入光明最盛处,站到黄金巨龙的头顶。

  黄金巨龙愤怒低吼,摆尾而打,云散雷鸣,声势惊人。

  夫子依旧站在它的头顶,黑色罩衣在高空罡风里猎猎作响。

  黄金巨龙回首去咬,夫子落剑。

  不知是夫子变的极其高大,还是黄金巨龙在他脚下变小,他手中的人间之剑刺进黄金巨龙颈间,竟是刺的无比之深。

  黄金巨龙凄啸一声,拼命地挣扎起来。

  夫子的剑在龙颈间游走,片片龙鳞剥落。

  黄金巨龙愈发痛苦,挣扎的愈发激烈,在高空上疾速飞翔翻滚,身周有云自生,有电自云中生,然而怎样也无法摆脱那把人间之剑。

  无数龙鳞剥离,就像无数光镜,在荒原上空缓缓飘浮,向着地面落下,反耀着天空里的光明,把整个世界都照耀成了暮色下难以安静的河水。

  每一片龙鳞落下,荒原上便会燃起一团天火。

  无数人在天火里惨嚎翻滚,然后死云,化为青烟虚无。

  人间之剑绕行龙颈一周。

  黄金巨龙身首分离,巨大的龙首和在天空上蜿蜒不知多少里的龙身,骤然静凝悬浮,然后像黄金沙河般崩落·洒向人间。

  夫子第三剑,屠龙。

  夫子挥袖·黑色罩衣挟风而起。

  他的左袖把黄金巨龙的龙身挥至北方的夜色里,正在分解崩离的金沙,在那片夜色里狂舞不停·然后连绵不停炸开。

  每粒金沙里都蕴藏着最纯净最恐怖的昊天神辉,如今彻底的燃烧起来,不知生出了多少光热,北方的黑夜顿时被净化。

  他的右袖把黄金巨龙的龙头压缩成纯净的光团,一掌灌进桑桑的头顶,桑桑体内残存的阴寒气息,就像是冰雪遇到了烈阳,骤然消失无踪。

  南海深处,黑礁之前的海水·因为岩浆的烧灼而不停翻滚,向着天空喷吐着白色的水蒸气,显得格外不安,恰如青衣道人此时的心情。

  他看着这个平整世界的北方·看着那处不停亮起的电闪,不停响起的雷鸣,沉默了很长时间后,叹息着摇了摇头。

  西荒深处,云雾之中的经声,因为异象的产生而略显混乱,那些习惯了安静的黄色寺庙,似乎不知道该表达些什么,恰如讲经首座此时的心情。

  他看着东方荒原上空的闪电·疲惫的容颜显得愈发疲惫,不停地擦拭着额上的汗水,闪电渐渐停息·额上的汗水反而变得更多。

  知守观后的青山,此时一片沉默,充满了死寂和绝望的意味,一道苍老而凄厉的声音带着哭声喊道:这样还杀不死他,我们能怎么办?

  光明神将与黄金巨龙的鳞片,自天而降·化作炽热的昊天神火,将荒原地面上的人类席卷其中·极短的时间内,便不知道烧死了多少人。

  在这种层次的战斗前,人世间所有的力量都只能旁观,而今天根本没有人有资格旁观,他们只能被波及被牵连,不分阵营地死去。

  无论是荒人还是中原人,无论是西陵神殿还是魔宗,只要被那些天火接触到,瞬间便会变成焦尸,然后净化为青烟,归于寂灭虚无。

  夫子落到荒原地面上,挥手便有云集,袖动便有风起,看一眼便雨落,刹那之间暴雨降临荒原,浇息那些天火,敛没烟尘。

  雨消风停,被光明与黑暗割裂的天空,回复了正常,露出湛蓝的碧空,碧空上飘着朵朵白云,远处甚至出现了像云般的羊群。

  日落沙明天倒开?还是不对。

  夫子看着碧空白云摇了摇头,随意把手中的剑往南方一扔,然后负手于后,带着宁缺和桑桑向黑色马车走去。

  刺眼恐怖的光明威压消失,阴寒恐怖的黑夜消失,荒原上的数十万人渐渐清醒过来,他们看到了那个高大的身影,看到了渐渐远去的黑色马车。

  人们隐约猜到发生了什么,却不敢相信,因为哪怕是最绝秘的教典和最亵渎的黑暗史书里,都没有记载过这样的事情。

  神国与人间的战争,最终以人间取胜而告终。

  古意盎然的人间之剑,飞回到了南晋剑阁,自山腹洞口落下,安静地插入干涸见底的潭底,片刻后,潭水无由而生,把剑淹没。

  柳白看着身前的水潭,知道自已这辈子再也不能使用这把剑,哪怕这把剑是他亲手所铸,并且以精神气魄炼养多年。

  曾经沧海难为水,这剑把夫子用过,与昊天的意志战斗过,又哪里还会愿意被俗人所用,还会愿意在人间战斗?

  柳白的脸上没有任何失望颓败的情绪,只有平静以及敬畏,他整理身上衣着,捧潭水洗脸,然后向着北方荒原拜了下去。

  他是世间第一强者,骄傲的剑圣柳白,此生从不敬人,更不畏人。

  唯一生俯首拜夫子。

  大唐书院院长夫子,是一个传奇的名字。

  虽然这个名字渐渐被世人,被很多修行者所遗忘,但在那些真正强大的修行者心目中,这个名字始终都是人间最强大的名字。

  很多人都在猜,夫子究竟有多高。

  知守观观主和悬空寺讲经首座,曾经惨败于夫子棒下,他们曾经以为自已大概能推算出夫子有多高,然后他们发现自已错了。

  柳白因为夫子多年不问世事,猜测夫子应该处于传说中的清静无为境界,但今天他震撼地发现,原来自已还是错了。

  贺兰城头。

  黄杨大师看着远处的碧空白云,感慨说道:天启十三年春天,书院开学,陛下在书院主持典礼,我与国师在道畔离亭里下棋,我曾问他夫子究竟有多高。

  皇帝陛下问道:青山如何答?

  国师老师曾经说过,夫子有好几层楼那么高。我当时说,二层楼就已经很高了,夫子居然有好几层楼那么高,那可是真高······然而如今看来,我们还是错了。

  夫子究竟有多高?

  黄杨大师诚心赞道:原来夫子有天那么高。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