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科幻灵异 > 将夜 > 第四十三章 战争,澳门赌博网站:始于一张腰牌
  唐率领的两千余名荒人青壮年战士,在冬天之后的这段时间里,一直在荒原上游荡,凭借着对天弃山脉的熟悉,成功地避过了左帐王庭和西陵神殿联军的追剿,直到最后在峡谷处完成了一次完美的伏袭。

  复仇这种事情永远是没有尽头的,左帐王庭和西陵神殿联军,必然会加大对荒人的清剿力度,唐带着荒人战士开始撤往北方,队伍里多了一辆黑色的马车。

  中原早已是盛春时节,荒原北方深处却还在飘着雪。

  过去数年间,南下的荒人与左帐王庭及西陵神殿联军连续作战,最终没有能够撑住,被迫向北退去了千余里地,来到这片苦寒地带。

  与已经冰封的热海还有极北寒域相比,这里的气候对荒人来说还可以忍受,甚至称得上温暖,但对于宁缺尤其是病重的桑桑来说,这里的气候着实有些严酷。

  唐安排他们二人住进一个比较偏僻的兽皮帐蓬,宁缺看着远处加绵十余里的荒人部落营地,问道:什么时候去见元老会里那些老人家?

  这件事情我先处理,你们在这里等一个晚上。

  唐把腰间系着的酒囊递了过去。

  北归的十余天里,天天喝这种荒人自酿的苦酒喝成了习惯,宁缺不以为意,喝了几口,觉得身体热乎了不少,桑桑从他手中接过酒囊小口小着,看似秀气,实际上没有任何间断,片刻后酒囊便瘪了起来。

  便在这时,她身旁忽然响起一声闷响,宁缺不知为何竟倒到了地上,看他不停咂嘴的模样,应该没有大碍,似睡过去了一般。

  桑桑觉得有些奇怪,宁缺的酒量和她相比·确实极为差劲,但途中喝了这么多次酒·也没见他浅尝辄醉,忽然间她不知想到什么,抬头望向唐。

  她的眼睛很明亮·细眉蹙的很严肃。

  不知为何,唐看着她的神情,忽然觉得身体有些寒冷,自嘲一笑说道:只是放了些松散心神的草药粉,让他好好睡一觉,没有伤害。

  桑桑说道:他现在身体很好,不应该中毒。

  唐说道:我自幼修行明宗功法,对他的身体状况很了解,而且酒里混的是药粉·不是毒,所以他一样会昏睡过去。

  没有想到,这酒对你竟是没有用处

  他看着桑桑沉默片刻后问道:你真是冥王的女儿?

  桑桑嗯了一声。

  唐说道:我不知道元老会对你们的到来持什么态度,我知道宁缺是很危险的人·所以我不想让他干涉我们荒人内部的讨论。

  桑桑说道:我明白。

  唐又说道:如果长老会不同意收留你们,你们会死。

  桑桑说道:我们来这里,本就是赌博。

  唐说道:但这是他的赌博。

  桑桑说道:我可以承受结果。

  唐没有再说什么。

  雪花不停落到荒人营地里,原本充满欢笑声与歌声的无数间帐蓬,都变得安静起来,不是因为悲伤也不是因为生活的艰辛——荒人早已学会了平静看待族人的死亡,他们已经过了整整千年艰辛的生活——安静是因为营地中央那间帐蓬里传出的争吵声,也因为停在营地外的那辆黑色马车。

  营地中央那间帐蓬,与别处的帐蓬看不出有太大的不同·只是帐蓬缝线上系着数十根细长的彩带,平添了几分温暖和神秘的感觉。

  荒人部落的最高权力机构是元老会,而因为今天要讨论的事情实在是太重要·所以还有二十余名荒人战士首领也坐在场间。

  反正都是要与中原人打,收留冥女也算不得什么。

  这几年西陵神殿一直没有真正的投入力量,那个隆庆皇子只不过是道门养的一条狗,如果让他们知道我们收留了冥王之女,你们以为战争还会以现在的模式继续下去?到时候我们要面对的敌人,将是现在的十倍之强!

  等着中原诸国增兵·等着西陵神殿不停地派强者进荒原,和他们一起来有什么区别?终究是要血战一场·他们再强和我们也没有关系。

  时间,最重要的是时间,如果没有冥女的存在,中原诸国和西陵神殿都还会想着保存实力,让别人死在我们手中,我们可以争取时间,让妇人们生出更多的孩子,让更多的孩子变成真正的战士,如果没有时间,我们是顶不住的。

  可你想过没有,宁缺承诺只要我们收留冥女,书院便不会加入这场战争,如果书院二层楼里的强者们来到荒原上,那可比西陵神殿还要可怕。

  宁缺随冥女一路逃亡,等于背叛了人间,书院凭什么会因为他就保持中立?我以为他说的话根本没有什么可信度。

  最关键的问题是,我们荒人祭拜冥君十年时间,如今冥君的女儿流落世间,我们却不收留保护,那千年祭拜还有什么意义?

  祭拜冥君千年,我荒人依然生活的如此凄苦,而且冥界入侵对我们没有任何好处,难道我们真要去为冥界前驱?我可不愿意当什么鬼兵!

  收不收留宁缺和冥王之女,帐蓬内的荒人们持完全截然相反的意见,争执一直在持续,始终没有得出结论,大元老和最强大的唐却始终沉默。

  双方意见僵持不下,甚至开始互相影响,老成持重的元老们渐渐有了些热血,热血冲动的战士首领们却多了很多担忧,但还是没有什么结果,只是为了荒人部落的安全着想,渐渐有更多人倾向于杀死宁缺和桑桑。

  大元老艰难站起身,走到帐蓬中间那张案前,被岁月和恶劣环境侵蚀多年的枯瘦身体,似乎随便晃两下便会散架。

  那张木案上乱七八糟堆着一些事物,有金叶子,有厚厚一叠银票,有几个腰牌,都是唐从宁缺身上搜出来的玩意儿。

  大元老枯瘦的手掌在案上缓慢移动,说道:稍后把这些东西还给冥女,不管是杀还是留,应该有的尊重必须保持。

  唐平静应下,然后走到案前,准备收起那些杂物。

  大元老的手指忽然颤抖起来,就像风中的老竹。

  唐顺着老人的手指望去,眼瞳微缩,身体变得有些僵硬,沉默了很长时间,明白原来所有这一切,原来都是冥冥中早已注定的事情。

  大元老看了他一眼,叹息说道:既然如此,那便让他们留下吧。

  唐点头说道:我也是这样想的。

  帐蓬里的元老们和战士首领们很是吃惊,即便是那些愿意收留宁缺和桑桑的人,也有些错愕,他们不明白为什么大元老和强大的唐始终沉默,却在此时忽然表明了态度,而且还是如此鲜明坚定的态度。

  大元老拿起案上那样事物,让众人亲眼相看。

  那是一个腰牌,非金非木非石,不知是什么材质,通体纯白,上面用浮雕手法刻着一个黑色图案,看边缘的新鲜痕迹,似乎是刚刻出来不久的东西。

  黑色图案是座雕像,仿佛是人类,又似乎是某位神明,纯白的外围看上去就像是万丈光明,那人或神因为背对光明的缘故,面容和身躯都沉浸在深沉的阴影之中,根本无法看清楚。

  帐蓬里一片安静,雪花落在蓬顶的声音变得极为清晰。

  大元老缓声说道:千余年前,光明大神官携天书明字卷入荒原传道,我荒人始信明宗,始祭冥君,千年之后,我荒人南归,遇冥君之女、光明大神官的传人,这大概便是所谓命运,既然如此,哪怕灭族,我们也要完成这件事情。

  唐看着那些战士首领,神情肃然说道:当年我代师收徒,传你们明宗功法,令传承不断,如今传承再现,你们应该清楚要如何做。

  战士首领单膝跪地,极为恭敬地行礼,齐声应道:誓死效命。

  宁缺醒过来后觉得有些头疼,刚开始以为是酒量的问题,有些惭愧,后来才知道是被唐灌了药,于是开始愤怒,然而当他知道荒人元老会最终的决议之后,喜悦兴奋的情绪,顿时代替了所有的负面情绪。

  只是有些事情他还想不明白。

  数年前在荒原上他听莫山山说过,魔宗和荒人信奉冥君,却又极为恐惧冥君临世,因为在他们的教义里,冥君临世便意味着黑暗到来,荒人同样不喜欢黑暗。

  所以他能明白荒人对桑桑恐惧敬畏,却又不愿意收留她,那么究竟是什么让荒人忽然改变态度,变得如此积极?

  天启十八年,天降异兆,有厚云不散,鸦声难闻,自月轮国起,穿沼泽,过唐境,越贺兰,直到东荒,然后继续北上。

  整个世界都知道,宁缺带着冥王之女桑桑,进入了荒人部落。西陵神殿传书荒人部落元老会,命令荒人马上杀死或交出冥女,西陵神殿承诺停止对荒人的进攻,并且在东荒辟出大片牧场,助荒人复国。

  荒人元老会平静而坚定地拒绝了西陵神殿的要求。

  西陵神殿诰令天下,命令所有修行者进入荒原,本就源源不断输入荒原的粮草辎重变得更多,各国开始征募兵员。

  西陵神殿在诰书里说,这不再仅仅是对荒人的战争,而是救世的圣战。真正的战争,马上便要开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