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科幻灵异 > 将夜 > 第十一章 困兽
  云层笼罩着朝阳城,清冷而不清静,钟声与锣鼓声,夹杂着惊恐的尖叫和愤怒的咒骂,四处响起,街道上人头攒动,杂物乱飞,在那些烂菜鸡蛋砖块的雨点中,宁缺背着桑桑仍然在继续奔跑。

  原来和人间的战斗是这个样子,他沉默想着,双手紧握着刀柄奔跑,看着街道上越来越密的人群,喘息问道:会不会觉得有些难过?

  他奔跑的很辛苦,呼吸有些急促,所以声音有些微颤,并不如何响亮,在充斥着警声与咒骂声、尖叫声的街道上很难听清楚。

  桑桑伏在他肩上听的很清楚,睁开眼睛,看着街道两旁面露惊恐痛恨神情的人们,苍白的小脸微显黯然,嗯了一声。

  宁缺满是汗水的脸上露出一丝笑容,说道:因为别人的态度而难过的人是好人,我们是坏人便要有坏人的自觉,可不能难过。

  眼看着白菜鸡蛋甚至砖块瓦砚,都无法让街道上的那两个人停下来,朝阳城的百姓愈发愤怒,有人竟是鼓起勇气,准备直接拦截。

  一名敞着衣服、满胸黑毛的壮汉,从前面一间茶铺里跑了出来,在街坊们的尖声欢呼和加油声中,狂吼一声,张开双手便要把宁缺抱住。

  宁缺根本没有停下脚步,就这样撞了过去,只听得一声轻响,那壮汉就像只风筝般,被斜斜撞飞落到地上,不知断了多少根骨头。

  与那名壮汉发生撞击,宁缺速度没有受到任何影响,脸上的情绪都没有什么变化,双脚在街道上踩起一道烟尘,继续向着北城某处奔跑。

  街坊们围到那名壮汉身旁,发现这名平日里仗着力气欺压良善,今日却为了大义勇敢站出来的汉子,竟已然是出气多进气少,不由惊呼出声,望着已经跑到远处的宁缺背影跺着脚悲愤地咒骂。

  那个冥王之女的侍从好生残忍冷血!

  刚刚拐过一道街口,宁缺便看见又有**名汉子在一名里正的带领下,拿着粗粗的草绳,拦在街道中央不停喊叫着替自已壮胆。

  适度的恐惧容易激发起人类的愤怒和勇气,为了抓住桑桑,朝阳城里有很多平日里懒散无比的男人都愿意付出受伤的代价想要成为来自民间的英雄。

  宁缺明白这个道理。

  他在荒原里曾经看见过狮子被牛群围攻,知道这种时候绝对不能心慈手软,反而要愈发冷血强悍才能震住那些平时温顺,此时却格外疯狂的普通百姓。

  所以他没有任何犹豫,直接冲了过去,脸上没有任何情绪,只听得啪啪的一阵脆响,那些勇武的汉子浑身骨折喷血倒下,场面看着极为血腥。

  果不其然,看到如此残忍的画面再联想起冥王之女的传说,街口附近那些前一刻还在用最肮脏的语言咒骂桑桑和宁缺的百姓下意识里伸手捂住了嘴,也没有人再敢往街道里扔杂物。

  然而宁缺奔跑的速度太快,街道发生的事情,根本来不及传到前方,越来越多朝阳城居民勇敢地站了出来试图拦住他和桑桑。

  街道上的人越来越多,很多人手中握着铁叉之类的物事也变得危险了很多,宁缺不停地闪躲,好不容易冲出这段街区,然后看到了他最忌惮的画面。

  数排月轮**方的箭手,正在某处府前的粮袋后方瞄准着自已,而在街道两旁的侧墙上,隐隐也能看到很多箭手的身影。

  射!

  不知从何处响起一道极为严厉的声音,无数凄厉破空之声响起,百余枝羽箭就像是暴雨般,密密麻麻向着街道中间的二人射来。

  宁缺可以跳上屋檐闪避,或者选择别的方法,但是那样一来,速度便会受到影响,很可能被佛道两宗的修行强者包围,所以他只是喊了声:开!

  桑桑撑开大黑伞,黑伞虽然有很多破洞,被风一吹依然产生了极大的阻力,震得她身体微微一晃,如果不是被绳子捆着,只怕要从宁缺的身上摔下去。

  绝大多数箭枝都是向着宁缺背上的桑桑射去,看来月轮**方,已经从佛宗处知晓冥王之女的弱点,显得格外强硬,意欲一举射杀。

  暴雨般的羽箭带着令人心悸的嗤嗤破空声落了下来,锋利坚硬的箭簇深深地锲进街道两侧的墙,或是射中地面,在青石地板上留下清晰的痕迹。

  然而令箭手们感到惘然惊慌的是,密密麻麻的羽箭射中那把大黑伞后,根本无法穿透伞面便被弹了出来,他们震惊想着,这伞难道是铁做的?

  大黑伞能够遮住桑桑瘦弱的身体,却无法完全遮住宁缺,尤其是从正面射来的数十枝羽箭,不过以他修行浩然气后的身体强度,只要不是那些能开重弓的军中神射手,根本威胁不到他,所以除了有几枝羽箭看去势要擦着脸畔射到身后,他伸手打掉之外,根本没有做任何躲避动作,依然直闯。

  一枝羽箭射中宁缺的胸口,然后折断弹落,一枝羽箭射中他的咽喉,留下一道极小的破口,仿佛只是被擦掉了油皮,连血丝都看不到。

  正震惊于大黑伞的月轮国箭手们,看到这幕画面,不由愈发震惊,心想难道这人的身体也是铁做的?尤其是府门前粮袋后的数十名箭手,看着像风一般奔跑过来、越来越近的宁缺,更是惊恐的连弓都无法握住。

  云层下,十几只黑色乌鸦,在街道上方,不时发出嘎嘎难听的叫声,在黑色乌鸦的下面,宁缺背着桑桑在奔跑,虽然没有人能够拦住他,甚至哪怕是拖延他片刻时间,但他也没有办法摆脱朝阳城里军民的围追堵截,因为他再快也不可能快过数十万双眼睛。

  尤其是一直在他和桑桑上空飞舞的那些黑乌鸦,就像是指路明灯一般,替朝阳城军民指引着方向,无论他往哪边奔跑,总会瞬间陷入民众愤怒的海洋,甚至已经有两次险些被佛宗的苦修僧包围。

  愤怒的民众和修行强者们,把宁缺和桑桑堵进越来越小的范围中,黑乌鸦在街道上空飞向着北城的皇宫,嘎嘎的叫声越来越难听。

  民众跟着天上的黑乌鸦向皇宫处跑去。佛道两宗的修行强者,也往那处汇合,准备就在那里,结束这个嘈闹而紧张的故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