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科幻灵异 > 将夜 > 第三章 勺子,何时见勺子
  罗克敌想起这名中年僧人先前说到,如果书院来人,悬空寺自有办法,忽然推测一种可能,难以置信问道:难道讲经首座会出手?

  七枚平静说道:家师不会出手。

  罗克敌震惊的不是因为悬空寺讲经首座出手,虽然这这件事情本身就足以震撼整个修行界——他恐惧的是这件事情可能引发的后续反应.

  知守观观主及悬空寺讲经首座,在道佛二宗里基本上等同于神话里的人物,根本没有任何人胆敢挑战、甚至哪怕是言语上稍有不敬。

  据说多年以来,只有夫子与他们分别战过一场。这两场战斗的结局很清楚。从那时开始,观主便离了知守观,远游南海,数十年未曾踏上陆地一步,而再也没有任何人听说过讲经首座出手。

  据告诉罗克敌的那人推测,夫子在战胜这二位大人物后达成了某种约定,无论人世间发生什么事情,三人都必须保持旁观的立场。

  之所以用据说,而不是传说,是因为这个故事根本没有流传开来,除了三人的亲传弟子,只有西陵神殿掌教和剑圣柳白隐约听说过这件事情。

  罗克敌虽然是西陵掌教最宠爱的亲信,按道理也没有任何资格知道,只是两年前他在掌教大人殿前跪拜一夜,想要求娶叶红鱼,却又担心会得罪叶苏、激怒知守观时,掌教大人有意无意提起了此事。

  西陵神殿掌教乃道门在俗世里的最高领袖,一言一行自有深意,不可能真的说漏嘴,据罗克敌分析,掌教大人应该是想让自己安心,并试图提高西陵神殿在道门里的地位、甚至要与知守观一争高下的某种手段。

  罗克敌担心的便是悬空寺讲经首座出手,会破坏当年的约定,激怒夫子亲自出手,如果夫子真的出手,佛道两宗做的这么多准备·岂不是会全部变成笑话?

  此时听到七枚否认·他心情微松,又担心被对方看出些什么事情,转身离开禅院,带着十八名神卫离开白塔寺·向月轮国皇宫走去。

  七枚看着罗克敌魁梧的背影消失在重殿之中,双眉微蹙。

  只是片刻唔面,他已经看出·这名西陵神卫统领的境界大概是在知命中境,而且是那种极为稳固的知命中境,实力非常强横·应该在宁缺之上,西陵神殿派出此人,裁决神座也下了桃山,按道理来说,应该算是足够重视,但他依然觉得有些问题。

  前些天·遥远的东部荒原上传来了一个消息,魔宗行走唐直闯军营,身受重伤而遁·但也杀死了很多中原的修行强者,西陵神殿在那一役里,最惨痛的损失,便是有一名隐居宋国多年的知命境巅峰强者死

  知命境巅峰强者,整个修行界都数不出来多少,然而西陵神殿在宋国的道观里便能藏着一个·那么道门潜在海面下的实力究竟有多强?

  而且如此尊贵的一名知命境峰峰强者,居然去配合联军冒险伏杀魔宗行走——西陵神殿在那边的荒原上舍得投入如此大的力量·付出如此大的代价,而面临灭世浩劫,西陵神殿在月轮国这边投入的力量虽然也很大,相形之下还是显得过于吝啬,澳门赌博网站:很难不引起怀疑。

  被夫子那一棒子打的太痛,以至于到了这种时候依然不想直面书院?在你眼中,冥王之女如果是一碗粥,我悬空寺便是那把勺子,自已不想出手,想让勺子自已把碗里的粥盛出来······观主你真是好

  七枚缓步走出佛殿,抬头看着天空里厚厚的那层乌黑色的云,在心中默默想着。

  悬空寺加上西陵神殿来人,再有遍布无数街巷的民众,就算宁缺再如何厉害,也只有死路一条,然而…···

  杀死冥王之女,拯救世间苍生,书院再如何强横不讲道理,也不可能以此为借口,对佛两宗进行报复,可是一年前烂柯寺那场秋雨里的故事,早已经证明,如果要杀死冥王之女,便必须杀死宁缺。

  杀死夫子的关门弟子,无论有没有道理,无论当时是怎样的局面,书院二层楼里的人们,一定会找到属于他们自己的道理,然后愤怒。

  七枚相信此事过后,修行界必然动荡,而亲手杀死宁缺的人,就算像观主一样躲到南海上去,最终还是会被杀死。

  听着前寺的经声,看着头顶的乌云,他沉默很长时间,神情从忧虑不安变成坚毅平静,喃喃说道:我不入幽冥,谁入幽冥?

  冬去春将至,一切如常,厚厚的云层依旧悬浮在朝阳城上空,一动不动,街巷里的焚香味道还是那么浓,车马行的生意一如往常的火红,各官员富商后园里依然能够听到念经的声音,只是偶尔会传出某家小姐暴毙而死的消息。

  宁缺表面也很平静,但内心非常焦虑,一直处于极大压力之中,天空上厚厚的云层,仿佛就压在他的身上,压的他有些艰于呼吸——他不知道那些越来越厚,越来越黑的云代表着什么,但隐约猜到与桑桑有关。

  暴露行踪会后面临的追杀,让他更加不安,如果只是佛道两宗修行强者的追杀,倒也罢了,他真正警惕的是,修行界会不会让俗世里的普通人也加入到这场战争中来。

  这里指的不是海捕文书和军队的搜捕,而是指的那些真正的普通人,那些成千上万、不可计数的整个世间的普通人。

  修行界向来有某个不成文的规则——修行者之间的战斗,要尽可能地避免波及到俗世生活,更要避免把普通人牵扯进来——然而追杀桑桑的战争干系到灭世的危险,宁缺相信佛道两宗,肯定不会在意这些规则。

  与全世界为敌不可怕,与全世界里每一个人为敌,才可怕,无论你走到何处,在做什么,都将面临无休无止的攻击,那将是最可怕的事情。

  每时每刻都被一把勺子敲击,永不止歇地被一把勺子调击·那把勺子不会坏,无论你躲在哪里,那把勺子都会找到你,然后向你的头上敲云。

  你就算不被敲死,也会被活活折磨死,除非你能把拿着勺子的人杀死,而现在人世间所有的人手里都拿着一把勺子······

  难道你能把世间所有人都杀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