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科幻灵异 > 将夜 > 第一百一十四章 荒原没有新鲜事
  在清理的过程中,澳门赌博网站:宁缺看到了那张棋盘,稍一停顿后,把棋盘扔到角落里,然后仲手拿起大黑伞,忍不住摇了摇头。

  与过去十几年的外表相比,现在的大黑伞发生了很大的变化·伞面那层油腻的灰垢完全消失,露出极薄将透的纯净黑布,边缘几处地方更是出现了几道破口,看着很是凄惨。

  过往坚不可摧、可抵挡世间一切攻击的大黑伞,居然变成了这副模样,可以想象烂柯寺里那道佛光的威力多么恐怖。

  宁缺继续清理工作,把铁箭,纸符,备用的替代箭簇分门别类整理,放在方便取用的地方,然后掀起车厢底板,把藏在里面的干粮、启动马车符阵所需的异石,还有大黑马吃的地精黄果之类的东西清点了一番。

  按照现在的数量,应该可以保证从荒原回到书院,即便干粮不够,他也不会担心在荒原上会寻找不到食物,寻找水源对他来说也不是什么困难的事情,若真没办法大不了耗费念力多写几张水符罢了。

  铜盆里的符纸早已消失,化作黄暖的火焰。

  这是很久以前宁缺写的火符,看着厉害,实际上无论是火焰温度还是维持时间长度,都很普通。铜盆上的小锅里,水刚刚沸腾,米粒在水中上下翻滚,一点颜色都吝于给水,要等到熟透,还不知道需要多长时间。

  宁缺拿着一根地参走下马车,把在数百丈外警戒的大黑马召了回来,摸着它颈上的鬃毛,想着在烂柯寺里同生共死的画面,有些感动,说道:从现在开始,我有一口肉吃,你就有口汤喝。

  说完这句话,他把地参塞进大黑马的嘴里,然后拍了拍它的脑袋。

  大黑马吭哧吭哧两口便把地参嚼烂咽下·意犹未尽抬起头来·可怜兮兮地望着宁缺,不停吧嗒着嘴。

  它的意思很清楚,虽然主人你向来无耻,有肉吃只肯给我汤喝·但现在而今眼目下你就让我吃这么细一根参,这哪里吃的饱?要知道今天我被那个奇怪的天坑和那座可怕的寺庙吓的失魂落魄,载着你们可是跑了三百多里地·不差饿工的道理你不懂?

  宁缺有些惭愧,说道:明天一定给你搞些肉吃,今天就先这样吧。

  大黑马轻摆头颅·有些恼怒,更多无奈。

  锅里的米粥熬好了,散发着淡淡的香,宁缺把桑桑扶起坐好,喂她吃粥,说道:粥里搁了些药·偷的那憨货的,别让它知道。

  桑桑有些不好意思地向车外望了一眼,然后忍着笑低头吃粥·吃了小半碗后,精神稍好了些,想着他有伤在身,说道:你也吃些。

  宁缺说道:我已经吃过了。

  桑桑说道:冷水就干粮,怎么好吃。

  宁缺说道:也就是到渭城后日子才好过些,想当年我们在岷山的时候·能吃干粮就算是极好的生活,不用担心我吃不惯。

  桑桑心想由俭入奢易·由奢入俭难,现在你吃干粮肯定没小时候那么香,但知道宁缺的性子,不再劝他,只是默默告诉自己得赶紧好起来。

  锅中米粥还在沸腾,发出噗噗的声音,热雾蒸腾,车厢里很是温暖,只有角落里的大黑伞和那张棋盘仿佛在散发着寒意。

  那张看似寻常无奇的棋盘,自然便是佛祖留下的那张棋盘,宁缺想不明白,明明应该是马车在棋盘里,为什么最后棋盘却出现在马车中。

  我们现在知道自己在极西荒原深处,地点已经确定,却不知道现在距离烂柯寺之变过去了多少天时间。

  他说道:老僧说世间搜寻我们已经很久,看来棋盘还是发挥了作用,我们在里面那条山道上奔驰不过刹那,说不定外界的真实世界已经过了很长时间,虽然还是深秋,但我想现在至少已经是十几天之后了。

  桑桑觉得他的推算很有道理,想着烂柯寺里那道佛光,心有余悸,又想着进入棋盘之前的那些破寺动静,说道:你猜当天破寺的便是大先生和二先生,那他们后来怎么样了,不知道有没有出事。

  宁缺说道:不用担心,能把我这两位师兄同时搞定的人,世间顶多只有两个人,但那两个人怕激怒老师,肯定不敢出手。

  他说的两个人自然是知守观观主以及悬空寺讲经首座。

  我反倒比较担心岐山大师。

  宁缺想着那位德行仁厚的佛宗高僧,想着大师开启棋盘送自己二人离开时的画面,皱眉说道:大师身体本来就不好,用真言助我与七念一战,接着又强行逆转棋盘,真不知道他能不能撑得住。

  桑桑闻言也很担心,从腰间取出一颗黑色的棋子,出神看着。

  宁缺知道这是瓦山三局棋最后一局时,桑桑在棋盘上落下的那颗黑色棋子,低声说道:我有不好的感觉,把这颗棋子留着,作纪念吧。

  桑桑点点头,手掌握拳,把那颗黑色棋子紧紧握住,然后看着棋盘说道:这棋盘上已经没有佛祖的气息,算是毁了?

  宁缺说道:毕竟是佛祖的遗物,就算不能再开启棋盘里的世界,留着卖钱也是好的,总不好随便找个地方就埋起来。

  夜色渐深,大黑马已经入睡。

  皮糙肉厚的它,根本不在乎荒原黑夜里呼啸而过的寒风。它的睡眠方式和一般马的睡眠方式也极为不同,没有把身体的重量完全用四蹄支撑,也不像那些疲弱老马般躺到地上,而是歪着脑袋靠着车厢,像醉汉般斜斜倚着,鼻孔微翕,嗅着窗缝里飘出的米粥香气,睡的极为香甜。

  车厢里弥漫着米粥的热雾,加上铜盆里依然在缓慢释放热力的符纸,有些闷热憋气,宁缺仲手把车厢顶板上的天窗推开一道缝隙。

  银色的月光从缝隙里钻了进来,洒在他和桑桑的身上,落在所有事物的表面·变成了他们两个人最喜欢的银子的世界。

  桑桑缩在他的怀里·右手抓着他的衣襟,看着那道缝隙里的夜空,发现荒原的星夜还是像以前那般明亮,只是她总觉得繁星之中有谁在看着自己·不由微生惘然恐惧,把宁缺的衣裳抓得更紧了些。

  宁缺不知道她此时在想些什么,低头在她额上亲了一口·发现她的额头有些微凉,但比犯病的时候要好很多。

  他抬头望向夜空里的繁星,忽然心头微动·伸手指向缝隙里的星空,缓慢移动指尖,显得极为凝重。

  桑桑看着他指尖移动的痕迹,确认不是二字符,紧张问道:新符?

  宁缺得意说道:哪里是符,只是写了几个字·很萧索的一道书帖,至少可以排进我作品的前十位,你说能值多少银子?

  车厢里一片银色·然而那些都是虚妄的,用手指在空中写出的书帖,再如何道尽世间萧索,也同样是虚妄的,无法保存便不值钱。

  桑桑有些惋惜地摇了摇头,说道:如果真要回书院·路上不知有多少危险,这字不能卖钱·还不如赶紧再悟几道新符出来。

  我虽然已经进了知命境,但师傅他老人家已经和你那个鬼扯蛋师傅同赴神国,没人指点,顶多算半个神符师,能写出一道不定符,已经算是符道天才,哪里那么容易又能悟出第二道新符来。

  宁缺想着桑桑先前的话,想起一件极为重要的事情,看着她说道:这一路上无论遇着什么危险,你都不准再用神术,更不准撑开大黑伞。

  桑桑明白他的意思,轻轻点头。

  如果她动用西陵神术,极有可能再次发病,或者死去或者引来冥王的眼光,如果她撑开大黑伞,则极有可能引发一些别的变故,同样可能引来冥王的眼光,或者佛道两宗大能的注意,无论哪种情况都极为危险。

  清晨时分,桑桑还在睡梦中,宁缺已经醒来,他看了看天色风向,确定今天是个赶路的好日子,便把大黑马用拳头揍醒,让它赶紧上路。

  然而黑色马车没有走多远,便遇到了敌人。这里是荒原深处,人迹罕至之地,即便是连人都很难遇到一个,更何况是还要遇到敌人。

  唯一能够解释这种情况的,大概只能是昊天已经发现了冥王之女的存在,无形无状却无时无刻不在运转的天道,开始试图毁灭她。

  这是一片微微起伏的草甸,草甸上的黄草早已被寒风吹的偃倒,也许死去,也许等待着明年春天的时候再次复生。

  数十名穿着皮甲的草原骑兵,沉默守侯在一处草甸上方,不时伸手安抚身下疲惫的战马,看来他们也是经历了长途跋涉才来到了这里。

  宁缺看了那些草原骑兵一眼,没有去观察兵甲细节,便猜到了这些人的来历——在西荒里,只有右帐王庭的部落,才能拥有这样精锐的骑

  此时黑色马车距离那些右帐王庭的草原骑兵,还有两百丈左右的距离,还在弓箭的射程之外,他完全可以让大黑马发挥速度上的优势,直接斜刺里冲过去,相信那些骑兵就算驭术再如何精湛,也不可能追上自己。

  只是那些草原骑兵散布在草甸上,冲锋线拉的很长,看似稀疏无力,实际上正是防着黑色马车逃跑,宁缺如果想不战而走,便需要尽可能地绕行一个大弯折行,才能绕过这片草甸,但那样太耽搁时间。

  最关键的问题是,宁缺和荒原里的马贼以及草原骑兵不知打了多少年的交道,他很肯定,来拦截自己的骑兵绝对会源源不绝到来,如果自己遇着拦截的人便折行而去,以对方的骑术和狩猎手段,只需要数次反复,便能用大数量的骑兵把黑色马车围困在荒原深处,那样非常危险。

  所以宁缺没有避走,黑色马车依旧缓缓向着草甸驶去,而且速度变得越来越快,钢铁车轮碾压着覆着薄霜的草茎,溅起无数泥土。

  草甸上方一名骑兵首领,发现那辆黑色马车居然朝己方冲了过来,脸上没有流露出喜悦或看白痴的神情,而是变得异常凝重,然后他缓缓抽出腰间的佩刀。

  无论左帐右帐还是金帐王庭,草原骑兵和马贼的佩刀都是弯的,几年前宁缺在渭城专业砍柴的时候,也很习惯用这种弯刀。

  因为这种刀砍人头很爽利。

  数十名草原骑兵同时抽出鞘中的弯刀,锃锃之声不绝于耳。

  当黑色马车高速驶到草甸下方,应该再也无法转变方向时,又有十余名骑兵悄无声息出现在那名首领后方,取下弓箭瞄准马车!

  对宁缺来说,荒原之上没有任何新鲜事。

  他对草原骑兵和马贼的作战套路,甚至比对大唐的军纪三疏十四章还要更熟悉一些,所以当他看到那些先前隐身在草甸下,此时才现出身形的弓骑,没有任何意外和震惊,反而因为太过熟稔而觉得有些无趣。

  弓弦嗡鸣作响,箭疾破空声起,十余枝羽箭在空中画出一道圆弧线条,从数十丈外的草甸上方,向黑色马车抛射而去。

  十几把黄杨弓居然也玩抛射?马车的目标虽大,也不能这么玩啊。

  宁缺向身后看了一眼,桑桑依然在熟睡,两只小手紧紧攥着被角,眉毛皱的极紧,不知道在梦里见到了什么。

  他掠出车厢,落在了大黑马的背上,双腿轻夹马腹。

  大黑马欢嘶一声,猛地向前冲了过去!

  就在前一刻,车辕与厢体处的的联结已经被宁缺解开,大黑马前冲,顿时与车厢分离,失去动力的车厢在惯性的作用下继续前驶,只是变得慢了些。

  就在逐渐变慢的过程中,黑色车厢里响起一阵啪啪的轻响,顶棚上的天窗以及两侧的车窗,还有前车门尽数被机簧锁死。

  草原骑兵抛射的羽箭,终于落了下来,呼啸凄厉。

  有五六枝箭准确地命中了正在缓慢停下的车厢,然而对于纯由精钢打铸的车厢来说,被这些看似恐怖的箭矢射中,连挠痒痒都不如。

  箭簇射中车厢,然后从中折断,颓然飘落于地,看上去就像是几根试图戳穿石头的干稻草,非常可笑,又非常可怜。

  黑色车厢很厚,一旦完全封闭起来,很难听到外面的声音,那些羽箭射中车厢,响起极轻微的几声轻笃,像是鸟儿在啄食。

  车厢里,桑桑还在熟睡,大概听着箭落的声音,有些不高兴地挥了挥手臂,似乎想要把声音从耳边赶走,然后翻了个身继续睡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