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科幻灵异 > 将夜 > 第八十一章 佛祖的笔记
  秋雨凄迷佛殿寒,澳门赌博网站:宁缺站在殿外廊下,看着高远的天空,说道:在魔宗山门里,莲生大师曾经说过,魔宗修的是自身,自为一世界,所以才会为天道所不容。

  而您先前说,修行者破五境后,便有机会创造属于自己的新规则,其实也便是拥有自己的世界,和魔宗的理念并没有本质上的差别,自然也不容于天道。

  歧山大师从椅上站起身来,走到他身旁,望向天空,平静说道:道门典籍里说修行乃是昊天赐予人类的礼物,然而若往尽头看去,无论是道门长生的痴念,还是佛宗想要抵达彼岸的念想,或是魔宗不朽的狂思,其实都是想要一步步突破昊天对人类的限制。

  宁缺想着小师叔遇天诛而死,又想着人类修行史上不知道有多少了不起的人物,最终悄无声息地融化在天道里,心寒愈盛,微涩道:昊天不去管冥界入侵,却总盯着人间,真是令人不解且烦恼。

  歧山大师笑道:便是此言此思,已是对昊天的极大亵渎,若你不是书院弟子,若不是在佛寺里**,西陵神殿可不会饶过你。

  宁缺忽然想起一件事情,回首望向大师,问道:听说佛祖看过天书明字卷?

  歧山大师点头说道:佛祖诸多思想,虽是自创,但却源自对那卷天书的阅读,听闻佛祖曾经还手书一卷佛经以为阐释,可惜却已经失传。

  宁缺从夫子处得知这段秘闻,他自己看不懂明字卷,所以很想知道佛祖从那卷天书里看出了些什么,此时不免有些遗憾。

  但佛祖肯定提到过冥界入侵这件事情。

  佛法里把冥界入侵称为末法年代,在某些古经上又称作大寂灭,殊为惨怖之将来世间之所以有悬空寺,有烂柯寺都与此有关。

  您是说盂兰节会祭冥界的仪式?还是传说中的万丈佛光?

  其实烂柯寺最重要的使命,便是寻找冥王之子。

  宁缺说道:大师,你知道我现在对冥王之子这四个字很敏感,再说了…···佛宗讲究忍耐度世,就算找着了,难道还真用佛光把他给镇了?

  大师笑着说道:就算忍耐,也还是想知道忍的是什么东西吧?佛祖并未经过前次的末法时代我想他涅槃的时候也肯定在好奇冥王会怎么做。

  有件事情,我一直想不明白。

  宁缺说道:就算传说变成现实,黑夜来临,冥界入侵人间,但冥王为什么要提把他的儿子扔到我们这个世界里来如果说是先锋,太过可笑,如果说是锻炼,准备让他将来继位,那就更加可笑。

  传闻冥王生于时间之始,终于时间之终与昊天光影相照,有无上威能,不动亦不灭,故号不动冥王。又传闻冥王居住在空间之外,握有无限世界,广阔无垠,是以又号广冥真君然而他最想做的事情,还是要把人间变成冥间。

  歧山大师说道。

  宁缺忽然说道:老师不相信冥界入侵。

  歧山大师神情微异,问道:夫子对你如此说过?

  宁缺点点头,说道:因为老师没有找到冥界在哪里。

  歧山大师微笑说道:那你便当我在讲故事好了。

  宁缺说道:辛苦大师。

  大师笑了笑,继续先前的讲述:为应对冥界入侵昊天于前一劫后,在无垠空间里再造六万九千九百九十九个假世界再将真实世界混入其中,冥王即便再有无上威能,也无法在昊天光辉里,分辩出哪个世界真是唯一的真实。

  于是冥王以沉睡千年为代价,分出七万道气息,洒向那七万个世界,这便是传说中冥王的七万子女。那七万子女在各自世界里成长,终将于某日苏醒,一旦醒来,冥王便能感应到子女所在世界的规则,确认那是真实还是虚假的世界。

  说到此时,歧山大师沉默了很长时间,轻声宣了几道佛号,强自压抑住疲惫,继续说道:这个世界的冥王之子如果醒来,冥王便会知道人间在昊天光辉里的具体位置,然后便将以冥王之子为座标,降临人间。

  宁缺看着那壶不再冒热雾的茶,忽然说道:但黑夜已然来临,这时候再找到冥王之子,对我们的世界也没有任何意义。

  黑夜还没有来临,现在能够感到的一切,那是应劫的征兆,而且就算冥界已经知道了我们的位置,如果没有冥王之子的身体为通道,也很仅过来。

  所以······拯救世界的前提,就是杀死冥王之子?

  除了杀死,其实还有别的方法。

  什么方法?

  比如让他修佛清心,然后被光明净化?

  大师······我怎么越来越觉得你是在说我。

  宁缺,你真是一个很有趣的孩子。

  有趣在何处?

  有趣在于,你能完美地控制自己的心意。

  不懂。

  你想便能做到,你不想,便能让自己都想不到,这是很好的一件事情。

  大师,我说过我不擅长打禅机。

  那你擅长打什么?

  打架?

  清静微寒的佛殿前,不断响起宁缺和歧山大师的声音。

  殿前殿后没有任何人,所以也不需要担心被谁听去。

  佛殿深处,桑桑不知何时从禅定中醒来,捧着一卷佛经在认真地看着。

  她身前身后的地板上,全部是佛经。

  那些佛经有的比较老旧,书页边缘泛着黄,有的佛经则是新印出来的,还在洒发着油墨的清香。

  殿外的雨中清光,从窗口处透进来,洒在她的身上。

  黑色的棉袄,裹着她瘦瘦小小的身子。

  微黑的长发,垂落在她的肩头。

  她认真看着佛经,眉眼间一片宁静之色,根本没有听见殿外的声音。

  第二天暮时。

  宁缺走进禅房,在窗畔的铜盘里,燃起一柱心香。

  桑桑放下佛经,抬头看着他开心地笑了起来,露出那两颗洁白的门牙。

  宁缺问道:有意思吗?

  桑桑点了点头,说道:有意思。

  宁缺说道:关键是有没有用。

  桑桑想了想,说道:嗯……好像有用。

  然后她轻声解释道:好像不用想,病便被自己忘了,就不发作了。

  单忘了可不想,你还得不停想着怎么把那道阴寒气息给变没了。

  宁缺在她身边坐下,伸手握住她的手腕,静静感知片刻,确认隐藏在她身体深处的那道阴寒气息,确实比前些天变得平静了很多。

  他忽然注意到桑桑眉眼间一片宁静,整个人的气质,似乎也发生了某种变化,不由微异,心想难道学佛真的有这么多好处?

  桑桑继续去读佛经。大概是急着把病治好,免得让宁缺担心的缘故,她真的很用功,按照佛家普通观念来看,这等精进执念,对学佛并不见得有好处,甚至可能是极大的障碍,但奇妙的是似乎对她根本没有任何影响。

  宁缺坐到窗边,借着暮光,也开始读佛经。

  古寺读经,是很自然的事情,他在心里这样安慰自己,同时也是对坚持谤佛的二师兄默默解释。

  他学佛自昨日始,虽然不像桑桑那般有佛缘,但确实悟性较普通人强上不少,看经书的速度很快,遇着有什么疑难处,便去请教歧山大师……

  啪的一声。

  宁缺忽然把手中那卷佛经用力合上。

  声音惊醒了桑桑,她仰起小脸望向他。

  宁缺摇了摇头,示意没有事情。

  桑桑继续看经书。

  宁缺则是看着手中那卷佛经发呆。

  这卷佛经很旧,但书页的边缘却没有卷起,看来平时很少有人阅读。

  佛经封皮上一片空白,没有名字。

  宁缺这时候才想起来,先前歧山大师把这卷佛经塞到他手里时,脸上的神情很复杂,有些欣慰,有些解脱,又显得极为严肃凝重。

  不知道过了久,他再一次缓缓翻开手中的佛经。

  佛经里面的经文并不如何深奥难解,是某位前代高僧讲述破知见障的方法。

  然而在红暖的暮光里,发黄的经书里面,隐隐透出别的字迹。

  这卷佛经有夹层。

  宁缺仔细地检查了一遍佛经的装订,确认关于知见障的那些经文书页,应该是在原来的某本薄经书的基本上,做的伪装。

  他用稳定的双手,谨慎地把佛经夹层破开。

  十余张黄旧不堪的书页,出现在他的眼前。

  这些书页不知道是用什么材料做成的,当时的书者也不知道用的是什么墨水,看颜色和感觉,只怕已经经历了数千数万年的时间,黄旧不堪,却没有任何损耗,被他拿在手里,也没有崩散成灰的征兆。

  书页上的笔迹,在宁缺看来并不如何出色。

  但他看着那些字,眼睛都不敢眨一下。

  只见那些书页上,开篇第一句便是:

  明者,日月也。

  宁缺看过这句话……在天书明字卷上。

  所以他知道了,这些书页,是佛祖当年看明字卷后做的笔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