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科幻灵异 > 将夜 > 第七十八章 你想白,澳门赌博网站:就能白
  听到歧山大师要桑桑随他参佛,宁缺的脸上除了有些惊讶,并没有太大的反应,但实际上他的心里已经掀起了很多波澜。

  让桑桑去修佛?那将来病好了还得在佛堂里念一辈子经吃一辈子素?我家桑桑虽说头发又黄又蔫,没资格说是什么三千青丝,但全剪了也不合适吧?

  宁缺很自然地生出这些想法,然后他想起二师兄曾经对世间宗教做出的评价,愈发觉得歧山大师这个提议里藏着些问题。

  —道佛两家,最喜欢做的就是用恐惧来压制人的理性,然后承诺美好的将来诱惑人的白痴性,从而让人对他们言听计出,不敢有丝毫质疑。

  歧山大师先把桑桑体内的阴寒气息说的那般恐怖,就在他快要绝望之时,忽然说道要桑桑去修佛,真的很像道观佛庙里那些劝老太太们捐钱的道士和尚。

  大师这是要从书院和神殿挖人啊?宁缺神情微凛,却又觉得自己似乎想的太多了些,大师怎么看都不像是这种人,而且桑桑身体要紧,大师代表着最后的希望,不可不尊重,于是他深吸一口气,尽量平静问道:为何要桑桑修佛?

  歧山大师哪里想得到,自己只不过提议了一句,便让宁缺在这么短的时间里想了这么多事情,慈祥说道:都说佛法讲究普渡众生,其实此言大谬,即便佛祖圆寂之前,也无法做到,任何说自己想要普渡众生的佛子,都是假佛子,因为这本来就是妄念,所谓修佛修的不过是自己,寻求自身**与精神的解脱。

  宁缺说道:我在书院后山里也读过两本佛经修佛的道理大概知道一些,大师不用讲的这般详细我只想知道,这和桑桑的病有什么关系。

  歧山大师说道:桑桑是大千世界,光明自然不能驱逐或消灭掉她体内的阴寒气息,而佛法不同,佛法寻求的不是镇压而是解脱,不会引起那道阴寒气息的敌意,甚至可以能让那道阴寒气息于佛前明悟自行解脱。

  听着这段看似异想天开但细细琢磨似乎还真有几分道理的话,宁缺怔了很长时间,略带惘然问道:那要修佛修到什么境界,才能解脱那道阴寒气息?

  歧山大师自手腕上解下一串虎桃木的念珠,搁在蒲团前的地面上望向桑桑平静说道:若她能一朝成佛,自然便能得到大解脱。

  宁缺微涩说道:大师你这是在说笑,无数年来,也就佛祖一人坐地成佛,桑桑就算真与佛有缘,又怎么可能修到那种境界?

  歧山大师微笑说道:当她是奄奄一息的女婴时你可曾想过有朝一日,她会成为西陵神殿的光明之女?那么你凭什么确定她成不了佛?

  宁缺说道:就算我家桑桑真是数万年来最了不起的修行者,但是大师,想要成佛必然不是短时间内能做到的事情,时间上来不及。

  歧山大师问道:你还能想到更好的方法吗?

  宁缺怔了怔,说道:不能。

  歧山大师说道:那么,修佛便是替她治病唯一的方法。

  唯一的方法便是最好的方法。

  这是所有书院弟子都非常明白的道理,宁缺自然也明白,想着桑桑的病情随时可能反复,时间很宝贵,他没有思考更长时间便做了决定。

  而在说出自己的决定之前,他当然没有忘记那件很重要的事情。

  他看着歧山大师认真问道:桑桑用不用剃光头当尼姑?当然为了治病当几年尼姑也没有问题,但如果将来她的病真的治好了,你们佛宗会不会哭着喊着不让她还俗,非要她坐在莲花座上受那些和尚参拜?

  歧山大师怔怔看着他,很意外于他最关心的问题居然是这个,感叹说道:在家出家都可以修行,自然不用让她剃发为尼。

  只要桑桑不变成曲妮玛娣那种面目可憎的老尼姑,为了治好病,别的任何代价宁缺都愿意承受,听着这话他顿时心安,毫不犹豫说道:大师请。

  请何事?自然不是请坐请上坐,而是请歧山大师开始传授桑桑佛法。

  虽然说书院后山里也有很多佛经,但宁缺明白,既然老师让自己带着桑桑来烂柯寺,那么必然只有歧山大师才能做桑桑的老师。

  桑桑和他极有默契,听着这话,便跪在蒲团上,向着歧山大师拜了下去。

  歧山大师开怀大笑道:老病将死之年,居然还有机会收这样一个了不起的徒儿······佛家戒嗔痴贪,但想着说不定我的名字还能因为这徒儿而记载在佛经之上,流传千世,我这颗早已不为外物所扰的禅心,竟然都有些激动。

  宁缺心情极好,说道:观海被抢了关门弟子的位置,或者更激动恼火。

  歧山大师笑着说道:真不知道夫子怎么收了你这般顽皮的一个学生。

  宁缺笑道:老师经常被我气的乱吹胡子,也拿我没辄。

  笑声渐敛,洞庐复静。

  歧山大师看着桑桑,说道:无数年前,大禅师优婆崛,上承佛祖智慧,自创不净观,又得系念之法,便是今日佛宗所说禅法里的方便法门。

  大师又道:那系念之方便法门,行来殊为简单,你若起恶心,便拿一黑色石子放在身前,若生善念,便放白色石子在身前,渐渐修行,直至白色石子与黑色棋子的数量相等,直至心转纯净,黑石渐尽,身前只余白石。

  桑桑说道:愿得大师传授。

  歧山大师笑着摇头说道:所谓黑白便是棋枰之事,所谓法门便是弈棋之事,我瓦山多修黑白之道,你却连破三局,足见果如光明神座所言,你心本就致为纯净透明,那又何必再修?你要修的却是怎样把黑石变成白石。

  桑桑有些不解,问道:黑就是黑,白就是白,怎么变?

  歧山大师取出一枚黑色的棋子,搁在先前那串虎桃木手链中。

  然后他看着桑桑说道:你想它白,它便能白。

  桑桑看着那枚黑棋子,忽然觉得有些眼熟。

  棋瓮里的黑棋有很多枚,看上去都极为相似,几乎一模一样。

  但她能够看出棋子之间哪怕再细微的差别。

  她记起,这枚黑色棋子正是下午自己在棋盘上落下的的那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