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科幻灵异 > 将夜 > 第七十五章 棋枰之间说黑白
  这个世界没有南柯一梦,只有烂柯百年。

  桑桑记起了那个传说,也就明白自己大概遭遇到那名樵夫相同的事情,只不过那名樵夫是在现实的世界里虚度百年,而她则是离开了现实的世界,来到了这里。

  她不知道这个世界是不是真实的,是梦境还是某位大能力者营造的精神幻境,但既然知道了事情的片段真相,便足够她推导出来更多的东西。

  正如宁缺说过的那样,她是个很聪明的女孩儿,只不过习惯了站在宁缺身后,懒得动脑筋,什么事情都让宁缺去想。这一次她懒的时间稍微长了些,直到确认宁缺不会来找自己,或者说找不到自己,才开始思考。

  思考的结果是,她还在棋局之中,只不过这一次她的对手不是歧山大师,而是世界本身的规则,她需要做的事情,便是战胜这些规则。

  规则是世界构成的基础,世界之所以能够存在,人之所以能够活着,正是因为有些这些规则,在规则之中战胜规则,怎样看都是不可能做到的事情。

  但桑桑认为自己不是这个世界的人,就算不能战胜这个世界的规则,也应该能够找到两个世界相通之处,也就是两个世界规则的矛盾之处,然后利用这种矛盾,找到破解这个世界的规则,或者是离开这个世界的方法。

  小镇上的很多人死了,丧事的鞭炮响过很多次,她还活着,甚至没有长大,这个世界与真实世界的时间流逝速度明显不同,应该与烂柯寺的传说刚好相反,同时证明作用在她身上的时间规则依然是棋盘外的世界。

  棋盘世界的物理规则与真实世界的时间规则,同时作用在她身上那么她便是两个世界规则的联结处,她本人也就是矛盾之所以。

  那么如果她在这个世界上死去,便能摆脱这个世界其余规则的束缚,循着真实世界的时间规则,回到棋盘外,然后醒过来。

  于是走到崖畔,跳了下去。

  然后她重重地摔到了崖下浑身骨碎痛楚无比,眼前一黑……

  然后她重新出现在崖上,还是站在那棵树下,仿佛什么都没有发生过。

  桑桑的神情有些惘然,总觉得哪里不对劲。

  如果这局棋真如她推导的那般在进行,那么她的选择应该是正确的,可为什么自己没有办法死去?没有办法在这个世界里消失?

  她在树下呆呆站了会儿,然后解下自己的腰带,系到了树上。

  颈子有些痛。

  下一刻,她站在树下怔怔看着重新回到自己腰上的衣带,心想应该选别的方法。

  离树不远的地方,有片湖。

  湖水也能淹死人。

  湖水没能淹死她。

  在此后的几天里,桑桑尝试了各种各样的死法,但都未能如愿,她依然站在这座山里,除了记忆里的那些恐惧和疼痛之外找不到任何曾经死过的迹象。

  究竟哪里出了问题?死亡是通往永恒的唯一途径,永恒是超出时间之上的最高规则,既然自己连时间规则都无法打破,为什么能够打破最高规则?

  沉默思考的时候,她忘记了一件事情。

  死亡的最高规则被打破了意味着这个世界的所有规则都将随之松动起来,然后步向崩溃的边缘渐渐的,光线开始变冷,黑夜开始变暖,树下争夺蜜汁的两窝蚂蚁,隐隐约约间,绕着石头走,还能比敌人更早一步抵达蜜汁。

  时间开始减缓,小镇人类苍老的速度变慢,好些年都没有听到丧事的鞭炮,但没有人对此表示高兴,反而格外恐惧,喜事的鞭炮也渐渐变得极少,直至完全没有,溪上的水车早就停止了转动,农田变得荒芜。

  整个世界都混乱了,然后向着寂灭里去。

  这也正是为什么无论真实的世界,还是棋盘内的世界,除了永恒本身,不会允许任何永恒的存在,因为这会让整个世界毁灭。

  这个世界的规则,终于注意到了山上的桑桑。

  世界震动不安,田野翻滚,大海沸腾,大山倾覆。

  桑桑身下的山剧震而散,把她震飞到了空中。

  无数规则化成的光团,向着这边的天空飞了过来,光明大作。

  这些光团里蕴着乳白色的光辉,没有任何温度,看上去就像冰冷的白色棋子。

  桑桑悬浮在空中,惘然看着那些光明的棋子。

  她就像一颗孤伶伶的黑色棋子。

  下一刻便会被光明吞噬。

  瓦山近暮。

  红暖的暮光,照耀着佛祖石像的脸庞,显得格外庄严。

  佛祖俯视着人世间的一切痛苦,仿佛也痛苦了起来。

  他想要皱眉。

  然而他的眉是工匠在巨石间镌刻出的线条,坚若钢铁。

  于是他的眉心出现了一道极细的裂纹。

  佛祖阴影中的洞庐内。

  棋枰旁的桑桑忽然皱了皱眉,似乎有些痛苦。

  宁缺心情骤紧,右手微微一颤。

  片刻后,桑桑脸上的痛苦神情消失,回复平静。

  宁缺松了一口气。

  然后桑桑再次皱眉。

  她再次平静。

  如是重复数次。

  忽然间,桑桑的脸色骤然变得极为苍白,眉尖紧紧地皱在一起,瘦弱的身体剧烈颤抖,显得非常痛苦,甚至让人能够感受到她在睡梦里的恐惧。

  宁缺的心情一直处于极度紧张中,早已到了忍耐的上限,此时看着桑桑有异状,他想也未想,拔出身后的朴刀,向着棋盘猛地砍了下去!

  歧山大师说这是佛祖留下的棋盘,那么必然非常珍贵。

  但在这种时刻·莫说是佛祖留下的棋盘,就算是佛祖本人出现在身前·宁缺也会一刀砍将过去,佛挡杀佛,对他来说不是说说而已。

  当然,宁缺也很清楚,佛祖留下的棋盘,不可能很简单便被摧毁,先前紧张等待的过程中·他已经做好了准备。所以他把体内所有的浩然气·全部通过这一刀轰了出去,混着昊天神辉,走的是柳白的大河剑决。

  这是他能砍出的最强的一刀。

  烟尘大作,光辉点点。

  朴刀被棋盘震回。

  棋盘安然无事。

  桑桑没有醒来。

  宁缺却握着刀……睡着了。

  歧山大师的脸色愈发憔悴,叹息说道:真是一对痴儿。

  毁灭之前的世界一片混乱·幸存下来的人类终于感受到了死亡的恐惧,驾着自家马车或是抢了别人的马车,开始逃亡。

  他们不知道要逃到哪里去,才能避开从天上落下的洪水,从湖里生出的高峰,度过炽热的夜晚和寒冷的白昼·只是盲目而荒乱地逃着。

  在某个路口,逃亡的人群被迫停了下来。

  有一辆黑色的马车,横在那个路口里,撞翻了好几辆马车,让本来就极为混乱的路口变得更加混乱,堵的任何人都无法移动。

  黑色马车堵在这里,想往南边逃的人无法南去·想要往西边逃的人无法西去,在末世里想要寻求最后疯狂的男人,无法抓到街道对面那个衣衫不整的少女,从死尸堆里爬出来的少年,看见自己的初恋却无法拥抱。

  末世的人们愤怒的呼喊着·痛骂着,有人拾起泥块向那辆黑色马车砸去·然而黑色马车上那名年轻人,似乎根本听不到这些声音,任由那些泥块砸中自己的身体,然后震成碎片,他依然抬头看着天空发呆。

  天上有很多白色的光团,他不知道那些光团代表着什么,但能感觉到里面蕴藏着的恐怖能量,甚至猜到那些光团将要做些什么。

  黑色马车上的年轻人是宁缺。

  他不知道自己是怎么来到了这个世界,更不知道为什么自己能够带着大黑马和马车一道来到这里,不过想到自己可以在这个世界里找到桑桑,他觉得自己很幸运。

  在混乱的末世里寻找一个人,是非常困难的事情,宁缺寻找桑桑已经寻找了很长时间,却一直没有找到,直到今天他终于抬头看了一眼天。

  他对大黑马喊了一声。

  大黑马长嘶一声,四蹄奋起,带动着钢铁铸成的车厢,碾压过身前的马车和人群,带着一路碎屑和血肉,在逃亡的人潮中破开一条血路。

  黑色马车向着那些光团追去。

  几天后,黑色马车来到了桑桑的身下。

  宁缺抬头望向空中的桑桑。

  无数的光线,正从桑桑透明的身体里穿过。

  那些光线没有温度,然而太多太密,以至光线之间都不可避够地产生了摩擦。

  光线的速度很快,相互之间的摩擦很可怕,能够产生恐怖的高温。

  桑桑的身体已经开始燃烧,光明无比。

  宁缺喊道:桑桑!

  桑桑仿佛没有听到,没有低头望向地面。

  宁缺又喊道:桑桑!

  桑桑这一次听到了,望向他,澳门赌博网站:哭着说道:我不知道怎么了。

  宁缺说道:不要怕,到我这里来。

  桑桑摇了摇头,看着四周的光明,说道:你会死的。

  宁缺说道:我说过你死了,我也会死,那不如一起死。

  桑桑心想确实是这个道理,所以落了下来。

  那些洁白的光团,随着她的身形,向着大地落下。

  宁缺取出大黑伞,递给桑桑。

  桑桑撑开大黑伞,仿佛撑开了一片夜色。

  夜色把她和宁缺,还有黑色马车都罩了进去。

  这个世界的规则,再也找不到他们。

  他们在这个世界上消失。

  宁缺和桑桑同时醒来。

  他们发现自己还在瓦山。

  洞庐外,棋盘边。

  棋盘上只落了两颗棋子。

  一黑,一白。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