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科幻灵异 > 将夜 > 第二十七章 灰眼的幼兽
  在荒原上,隆庆被宁缺一箭废了全身修为之后,曾经百念俱灰,甚至试图放弃自己的信仰,向深沉的夜色里走去,然而他终究没有死,没能真正投入冥王的怀抱,也正是那次绝望的经验,让他明白,单纯的言论或行为都不是真实的背叛,作为一名坚定的昊天信徒,要从内心深处抹去对昊天的敬畏和信仰,可以说是世界上最困难的事情,就如同要把光明从天空驱散一般。

  隆庆跪在半截道人身前,说道:昊天的意志太过强大,早已超过了我的意志,我根本不知道怎样才能抹除掉。

  半截道人问道:什么是昊天的意志?

  隆庆想着观主在南海舟上与自己的对话,说道:昊天无所不在,无所不知,世间万物运行都在昊天的掌控之中,所以我们的心意便是昊天的意志。

  半截道人没有想到他对昊天意志居然有如此深刻的认识,略带赞赏点了点头,说道:心意乃是昊天意志在主观上的呈现,然而事物必有两面,昊天意志也有它客观存在的一面,你可曾感知过?

  隆庆微感惘然,心想客观范畴里的昊天意志,那岂不是昊天的神律本体?身为世间凡人怎么可能感知的到?

  昊天没有身量,又有无限身量,大时若无数沧海,微时若沙砾碎成万片。昊天没有形状,又有无数形状。有时为兽,有时为人,有时为树,有时为山,有时为海,有时为日,有时便是世界。

  半截道人眼帘微垂若枯木般的面容上仿佛镀上了一层圣洁的神辉,声音毫无情绪仿佛这些对昊天的形容,并不是出诸他口,而是本来就存在这个世界上,只是通过他的声音出现在洞窟里。

  西陵教典上没有对昊天的任何描述,因为在教义中,任何试图描述昊天的行为,都是极为不敬的亵渎之举隆庆此时是第一次听到有人正面描述昊天虽然这些描述看似简单,却让他的道心开始剧烈的颤抖起来。

  令他道心颤抖,除了听到了昊天的神律本体形象,还因为他终于确认了一个事实——榻上这个只剩下半截身子的残疾老道,果然曾经破过五境!

  因为只有破五境进入天启境界的修行者才能够幸运地亲眼目睹昊天的神律本体,也只有这些人才被允许正面描述昊天的形象!

  而一个天启境界的道门前辈,居然被一剑斩落半截身体,隆庆不由愈发觉得书院夫子和轲浩然恐怖到了极点!

  半截道人仿佛知道隆庆此时心里在想些什么,缓缓睁开眼睛说道:昊天无论以何种形状出现在世界里,都必然是宏大的、庄严的、肃穆的、不言自明的伟大而我们无法伟大,便只能强大。

  书院里那些强大而卑贱的无信者,之所以能够完全抹除昊天的意志,是因为他们从一开始的时候,就未曾真实地信仰过昊天,而道门弟子很难做到这一点,所以我此时要告诉你昊天的真实形容。

  隆庆声音微颤问道:为什么要告诉我这些?

  因为你既然无法抹除掉昊天的意志那么只好尝试忘记,而你以往根本不知道什么是昊天,又如何忘记?

  半截道人看着他说道:只有先知道,然后才能忘记。

  隆庆若有所思,低头陷入长时间的沉默。

  不知道过了多长时间洞窟石壁上的那些夜明珠光明复盛,软榻上洁白的狼毛随风轻摇他终于抬起了头,神情平静。

  半截道人略带一丝焦虑问道:你可曾忘记?

  隆庆问道:忘记什么?

  哈哈哈哈!

  半截道人大笑起来,兴奋地伸手想要拍打自己的大腿,以渲泄这么多年的痛楚与绝望与等待的煎熬。

  一掌重重拍进狼毛里,老道才想起这个已经很多年都没有忘记的事实。他早就已经没有腿了,而且他也没有屁股了。他现在只是一个只剩下半截身体的可怜的畸型的老道士,于是他痛苦地大声哭泣起来。

  如鬼一般的凄厉哭声,在幽静的洞窟里不停响起。

  隆庆神情平静看着老道像疯子般捶胸扼腕、甚至偶尔会扼自己喉咙把自己扼到满脸通红,直到哭笑相杂的难听声音渐渐停息,才说道:我的本命物是桃花。

  他身前道袍胸襟有一朵桃花,黑色的桃花。

  老道微微眯眼,看着他哑声问道:为什么是桃花?

  隆庆平静说道:当年弟子入不惑后,始终没有定下本命物,后来在天谕院学习之时,听闻了当年夫子上西陵斩桃花的故事,从那时开始,我发誓要让桃花开遍昊天普照的人世间,于是桃花便成了我的本命。

  听着这番话,老道看着他的眼神愈发诡异,隆庆的神情却是愈发平静,微笑说道:修道之初,我的理想便是带领昊天道门彻底战胜书院,这些年随着这么多事情的发生,尤其是因为宁缺的出现,我的想法变得更加直接而坚定,我的生命将全部奉献给毁灭书院和唐国的伟大事业中。

  老道看着他的眼睛,看出了很多事情,说道:很好。

  话音甫落,老道一掌重重击打在隆庆的左胸上,一股强大的力量从掌心喷涌而出,瞬间穿透肌肉与肋骨,直刺他的心脏!

  隆庆面色骤然变得苍白,眉尖像剑一般挑起,显得极为痛苦,但他一开始便没有想着躲避,此时也没有试图逃离这枯瘦恐怖的手掌,囡为他清楚,自己与老道之间的境界相差仿若天地,无论怎样躲避逃避都是徒然,而且他坚信,老道先前通过描述昊天从而让自己忘记昊天,不是为了一掌拍死自己。

  半截道人枯瘦的手掌,仿佛就像是一面竖起来、然而被缩小了很多倍的碧湖,掌面上凝聚着一股极为清幽的气息就似湖水一般粘稠,却又给人一种清旷之意令人撕扯不开,也不想撕扯开来。

  你的眼睛太过黑白分明。

  半截道人盯着隆庆的眼睛说道,枯槁面容上的神情看不出来是哭还是笑。

  隆庆身躯微颤,从老道的话中确认了自己没有赌错,自己的期盼真的马上就要变成现实,他看着老道的双眼,被感激震惊的情绪所占据。

  瞬息间他那双黑白分明的眸子渐渐发生了极为诡异的变化,黑瞳白仁之间的界线渐趋模糊,黑色的瞳子越来越淡,白色的眼仁颜色则是越来越深,越来越向彼此靠近直至要变成完全均匀的灰色。

  随着隆庆的眼眸变成灰色,一股强大的吸引力,从他气海里穿透而出,把半截道人枯瘦的手掌紧紧吸在了他的左胸上。

  半截道人早有预料,澳门赌博网站:脸上神情没有丝毫变化,片刻之间枯瘦手掌里蕴着的那片湖泊,便变成了一片汪洋大海,凶猛地灌进隆庆的身体。

  隆庆剧烈的颤抖起来,唇角开始渗血,体内的腑脏出现了肉眼看不到的伤口,眼睛里也布满了血丝,只是在黑白两色的交融混合中逐渐也被洗成了单调而令人心生悸意的灰色。

  他缓缓闭上了眼睛。

  一位逾五境的天启强者,即便身受重伤,哪怕只是一半的念力,依然不是现在的隆庆能够轻松接受的馈赠。

  此时此刻,隆庆觉得自己的身体就像是灌了酒的皮囊下一刻便要爆开,他觉得自己的胸膛已经像山峰一般隆起下一刻便要崩裂,他觉得自己体内的内脏早已经被强大的气息摧毁成了肉糜。

  好在他强行保持住了道心的一丝清明,在幻灭来临前的那刹那醒悟过来,忆起此时所承受的这些感知、意识、经验、知识、念力,都是无形无质的存在,所有的这一切都是幻觉,自己的身体没有发生任何变化。

  他知道自己必须忍过这段痛苦,才能获得新生。

  更强大的新生。

  老道脸色的皱纹似乎变得深了些,又似乎变得浅了些,只剩下半截的身体,在榻边微微前倾,脸和隆庆的脸贴的极紧,看着隆庆闭着眼睛、苦苦支撑的模样,带着笑容颤声说道:多吸点,再多吸点。

  他的笑声很难听,笑容很诡异,充满了慈爱,又充满了贪婪,感觉极为畸型变态,像黑夜山村里的老妖,在哺育自己的大头儿子。

  便在此时,有数十道极为强大的气息,穿透了坚硬的石壁,悄无声息来到这个洞窟,每一道强大的气息,便代表着这座山峰一处洞窟里的道门强者,这些道门强者,没有干扰这场诡异的传功,而是默默的关注,可以察觉得这些气息很平静,却又隐藏着极为复杂的情绪。

  隆庆对此一无所觉。

  他苍白的脸上涌现出极怪异的兴奋的腥红,不停起伏的喉咙里传来嗬嗒的声音,就像刚刚出生的幼兽,闭着眼睛,蹙着眉头,拼命地吮吸着自己能够吮吸到的一切奶水,满足到了极点也迷醉到了极点。

  老道看着隆庆,脸上也流露出满足迷醉的笑容,或许是太过兴奋或是别的什么原因,当年被剑斩开的腰腔,开始向外渗出血水,打湿了雪白的毛褥。

  再多吸点。

  不要着急。

  忽然,老道脸上的笑容瞬间消失无踪,他盯着隆庆,声若钢铁般冷漠,说道:我给你的,你才能要,我不给你,你就不能抢。

  隆庆依旧闭着眼睛,像是听不到他的话。

  真的很像饿坏了的幼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