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科幻灵异 > 将夜 > 第二百九十七章 新生、落石以及崖畔的春游
  这几年里为了不引人注意,宁缺始终没有来祭过小黑子,如今大仇得报,朝廷就算知道他与小黑子的关系,也不用再担心。

  血海深仇得报,应该先祭父母才是,然而当年血案之后,宁缺亲生父母林海和李三娘的遗体,经过道门简略祭奉之后,便烧成骨灰洒进了渭水,哪有墓地,

  那么小黑子的墓地,便算作当年那些人的墓地吧。

  风雪越来越大,桑桑撑开大黑伞,吃力地用两只手紧紧握着,遮在他的身后,宁缺蹲下,从怀中取出一张油纸烧掉。油纸上写着很多个名字,那些名字后面的人都已经死了,就如同这张油纸一般,化为青烟,瞬间被风雪吹散。

  桑桑低声说道:亲王殿下那里怎么办?

  宁缺看着雪地上滚动的焦黑纸灰,说道:当年他只是动嘴,现在当不成亲王也算是付出了些代价,再看他两年吧。

  桑桑说道:少爷你不是经常说要诛首恶?

  宁缺说道:首恶是你老师,可他已经死了,先前在师傅墓旁看着他的墓地,我也曾想过要不要挖开来,不过还是算了吧。

  长安城笼罩在风雪中时,西陵神国的深山里依旧温暖如春,这与东面宋国堤外的海上暖流有一定关系,更因为这里本来就是昊天眷顾之地

  深山里那间简朴的道观外站着一名年轻男子,那男子容颜俊美无比,虽然颊间有几处醒目的伤痕,反而更添几分魅力。

  石阶上的中年道人看着年轻男子说道:隆庆皇子,你真坚持要进观苦修?你可知道这意味着什么?

  原来那名年轻男子便是隆庆皇子,只见他手掌间隐有茧痕及水锈之色,大概过往这些日子都是在海上度过。

  他恭谨说道:既然是老师的吩咐,做弟子的不敢有任何违逆,只要能够看到天书受再多的苦与折磨都无所谓。

  中年道士说道:既然是观主的意思,自然没有谁会阻拦你,只是我必须提醒你,以你如今的境界,想要看天书,随时可能死去。

  隆庆平静说道:师叔我现在本来就是个死人。

  中年道士看着隆庆胸口间那朵黑色的桃花想起雪崖宁缺一箭穿透此人胸膛的传言,明白了他这句话里所谓死人的意思,轻叹一声不再多言。

  走上石阶,便进入了道门的不可知之地知守观,隆庆虽然已经拜知守观观主为师此时的心情却依然有些紧张。

  道观深处湖畔,错落有致出现了七间金碧辉煌的草房,草房铺的是草,廉价寒酸,本不应该有任何庄严华贵之气,但此间草房上铺着的茅草却是色如金玉,无视经年尘埃风雨,显得华美至极。

  这种茅草天然具有极浓郁的天地元气,可御风雨阴寒气息,可以助人清心静意,在自然界里早已灭绝,可以说极为珍贵。

  世间只有两处地方奢侈到用这种茅草盖屋一处是湖畔负责存放七卷天书的草房,另一处则是书院后山夫子居住的那间四面透风的茅

  隆庆走进了第一间草房,看着沉香木案上封破如黑血的那本典籍,再也无法保持冷静,露在袖外的双手微微颤抖起来。

  这本典籍便是天书第一卷:日字卷。

  这也是以他目前的境界唯一能够掀开的一卷天书。

  隆庆缓缓掀开黑色的封皮,映入眼帘的第一页是雪白的一张纸然后他翻开第二页,这张纸上写着柳白、君陌、唐······这些世间修行至强者的姓名,因为他心中早有预料,所以并不吃惊,只是默默想着,如果将来自己要攀登上修行道的最高峰,那么这些闪亮的名字都必须成为自己脚下的垫石。

  隆庆继续翻看日字卷。

  在这张纸的上方,他看到了书痴莫山山的名字,然后他在这张纸的最上端,看到了宁缺和叶红鱼的名字,这两个名字几乎完全平行,各有笔画破纸而出,似乎要刺进前面那页中。

  看着这三个名字,隆庆的眼神变得极为怨毒,便是呼吸也变得粗重了很多,然而片刻之后,所有的情绪莫名消失,他的眼眸归于极端的平静,变得越来越明亮,就如同漆上了金泽的夜明珠,无比光明。

  冬去春天,时日渐逝。

  世间没有任何人知道,都以为已经死了的隆庆皇子,如今正在不可知之地知守观里潜心修行学习,他每日清晨醒来,便开始打扫前观,然后烹煮食物,预备生活用具送入后观,待忙碌完毕之后,才能去那七间草屋阅读天书。

  第一天看过日字卷后,隆庆便再也没有翻开这卷天书,而是将自己的精神与意志,尽数投放在阅读第二卷天书上。

  某日春意大盛,知守观内外野桃盛开。

  脸色苍白的隆庆从第二间草屋里出来,手里紧紧握着染着血的毛巾,正准备去湖畔冥想休养片刻,忽然间心有所感,停下了脚步。

  他走进第一间草屋,神情凝重地翻开了日字卷。

  那页纸上,宁缺二字的墨色越来越浓,越来越稠,仿佛血一般将要渗进纸里,莫山山的名字则离开了原来的位置,来到了纸张的最上方,两个山字的中间一竖有若棱角鲜明的石柱,似乎随时会把这张纸给撑破。

  隆庆脸色愈发苍白,眼瞳骤缩如同幽幽的黑洞,令他感到无比震惊和愤怒的并不是眼见看到的画面,而是没有看到的画面。

  他没有看到叶红鱼的名字。

  叶红鱼的名字,已经去了别处。

  深春里的桃山,虽然新植的桃花远不如传闻中那般艳夺天色,但树木繁茂,上方的神殿笼罩在森森绿意之中,显得无比肃穆。

  青树相夹的石制神道上,一位少女缓缓走来她梳着简单的道髻,穿着件青色道衣,那抹青色并不如何夺目然而当道衣随着山风缓缓飘动时,神道旁的千年石树上的幽绿便尽皆失去了颜色。

  梳着道髻的少女沿着漫长的神道,平静地向上行走,不多时便来到了广阔平坦的崖坪之上,她看着远处黑色的裁决神殿,微笑了起来。

  神殿前方崖坪上响起无数的惊呼。

  叶红鱼回来了!

  这个女人怎么还敢回来!

  道痴!快去通知神座!

  司座大人好久不见!

  缓步走来的道门少女,容颜美丽至极,气息则是朴素简单至极,而在众人的眼中,这却是他们所见过最可怕的画面。

  神殿周围的神官和执事们惊呼着四处散去,纷纷走避,那些无法及时退开的人们,惊恐万分地躬身让道,颤声问安不止

  去年春天,道痴叶红鱼离开了西陵神殿然后她在长安城里住了一段时间,接着又消失无踪,然后在这个春天,她回来了。

  前神殿骑兵统领陈八尺,被一道纸剑割瞎了双眼,然后被天谕大神官枯指轻敲便碎了口舌,变成了一个地道的废人但他毕竟是罗克敌统领的亲信,所以在极为现实的裁决司里依然能够活的很幸福。

  如果说在石阶上天天哂太阳,也算是一种幸福的话。

  叶红鱼走到裁决神殿石阶之下,看着衣着华贵,却像乞丐般躺在阳光里的陈八尺平静说道:你想过我还能回来吗?

  远处有很多神官执事都在朝着这边看,却没有任何人胆敢对叶红鱼动手不是因为道痴积威犹存,澳门赌博网站:而是因为去年天谕大神官回到桃山后,因为道痴离山一事大动雷霆,甚至还与裁决大神官有过一番无人知晓的较量。

  陈八尺先前便听到了人们的惊呼,这时候听到叶红鱼的声音,终于确认自己最害怕的事情终于发生了,脸上满是恐惧。

  他想要求饶,又想要警告叶红鱼这里是神殿之前,想用裁决神座以及罗克敌大统领的威名保住自己的性命,然而他现在说不出话来。

  就算他能说话,叶红鱼也不准备听,她只是要进入裁决神殿,必然需要登上石阶,而这个人则刚好在石阶上晒太阳,所以她顺口说了一句。

  说完这句话后,她从陈八尺身旁走过。

  有春风徐来,拂乱神殿四周的古树林梢,吹皱了叶红鱼的道袖,青袖上出现一道极细微的皱褶,其形如剑。

  无形道剑出。

  陈八尺咽喉尽断,当场死亡。

  叶红鱼没有回头,继续拾阶而上。

  逾百名神官及执事走到神殿石阶之下,抬起头向上望去,看着那抹青衫在石阶上缓缓而上,脸上的神情异常震惊。

  黑色肃杀的裁决神殿,极为高大庄严,与之相比,站在殿前的叶红鱼显得那般渺小,然而她没有任何停顿,就这样平静自然地走了进去。

  如同回家一般。

  当她走进裁决神殿后。

  她不再渺小。

  大河国都城某处宅院里,响起婴儿啼哭的声音。

  院内丫环仆妇们来回忙碌着,脸上满是喜色。宅院的主人是位唐人,对于大河国人来说,本就是好事,而且这位主人性情温厚,与夫人感情深厚,待下人宽厚,那便是最好的主人了,今日主人有喜,她们也自高兴。

  躺在床上的妇人脸色微白,额头上尽是汗珠,显得疲惫至极,然而看着丈夫怀抱里的婴儿,依然难掩激动,喃喃说道:可惜是个女儿,下回我给老爷生个儿子。

  坐在床旁的中年男子抱着婴儿,看着妻子安慰道:女儿最好不过,将来让她进墨池苑学书法清心雅性,若生个调皮捣蛋的小子,那可不好安排,指不定什么时候就学会翻墙逾院,跟着那些江湖人混去。

  妇人嗔道:哪有这样说话的道理?

  中年男子看着怀中的女婴,有些紧张说道:怎么这么小一点?

  刚生下来的孩子能有多大……妇人忽然变得有些紧张,声音微颤说道:老爷,秋天的时候我们真要回长安?

  中年男子微笑说道:父亲年迈,如今我们有了子息总要带回去让他老人家高兴高兴,你不用担心那些有的没的,一切有我。

  妇人一向以为自己的男人是世上最能让人放心的人听着这话便真的放下心来,开始思考别的事情,问道:给孩子取个什么名?

  回长安城后等父亲赐名吧。

  中年男人想着回了长安,皇帝陛下知道自己生了女儿,想来一定会抢着赐名,不由苦笑说道:我们先取个小名便罢。

  叫什么?

  我们相识的村子里盛产南瓜便叫小南瓜好不好?

  ……老爷说了算。

  呱呱坠地是形容新生命的诞生一颗石头落到地上,有时候是形容事情定后所产生的放松情绪,在大河国都西方的莫干山里,有一方静湖,这方静湖便是大河国最著名的墨池莫山山坐在墨池畔,手里拿着一块石头,似乎准备扔进湖水里,又似乎准备放到身边,却始终犹豫未

  在她身旁的地面上,已经零乱摆放着七八块石头那些石头有圆有方,形状各异,摆放似乎毫无规律可言,然而却给人一种空虚到了极点的感觉,这种空虚就像是饿了五日之后的胃,又像是空空的酒囊。

  夜风轻拂,莫山山细眉紧蹙细而疏的睫毛轻轻眨动,原本微显圆润的双颊已然清减,更添几分美丽,但她此时苍白的脸颊上,没有任何自怜自艾的情思只是无比专注,甚至因为思考而显得格外痛苦。

  不知道过了多长时间她终于把手中那块石头放了下去。

  那块石头似乎随意地搁在地面上那七八块石头中间,然而就在这一刻,便发生了很奇妙的事情,就如同饿了数日的人忽然吃了一大桶硬米饭,又像是酒囊里被人扔进了一把小刀,强烈的棱角之意骤然笼罩墨

  平静的湖面毫无来由出现了很多浪花,仿佛连湖水都感应到了那道横亘于天地间、堵塞在人心里的嶙峋意味。

  莫山山看着身旁散乱的石头,知道自己终于成功地摆出了块垒阵的一部分,如湖般的眼眸愈发明亮,因为喜悦红唇紧抿如线。

  就在此时,她想起自己在那封信里写的那段话。

  经历诸多事,我眼中河山已有新意,重逢那日,所书所写定然较今日更加壮阔,望你也多加努力,莫要令我失望。

  少女站起身来,望向遥远的北方,想着那个可恶的家伙,甜蜜却又骄傲微嘲说道:我已知命,你可让我失望?

  似书院小师叔轲浩然以及莲生大师这等绝顶人物,早已风流散尽,只在世间留下些许痕迹,然而即便只是一些痕迹,便是极珍贵的财富。

  当初在荒原深处天弃山脉里,宁缺、莫山山、叶红鱼三人相争相杀,先后进入魔宗山门,在这个过程中,他们看到了开创魔宗的那位光明大神官布下的块垒大阵,他们看到了轲先生破块垒阵时留下的惊天剑痕,他们在魔宗山门里看到了轲浩然的留书,那场大战的痕迹,最关键的是他们看到了活着的莲生。

  那是一次血腥的相逢,三名修行界年轻一代里的强者,在这等老妖物之前,无论精神还是**都受了极大的摧残,进而也获得了极宝贵的经验。

  这些经验在他们三人的精神世界里沉淀下来,然后逐渐开始释放,开始发挥作用,宁缺杀死了夏侯,莫山山落石入知命,叶红鱼勇敢地走进裁决神殿,都要拜魔宗山门之行所赐。

  从某种意义上来说,无论是小师叔还是莲生,都没有真正死去,这两位绝世强者的衣钵,以一种新的方式在宁缺三人身上得到了传承。

  站在书院后山绝壁间,看着远方的长安城,宁缺回忆起这两年来的遭逢,登旧书楼,登二层楼,悟符道,入荒原·继承浩然气,还有他以前根本无法想像的修行战斗,都是那般的令人感慨。

  然后他想起夏侯死之前说的那番话·微微皱眉,觉得清湛春光笼罩着的长安城上空飘浮着看不见的黑云。

  他认为自己不可能是冥王之子。虽然死过一次的他从某种意义上来说见过冥王,但那个冥王和这个世界传说的冥王明显不是一回事。

  可如果自己不是冥王之子,光明大神官当年为什么要掀起这场腥风血雨?为什么佛宗也要派人来看自己甚至杀自己?

  前路无法看清,不知道佛宗会不会就此平静,宁缺微微握拳·做了一个决定·秋天时的盂兰节会,他不会去参加。

  便在这时,热闹的乐声和吵阄声,硬生生把他从唏嘘感慨以及警惕凝重之类高级情绪里拉了出来,把他拉回了春游的现场。

  书院后山今日春游。

  在夫子的组织下·没有哪个弟子胆敢不来,反正崖洞的禁制已经被解除,于是爱下棋的师兄便在洞里下棋,爱弹琴吹箫唱曲的师兄便在洞里高歌疾弹,爱绣花的继续绣花,爱看书的继续看书·爱写小楷的继续写小楷,爱聊天的继续聊天,爱扮孤独的继续扮孤独。

  都是些很高雅的爱好,然而当这些爱好同时出现在崖洞里时,便顿时变得低俗起来,因为太过嘈杂,太像长安城里街头卖艺的场景。

  今天真正辛苦的是桑桑·因为她要负责准备饮食,而且在陈皮皮的强烈要求下,熬了三大瓮鸡汤。

  少爷,赶紧喝了,这翁最鲜。

  桑桑端着碗鸡汤·悄悄走到崖畔,递到他的手里。

  宁缺看着她微乱的头发·脸上沾着的草灰,不由有些心疼,恼怒说道:陈皮皮尽瞎整,你居然也真听他的,鸡汤帖和鸡汤是一回事吗?鸡汤帖是卖了很多两银子,难道这鸡汤也就会变得珍贵很多?

  桑桑笑了笑,没有说什么,实际上书院里的人们爱喝她炖的鸡汤,让她很开心。

  她叮嘱道:这鸡很好,很能出油,汤上浮着厚厚的一层,所以看着没热气,实际上极烫,一时半会儿凉不了,少爷你吹凉了再喝。

  桑桑自去草屋里准备凉拌菜,以及大蒸锅馒头。

  大师兄从崖洞里走了出来,站到宁缺身旁,望向长安城的方向。

  宁缺把碗递了过去,说道:师兄,这是最鲜的一碗。

  大师兄笑了摇了摇头,犹豫片刻后说道:师弟,其实我心里一直有个问题,我知道这个问题不对,但它总在那里让我心有些发慌。

  宁缺说道:师兄请讲。

  大师兄看着远处的长安城,微微皱眉问道:十五年前,你在那间柴房里拿起刀时,有没有想过,将军的儿子其实也是无辜的。

  宁缺微微一怔,想了会儿后说道:当时场面很混乱,我真不知道当时自己是怎么想的,不过事后自然会明白这个道理。

  然后他诚恳请教道:师兄,如果当时是你处于这种情况,你会怎么选择?

  大师兄说道:没有亲身经历,再如何动人的选择都也许只是虚假的煽情…···不过如果是现在的我,我大概会选择什么都不做。

  宁缺知道大师兄说的是真心话,牺牲无辜者来换取自己的生存,大概真不是大师兄能够做出来的选择。

  他说道:师兄,你是仁人。

  他接着说道:二师兄是志士,但我真的很难做一个仁人志士,我只是一个自私的人,只想着自己能够活下来。

  大师兄轻轻拍了拍他的肩头,说道:老师曾经说过,自私是推动人类前进的最大动力,虽然我不是很理解这个说法,但想来一定有其道理,师弟你的选择不能说是错的,至少我没有资格说你是错的。

  不是一定有其道理,而是很有道理。

  夫子走到崖畔,说道:人生没有目的,只有过程,又哪里有什么是非?

  大师兄说道:是非便是人之善念。

  夫子指着上方的湛蓝青天和几抹白云,说道:你若飞的越高,在地上的人眼中的形象便越渺小,直至变为非人,你连人都不是了,哪里又有什么人之善念,若不需要有善念,哪里还有是非?

  大师兄摇头说道:老师您错了。在游历途中,你时常对我说,离开人世每多寒,所以要停留在世间,那么便是要为人,既然为人,便是世间众生中一员,岂能没有是非善恶之观?

  宁缺大感吃惊。

  夫子从来没有想到过最老实的大徒弟居然敢当面说自己错了,而且还搬出自己的言语来打自己的脸,气的胡须乱飘,怒瞪双目厉声斥道:

  李慢慢!你好大的胆子!

  大师兄神情紧张说道:老师时常提醒我要多向君陌和小师弟学习,于是我才会有先前那番言语,老师若是不喜,我收回便是。

  宁缺在旁边听着,忍笑忍至腹痛,到此时真的再也无法忍住,噗的一声笑了出来,连连摆手说道:你们先聊着,我去看看馒头好了没。

  夫子瞪了他一眼,说道:都是你惹出来的事情,还想逃?

  说完这句话,他看见宁缺手里端着的那碗鸡汤,轻噫一声,赞叹说道:油色晶莹,隐见汤色清而有蕴,真是一碗好汤。

  宁缺神情微僵。

  夫子轻拂衣袖,便把这碗鸡汤从宁缺手里抢了过来,一口饮尽,面不改色。

  宁缺震惊无语,心想老师果然好深厚的功力。

  紧接着,夫子脸色骤变,噗的一声把嘴里的鸡汤全部喷了出去,衣襟上、胡须上尽是油水淋漓,看着好不狼狈。

  烫!

  夫子大怒痛呼,音调都有些变了。

  桑桑正在雨廊下摘紫藤果,不解问道:鸡汤要放糖吗?

  崖畔一阵笑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