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科幻灵异 > 将夜 > 第二百九十六章 扫墓
  宁缺看着叶红鱼,说道:你明白了这个道理,所以要离开长安。

  叶红鱼说道:是的。

  宁缺说道:那你还没有谢我。

  叶红鱼说道:这是我的剑,应该你谢我。

  宁缺说道:互不相谢。

  叶红鱼说道:互不相欠。

  说完这句话,她转身离开,薄雪渐飞,青衣渐飘。

  看着渐渐消失在风雪里的道门少女背影,宁缺沉默不语。

  他他与道痴在荒原上是生死相见的敌人,在魔宗山门里是并肩作战的战友,如今又在雁鸣湖畔宅院里相处半年,谈不上有多少情谊,但却熟悉习惯了彼此的存在,想着此一去她若能活下来,再相见时大概便会拔剑相见,或者自己或者她死去,一念及此不免有些唏嘘感慨。

  他最后对桑桑说道:我很佩服这个女人。

  因为宁缺与夏侯的冬湖一战,长安城来了很多强者,虽然知守观观主与悬空寺讲经首座这等不可知之地的大能没有出现,西陵神殿的掌教和大神官以及佛宗某些大德未曾到来,但场面已经足够震撼。

  道佛两宗的天下行走,清河郡的供奉,都曾经出现在雁鸣湖畔,南晋剑阁虽然只派出了一个不起眼的使者,但谁都知道那代表着柳白的眼睛,最令人意想不到的是,魔宗宗主二十三年蝉重现世间。

  如此多的强者聚于长安城,最关心的当然是夏侯这名道门客卿长老的结局以及宁缺是冥王之子的那个传说,然而如果仔细琢磨,却能品咂出更多的意味,这似乎是世间修行界对书院一次谨慎的试探。

  面对这种试探,书院没有做太多事情·只是二先生在雪桥上坐了一夜,大先生陪着叶苏聊了一夜·又与七念聊了很长一段时间。

  这件事情的结局是,宁缺以让整个修行界震惊方式,战胜了夏侯,二十三年蝉再次神秘的消失,悬空寺行走七念在听书院大师兄说了很长一段话后,在万雁塔里默思十日,离开了长安城。

  这些事情再次证明了一个近乎真理的道理·书院不可撼动。

  夏侯将军府上的人们离开了长安城·叶红鱼离开了长安城,又过了数日,便是叶苏也准备离开,于是书院大师兄前来相送。

  叶苏看着修葺一新的小道观,想着那些黑瓦粗梁上可能落着自己的汗水·觉得有些愉悦,片刻后笑容渐敛,说道:我还是不明白。

  大师兄知道他不解何事,微笑说道:唐的拳头,柳白的剑,颜瑟的符纸·后山的刀箭,再加上桑桑这个光明神座的继承者,夏侯焉有不败之理…···而且,他毕竟是我书院中人,岂能不胜?

  叶苏沉默了很长时间,忽然大声笑了起来,说道:书院中人·岂能不胜…···好没道理的说法,好不讲理的气魄。

  笑声回荡在飘雪的街道上,这位骄傲的知守观传人在长安城内入世修行,在街坊破檐木梯与小道观废墟之前遇机缘,本已极为高妙的境界再获提升·最后听着这句关于书院的话却始明白一切缘自何处,自飘然而去。

  确认长安城真的回复平静·再没有人尝试对书院进行试探,宁缺自然不会继续停留在湖畔的宅院里,他带着桑桑去了红袖招。

  简大家叹息说道:你越来越像他了。

  宁缺摇头说道:我和小师叔没有想似的地方。

  简大家说道:你没有见过你小师叔。

  但我知道不像,因为小师叔是潇洒之人,而我永远无法潇洒地活着。宁缺笑了起来,说道:当然,以后我可以学习一下。

  然后二人离开红袖招,坐着黑色的马车出了朱雀门,沿着覆着残雪的笔直官道,来到城南那座大山前,直接驶入书院。

  宁缺并不知道自己与夏侯决战之时,长安城里发生的那些事情的真相与细节,看似书院的师兄们没有出手相助,但他非常清楚,在那等艰险困难的局面下,师兄们肯定默默做了很多事情。

  草庐里,他带着桑桑向大师兄和二师兄深深鞠躬致谢,然后再谢四师兄六师兄以及七师姐,谢的是符箭铁刀与湖畔的阵。

  师兄师姐们平静而矜持又或者得意地受了宁缺的大礼,平日里最冷漠的二师兄,此时的神情竟是无比温和,想来宁缺这个小师弟能够战胜杀死夏侯,让他这个做师兄的也是深感与有荣焉。

  三师姐余帘不在后山,如往常一样,在旧书楼东窗畔写着簪花小楷,神情宁静而专注,忽然间她抬起头来,看了一眼窗外飘拂的雪花,微微一笑,抬手至唇边轻轻呵了口热气,觉得暖和了很多。

  唐小棠是她的徒儿,今日没有什么功课,便在旧书楼上磨墨,此时小姑娘的手早就已经磨酸,但小脸上却依然满是甜美的笑容。

  三师姐有些不解,问道:什么事情如此开心?

  哥哥一直想要杀死夏侯这个叛徒,听说在荒原上面为了杀他还受了重伤,知道这个消息,他肯定很高兴。

  唐小棠抬起手臂,擦掉幸福的泪水,看着老师用力点了点头·微笑说道:如果宗主还活着,他也一定很开心。

  某天长安城的雪骤然变大,纷纷扬扬洒向城廓,暴烈的一塌糊涂,宁缺恰好定着那天去扫墓,只好顶着风雪出了城。

  他和桑桑先去书院近处那片深草里的坟墓前,和师傅颜瑟说了些很没趣味的话,在坟前倒了一瓮新酒,又从怀里取出一条脂香犹存的亵衣,遮着风雪点燃烧了。

  桑桑不安说道:水珠儿姑娘会生气吧?

  宁缺说道:你不告诉她她怎么会知道?

  做完这些事情后,他和桑桑坐着马车来到另一处墓地,循着侍卫处帮着查的地址,在如林般的墓碑里拐了很多弯,终于找到了小黑子的墓

  宁缺轻轻拂去墓碑上的积雪,看着那个名字,带着愧疚之意说道:当年小时候我们说好了,如果有人先死,谁杀死夏侯后就要把他的脑袋提到先死那人墓前祭拜,很抱歉我没有做到。

  夏侯的尸体被军方的人从湖里捞起来后就封进了棺材里,我也不好意思破棺砍头,不过听说他样子很惨,看着就像锅里炖烂了的肉。

  说完这句有些恶心的话,宁缺愉快地笑了起来,然后从桑桑手中接过两截黝黑沉重的断枪,深深拍进墓冻土中,就如同是两柱长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