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科幻灵异 > 将夜 > 第二百九十三章 雪墙同门,冬林死敌
  雪湖上火光渐熄,澳门赌博网站:寒意渐起。

  唐小棠走到宁缺身后,放开陈皮皮的手,忽然啪的一声跪了下来,膝头溅起两蓬小雪,然后重重叩了一个首。

  陈皮皮微惊。

  唐小棠声音微颤说道:感谢小师叔替明宗清理门户。

  宁缺没有侧身避让,平静地接受了这个大礼,他很清楚如今世间已然凋蔽的魔宗,对小师叔敬且畏之,但真正恨之入骨的却是夏侯这个叛徒,如果不让唐小棠跪,她根本无法释放此时心中的复杂情绪。

  更何况莲生的意识碎片在他识海里,他这算是代莲生受后辈一辈,只是他看着雪湖安静的夜色,说道:湖旁有很多人,你这一跪,只怕有些麻烦。

  唐小棠站起身来,陈皮皮把她额头上的冰雪擦掉,看着上面的红肿,不由有些心疼,听着宁缺的话,应道:在长安城里怕什么麻烦。

  今日与夏侯一战,从始至终都没有受到任何猜想中的干扰,宁缺当然很清楚,这必然是书院在其中起了作用,听着陈皮皮这话,不由笑了起来,心中陡然生出一片豪情,这里是长安,我们是书院弟子,那便没有麻烦。

  只是接下来该做些什么呢?

  累积了十五年的仇恨与杀意,随着夏侯的尸体堕入湖中,便尽数释放了出去,就如同那些沸腾湖水喷吐的水雾那般,一般的人在极大愉悦与兴奋感伤之后,大概都会感觉有些空虚和惘然,甚至会不知所措。

  如果宁缺还是渭城的那个宁缺,想必他也会陷入这种精神状态——杀死夏侯之后,似乎便把这辈子想做的事情做完了,再也没有什么事情做·甚至不知道该去哪里——但现在不一样,他在长安城里有家·临四十七巷的老笔斋不方便回,雁鸣湖畔还有一大片宅子,虽说已然断井颓垣,还是能住人的。再说长安城南有书院,总可以在后山里寻到一间属于自己和桑桑的草屋。

  先回家吧。

  宁缺和桑桑互相搀着,向湖北岸那片火光早熄的宅院走去,然而主仆二人今日虽然没有受重伤·损耗却是极为严重·早已到了油尽灯枯的时刻,此时心神一松,双腿便如灌铅一般,始一迈步便险些跌倒。

  陈皮皮反应极快,一把抓住宁缺的胳膊·有些恼火地教训说道:桑桑今夜如此辛苦,你还指望她能扶得动你?求我一声会死?

  宁缺说道:你不要表现的太紧张我,夏侯怎么说都是道门客卿,这要传回西陵或是知守观,将来对你总是不好。

  我又没有想过要做一个胖道士。

  陈皮皮极不耐烦地说道,然后抓着他的胳膊用力一提·把他背到了自己的身上,向湖岸方向走去,唐小棠扶着桑桑跟在后面。

  安静的雪湖上,不时响起咯吱咯吱的压雪之声。

  晨光渐至。

  今夜不知有多少人围湖而观,人们看着雪湖上的那两道脚印,看着脚印前方的人,看着被陈皮皮背着的宁缺和被扶着的不起眼的小侍女·心情异常复杂,总觉得自己看到的并非真实。

  洞玄上境的宁缺在小侍女的帮助下,杀死了武道巅峰强者、霸道不可一世的夏侯大将军,在很多人看来这是不可能发生的事情,哪怕宁缺是夫子的弟子·这种事情依然不可能发生,因为······这是一场公正的正面战斗。

  高境界的修行者死在低境界的对手手中·不常见但也不算稀有,因为战斗向来无常理,暗杀下药陷井之类的手段,有时候会起到决定性的作用,洞玄境的修行者死在普通人刺客手中的事例也不是一件两件,但这种情况极少会发生在正面的战斗中,因为那是绝对的实力的比拼。

  尤其是对于晋入知命境的大修行者而言,下境的修行者,想要在公平的正面战斗中击败他,是不可能发生的事情。

  知天命乃是修行的一道大门槛,越过这道门槛,便离红尘骤远。

  在修行界的记裁里,除了强大的军队可以用无尽铁骑配合地势及精妙的战术,可以堆死知命境的大强者,从来没有出现过越境挑战知命强者成功的事情,传闻中轲浩然曾经做到过,但是那场战斗没有任何观众,人们只知道那名知命境的强者死了,还是洞玄境的轲先生骑着小黑驴悠悠地继续前行。

  这也就意味着,宁缺和夏侯的凛冬之湖一战,是无数年来第一次有观众、能够被证明的知命层级越境杀,这必将被记载入西陵教典。

  在这场战斗里,宁缺做了很多准备甚至可以说是陷井,但他本来便是符师,所以没有任何人对他的战斗方式有疑问,观战的人们只是震撼于,这名书院最小的弟子在战斗中所施展出来的那些手段。

  无论是那场符的风暴,还是元十三箭与神秘的莲田雷鸣,宁缺所施展出来的手段发挥了外人无法理解的效果,显得那般强大,虽然他的境界还在洞玄境,但这些手段却实实在在有了知命境的威力。

  最后桑桑在崖畔大放光明,更是令所有人都沉默不语。

  今夜长安城里很多观战者要比宁缺强大,但他们依然受到了极强烈地震撼,尤其是站在西岸木桥上的叶红鱼,她所受到的震撼最大。

  当今世间,道佛魔三宗以及书院里,她向来是年轻一代里的最强者,无论是隆庆皇子或是观海僧,哪怕是唐小棠,都不可能掠去她一丝风采。然而今夜看到宁缺和桑桑的表现,她忽然有了一些别的想法,于是她闭着眼睛沉默思考,睫毛在夜风里微颤,似乎通过这场战斗悟明了一些道理。

  积雪的城墙上,叶苏看着远处雁鸣湖的方向,沉默了很长时间后说道:书院果然很强,这个家伙也很强。

  观战一夜·看着湖上雷霆大动,风雪飘舞·铁箭铁莲铁枪铁刀伴着气息撞击不断,叶苏对宁缺的看法在不停地做着调整改变。

  最开始时,宁缺在他眼中就是个普通人,后来变成不错,最后变成非常不错,然而当宁缺最终真的成功杀死夏侯后,他才发现原来自己的看法依然不够准确·他甚至不想再隐瞒自己对那个家伙的佩服和欣赏。

  如今的宁缺当然不可能是他这个知守观传人的对手·只不过如此年轻,便在这等不可能的情况下强杀夏侯,如果再在书院学习数年,再受夫子几番教诲,谁能断定宁缺将来究竟会攀到怎样的一个高度?

  难道世间会真的再出现一位轲先生?

  夏侯的死对叶苏的心情没有造成任何影响·就算书院再出一位轲浩然,对他而言也只是多了位值得敬佩的对手,反而会让他感到欣慰,最重要的是,他不认为宁缺会变成第二个轲先生。

  他转身看着大师兄,说道:到现在·你还不能确定?

  大师兄问道:西陵神殿当年便说过那是妄断,你为何坚持这等说法。

  我说过,我相信光明神座可能是错断,但绝对不会妄断。当年老师或许是判断出林光远之子不可能是冥王之子,才会认为光明神座犯了大错,神殿才会向唐国认错,可如果光明的推论是对的·冥王之子觉醒时确实是在将军府里,那么不是林光远之子,会是谁?

  叶苏看着他面无表情说道:你很清楚会是谁。

  大师兄说道:没有证据,便没有道理。

  叶苏说道:所有的人都死了,宁缺还活着·这便是证据。

  大师兄没有说话。

  叶苏的这句话很简单,似乎没有道理·但却无法反驳。

  在任何情况下都能活下来,在看着必然要死的情况下都能活下来,如果不是有昊天庇佑的神子,那么便只能是故事的男主角。

  那道黑线降临人间十五年,这个故事已经开始了十五年,在任何人都不知道的情况下演变,这个故事里的男主角便是冥王之子。

  叶苏认为,宁缺便是冥王之子。

  东方远处隐隐有晨光出现,城墙上一片安静。

  不知道过了多久,大师兄说道:老师曾经说过,对于天穹之上的存在,如果我们无法确信其是否存在,那么我们应该保持精神上的敬畏或警惕,但在现世的生活里却不做任何理会,这才是相处之道。

  然后他看着叶苏说道:我不能确定宁缺是不是冥王之子,我相信他不是,但我很确定他是我书院的小师弟。

  叶苏静静思忖着夫子的那段话。

  片刻后他望着雁鸣湖畔的冬林,淡然说道:没有证据,没有天谕,即便道门有所疑虑,也不会对宁缺做什么,这番话,我想那个哑巴更需要听到,不过我很怀疑,已经不能说话的他,能不能听到这些。

  哑巴不是真的哑巴,自然不会真的是个聋子,所谓能不能听到,说的便是想不想听到,愿不愿意相信书院的话。

  大师兄看着那片冬林,想着那位以坚毅著称的佛宗行走,眉宇间现出淡淡的忧色,那位佛宗行走明显也是因为冥王之子的传言来到长安,既然敢露了行藏,自然不惮于承受书院的压力也要对宁缺不利。

  对那名哑巴僧人,他确实没有什么太好的办法,因为正如他经常重复却没有人相信的那样——大师兄真的不擅长打架。

  叶苏看着那片幽静的夜林,总觉得哪里有些不对,因为在先前的战斗中,那个哑巴僧人始终没有出手,他总觉得那片林子里还有人。

  然而这个世界上,有谁能够避开他和书院大先生的目光?

  便在这时,湖畔那片冬林骤然起了一阵狂风,随风而起的是一大片令人闻之欲泪的凄切蝉声,然而那些蝉声却又显得那般愉悦。

  听着蝉声,叶苏脸色骤然间变得极为苍白。

  不是恐惧,而是凝重,是遇着此生最强大敌人的动容。

  只听得一声极清亮的啸声。

  他身后背着的那把木剑也随之尖啸,倏然出鞘!

  剑若一道光线,飞离城墙,刺破黎明前的最后那抹夜色,向着那片冬林刺去。

  紧接着,叶苏从城墙上跳下,晨风中素衫衣袂微振,随剑而去,身法神妙难以形容,宛若风中一片薄雪,竟似比飞剑的速度也不稍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