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科幻灵异 > 将夜 > 第二百八十四章 铁花铁箭相见欢
  铁-箭在夏侯手中,澳门赌博网站:向着他的胸膛继续前行,便要刺进他的身体。

  夏侯的眼睛骤然明亮,宛如若星辰。

  只听得一声轰鸣,铁箭与他手掌摩擦所带起的火花瞬间敛灭,湖堤之上狂风大作,寒柳尽碎,混入雪中一道狂舞。

  伴着恐怖的冲击力,夏侯的身体向后倒掠而去。

  他的双足像铁柱一般踩在堤岸里,竟是硬生生犁出了两道极深的沟壑,如果不是雁鸣湖水已然结冰,湖水便会随之倒灌而入。

  铁箭的箭簇刺破了他体表的天地元气层,刺破了衣衫,刺破了肌肤,留下一道并不深的伤口,一滴鲜血缓缓渗出。

  夏侯抬起头来,望向雁鸣湖南岸,黝黑如铁的脸庞泛过一丝苍白,然后他开始咳嗽,有血水从唇角溢出。

  雪夜冰湖上方,有一条空虚通道,里面没有雪,直至此时,雪才重新落入,然后被箭道的余韵绞成碎絮。

  这便是箭道。

  箭道的另一头在雁鸣湖南岸的山崖上。

  夏侯终于确定了宁缺的方位。

  他面无表情看着那边,一道强悍的气息释出体内,雪与尘狂舞而起,在摇晃不安的寒柳间形成一个圆。

  紧接着,他双脚所站立的地面骤然下陷,形成一个丈许的完美圆形,借着恐怖的反震力,他的身体消失在湖堤上,只剩下余风缭缭。

  雪落下几片。

  夏侯离开了湖堤,向着湖的南岸开始奔跑。

  他的的脚重重地踩在湖面上。

  雁鸣湖冰冻的极为结实·即便承载着他的身体和高速所带来的冲击力·依然没有破碎,只是每当他脚步踏下时,会出现几道不起眼的裂

  坚硬的湖冰下方是水,感受到冰面上如山般的重量,开始震荡不安,发出沉闷而诡异的响声。

  就如同鼓槌重重地敲打着战鼓,发出咚咚的沉闷响声。

  这片冬湖便是他的战鼓。

  他击打战鼓的频率并不高·但每一记落下却是那般的有力。

  夏侯奔跑的节奏并不快·但每一步都仿佛都跨过一道山河。

  不过刹那时间,的身影已经出现在冰封的雁鸣湖面上。

  如果有人能够无视黑夜的遮蔽,或许能够看到雪湖上那道残影。

  一位武道巅峰强者,拥有绝对的力量,当他把力量转化为速度的时候·很难用语言或者对比来形容那种可怕的程度。

  雪湖上的夜风肯定没有这种速度快,落雪更没有这种速度快,即便宁缺射出的符箭速度更快,却没有办法射中如此快的目标。

  在战场上,这是很简单的道理。

  夏侯和宁缺都曾身经百战,他们很清楚这个道理。

  自从知道宁缺对自己的敌意之后·夏侯一直在警惕等待传说中的元十三箭,他思考了很长时间,最终得出了一个结论,只要自己奔跑起来,那么元十三箭便对自己没有任何威胁。

  坚硬的军靴,踩裂湖冰,来到雪湖上。

  那处有枯荷被冻凝在水中·早已死亡,积着雪,看上去是那般的凄惨。

  就在夏侯踩倒一枝枯荷的时候,旁边几株枯荷颤抖了一下,仿佛重新获得了某种生机·然后便是轰的一声巨响。

  冬湖冰面迸裂,枯荷尽伏·火光大作,气浪狂卷。

  夏侯如山般的身体,竟被震的高高飞起。

  火光气浪之中是无数道凄厉的尖啸,嗤嗤作响。

  那些没有被爆炸气浪震伏的枯荷,如同被锋利的刀芒切过,纷纷断裂,变成了无·数道极碎的屑片。

  夏侯重重落到雪湖之上,溅起一蓬雪花。

  他的双膝微弯,军靴已破,但身体竟是强悍地保持碰上平衡,没有摔倒。

  随着他一道落地的,还有无数片极锋利坚硬的铁片。

  那些高速溅射的铁片,溜溜尖啸着,斩碎枯荷,然后像雨般落在冰面上。

  锋利的铁片附着在他的身上。

  他身体表面的天地元气,在最危险的那刹那,挡住了绝大部分爆炸的威力和锋利铁片的切割,但依然有十几片锋铁,楔进了他的身

  夏侯坚硬的肌肤上出现了很多道伤口,鲜血开始流淌。

  便在这时。

  第二枝铁箭到了。

  突兀而毫无征兆。

  夏侯看着,冬湖上飘着的雪畏怯的躲避,真气灌入右臂,面无表情一挥。

  这看似简单的一挥,却是令雪湖上夜风大作,冰砾狂滚。

  擦的一声锐响。

  他的右臂上出现了一道清晰的血口。

  铁箭受震,擦着他的身体没入雪湖。

  轰的一声,极坚硬的湖冰上,出现了一道黑幽幽的洞口。

  夏侯霍然抬头,目若幽芒盯着南岸的方向,然后再次开始奔跑。

  他确认自己还是低估了宁缺的手段。

  但他已经不能再退,必须要拉近与宁缺之间的距离。

  所以无论这片凛冬之湖里藏着多少手段,凋蔽的雪中莲田里隐藏着多少先前那种爆炸,他都必须要冲过去。

  他继续向莲田里奔跑。

  于是第二场爆炸再次发生。

  元十三箭可以无视距离,却不能无视目标的移动速度,宁缺也懂这个道理,更何况夏侯一身魔宗功法强悍至极,身体的强度,完全不是隆庆皇子可以相提并论,所以他从来没有指望,单靠元十三箭便射死夏侯。

  好在雁鸣湖里有一片莲田。

  暮春之时,宁缺在把雁鸣湖畔所有宅院都买了下来,把雁鸣湖变成了自家后园的湖,他在湖里种了很多荷花。

  盛夏之时,他与桑桑泛舟湖上,穿行于密植的莲田之间,赏湖赏风赏星辰,摘莲花剥莲子,然后在莲田里扔了很多小铁壶。

  凛冬之时,雁鸣湖冰封,冰面厚实,莲田早凋,荷若鬼面,那些沉在莲田深处淤泥里的小铁壶,却开始苏醒过来。

  随着小铁壶的苏醒,一场又一场的爆炸,接连在雪湖之上响起。

  炽烈的火焰与恐怖的气浪,震的湖面上的积雪纷纷扬扬而起,无数片极锋利坚硬的小铁片,呼啸着在风雪中穿行。

  湖面坚硬的冰层上,出现了很多黑洞。

  呼啸的风雪与铁片间,夏侯已然鲜血淋漓。

  更可怕的是,每当他的身法因为爆炸而稍有停滞之时,南岸山崖上撑着大黑伞的桑桑便会报出他的方位,然后宁缺射箭。

  下一刻,恐怖而寒冷的铁箭便会来到夏侯的身前。

  小铁壶是花,宁缺和桑桑在这片凛冬之湖里种了多少莲,扔了多少壶,今夜湖面上便会开多少朵花。

  铁箭是刺,宁缺箭匣里有十三根元十三箭,那么他便一定会趁着雪湖火花朵朵盛开的时节,尽数射将出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