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科幻灵异 > 将夜 > 第二百八十三章 向来不是一人战
  符意起于湖畔时,叶苏站在城头风雪中,说道:颜瑟师叔`果然识人,谁能想到宁缺入符道不过这些时日,便有了这等手段。

  在他看来,宁缺写的符并不如何强大,甚至其中有些符明显是初入门的手段,在一般人看来徒然引人发笑,然而在不到两年时间内宁缺便写出这么多道符,实在是令他感到震惊。

  最令叶苏感到震惊的,却是宁缺施符的手段——湖畔的符海风暴看似混乱,实际上隐隐里却自有章法,每道符意之间配合堪称完美,若非如此,也不可能造成这般声势,形成这等效果。

  大师兄微笑解释道:小师弟是大书法家,毕生所学最擅长处便在笔墨功夫上,对于如何拆字解字写字,造诣精深。

  叶苏微微皱眉说道:我依然无法理解,他怎么能写出这么多道符来。

  符师最讲究天赋,无论是他这个知守观传人还是剑圣柳白,这一生都难以亲近符道,但这不代表他对符道没有任何了解。

  任何符师都只能使用自己写的符,即便像颜瑟大师这等境界的神符师,可以留下数道神符给弟子使用,但数量也绝对不会太多。

  写符需要消耗符师大量的念力与心血,更需要大量材料,宁制悟符不过两年时间,凭什么能写出这么多道符?

  书院别的什么没有,就是修行方面的材料存了不少,若有缺漏·朝廷也会帮着来准备·至于写符所需的念力······

  大师兄笑了笑,说道:叶苏先生大概有所不知,小师弟念力的雄浑程度,在我书院后山之中,也能排进前列。

  书院后山里诸弟子在世间声名不显,然而叶苏很清楚,那些人必然各有奇才·此时听说宁缺的念力雄浑程度·竟然能在书院后山排进前列,不由微微一怔,有些意外,也有些吃惊。

  便在这时,井字符出现在湖畔宅院的上空。

  叶苏感受着那处传来的平直凛冽符意·眉梢缓缓挑起,沉默看着雁鸣湖方向看了很久,然后眉梢渐展,说道:半道神符终究不是神符。

  大师兄看着夜色中的那片湖,略带遗憾说道:小师弟虽说进步极大,但毕竟入符道时日尚短·未能成为神符师。

  叶苏摇头说道:神符师又如何?除非到了颜瑟师叔的层次,单靠轻飘飘的符纸,便想击败夏侯这等人物,只能是痴心妄想。

  我从来都没有想过,靠符道便能杀死夏侯,师傅当年全盛期大概有这等本事,我可没有·我自然有我的想法。

  宁缺看着再次被夜色吞噬的对岸,说道:都说不能越境挑战,满天下包括书院的师兄们都没有人相信我能战胜夏侯,但我坚持来做,是因为他们都算错了一件事情·我没有想过战胜夏侯,我只是要杀死夏侯。

  如果不战胜敌人·如何能够杀死敌人?

  战斗只是瞬间,杀死一个人却可以是一个很漫长的过程,里面可以有很多场战斗,前面无数场战斗,我可能都无法战胜他,但我能让他流血,那么哪怕到最后我依然无法战胜他,但他的血却却可能流光。

  血流光了,自然便死了。

  今夜我和夏侯拼的不是实力,不是念力也不是境界,而是看谁更快流光身上的血,他是魔宗强者,防御太过可怕,就像只乌龟,我要做的事情,便是不停替这个乌龟放血,然后确保不被他一口咬死。

  宁缺郑重说道:感谢唐,把夏侯身上最外面的那层龟壳已经敲碎,那么接下来我要做的事情就相对简单些。

  桑桑看着他说道:我们会成功。

  宁缺今天话很多,解释了很多。

  如果他身旁不是桑桑,而是别的听众,比如叶红鱼,叶红鱼肯定早已厌烦到了极点,恨不得一脚把他踹进崖下的冰湖里。

  桑桑最开始有些诧异,然后明白了原因。

  面对夏侯,宁缺没有丝毫的信心。

  哪怕他的神情是那样的平静,语气是那样的平和,似乎信心满满,一切尽在掌握之中,哪怕他准备了整整十五年。

  他依然没有信心。

  所以他不停说着自己的准备,说着自己必胜的理由,来让自己相信,自己真的可以越境挑战成功,战胜那个似乎无法战胜的强大敌

  桑桑很担心,很忧虑宁缺的现在的精神状态。

  所以她一直在用比宁缺更肯定的语气,说:我们肯定、一定能胜。

  在整个世界都不相信宁缺的时候,甚至在宁缺自己都快要失去信心的时候,那么只剩下她一个人,能够给他最后的信心。

  因为这不仅仅是宁缺的战斗,而是他们两个人的战斗。

  桑桑把大黑伞搁在了瘦弱的肩头,伸出右手紧紧攥着宁缺的衣裳,攥的很用力,带着薄茧的指头仿佛要陷进他的身体。

  然后她缓缓闭上眼睛,睫毛不眨。夏侯走出了湖畔的庭院,来到了湖堤上,身前便是数重柳。

  狂暴的符纸海洋,对他强大的身躯进行了数千数万次的侵袭,虽然没有能够在他身上留下什么伤,却割散了他的发髻。

  黑中夹着数茎银的头发,披散在他魁悟的身体后方,让他看上去就像是一尊佛经画卷上的魔神,然而破烂的衣衫,被腰带系着残留在腰间的残破盔甲,让这尊魔神看上去是那般的狼狈。

  夏侯面无表情伸手把腰间的盔甲碎片撕掉,像扔垃圾一般扔到柳树下·然后看着雁鸣湖四周的夜色·咳嗽了起来。

  寒冬雪夜,温度低至湖冰坚实如钢铁。

  但却不应该让一位身心皆如钢铁的武道巅峰强者有所感。

  夏侯意外于湖畔庭院里有这么多符,便是风雪都有些承不住,意外于宁缺在符道上的本事,竟比传闻中要强大很多,最令他感到意外的是,宁缺竟然能隔着这么远的距离施符。

  意外使人警惕·他知道自己犯了错·但既然知道了错在何处,便可以纠正,所以他并不为意,依旧沉默看着冬湖的四周。

  雁鸣湖畔尽是白雪莽莽,只是夜太黑·没有星光也没有灯火,于是本应清亮一片的天地,竟是那般的黯淡,雪似也变成了黑的。

  夜色笼罩近处的寒柳与远处的芦苇,无论是冰实了的湖水还是湖周的山丘,都是漆黑一片·即便感知再如何敏锐,肉眼也看不到任何画面。

  夏侯不知道宁缺这时候在哪里,澳门赌博网站:只知道他肯定在雁鸣湖岸边,却不知道是西岸的木桥,东岸的雪林还是南岸的山崖。

  但他确定只要宁缺再动,便会死。

  宁缺站在山崖上,手里握着一把铁弓。

  他举起铁弓·缓缓拉动弓弦。

  弓弦微振嗡鸣,瞬间被风雪掩盖。

  黝黑的铁弓上有些积雪,显得愈发寒冷。

  弦上那根刻着繁复符线的铁箭,瞄向雁鸣湖北岸的夜色。

  夜云遮星,四野漆黑一片。

  不见繁星·不见人影。

  夏侯看不见他,宁缺自然也看不见夏侯。

  此时与去年在荒原雪崖上射隆庆皇子不同。

  那时节·隆庆皇子正处于破境的关键时刻,一身修为境界尽数蓬勃而出,如同燃烧本命一般,在宁缺识海里就像是一朵将要绽放的金色花朵,哪怕隔着十几里的距离,也清楚地不需要瞄准。

  而夏侯身为境界稳定的武道巅峰强者,心意一动便与湖畔的寒柳融为一体,即便宁缺晋入知命,也无法确定对方的方位。

  既然如此,他手中的元十三箭准备射向哪里?

  就在这个时候。

  大黑伞下的桑桑,紧闭着眼睛,把细细的眉尖蹙成了一朵小黑花,说了两个数字。

  六三三三。

  二一七七二。

  两年多前,春天的岷山深处,北山道口一箭南来。

  其时林中烈火燃烧,当那第三名刺客砍向宁缺时,桑桑躲在大黑伞下,紧闭着眼睛,用尽全身力气喊出了两个字。

  两年多后,寒冬的冰湖崖畔,北岸柳下强敌默峙。

  此时崖上风雪飘舞,桑桑再次喊出了两个数字。

  这些数字是只有宁缺和桑桑才懂的座标系,在过去的十五年里,陪伴着他们在岷山里狩猎,在生死前搏命,已是本能,不会出错。

  和两年前几乎同样的画面,同样的场景,只不过今夜桑桑喊出的数字要复杂很多,数字的复杂程度往往代表着精确程度。

  寒冷黝黑的箭簇缓慢移动,在夜雪里寻找着目标。

  然后停止。

  他松开了紧绷的弓弦。

  铁箭离弦而去,消失在弓前的湍流空洞中,消失在风雪之中。

  夏侯坚信,只要宁缺再出手,便必死。

  宁缺出手便是最强大的元十三箭。

  黝黑的铁箭,前一刻消失在山崖前。

  下一刻便突然出现在夏侯的身前。

  箭上的符线微微明亮,上面残着的雪片,都没有被风吹走。

  在这一刻,元十三箭似乎突破了距离和时间的束缚。

  甚至不再被周遭的天地环境所影响。

  寒冷的箭簇,刺破了夏侯贴身的衣衫。

  他体表的天地元气层骤然下陷。

  夏侯有所感。

  伸手在空中一握。

  他只来得及握住箭的中段。

  世上能够握住宁缺的元十三箭的人,大概也只有那么几个。

  铁箭在铁掌中发出刺耳的摩擦声。

  火星四溅,照亮湖畔寒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