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科幻灵异 > 将夜 > 第二百七十章 解惑
  苏对陈皮皮说道:我来长安城,算是一场入世修行,平日里还是不要相见为好,不过你若真想来,澳门赌博网站:来便是。

  陈皮皮问道:师兄,你什么时候回观里?

  叶苏微微蹙眉,不是因为这个问题有什么问题,只是这个问题让他想起了昊天道门十几年来最令人头痛的那个问题。

  他看着陈皮皮,寒声训斥道:那你又什么时候回去?

  陈皮皮羞愧无语,尴尬低声说道:我得问问老师。

  那就去问。

  叶苏面无表情看着他说道:什么时候有答案了,便来告诉我。

  陈皮皮被赶离小道观,叶苏拂袖向观里走去,叶红鱼静静跟在他的身后,虽然才被厉声训斥过一番,但她的脸上依然难以自抑地流露出喜悦和嘲讽的神情,直到走进房间里,她唇角的笑意还未散去。

  叶苏走到窗边坐下,回头望向她,微微皱眉,似有些不悦。

  叶红鱼敛了笑意,倔强而平静地看着自己的兄长,不肯离去。

  出乎她的意料,叶苏没有训斥,反而漠然说道:离开桃山,虽稍失毅韧之气,但也是不错的选择,似乎裁决神座这等被幽阁脏水浸泡至秽臭的蠢物,一步都不能容他,更不能低头。

  叶红鱼静静说道:明白。

  叶苏看着她眉眼间的恬静气息,沉默很长时间后说道:我希望你将来能比我强但需要你自己证明。

  叶红鱼抿了抿嘴唇说道:我会证明给哥哥看。

  叶苏看起来比较满意她的回答,点头说道:皮皮将来要成为道门之主,需要真正有强者之心的来辅佐,我相信你不会令我失望。

  听着这话,叶红鱼的嘴唇抿得更紧了些,低着头不肯应话。

  因为她的沉默,叶苏两道眉毛缓缓挑起仿佛两柄绝情灭性的道剑声音渐寒说道:当年你暗中挑弄,逼师弟离观,不要以为我不知道你的用心。

  叶红鱼仰起头,看着他面无表情说道:道门本来就应该是你的。

  叶苏的声音寒冷似冰:你再说一遍?

  再说一万遍又如何?哥哥你是昊天道门的天下行走,你是必将成圣之人昊天注定道门必然会传承到你的身上。

  叶红鱼倔强说道:而且当年我什么都没有说,什么都没有做,我只是告诉他,只要他还留在道门,那么观主就一定会把道门传给他。

  叶苏厉声喝斥道:当时皮皮还是个孩子!你怎么对他说这种话!

  这是事实,难道是个孩子就不能接受事实?

  叶红鱼说道:我当时也是个孩子我就知道这个事实,我确实不能接受事实,所以我想改变一些什么。陈皮皮他也清楚这是事实,所以他感到愧疚,觉得对不起你,所以他才会永远打不过我,才会在我说出那番话后便逃离了知守观。

  她的声音很平静,叙述也很清晰,虽然谈到的事情,牵涉到昊天道门未来最重要的传承之事,却没有流露出任何怯意。

  叶苏脸上的神情却变得越来奇怪不是愤怒,而是平静到了极点连带着声音也平静到了极点:你有没有想过,他愧疚的原因是什么?

  这声音不是湖水凝成的冰面,而是深井里无人来问的静水。

  师弟愧疚,是因为他善良,他敬我爱我,却发现师父决定把道门传给他,所以他难过,然后才会离开。

  叶苏面无表情看着自己的妹妹说道:你明知道这样说,他会怎样做,你还这样说,那就是你在利用他的善良和对我的敬爱。

  叶红鱼面无表情说道:那又如何?

  不如何。

  叶苏缓缓举起右手,染着雨水与泥点的素白布衫,顺着手臂滑下。

  他一掌向叶红鱼的头顶拍下。

  叶红鱼没有闭眼,倔强地睁着眼睛看着身前的兄长,看着落下的手掌,明亮的眼眸里没有惊恐,只有平静。

  叶苏的心微微柔软了一丝,那抹被他强行在心间抹灭的怜意复生了一线,落掌速度渐缓,最终无力地落在了窗前的书桌上。

  他发出了一声叹息

  叹息声里满是无奈、遗憾和对道门的内疚情绪。

  叶苏的手掌落在书桌上,微微颤抖,看似没有任何力量,实际上却蕴藏着这位道门绝世强者的修为与境界。

  随着这声怅然的叹息响起,桌面上骤然出现了无数道裂口,然后裂缝向着桌腿蔓延,青石地面上也出现了裂缝,接着是墙角,裂痕攀墙而上,明亮的窗纸上也开始出现裂痕,直到最后裂痕来到了梁柱上。

  书桌桌面碎裂成数百块小木块,向地面落去,桌腿裂成更细的木条,向地面倒去,青石地面裂痕渐深,如见黑色深渊,墙皮簌簌剥落,窗纸嘶嘶飘离,梁柱吱呀变形然后从中断开。

  桌垮了。

  地裂了。

  墙倒了。

  梁断了。

  轰然声中,道观这间偏僻的房屋,如同积木般倒塌,溅起满天烟尘,而那些裂痕继续向外蔓延,把道观其余建筑也尽数切割成碎片。

  整个小道观的建筑,依次倒塌于烟尘之中,好在那些令墙倾梁摧的裂痕线条,极为神奇,把坚硬沉重的建筑材料切的极碎,并且依循着冥冥之中某些空间切割规律倾垮,并没有把屋子里的生生砸死。

  雨后的空气本来极为清爽,此时小道观里却是烟尘一片,满地废墟,瘦道人带着两名道童满身灰土,极为狼狈地从废墟里爬了起来,用道袖捂着鼻子不停地咳嗽,看上去极为凄惨。

  叶苏静静站在砖石废木间,身周弥漫着烟尘碎砾,但他的眉眼衣裳依然是那般干净,没有沾惹任何尘埃。

  他愿意时,爬梯揭瓦修檐,可以浑身雨水泥点。

  他不愿意时,便是满天泥雨,也休想沾着他的衣袂一角。

  你毕竟是我的亲妹妹,不要逼我杀你。

  叶苏看着叶红鱼平静说道:如果你还坚持以这种倔强地姿态站在我面前,我真不知道下一刻会发生什么。

  叶红鱼擦掉脸上泪水混着灰尘形成的污垢,看着他恨恨说道:哥,总有一天我会比你强,到那个时候,你就再也没有办法杀死我,我会重新站在你的面前,我还会坚持把应该属于你的东西抢回来。

  说完这句话,她转身离开了小道观。

  叶苏看着她的背影,消失在观门外,沉默不语。

  这到底是发生什么事情了?

  瘦道人痛苦地捶胸顿足,看着身前化为废墟的小道观,想着自己这数十年来的节省与辛苦,想起那些求爷爷告奶奶四处化缘的画面,身体颤抖起来,声音里充满了绝望与悲伤。

  叶苏微微蹙眉,回头看着他说道:我出钱,再给你修一个。

  这是钱的事吗?这是钱的事吗?

  瘦道人悲愤交加,紧紧攥着胸口的道袍,避免因为心痛而死去,声音嘶哑吼叫道:这道观里每块砖头每根木头都是我亲手买回来的,我知道它们原来的位置,可现在呢?现在什么都没有了,我忘了它们应该在哪里,这是钱的事吗?这些都是我的命!那是钱能买回来的吗?

  叶苏看着身前那些被切割成极细碎块的砖头与木块,沉默片刻后说道:你说的对,新买的砖木只能修出新的道观,旧的毁灭了便回不来了,这个世界上从来就没有什么重生,有的只是新生。

  说完这句话,他神情微僵,站在废墟之中,再也没有任何动作。

  叶苏不知道为什么这间已经变成废墟的小道观,能够让自己生出这样一番感慨,会完全无意识说出这样一番话来。

  他只知道,自从当年游历诸国,勘破生死关后,自己的境界已趋圆融,渐而平静如山石的境界,继先前那些微颤之后,竟又有了松动的迹像。

  瘦道人哪里知道他此时的状态,看着他沉默,以为是不想惹麻烦,不由觉得愈发恼怒,擦掉眼泪,便带着道童去废墟希望拣回些有用的东西。

  小道观倒塌的动静不小,街坊们很快便涌了过来,看着废墟惨景,人们低声议论了几句,便回自家宅院拿了工具前来帮忙。

  街坊们自家的宅院有很多被暴雨淋坏,但他们想着瘦道人年老体弱,小道童体瘦乏力,哪里还顾得上管自家的事情。

  先前悲惨不堪的小道观,顿时变成了一个热闹的工地,虽说没有办法把这么短的时间内重新修起一座道观,但响亮的号子声,人们的欢笑劳作声,似乎预示着不久的将来,小道观便会恢复如初。

  瘦道人抹着老泪,四处行揖道谢,脸上满是真诚的笑意。

  时已近暮。

  叶苏醒了过来,他看着眼前那些普通而平凡的百姓忙碌的身影,看着他们脸上的笑容,想着瘦道人说过的那些话,若有所思。

  瘦道人走到他身前,把眼睛一瞪,想要骂他两句,却下意识里有些不敢,又想着道观塌时那句话,不由有些紧张地搓了搓手,问道:你真肯出钱?

  叶苏看着他,认真说道:如果你愿意,我可以为你修一座神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