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科幻灵异 > 将夜 > 第二百六十七章 秋意浓
  站在崖畔,澳门赌博网站:看着流云,宁缺极少见地说着这些很严肃的话,最开始的时候,想着谈话的对象是大师兄,还有些犹豫,接着便越说越顺。

  别人不想我去做什么,唐律禁止我去做什么,道德大势不允许我去做什么,然而这些与我又有什么关系?

  大师兄摇头说道:可是……世间并没有绝对的大自在,任何事物哪怕是精神都自有其边际,若你的自在妨碍到了别人的自在,甚至让整个世界都不在自在,那么谁都不会让你自在。

  宁缺说道:但应该尽可能拥有更多。

  大师兄不解问道:为什么一定要拥有更多?

  宁缺说道:这些东西和银子没有什么区别,都是好东西,既然是好东西,当然是越多越多,我可不相信什么宁缺勿滥的道理。

  大师兄说道:然而那需要绝对的能力,想要拥有整个世界,便需要有与之相匹配的能力,我这一生未曾见过这样的人。

  宁缺说道:师兄说的是,所以这便是我们为什么要修行,为什么要变强。

  大师兄声音微涩,无奈说道:我说的可不是这个意思。

  宁缺笑着说道:虽不能至,心必须向往之。

  大师兄看着他说道:你想拥有绝对的自在,却没有与之相配的能力,所以你今天才会回到书院,想见老师?

  宁缺看着崖畔的流云说道:我自己也不知道如果见到老师会问他什么不过老师既然不想见我,我只好自己去想这些问题。

  大师兄想着先前在长安城小道观前叶苏说的无信者无敬畏,还有当年那道黑线的往事,看着宁缺若有所思的脸颊,忍不住轻轻叹了口气,觉得绝壁间穿行的山风,忽然间变得有些寒冷。

  不同人有不同的自在这些自在一旦互相抵触侵占便会发生纷争,唐律或是西陵教典,便是解决这些纷争的规则。

  他看着宁缺平静说道:书院信奉唐律第一,便是为了避免世界陷入混乱的局面,谁都不能违反便是我也不能,并且身为书院弟子,我会主动维护唐律的尊严,这一点我希望你能清楚地明白。

  宁缺并不意外会听到大师兄的警告,点了点头。

  大师兄看着他,忽然好奇问道:那你接下来准备怎么做?

  宁缺沉默了很长时间然后说道:我也不知道。

  大师兄疑惑问道:那师弟先前对我说那些······

  宁缺转头看着他说道:师兄,我说那些话并不是想争取你的同意甚至是帮助,我只是要说你的想法是错误的。

  大师兄怔怔看了他很长时间,然后感慨说道:小师弟你可以直言师兄之过错,果然比我要强,比君陌也要强。

  绝壁悬崖上,忽然多出一根细长的阴影。

  二师兄不知何时来到了此间踩着地面上将腐的紫藤果,走到崖畔二人身旁,看着宁缺神情凛然说道:师弟所言甚是,人生最重要的意义不是凯旋,而是战斗所以当你想战时,便去战吧。

  宁缺看着他忽然笑了起来说道:二师兄你也错了。

  大师兄和二师兄同时怔住,心想小师弟果然不凡,居然敢于同时指出两位师兄的错误,要知道这些年来,书院后山里根本没有人敢这样。

  宁缺平静说道:人生最重要的意义不是战斗。

  二师兄蹙眉说道:那是什么?

  宁缺说道:是战斗,然后……胜利。

  站在崖畔,看着绝壁石径里渐远的身影,看着被秋风拂起的黑色院服一角,书院后山最强大的大先生和二先生各自沉默,很长时间都没有说话,似乎还在思考先前宁缺那番话和话里隐藏着的态度。

  二师兄感慨说道:所有人都以为小师弟是我书院门中境界最差的人,然而如今看来,他的境界其实比我们都要高。

  这里所说的境界,自然指的不是修行境界,而是指的精神境界。

  夫子从崖洞里走了出来。

  大师兄和二师兄分立两侧,恭敬行礼。

  夫子走到崖畔,看着宁缺走下石径、转入窄峡消失不见,两缕白眉缓缓飘起,微微一笑,似乎对这名最小的弟子很是满意。

  大师兄苦恼问道:老师,仇恨真的无法消除吗?

  夫子说道:爱恨之类浓烈的情绪,是人类与禽兽的区别之所在,是人证明自己所以为人的关键,连这些都能抛离,那和禽兽又有什么分别?世人常言,轻仇之人每多寡恩,便是这个道理。

  痴儿,此情无计可消除,此恨绵绵无绝期,哪里是这般简单便能抹去的?最关键的问题在于,我们为什么要消除?

  夫子的话依然没能让大师兄从这种惘然情绪中摆脱出来,他离开小镇之后,便一直在书院后山生活,周游诸国时也是侍奉在老师身前,偶尔单独行事,也自有任务,细思竟是没有什么真正的红尘阅历。

  大师兄叹息道:然而冤冤相报何时了?

  夫子微微蹙眉,不悦道:早就说过,让你不要看佛家那些无能无趣无味无耻的经书,如今看来果真是看糊涂了。

  大师兄苦笑一声,心里却想着那些佛经读着确实有些意思。

  夫子说道:君陌,给你师兄解释一下冤冤相报何时了,免得让他又钻进故纸堆里,三四年都爬不出来。

  二师兄沉声应是,望向大师兄正色说道:师兄若不想冤冤相报何时了那便应该将仇人尽数杀死,斩草除根,如此一来,世间便只剩下几缕无力复仇的冤魂,仇恨的故事便到此为止。

  这段简单朴素的话,没有让大师兄动容,只是让他苦笑连连心想这等法子怎么听也透着股大反派的味道,哪里应该出自书院?

  二师兄不敢妄自揣测师兄此时的心情,转而望向夫子,平静说道:老师,既然小师弟找不到夏侯触犯唐律的证据那他会怎样做?

  秋风拂着夫子身上的黑色罩衫呼啸作响,他望着远方那座长安城,笑着说道:为师亦是不知,不过宁缺大概会给我们一个惊喜吧。

  两年前,大唐御史张贻琦在红袖招外离奇死亡,当时并没有引起太多人的注意御史夫人的哭闹,被长安府尹上官扬羽镇压下去之后,这案子便结了,直至大唐东边北军大念师林零悄然潜入长安城调查,在那位御史的尸体里找出那根铁钉,这个命案才重新进入某些大人物的眼中。

  其后随着陈子贤、颜肃卿等人的死亡,尤其是谷溪死于土阳城城门郎黄兴和于水主死于雨街之上,大唐军方和很多势力,都把怀疑的目光指向了宁缺,只不过就像多年前陛下无法处治夏侯一样,在没有证据的情况下没有人敢指控这位书院二层楼的学生、夫子的亲传弟子。

  没有证据,不代表就不是事实关于宁缺身世的传闻,已经在长安城上层社会里传开,甚至已经传出国境,很多人坚信,他便是当年那名因为叛国罪名而惨死的宣威将军林光远的儿子。

  所以很多人都在猜测,当夏侯即将解甲归老的当下,这个隐忍多年终于杀回长安城进行血腥复仇的青年,究竟会怎样做。

  清河郡大姓的老供奉来了,藏身御史府里,眯着那双幽深的苍老眼眸,平静而专注地看着长安城里的风向,猜忖着可能发生什么事情。

  大唐军方警惕地注视着雁鸣湖畔的动静,许世将军站在小楼之上,神情漠然看着长安城,只要有任何异动,他将毫不在意书院,而直接派出强大的铁骑,直接将宁缺擒获或者击杀,因为他站在唐律之上。

  皇宫里的人们也在观察着,猜测着。

  就连知守观传人叶苏,都来到了长安城。

  这些大人物们都拥有世间罕见的智慧与谋略,拥有很可怕的情报来源与下属,然而即便是他们,也完全推算不出来宁缺的下一步。

  宁缺虽然境界突飞猛进,已然站在了洞玄境的巅峰,但和武道巅峰境界的夏侯大将军相比,依然弱的不值一提,所以他没有能力暗杀对

  从来没有人能够找到夏侯的罪名以及证据,当那些曾经参与过当年之事的人们,逐一死在宁缺手中之后,他想要替宣威将军府翻案,想要利用唐律把夏侯拉下马来,更是没有任何希望的事情。

  最关键的问题在于,无论皇帝陛下还是书院,都愿意看着夏侯平静归老,就算他们不会阻止宁缺,也绝对不会帮助他。

  江湖之险触不到夏侯的衣角,庙堂之算触不动夏侯冷漠的神情,宁缺没有能力暗杀夏侯,那他能怎么做?

  经过无数次推算,把包括书院朝廷以及西陵诸方的反应都计算在内,长安城里的大人物们最终得出了一个令他们感到心安的结果。

  宁缺什么都不能做。

  至少在这个冬天里。

  如今还是肃杀的深秋,寒冬未至。

  夏侯大将军离朝的日期,便在深冬。

  宁缺在雁鸣湖畔,沉默练功修行,等待着冬天的到来。

  某日黄叶纷落如雨。

  宁缺坐在渐秃的树下,膝上尽是枯叶。

  叶红鱼放下手中的书卷,看着他说道:就算你把自己已经入魔的事情隐藏到最后,变成压箱底的绝招,最终也只能吓夏侯一跳,并不能杀死他。

  宁缺看着她说道:我不知道你在说些什么鬼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