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科幻灵异 > 将夜 > 第二百五十六章 何以越境而战之?
  两年前从渭城往长安城的旅途中,澳门赌博网站:吕清臣老人曾经告诉过宁缺,什么叫做知命境,后来他进入书院,在某个夜晚离开旧书楼时,也曾经让陈皮皮展现过知命的境界,其时繁星覆野,湿地湖水中鱼儿悬停其间,仿佛琥珀中的静物,又仿佛是透明天空里的风筝,画面神奇异常。

  不再像洞玄境那般只在表面明白天地元气流动的规律,而是从本质上掌握了天地元气的运行规律,能领悟世界的本原,清晰捕捉到昊天与自然万物间的联系,如此才能称为上知天命,真正的得道。

  叶红鱼说道:晋入知命境,便进入大修行者的行列。连天命都能知晓,自然能感知天地元气最细微的变化,那么在战斗当中,无论敌人施展怎样的手段都无法超越他们的经验和感知,这便是知命境真正的可怕之处。

  宁缺看着湖水里的柳枝倒影,思考了很长时间,然后问道:但你现在只是洞玄下境,为什么我还和你战的如此吃力?

  我曾经越过那道门槛,晋入过知命境。

  叶红鱼说道:曾经见过,便无法忘却,所以哪怕我的境界不停跌落,但意识却停留在知命境内,你自然不是我的对手。

  湖堤上的柳枝随风轻摇,垂落的枝叶不时轻点湖面,泛起点点涟漪,如同蜻蜓点水一般,将水面上的倒影点成碎片。

  宁缺看着摇晃渐碎的湖光柳影,声音微低问道:如此说来·想要战胜一名知命境的大修行者·必须要自己首先迈过那道门槛?

  修行五境,壁垒森严。

  想要越境挑战,如果没有什么特殊情况,基本上是很难发生的事情,但从感知到不惑,不惑到洞玄,如果拥有天时地利人和·再加上一些帮助·偶尔还是会发生挑战成功的战例。

  叶红鱼说道:比如去年在荒原雪崖上,你一箭射了隆庆,又比如我当年未入洞玄时,也曾经胜过天谕院一位洞玄中境的教习。

  但知命境乃是修行道路上的真实巅峰,已脱尘俗·和下面四境间有难以逾越的沟壑,洞玄境中人,想要越境挑战知命境的大修行者,就如同是螳螂伸出前肢想要拦住道上行过的马车,注定要被碾压至死。

  宁缺看着湖面上追逐柳影的那些水爬虫,平静问道:我只想知道有没有成功的案例?只要有一个就好。

  如果你要把我和陈皮皮之间的战争看成真实的战例·那么我可以告诉你,我随时可以越境战胜他,但你应该清楚,这是特殊的例子。

  除此之外呢?

  西陵教典里从来没有洞玄境越境挑战知命境成功的战例。

  宁缺脸上的神情显得有些失落。

  叶红鱼看着他的神情,微显犹豫说道:不过在教典记载之外,听神殿里老人们说过,轲先生当年修为未大成之前·曾经半途离开过书院一次,也就是在那次旅途中,还是洞玄境的他曾经战胜过一位知命境的强者。

  听着这段并没有真实佐证的往事,宁缺的眼睛忽然亮了起来。

  他很清楚,无论是在修行天赋还是别的任何方面·自己和小师叔之间都有无限的差距,但至少以前曾经发生过这种事情·那么越境挑战成功的概念再如何小,也不至于像先前所以为的冰冷的零那般令人绝望。

  他转身望着柳荫下的少女,问道:武道巅峰强者和魔宗那些高手……应该怎么计算他们的境界?

  武道巅峰本来就是起始于魔宗的概念。

  叶红鱼说道:这种境界和知命境差相仿佛,只不过走的是两条截然不同的道路,知命境说的是对天地的领悟与掌握,魔宗强者一味追求极致的力量,在体内另铸一方天地,根本不与身外的自然交流,妄图替代昊天行事,这种修行理念虽说邪恶狂妄到了极点,但必须承认也强大到了极点。

  宁缺看着少女渐现凛然神情的眉眼,忽然问道:道魔不两立,我所见过的昊天道门弟子,无论你还是陈皮皮,当初一朝提起魔宗,便是恨到了极处,如今陈皮皮开始和魔宗的小姑娘谈恋爱,可我还是不能理解,神殿应该很清楚夏侯是魔宗余孽,为什么会允许他活着,而且活的如此风光?

  叶红鱼静静看着他,仿佛明白了他为什么会问这样一个问题,也明白了他语气里毫不掩饰的寒冷和嘲讽情绪。

  西陵神殿代昊天牧守天下,需要力量,尤其是在唐国依然存在的情况下,神殿更加需要力量,而夏侯则是这数十年间,世间最强大的力量之一。

  叶红鱼平静说道:夏侯是一把可以开山斩海的大刀,无论神殿还是唐国,都想把这柄刀握在自己的手中,两方争夺数十年,才形成现在这等复杂的局面,尤其是对于神殿而言,夏侯这把刀非常好用,而且是锲在唐国甚至是军方最高层的一把刀,他们哪里舍得放手?

  炽烈的日光洒向长安城,风自湖南岸的雁鸣山间来,带着燥意,即便被湖水轻漾,柳荫降温,也依然让人觉得有些闷热。

  湖堤柳岸间一片安静。

  不知道过了多长时间。

  宁缺看着叶红鱼正色说道:我现在需要力量。

  叶红鱼沉默。

  宁缺看着她的眼睛继续说道:你现在需要时间,实际上也是需要力量。

  叶红鱼说道:我不否认这点。

  宁缺说道:你能不能帮助我?

  叶红鱼看着他,说道:你拿什么来换?这次自然不能是房租。

  宁缺问道:你要什么?

  叶红鱼说道:浩然剑。

  一个是西陵神殿了不起的道痴·一个是长安书院夫子的新学生·无论是立场理念还是过往,都注定了叶红鱼和宁缺不可能成为真正的朋友,哪怕一同修行,互相参详,心里想着的都是一朝为敌又该如何。

  在这种情况下,按道理两个人根本不可能去思考会从对方手中获得什么真正的好处,然而当宁缺问时·叶红鱼的回答是如此的快速·如此的简洁,仿佛她在心里已经思考了无数个日夜。

  很有趣的是,宁缺似乎对此时的场景也做了很长时间的心理准备,当他听到叶红鱼的要求后,没有丝毫意外的神情·问道:你出什么筹码?

  叶红鱼说道:我的筹码你那天已经看到过。

  宁缺皱眉思考了很长时间,说道:那筹码你有完全的自主权?

  叶红鱼说道:既然他给了我,便是我的。

  宁缺看着她说道:很遗憾,我的筹码是书院的,我没有完全的自主权,这件事情我需要回书院去问一下老师的意见。

  叶红鱼说道:请便·我想不用我提醒你这件事情需要保密。

  宁缺点点头,离开雁鸣湖。

  书院后山那间草庐四面迎风,好在山中植物茂密,又有云门阵法相掩,元气充沛而不知寒暑,庐内的风并不像雁鸣湖畔的风那般燥热。

  夫子坐在蒲团上,左手拿着一卷书·右手执笔正在不停地抄写什

  宁缺盘膝坐在案畔的蒲团上。

  从来到书院后山,走进草庐,被夫子命令在旁等候,他在蒲团上已经枯坐了很长时间,案上那卷史书都已经向前走了两年。

  中间他曾经尝试着开口说话·然而夫子却根本没有什么反应,依然专注抄着书卷·仿佛小徒弟的话只是庐外吹进来的风一般。

  夫子把左手那卷发黄微旧的书卷很随意扔到案上,把笔搁到砚上,揉了揉了手腕,又仲了一个懒腰。

  宁缺用最快的速度站起身来,从水盆中捞起毛巾拧干,递到夫子的手中,然后把案上那杯残茶倒掉,换了一盏热的。

  做事情,不能着急。

  夫子扔掉毛巾,端起微烫的茶杯,轻轻吹着面上的细沫,说道:就像茶一般,太烫了怎么喝得下去?

  宁缺这时候一心想着怎么把叶红鱼胸前那张薄薄纸剑拿到手里,哪里听得进去老师的教诲,有些紧张地搓了搓手,说道:但这盏热茶,再不喝可就要凉了。

  夫子转身看着他,笑着说道:既然如此,你自己去喝那杯茶便是,何必还来问我?整个后山,你向来是最有主意的小家伙。

  这句话里隐着的教诲甚至是警告,宁缺想不听也不行,身体骤然微僵,苦着脸说道:弟子没有茶钱,茶钱是书院和老师的,最关键的问题在于,我虽然有主意,但这么大一件事情,真不敢有主意。

  什么是主意?

  夫子说道:主意就是面对选择时你最终决定的那瞬间的心意,岔路口选哪个方向?换或是不换,你想怎么选?

  宁缺很老实、又或者说很不老实地反问道:怎么选?

  夫子被这句话噎的险些呛着,恼火训斥道:如此简单的事情,居然还要来烦我!你这个白痴!任何选择当然就是要选对自己有好处的!

  (重来一次,最想要的是什么?

  协助父亲管理工厂,成功将自己打造成富二代?

  跟曾经擦肩而过的女孩眉来眼去拉手亲脑门?

  或许,应该是让那些曾经的遗憾,不再成为遗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