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科幻灵异 > 将夜 > 第二百四十六章 熬鹰
  第二百四十六章熬鹰

  千年以前,荒人是大陆北方大草原的主人,所以直到今天,这片大草原依然被叫做荒原,草原上有雄鹰,所以荒人擅养鹰,哪怕被唐国战胜,被迫北迁至极北寒域,荒人依然没有放弃养鹰。

  夏侯是荒人,唐也是荒人,所以他们对养鹰都不陌生。

  看着远处山林畔草甸上衣着破烂肮脏如乞丐的唐,夏侯忽然想起自己小时候熬鹰的经历,想起那只年岁并不大,稚嫩的小鹰在铁架上摇摇欲坠,却始终不肯低下倔强高昂头颅的画面。

  从荒原深处南归,一路千里相杀,他始终都很自信,认为自己是在像熬鹰一般煎熬唐,利用对方的愤怒与仇恨,让对方闭不上眼睛·把所有的精神都消耗在日复一日的枯燥战斗之中。

  夏侯本来以为自己快要成功了,他亲眼看着唐体内的真气渐枯,精神渐疲,坚若金石的身躯变得普通,可以受伤,开始流血,他以为唐的鲜血会在漫长的旅途中流干,最后后像当年那只幼鹰般倒下。

  然而他没有想到,唐没有倒下,反而是自己感到了前所未的疲惫、虚弱,甚至是身躯最深处的一抹倦意。

  难道说,自己才是被熬的那只鹰?

  夏侯不停地咳嗽,血水不停从堵在唇边的拳边溢出,但他脸上的神情依然冷漠平静,深陷的眼眸幽冷如寒冰。

  老并不可怕。

  无论在草原还是在热海畔的岩壁上,只有老鹰才是真正的鹰。

  他放下拳头取出手巾擦拭掉唇角的血渍面无表情看着远处的唐说道:你的毅力让我有些吃惊,但终究只是吃惊而已,你毕竟不是你的那位老师,在逾过那道门槛之前,你永远无法威胁到我。

  唐低头看着脚下那些被自己血水点燃的长草。

  连续的战斗让他身受重伤,那些看似不起眼的唐军骑兵,在强悍的军事纪律和战术组织下给他带来了很多麻烦随着体内真气渐渐枯竭,看似坚不可摧的身躯,也终于在那些刀箭之下流血。

  魔宗已然凋蔽,他这个魔宗天下行走更像是个孤家寡人,不说与西陵神殿无数道士相比就连与叛徒夏侯相比,也显得那般势单力薄。

  从某种意义上来说,如今世间的魔宗,就是他。

  他就是魔宗。

  他是魔宗最后的精神和骄傲,所以他不能倒下。

  所以哪怕身受重伤,看不到任何希望他依然沉默地与和夏侯以及数千名大唐骑兵战斗到了此时此刻,战斗到了土阳城下。

  唐抬起头来,看着无数骑.兵拱卫中的夏侯,说道:看看你似乎强大实际上却像朽木般的身躯,问问你看似强大实际上像泥块般的心,如果我真的威胁不到你,你又怎么会这时候转过身来与我说这些话?

  夏侯沉默了很长时间然后说道:你不可能跟着我回长安,中原是昊天神辉笼罩的人间,天都不能容你,你又能如何?

  作为魔宗最后也是最强大的余孽,唐可以在荒原上自在生活可以与叶苏隔峰对峙相望,但他很清楚如果自己真的去了中原,那么必然会面临西陵神殿强者们无休止的追杀,终究是死路一条。

  我确实不能进中原。

  唐看着不远处的土阳城,说道:我便连那座城都不敢进,但我已经伤到了你,我让你变得虚弱紧张,那么我知道你注定会死去。

  夏侯说道:何必说这些没有意义的话。

  没有意义的事情我不会做,没有意义的话我也不会说。世间绝对不止我一个人想要杀死你,当你离开军营回到长安城后,或者当你归老之后,那些蒸屉里的冤魂,枉死路上的小鬼,都会来到你的背后,索要你的性命。那些冤魂会感激我追杀了你一路,我也会感激那些冤魂把你追杀到死。

  唐最后向着夏侯点头致意,说道:祝你归老愉快,死的精彩。

  说完这句话,他转身离开草甸,消失在山林之中。

  夏侯沉默看着人迹已无的草甸,看着被夏风轻轻拂动的山林,没有再说什么,轻提马缰,向土阳城里驶去。

  荒原上吹来的风拂动山林,拂动深草,拂动土阳城头的军旗,拂动着他头盔边缘露出的发,那些花白的头发。

  自古名将如美人,不许人间见白头,然而他的头已然白了。

  雁鸣湖畔新葺的宅院,迎来了第一批客人。

  公主殿下李渔和她的继子,还有司徒依兰。

  对司徒依兰的到来,宁缺非常欢迎,他对身世可怜的小蛮王子,也没有什么意见,但对于大唐公主殿下的到访,不免觉得有些麻烦。

  他与李渔之间的关系不错,但他很清楚她一定会给自己带来麻烦。

  果不其然,当安静的书房里只剩下他和李渔时,麻烦便来了。

  书房雕花窗外,是数株古树,林荫遮蔽着夏日,清风怡人,便是树林里那些蝉鸣,也并不令人觉得厌烦。

  李渔端着碗凉茶,看着窗外隐隐可见的湖景,微笑说道:蝉噪林愈静,这片宅院果然不错,难怪你这种吝啬鬼也肯花这么多银子。

  宁缺叹了口气,心想果然便是要从这里开始说话?

  他走到李渔身侧,说道:多谢殿下送来的这些大树。

  雁鸣湖畔宅院里的古树,全部来自李渔的皇室封地,这些树木的价值不菲,光是运送出山再入长安城的费用便是个极可怕的数字,最关键的是有好些珍稀古树即便是有钱都无法买到。

  宁缺现在确实是个极有身份地位的人,但李渔乃是堂堂大唐公主殿下,哪里需要小意讨好他,这等重礼自然是要求回报的。

  终究是些山野之物,也不值多少钱。

  李渔走到书房陈列架旁,看着架上那些摆设古董,神情微微变化轻笑说道:这方笔洗小时候我便向父皇讨过他却说送给了她,所以不好要回来,没有想到如今却能在你的书房里看见。

  宁缺看着那方石制若墨玉的笔洗,说道:你若喜欢,便拿去

  李渔微嘲说道:她给你的东西我凭什么要。

  长安城里敢直呼皇后娘娘为她的,便只有李渔姐弟二人。

  当然,这也只可能是私下里的称谓。

  很明显,李渔并不在意让宁缺看到自己对皇后的真实态度。

  宁缺没有接话。

  李渔看着他微笑说道:听说你最近时常进宫,想必与她很熟了?

  宁缺说道:确实比以往熟了不少。

  李渔问道:你觉得她是一个怎样的人?

  宁缺很直接回答道:我不知道。

  李渔静思片刻后,自嘲一笑说道:我与她做对了这么些年却一直都还看不清楚她究竟在想些什么,何况是你。

  宁缺摇头说道:何必想那么多。

  李渔饮了口杯中的凉茶,秀眉微蹙,然而展颜一笑,说道:很好喝,这是桑桑做的桑椹茶?听她说过好几次,却还是第一次喝到。

  听着殿下说起家长里短事宁缺顿时觉得放松了不少,准备好生讲解一下桑椹茶的做法,并且重点说明这是自己的发明。

  然而他没有料到,李渔的下一句话来的极快。

  气氛急转而下,或者上。

  我的想法很简单你知道。

  李渔平静而坚持地看着宁缺的眼睛。

  宁缺没有躲避她的目光,说道:我也告诉过你我的想法。

  李渔说道:我知道你现在和帝**方之间有些问题。

  宁缺说道:我承认但问题总是能解决的,而且我不需要在乎他们。

  我不认为在你杀死黄兴和于水主后,和夏侯还能言谈甚欢,还能让军方那些德高望重的老将军认为你善良无害。

  李渔说道:这些问题是无法解决的,或许你真的不需要在乎他们,但如果你想要继续做些什么,就不得不在乎。

  宁缺说道:殿下说的这些事情,我自然不会承认,至于我和夏侯将军之间的这点小磨擦,相信不会持续太长时间。

  所有人都知道夏侯是皇后娘娘的人。

  李渔说道:皇后娘娘如今不停笼络你,自然也是不想夏侯与书院之间的争执继续扩大,但你甘心吗?

  宁缺心想我还知道皇后娘娘是夏侯的亲妹妹。

  大师兄早已经做过交待,他当然不会当着李渔的面挑明这个大秘密。

  李渔说道:如果你和夏侯之间的仇怨只是荒原上的那些冲突,既然大先生已经定了基调,我希望你还是甘心为好。

  宁缺微微皱眉,有些不解为什么她会选择和皇后一个立场。

  李渔低声说道:军中只有一些年轻的将领愿意效忠于我,华山岳领的是河北郡厢兵,军功积攒太过艰难,以他如今的资历根本没有办法去东北边军接替夏侯的位置,不过夏侯既然肯卸甲归老,对于我来说总是件好事,所以我不希望有别的事情干扰到这个过程。

  这个解释很**,所以很诚恳,便是宁缺也不由微微一怔。

  片刻后他叹息说道:这种事情真没劲。

  李渔微嘲说道:不愧是夫子的学生,居然连大唐帝国的皇位都觉得没劲。

  宁缺说道:我以前就对你说过,不要太过看重我这个书院入世之人的态度,我上面有老师,有师兄师姐,宫里有皇帝陛下,观里有国师,寺里有黄杨,军里有许世那些老将军,澳门赌博网站:那把龙椅是传给你弟弟,还是传给皇后娘娘生的那位皇子,终究是这些人的意见。

  李渔静静看着他,忽然开口说道:但你想过没有,无论是父皇还是夫子,还是军中的那些老将军,他们总有离开的那一天?

  书院为什么一定要你入世?父皇为什么对你如此器重?许世为什么对你如此警惕?其实都是基于相同的一个原因。

  没有人能够抵抗昊天的命轮,时间的流逝,大唐终究将失去他们,有些人担心你变成没有猎人压制的恶鹰,祸害他们逝去之后的世界。而夫子和父皇则是沉默不语,护着你煎熬你打磨你,想让你从一只雏鹰变成一只雄鹰,守护没有他们的那个大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