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科幻灵异 > 将夜 > 第二百四十五章 举伞
  桑桑是个小侍女。

  桑桑不是普通的小侍女。

  她记忆力惊人,澳门赌博网站:从开始识数起,便能轻而易举记住见过的所有数字,这一点,可以由渭城的军民们集体作证。

  她很聪慧,这一点可以由颓然走出老笔斋数次的陈皮皮作证,陈皮皮可是被昊天道门及长安书院共同认证的天才。

  桑桑之所以经常显得有些笨拙甚至是愚钝木讷,并不是她的脑子真的不好使,用宁缺的话来说,她只不过是有些懒,懒得去想很多事情。

  宁缺比这个世界上的任何人都知道桑桑身上的特殊之处,比如她的聪慧,她那与众不同的能力,只不过过去的十几年间,他根本没有去思考更没有去触碰桑桑身上的这些与众不同的地方。

  这是他本能里的选择。

  因为他想不明白,自己在河北郡荒田道畔尸堆里拣了一个小女婴,而小女婴身上却似乎藏着某些秘密,他有些隐隐恐惧。

  直到光明大神官逃离西陵,来到长安城,收了桑桑为徒,桑桑成了西陵神殿下一任光明大神官的不二人选,宁缺才明白,原来这就是命运烙印在桑桑身上的痕迹,这就是当年那个小女婴的机缘。

  命运和秘密已经出现在眼前,那么便不再恐惧,只能承认并且接受,这半年里,宁缺不再躲避,而是开始培养训练或者说发掘桑桑在修行方面的潜质。

  今日雁鸣湖畔雷雨磅礴。

  桑桑站在峰顶崖畔,握着大黑伞·说自己感觉到了一切。

  两年前·从渭城来到长安城的旅途中,吕清臣老人曾经告诉过宁缺,修行者初悟之时,能够感觉到的天地元气范围,代表那名修行者的资质,甚至可以预兆出将来他究竟能走到修行道的那一步。

  有的修行者能够感觉到一片池塘,有的修行者能够感觉到一片湖泊·强大如剑圣柳白悟道之时·感觉到的是一片大河。

  宁缺感觉到的是一片温暖的海洋,只不过这一点,他始终没有对任何人说过,因为连他自己都不相信自己的修行潜质会比剑圣柳白更强,事实上·后来修行途中的种种故事都证明他的感觉似乎有些偏差。

  桑桑此时说感应到了一切,并不代表她比柳白更加强大,而是代表着别的意思,只有宁缺和她两个人才懂的意思。

  你这时候试?

  桑桑把大黑伞递给他。

  宁缺接过大黑伞,手掌与伞柄间尽是雨水。

  念力缓缓释出识海,经由手掌渡入大黑伞的伞柄·再悄无声息覆上大黑伞满是油污的伞面,穿过磅礴的暴雨,向着崖下的雁鸣湖弥漫而

  宁缺也感觉到了很多。

  他感觉到了这面被暴雨击打的跳跃不安如沸水般的湖,他感觉到了莲田里啪啪作响不安如鼓面的荷叶,他感觉到了荷叶下惊恐万分的青蛙,他感觉到了湖水深处那些像石头般的小铁罐。

  宁缺抬头望天,黑伞后倾·暴雨顿时打湿了他的身体。

  天空中乌云翻滚挤压,黑云之后还是黑云,无数雨水从层层黑云中倾泻而下,看上去就像无数条苍老的黑蛇在疯狂的厮咬,。

  忽然间·一道极粗极直的闪电毫无征兆,在长安城上空自西北方横穿整个天空·瞬间撕裂了卷动不安的雨云。

  雷声稍后即至,在雁鸣湖上空炸响。

  轰!

  不知道是雷电的威力,还是发生了别的事情,雁鸣湖水骤然波动起来,水花四处溅散,莲枝剧烈摇晃,似乎随时会折断。

  宁缺低头望向湖面那处涌动如喷泉的水面,看着那处渐向湖岸散去的浪花与残枝碎花,忽然说道:可以。

  桑桑擦了擦脸上的雨水,没有说话。

  那道恐怖的闪电过后,天穹似乎正式开始发怒,一道一道闪电接踵而至,把原本被黑云压至漆黑一片的长安城,照耀的不时苍白,沉闷的雷声丝毫没有停歇之意,连绵炸响,不给城中的人们丝毫喘息之机。

  狂暴雷声之中,宁缺撑着黑伞,望着雁鸣湖北岸,说着些什么,只不过因为雷声太响,暴雨太狂,只有他自己能够听见。

  他指着北岸的院落,说道:从院中开始。

  他指向摇撼不安的湖面,说道:在湖里继续。

  然后他望向桑桑,又望向脚下的雁鸣山峰,说道:在这里结束。

  桑桑从他手中接过大黑伞,说道:不能让他上山。

  宁缺沉默片刻后说道:我尽量争取,如果在湖里依然没有办法杀死他,不让他上山,那么我下山。

  桑桑说道:你下山了我怎么办?

  宁缺说道:你在山上看着我。

  桑桑说道:我可以帮你。

  你一定可以帮我,但那是在我下山之前,而且我相信,那天肯定会有很多人来看,比如二师兄,所以你是安全的。

  宁缺说完这句话,抬步向山下走去。

  盛夏的暴雨,来的粗暴突兀,去的也是干净利落,没有丝毫依依不舍,当宁缺和桑桑走到山脚湖畔时,雨便停了。

  雨歇,回舟。

  宁缺单手拎起小船,倾掉船舱中积着的雨水。

  小船重新漫游在复得平静的雁鸣湖上。

  一场暴雨过后,湖面的空气变的极为干净清新,盛夏的暑气被一扫而空,湖风中弥漫着青枝折断后的微甜味道。

  小船驶入莲田一角。

  此处莲枝断裂,荷花尽碎,湖水浑浊不堪,看着十分凄惨。

  天穹上的雷电,威力再大也不可能造成如此的画面。

  在湖水上无力残破飘浮的荷叶上·隐约可以看到些铁渣的痕迹。

  宁缺看着湖间残破荷枝·笑着说道:留得残荷······听雷声。

  土阳城地处大唐东北边陲,依岷山,近荒原,纵使是盛夏也极为凉爽,入夏后雨水渐沛,却极少能够听到雷声。

  雨水渐多,不代表这里能够像南方一样·奢侈地挖湖种荷·土阳城里只有将军府有荷塘,只有很少的人能够见过残荷,自然这座边城里不会有太多人会像诗人文士般对着残荷大发感慨。

  然而当土阳城里的人们,看见城外草甸间那支大唐骑兵残军时,他们不得不震惊感慨·甚至是震惊到无语。

  很多年来,大唐军队基本上就没有吃过什么亏,夏侯大将军统帅的东北边军,更是从来没有打过败仗,为什么城外那支骑兵却是残军?

  其实这只是一个并不美妙的误会。

  土阳城外草甸上的大唐骑兵,并没有在荒原上打败仗·只不过千里跋涉,盔甲染灰,马倦人乏,最关键的是所有人的脸上都写满了麻木的神情,队伍里弥漫着衰败的气氛,所以才会被误认为是残军。

  能大唐军人们麻木的原因,是不远处山林间那个荒人男子。

  那名男子身上的皮袍早已破碎不堪·血水混着灰尘,涂抹在不知从哪里偷的衣裳上,看上去异常疲惫,甚至随时可能倒下。

  就是这样一个身受重伤的男人,跟着大唐骑兵·从荒原深处,一直来到了土阳城外·始终都没有倒下。

  大唐骑兵们看着远处那个男人,神情很麻木,眼中甚至有些敬畏的情绪。

  过去这些日子,那个男人始终跟着大唐骑兵,时刻准备着冲营刺杀夏侯大将军,他尝试了十七次,失败了十七次,却一直坚持。

  大唐骑兵不是不想杀死那个男人,只不过那个男人用他的强大和毅力,证明了他很难被杀死,尤其是在唐**人不想付出玉石俱焚的代价

  狙杀与反狙杀,暴袭与包围,在这漫长的旅程中,不断地发生,然后沉默地结束,那个男人无法杀死夏侯大将军。

  夏侯和他麾下的无敌骑兵,也无法杀死那个男人。

  次数太多,所有的大唐骑兵,哪怕是那些最骄傲的将军,面对着那个已如乞丐般的强大男人,都有些麻木了。

  马蹄声起,警戒骑兵分开一条道路。

  夏侯驰马而至,看着远处草甸上的唐,脸上没有任何情绪。

  在过去这段日子里,大唐骑兵想尽了一切办法想要诱杀这名魔宗强者,有几次险些成功,却最终还是被对方逃了出去,而唐也有几次机会成功地靠近了夏侯,逼夏侯与他展开了激烈的战斗。

  夏侯不是一个人在战斗,他有无数骑兵作为护卫,所以在这连绵的战斗中,终究还是唐要落在绝对的下风。

  如今的唐已经受了重伤,根本没有魔宗强者的风范,更像是一个可怜的乞丐,然而唐没有死,唐还是坚持要杀他。

  夏侯也受了不轻的伤,他身上那件书院打造的盔甲,在唐手中那把妖异的血色巨刀侵伐之下,终于在前日正式毁坏。

  我的身后便是土阳城。

  夏侯看着远处草甸上的唐,漠然说道:你没有机会了。

  唐说道:我说过你已经老了。

  夏侯说道:我也说过,年老体衰这种话,对你我都没有意义。

  唐说道:问题在于,你的心老了,从你决定告老的那一刻开始,你就真的老了,老就是弱,如果土阳城再远百里,你一定会死在我的手中。

  夏侯沉默,发现对方说的话是对的。

  但我拥有土阳城,我拥有无数效忠于我的铁骑。

  夏侯说道:而你只有一个人。

  唐说道:如果当年你能够懂得战斗终究是一个人的事情,或者你不会犯下这么多错误,不会像现在这般苍老。

  盛夏,草长,鹰飞。

  唐身上有无数道伤口,鲜血还在淌落,落在草上,便开始燃烧。

  夏侯以拳堵唇,开始咳嗽,有血从指间溢出,如岩壁上一只受伤的鹰。

  鹰一般都叫老鹰。

  只是鹰可以老,人却不能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