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科幻灵异 > 将夜 > 第二百四十章 绣花
  溪岸没有被炸塌,澳门赌博网站:溪水里的鱼被炸死了不少,翻着白肚皮,飘浮在浑浊的水面上,六师兄愣愣看着溪水,忽然说道:这个比元十三箭好,只要是符师都能用,只是制造工艺要稍微讲究些,工部那边的匠坊做起来有难度,再有就是符师大多体弱,在战场上很难靠近城墙。

  这些会爆炸的小铁壶用来攻城拔寨,当无往而不利。如果真如你所说,符师数量多些,都像小师弟这般身体强大,我大唐军队必然横扫天下,无所顾忌。

  四师兄喃喃说道,他脸上的苍白渐渐褪去,往日平静的眼眸里还残余着震惊的余波,还有一些别的极复杂的情绪。

  颜瑟大师果然眼光独到,我一直以为小师弟你在符道上的资质虽然优秀,却是不如书痴,联想起去年的符箭,我这才明白,颜瑟大师最看重的,原来是小师弟你脑中这些完全不受成规限制的奇思妙想。

  他忽然对着宁缺深深施了一礼。

  宁缺吓了一跳,赶紧避开。

  四师兄直起身体,看着他的眼睛很认真地说道:世人眼中的符师,虽然强大,但在战斗中却往往束手束脚,今日小师弟你的奇思妙想,让符师从此有了进攻型的武器,我代表世间所有符师向你表示感谢。

  这件事情暂时不要外传,一定要保密。

  四师兄碎碎念道:我要先去请示老师,太危险了·太危险了……

  溪畔死鱼无数·水车残破。

  宁缺走到铁板前,试图抠出深深锲进铁板里的小铁壶碎片,然而他发现以自己的力量竟也无法抠出来,不由微异说道:这不科学·……

  按照他的设计和推算,火符在小铁壶里燃烧,因为铁壶里的空气太少的缘故,就算最后能够成功爆炸·也应该远远不如试验结果这般强大。

  所以他认为这不科学。

  忽然间他想到·先前激发符纸的同时,他向小铁壶里送进去了一段浩然气。

  浩然气本质上就是绝对精纯的天地元气,当符师制出的符并不如何强大时,如果给符纸提供充份的精纯天地元气,便能大幅度提升符的威力。

  这是当初接受烂柯寺观海僧挑战时·他在雁鸣湖畔静坐半日所想到的法子。

  先前他往小铁壶里度入一段浩然气,便等于向小铁壶里灌进了液氧,液氧帮助火符猛烈燃烧,从而让爆炸的威力变得大了很多。

  除了自己之外,别的符师也能够这样做吗?宁缺站在溪畔皱眉苦思,心想如果真要在战场上使用这种手段·那需要符师对天地元气的控制足够强大,换句话说,这种手段对符师的境界要求很高。

  世间符师本来就极少,能够进入洞玄上境的符师更是少之又少,如此看来,想凭借小铁壶改变世间战争的格局,依然还是痴心妄想。

  不过至少可以改变一下战斗的格局。

  小溪畔的巨响·惊动了书院后山里的人们。

  但最先赶到溪畔的不是人,而是那头骄傲的大白鹅。

  大白鹅看着浑浊的溪水,水面飘浮着的死鱼,或许是心疼自己养的宠物被害死,它直起脖颈·冲着对岸的三人嘎嘎叫了起来,显得格外愤怒。

  四师兄和六师兄直接走到宁缺身后·保持沉默。

  宁缺幽怨想道,这便是死师弟不死师兄的意思?

  他可不想和这家伙在溪畔大战一场,这家伙看着便知道战斗力极强,而且就算打赢了又有什么光彩,赶紧安慰道:节哀,节哀……明天我就去买两筐鱼倒进溪里陪你玩,木鱼,你可不要生气,这都是为了科学进步而必须做出的牺牲。

  二师兄养的大白鹅叫木鱼。

  书院后山的师兄弟们都不知道为什么二师兄要给大白鹅取这么一个名字,明明书院里就没有人修佛,据七师姐私下分析,大概是二师兄习惯性用头顶那根棒槌管教大白鹅,就像敲木鱼,所以大白鹅才会叫木鱼。

  七师姐可以随便议论猜测,其余的师兄弟们却不敢去向二师兄求证,要知道那只骄傲的大白鹅,从来没有流露出佛宗圣兽,任人敲头而不反抗,逆来顺受的气质,就比如此时,无论宁缺怎样安慰,它都准备跳过小溪与他战上一场。

  好在这个时候二师兄来了,大白鹅幽怨地摇着屁股离开。

  大师兄也来了,他在溪畔看了半天,神情茫然,看着宁缺缓声问道:老师在午睡,被吵醒,让我过来问下是怎么回事。

  二师兄恭敬说道:老师和师兄游历之时,后山里经常如此这般,都是小师弟入门之后的事情。

  宁缺心想这句话听上去怎么像是在告状?

  四师兄点头说道:今日试验的便是小师弟所设计的小铁壶。

  宁缺把小铁壶的事情,向二位师兄做了一番讲解。

  六师兄从打铁房里取出两个小铁壶,递到两位师兄手中。

  大师兄看着手中雕花的小铁壶,赞赏说道:以空间压迫火势,又火势反冲空间,把爆竹的道理用在符战之中,小师弟的设计果然奇妙-有趣,只是······任何事物燃烧都需要空气,便是火符也不例外,汪洋深处用不得火符,便是这个道理,却不知道小师弟这道火符为何燃的如此猛烈。

  听到这段话,宁缺顿时佩服的五体投地,这才明白为什么大师兄始终是书院之首,这些与燃烧相关的知识对他来说当然很简单,但他没有想到,大师兄竟也了解的如此透彻,并且瞬间想到了其中的问题。

  大师兄或者什么都很慢,但思维很快。

  宁缺私下向大师兄讲述了一番自己的用法,与浩然气相关的那些事由。

  大师兄沉思片刻后,得出与他相同的结论。

  能够使用小铁壶的修行者,想必都能弄出比小铁壶威力更大的手段,那些小铁壶,看来看去,还是最适合现在境界的宁缺自己。

  不过大师兄并没有认为宁缺这是在做无用功,是徒有其表的奇技淫巧,他似乎猜到了宁缺制造小铁壶的用意。

  大师兄没有点明,只是叹息了一声,然后便离开了小溪。

  宁缺站在溪畔沉思片刻,然后也离开。

  草甸间,二师兄的小书童在喂狼喂马喂鹅喂老黄牛,书院后山这些家伙的饮食起居,都是由小家伙在负责。

  以往宁缺喂大黑马吃的黄精之类的珍贵食物,都是从六师兄那里拿的,如今才知道,原来那些都是十一师兄在后山里尝百草品百花时顺带挖的。

  每每想到这点,他便很是羡慕嫉妒这些家伙的伙食待遇。

  和小书童说了几句话,打听了一下二师兄下午的安排,确认二师兄下午不会出现在湖心亭,宁缺陪着满脸幽怨神情的大黑马玩了阵,在草甸上纵情奔驰撒野片刻后,便悄悄去了湖心亭。

  七师姐坐在湖心亭里低头绣花,湖光透过绣架映到她的脸上,显得格外清美。

  宁缺坐到她身旁,笑嘻嘻说道:师姐,二师兄又不在亭子里,何必还要端着模样,装淑雅文静?

  七师姐抬起头来狠狠瞪了他一眼,说道:我什么时候装过?

  宁缺打趣道:先前溪边那么大声响,你就没听见?

  七师姐说道:你以为我像读书人一样,想聋就可以聋?

  那你怎么没去瞧热闹?

  我就不爱瞧热闹。

  瞧瞧,这就是装了。

  你再说一遍?

  我是说以往后山里每次有热阄的时候,师姐总是最早到的那人,真真是热心肠,善良的好师姐。

  七师姐嘲讽说道:也不知道你又弄出了什么稀奇古怪的玩意儿,我可懒得去看,守着我这亭子要紧。

  湖心亭上一次被毁,便是毁于宁缺的符箭之下。

  宁缺说道:说起来我最近真淘了件有趣的玩意儿。

  七师姐绣花早就绣的眼睛有些花,装淑静装的早就有些烦,听着这话顿时眼睛一亮,问道:什么玩意儿?从冥市淘的?

  宁缺摇摇头,从怀中取出雁鸣湖畔的宅院图纸,搁到她身前的绣架上,说道:我前些天买了一大片宅子。

  七师姐看着图纸上的湖线,说道:临湖而居,确实不错。

  宁缺说道:这湖是惊神阵的左支气眼。

  七师姐微微一怔,抬头看着他,没有说话。

  宁缺指着图纸上的雁鸣湖,说道:我想借惊神阵的左支气眼,在湖边这些宅院里布一道阵法,但师姐你知道,师弟我在这方面比较愚钝。

  当初让你去插几面阵旗,你都能插歪,所以你不是愚钝,是白痴。

  七师姐纠正道。

  宁缺问道:师姐有没有兴趣?

  七师姐越来越明亮的目光,早就被图纸吸引住,看都没有看他一眼,说道:布阵当然比绣花有意思的多。

  宁缺有些紧张地搓了搓手,说道:一百天能不能搞定?

  七师姐说道:你要布什么样的阵?杀人还是防人?

  宁缺说道:有没有一种阵法能把我的念力传到湖畔的每个角落。

  七师姐挥了挥手,说道:那简单,十天就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