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科幻灵异 > 将夜 > 第二卷凛冬之湖 第二百二十三章 拿得住,放不下
  师傅颜瑟曾经说过,长安城是一座大阵,也是一道大符,而符便是一篇文章,宁缺看着身前这座长安城,目光落在那道笔直石槽南向某处,落在那块相对殷红的光团上,默默想着这大概便是印在文章旁的印鉴。

  那抹相对殷红的光团,便是朱雀绘像,随着宁缺的目光触及,光团边缘微微变形,似乎感应到了一些什么。

  就是这么一瞬间,宁缺隐约明白了该如何启动长安城这座大阵,启动的方法是那样的简单,于是他是那样的警惕不安。

  离开那座寒酸的二层小木楼,宁缺随皇帝再次穿过御花园,穿过那些太监宫女敬畏困惑的目光,来到了御书房。

  御书房里一片安静。

  宁缺握着被布裹住的阵眼杵,指间传来沉甸甸的感觉,沉默很长时间后说道:我有些担心自己拿不住。

  皇帝看着他说道:颜瑟大师就你这么一个徒弟,夫子都同意你代表书院入世,那么你不拿着谁来拿?

  宁缺说道:难道我将来真的要当国师?当年二师兄和师傅说好了,我只是随师傅修符,并不算作南门观的人。

  谁说我大唐国师一定要南门观的道人才能当?不错,为了给西陵神殿留些颜面,数百年来一直如此处理,但习惯不代表死规矩。何况你终究是颜瑟大师的徒弟,西陵神殿也无法在你的身份上挑出问题。

  皇帝说道:听你的语气你似乎不想当这国师?

  宁缺说道:西陵神殿要接桑桑回去继任光明大神官我便觉得这事有些不靠谱如今自己居然也要当大唐国师,我觉得这件事情更不靠谱。

  他微涩说道:如今想来,我宁肯留在老笔斋里卖字。

  青山那家伙当国师当的挺高兴,看他惫赖模样,一时半会儿也舍不得死,你要不要接任国师一职,终究是将来的事情如今不需要着急。

  皇帝话锋一转说道:说到卖字,宁缺你倒是有好些天没有字帖流出,来来来,趁着今日进宫,赶紧多写几幅。

  宁缺看了皇帝陛下一眼想着如今每趟进宫,都要被迫留下好些书帖,这要让桑桑知道,该不知会心疼成怎样。

  然而大唐天子亲自择笔磨墨伺候在旁,面对着这种待遇,世间任何书家想必都无法死硬着不肯动笔。

  他在心中无奈叹息一声向案畔走去。

  便在这时,御书房门传来叩门声。

  皇后娘娘端着食盘,缓缓走了进来。

  宁缺微微躬身行礼,侧身让到一旁。

  你先吃些东西。

  皇后娘娘微笑牵着皇帝的手走到茶几旁,将一碗酸**递到他手中,然后走到宁缺身边,轻卷衣袖拈起墨块说道:我来磨墨。

  宁缺心想自己不是李太白那等豪迈潇洒之人,娘娘你虽然丰腴,却也不是杨玉环那等风流人物,这算什么事?连连推辞不敢。

  皇后温婉一笑,看着他打趣说道:陛下替你磨墨你就敢,本宫替你磨墨你却道不敢,莫非在你眼中,本宫比陛下要可怕的多?

  正在喝酸**的皇帝大笑起来,指着宁缺说道:平日里朕写贴的时候,都是她在旁磨墨,今日也让你享受一下这番待遇。

  这是什么待遇?帝王享受?

  宁缺微涩一笑,不便再多做推辞,站到案畔平静等待,想着先前皇后说的那句话,心里的感觉有些异样。

  在他看来这位皇后娘娘着实要比陛下可怕的多。

  在昊天神辉笼罩的世界里,一代魔宗圣女,居然能够成为世间第一强国大唐的皇后,无论怎么看,这件事情都透着诡异和恐怖。

  更何况这位皇后娘娘还是夏侯的亲妹妹。

  宁缺看着皇后娘娘的侧影,沉默不语。

  皇帝陛下要赏鉴宁缺的新作,所以留在御书房里。

  皇后娘娘与宁缺离开了御书房,来到了御花园中。

  走到一株海棠树下,皇后娘娘停下脚步,挥手示意宫女散开,然后回头望向宁缺。

  宁缺知道皇帝陛下是找借口让自己与皇后娘娘独处,当然不是因为什么荒唐的原因,只与土阳城里那位大将军有关,只是他不明白,为什么皇后娘娘会亲自出面,难道她不担心被人瞧出些什么?

  这是因为他不了解皇帝与皇后之间的感情,或者说,他一直都不相信帝王宫中会有平民夫妻之间那种感情存在。

  皇后娘娘眉眼秀丽,妩媚而有度,温婉而不怯,站在海棠树下,容颜竟是把海棠花色都比了下去。

  宁缺心想果然不愧是魔宗圣女,娘娘生的果然美丽。

  皇后静静看着他,忽然开口说道:陛下都与你说了?

  宁缺沉默片刻后回答道:不知娘娘所指何事。

  皇后平静说道:夏侯大将军的事情。

  宁缺点了点头。

  皇后说道:如今你应该知道了本宫的身份。

  宁缺摇了摇头,脸上的神情有些困惑。

  皇后嫣然一笑道:真是个不老实的孩子,本宫实在想不明白,夫子为什么会收你做学生。

  宁缺笑着说道:很多人都有这个疑问。

  皇后脸上的笑容渐渐敛去,看着他平静而骄傲,没有一丝别的情绪说道:夏侯是我的兄长,我曾经是魔宗的圣女。

  在土阳城里,宁缺通过二师兄与夏侯的对话,已经知道这个堪称大唐帝国最大的秘密·只是他没有想到皇后娘娘居然会不加掩饰的直接承认。

  所以他依然感到极为震惊。

  皇后看着他说道:本宫很好奇·你与夏侯之间究竟有什么问题,他虽然性情暴戾,尤其在战场上以杀人为乐,但绝对不是你和陛下都很喜欢说的白痴,他应该很清楚杀死夫子的学生对他没有任何好处。

  宁缺沉默片刻后说道:两年前在岷山的北山道口,夏侯大将军的下属曾经试图杀死李渔殿下,当时我也在场。

  皇后轻轻拔开脸前的海棠花枝·负手于后向御花园深处走去。

  宁缺跟在她的身后·看着她负手的模样,不知为何竟生出些欣赏。

  走到静湖之畔,站在花树之前,皇后娘娘沉默片刻后说道:这件事情是他瞒着我做的,甚至我怀疑是不是神殿假借他的名义做的。

  她转过身来·静静看着宁缺说道:如今你也已经是修行者,应当知道如果是本宫或者是夏侯将军全力出击,当时的你和李渔绝对没有机会活下来。

  宁缺想起夏侯身边那两名洞玄上境的强者,默认了这一点,说道:如果这件事情是神殿做的手脚,娘娘也无法找到证据·因为那些人终究是夏侯将军的人。

  皇后微微一笑说道:我也许无法说服李渔,但我想至少现在你对当年北山道口的事情会有不一样的判断。

  宁缺说道:在荒原之上,林零想要杀我。

  他知道身前这位皇后娘娘肯定知道林零是谁,也一定知道那场马贼袭击的血案,自己不用解释太多。

  皇后说道:本宫还是不认为马贼一事与夏侯有关。

  宁缺说道:我同意娘娘的看法,我也认为林零是瞒着夏侯将军做的这件事情,但夏侯将军事后表示了默认·并且在呼兰海北再次试图杀我。

  皇后说道:林零不会做有损夏侯利益的事情,那么除非他知道你和夏侯之间只有一个人能活下去,他才会试图杀死你。

  宁缺沉默片刻后摇了摇头,说道:以往我只是渭城一个普通军卒,连夏侯将军的面都未曾见过·除了这两件事情,不可能有任何仇怨。

  皇后静静看着他的眼睛·问道:真的没有任何仇怨?

  宁缺说道:确实如此。

  皇后忽然对着他微蹲行礼。

  宁缺震惊莫名,连忙侧身避开,说道:娘娘这是做何?

  前面那椿椿事由,已经由大先生处理完毕,若除此之外,真无解不开的仇怨,请十三先生给本宫一份颜面,由他平静归老如何?

  皇后娘娘在花树之前,敛神静气,保持着半蹲行礼的姿式。

  行走在游人如织的朱雀大街上,宁缺神情看似平静,心里却是波澜渐起,无论是皇帝陛下带他去看的惊神阵,还是皇后娘娘在花树前的行礼,都是现在的他有些承担不起的压力。

  先前在御花园中,皇后娘娘还提到了简大家,宁缺这才想起长安市井里的传闻,皇后娘娘果然与简姨感情深厚,情同姐妹。

  这些影响不了他的情绪。

  真正影响他情绪的是别的事。

  如今北面荒原上的战事已经进入胶着状态,大唐军方对胜利显得极不在意,西陵神殿内部似乎出了些问题,有了暂时休兵来看再战的意图。

  这便等于说,秋天的时候,夏侯便要回来了。

  宁缺早就知道夏侯出自荒人部落,此时自然明白,为什么帝国东北边军在此次战争中会显得这般温柔。

  夏侯对待别的敌人却不见得依然这般温柔。

  如今的宁缺不惧夏侯,因为他身后的靠山是书院这座大山,但他不知道夏侯回来后自己该如何做。

  陛下在宫里暗点,皇后娘娘在花树前亲自求情,并不是说害怕他这个洞玄境的修行者能掀起多大的风雨,只是不想让这件事情把书院牵涉进来,不想让夏侯卸甲归老的事情再生波折。

  书院首重唐律,夫子严禁学生干涉朝政,大师兄已允夏侯归老,看来看去,宁缺的复仇记都写到了最后,除了最后的那个方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