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科幻灵异 > 将夜 > 第二卷凛冬之湖 第二百零二章 不肯登场的书院之耻
  筵席散后,二师兄走到宁缺身前,说道:那名南晋剑师还在院外等你,既然此间事情已了,你什么时候出去?

  宁缺笑着说道:反正也没有人知道我从崖洞里出来,着什么急,且让他继续等着呗,我先休息玩耍两天再说。

  这话说的有些无耻,二师兄却没有动怒,只是看着他冷冷说道:你破关的消息,我已经告诉了前院的教习,所以你不要想着还能拖时间,快点出去把这件事情办了,不然老让柳白的弟弟坐在书院门口,成何体统。

  宁缺心想自己好不容易才从与世隔绝的崖洞里脱身而出,才吃了一顿饭,连澡都没有写,就要去和别人打生打死,有你这么做师兄的吗?

  他心中大怒,然而脸上却是丝毫怒色都没有,看着二师兄委屈说道:知道了,我马上就出去会会那厮。

  二师兄离开后,陈皮皮凑了过来,担忧说道:怎么办?你被囚崖洞这些天,那个姓柳的家伙一直在书院外等着,却也没有白等,境界实力好像比刚来时甚至又有提升,我看你真打不过他。

  不管那么多,我先歇会儿再说。

  宁缺看着消失在山林里的二师兄的背影,神态极为放肆,声音却压得极低,说道:现在老师回来了,难道我还怕你不成?

  陈皮皮眉开眼笑说道:就是这个道理,现如今二师兄还想像以前那般严厉管教我们这些师兄弟,我们就找老师告状去,你不知道老师他向来不爱理会这些琐事,通常都会保持沉默装傻·我们就可以假称老师发了话去骗大师兄,然后用大师兄去压二师兄,除了你的亲事,二师兄可从来不敢违逆大师兄。

  这番话有些车轱辘乱转的意思·宁缺沉默片刻后,看着他感慨说道:真没有想到,原来你的无耻也有我几分风采。

  陈皮皮正欲反唇相讥,忽然间敛去脸上轻佻的神情,把双手背到身后,看着宁缺云淡风轻说道:你是师弟,我不与你争执。

  宁缺微异·听到身后的脚步声·余光看见唐小棠的身影,顿时明白了一些,嘲讽看了陈皮皮一眼,说道:出息。

  陈皮皮很没出息地不敢与他眼光对视,向着唐小棠迎了过去。

  唐小棠却是根本不理会他·直接走到宁缺身前,声音清脆说道:宁……

  这个字刚一出口,小姑娘便想到一件事情,怯怯住了嘴。

  她看了看四周,发现老师余帘不在,心有余悸地拍了拍小胸脯·可爱地吐了吐小舌头,继续说道:小师叔,我要带桑桑去玩。

  清晨时分,书院后山下了一场温柔的春雨。

  唐小棠要带着桑桑进山,去采那些新生的蘼菇。

  宁缺望向桑桑,心想小丫头这三个月陪着自己在崖洞里苦捱,虽说偶尔能够下山逛逛·但想来也憋的不轻,揉了揉她的脑袋,说道:去吧。

  看着两个小姑娘手牵着手向山上走去,陈皮皮重新站回宁缺身畔,想像着将来的生活·感慨说道:她们两人现在提前便成了好朋友,我们是不是也应该加强一些交流沟通·以免将来婚后被收拾的太惨。

  出息

  宁缺看着他不屑说道:我家向来是我主事,你什么时候能够让唐小棠替你打洗脚水了,才有资格来和我讨论这些问题。

  说完这句话,他转身便向镜湖方向走去。

  陈皮皮在他身后喊道:你要去做什么?小心别碰着二师兄。

  宁缺大怒,心想你故意喊这么大声音,岂不就是想着让二师兄听见?

  他转过身来,看着三步外的陈皮皮大声喊道,就像是在与对面山崖里的农夫对话,嘹亮的声音在书院后山不停回荡。

  我去验货!放心吧!我不会告诉唐小棠那件事情!你听到了吗?

  陈皮皮听到了,然后痛苦了,想着二师兄三师姐甚至唐小棠本人都可能听到了宁缺这番无耻的栽赃,他便想在草丛里找个兔子洞钻进去。

  这是一把样式很普通的朴刀。

  暗黑色的细长刀身看上去就像是夜色下皇宫的飞檐,线条微弯而流畅,锋利的刀口上泛着寒光,设计为双手握的长柄上捆着细密的哈绒绳,单从外表看上去,仿佛就是当初三把朴刀里的任意一把。

  但宁缺刚握住这把朴刀时,便知道这是一把全新的刀。

  因为手掌间传来了一道与以往截然不同的感觉,这把细长朴刀竟是难以想像的沉重,和眼中所看到的体积长短完全不符。

  如此细长的刀身,居然拥有如此的重量,可以想像密度高到什么程度,自然也可以推测出,会有多么的坚韧。

  你说要三刀合一,所以我把那三把朴刀全部都炼进了这一把刀里。

  六师兄像看着孩子般看着宁缺双手捧着的朴刀,憨厚说道:本以为很简单,但没想到这么困难,融墨反而顺利,麻烦的是锤炼的部分。三把扑刀合炼成一把,等于完全相同的体积里要融进三倍的金属量,宁缺心想若非千锤百炼,哪里能够做到,不由对六师兄好生感激。

  六师兄递过一个不知是什么皮革制成的刀鞘,说道:刀身上的符线,用的就是你设计的那种,不过四师兄说,最好还是由你自己亲手刻画。

  宁缺对六师兄诚挚道谢,便准备动手开始刻符,有了过往制造元十三箭的经验,这种事情对于他来说并没有太多难度。

  然而他不知道想到了什么事情,沉默片刻后,把这把沉重的朴刀收进了刀鞘中,看着不解的六师兄说道:以后再说。

  自己的武器当然要由自己作主。

  六师兄说道:小师弟,我只想拜托你一件事情我对这刀真的非常满意,如果要给这把刀取名字,一定要想个好听的名字。

  宁缺身体微僵,想着上次大家伙一起研发符箭时的经历想起那些银箭、穿云箭乃至元十三箭这类极不靠谱的名字,顿时理解了六师兄心头的担忧,戚戚而有同感,坚定说道:师兄放心,到时候我请老师赐名。

  六师兄犹豫片刻后说道:小师弟,其实······老师取名字也不怎么靠谱。

  师兄弟二人大眼瞪小眼,最终还是决定暂时搁置给新刀命名一事。

  掀开匣子宁缺看着自己请托六师兄制造的另外一样事物高兴说道:真没想到能这般光滑,师兄你用的什么材料?

  这个小玩意的制造工艺并不困难。六师兄说道:请工部去寻了些黑水晶,然后做些边框,还多做了个,这里一共是三副。

  宁缺心想这个东西越多越好忽然间他又想到一件事情,看了看四周,确认桑桑不在附近,凑到六师兄身前,低声说了半天。

  六师兄浓眉微皱,不解问道:透明的水晶倒是好找哪怕要求没有一丝杂质也不困难,如果是为了防尘,为什么一定要有那般微小的弧度?研磨雕琢起来要求太高,就算用水磨功夫也不能保证。

  宁缺犹豫片刻后,说道:我有个朋友,她眼神一直不太好,看东西总有些模糊她如果戴着这个东西,可以改善这种情况。

  六师兄微惊,心想小师弟果然是天赋其才,脑子里居然有这么多奇思妙想和智慧,连视力受损居然也能治?

  就在他正准备刨根问底弄明白为什么带着那种曲线的透明水晶,能够帮助视力受损之人时厚重的皮门帘被人掀开,四师兄走了进来。

  看着宁缺背在身后的那把刀,四师兄问道:符刻好了?

  六师兄摇了摇头。

  宁缺解释说道:呆会儿有件事情要做,以后再刻。

  四师兄微微皱眉,说道:原来你知道自己还有事情要做?二师兄让你赶紧去解决问题,你还在这里呆着干嘛?虽然那些看热闹的人进不了后山,但一想着书院门外围满了闪杂人等,我就觉得不舒服。

  宁缺幽幽想着,只是觉得不舒服,便要把自己这个小师弟赶出书院去打生打死,你们这些当师兄的自然觉得那个南晋年轻强者只是不起眼的渣渣,但那个人是剑圣柳白的亲弟弟,你们的小师弟可真不见得能打赢啊。

  他看着向沙盘处走去的四师兄,试探问道:师兄,二师兄在哪儿?

  四师兄不耐烦地挥了挥手,示意他赶紧去书院侧门完结那件事情,说道:二师兄随老师去西潭钓鱼去了。

  在西潭钓鱼,既能看风光,享受垂钓乐趣,又可以多陪陪老师,拍尽马屁,真是幸福无比,而自己却要去书院侧门打架,像钩上鱼儿般垂死挣扎?

  宁缺越想越觉得不平衡,根本不愿意出后山,然而他又担心自己留在后山里会被二师兄撞见,那可是比和剑圣亲弟决斗更危险的事情。

  忽然间他想到,最危险的地方便是最安全的地方,便循着瀑布声音,悄悄走到二师兄的小院之外,双手攀着低矮的院墙,探头向院内望去,确认那只可怕的大白鹅不在,顿时放下心来。

  拍掉手掌上的灰尘,宁缺潇洒推门而入,看着屋内那个清稚可爱的小书童,得意说道:我要洗澡睡一觉,有热水没有?

  小书童睁着大大的眼睛,神情无辜看着他。

  书院的人都知道,有一名南晋年轻强者向宁缺发起了决斗的请求,而且对方坐在书院侧门外的蒲团上,整整等了宁缺三个月的时间。

  三个月里,那位南晋强者被风吹日晒,雨淋灰掩,生活可称艰难,甚至要比在崖洞里闭关的宁缺更为辛苦。宁缺明知现在的情况,破关而出后却没有第一时间去应战,居然还有闲情洗澡睡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