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科幻灵异 > 将夜 > 第二百零一章 如果真有天道
  夫子问道:你有没有想过天道是怎样的一种存在?

  宁缺想了想,对于天道这种虚无缥渺的存在,自己还真没有什么概

  没有,您刚才不是说过,当世人思考的时候,昊天总是在发笑?

  但有些时候,即便被取笑,我们依然要思考,如果婴儿迈出第一步时摔倒被人嘲笑后,便不再尝试,那他必然一辈子都不会走路,如果你学书法时,写的第一个字太难看,便不再继续,那么你必然不可能成为现在的宁大家。

  老师,我觉得你这时候就是在取笑我。宁缺笑着说道。

  他想起自己多年来苦苦求索能够踏上修行之路的方法,捧着太上感应篇茶饭不思时,也曾被渭城里的人们取笑过,而自己并没有放弃,才最终有了今天。

  然后他想起自己和桑桑颠沛流离、凄苦不堪的一生,确认自己一直以来禀持的看法是正确的,那么苍天肯定没有一双始终俯瞰着人间悲欢离合的眼睛,因为命运对待世人并不公平。

  所以他思考片刻后回答道:天道是很虚无的存在。

  夫子对他的回答有些满意,说道:昊天有没有生命,我们不积善成德,有没有具体的形态,我们不知道,昊天在哪里,我们依然不知道,但他有没有意识,师弟他以死亡为代价再一次做出了确认。

  微寒的夜风卷动了崖下的流云,挟着湿冷的水汽·一往无前地撞向绝壁·然后四处流散,渐渐漫至崖坪之上,平添几分凉意。

  夫子抬头望向高远而冷漠的天穹,悠悠说道。

  如果真有天道,它俯瞰世间,大地上那些艰难求存的百姓,甚至是那些看似可以呼风唤雨的修行者·也只能是些蚂蚁一般的存在。

  如果真有天道·它根本不会对蚂蚁投予丝毫怜悯与关注,而当那些蚂蚁里有几只忽然抬起头来望向它,甚至开始生出薄如羽翼的双翅飞向天空,试图挑战它时,它的意识和意志又怎会允许这种事情发生?

  如果真有天道·那么天道无形,更加无情。

  宁缺看着站在崖畔夜风中飘然若仙的老师,思考着这连续三句如果真有天道,沉默了很长时间后,忽然坚定说道:但老师你不是蚂蚁。

  夫子大声笑起来,笑声中满怀壮阔之意。

  这道笑声自崖畔骤然升起·直刺高远冷漠的天穹夜色,崖壁间的云海恐惧乱流,直至夫子的笑声渐远,云层才恢复了平静。

  夫子站在崖畔,看着夜星乱云,沉默很长时间后,忽然感慨说道:棒子老虎鸡·可惜没有虫子。

  棒子老虎鸡是最简单的酒拳,但宁缺知道夫子当然不是此时想要饮酒,才会说出这句话,他心想这种简单甚至粗浅的形容,想必便是老师此生对昊天的认知·只不过言俗意深,他暂时还无法了解。

  夫子先前的话·解开了他心中某些疑惑,却又生出了一些新的疑惑,如果小师叔当年便是那只生出双翼的蚁蚂,想要飞上天穹,因为触动了天道的尊严则遭天诛而死,那他为什么要这样做?

  人世间亿万蚂蚁,肯定有不只一只曾经抬起头来,向着天空望过一眼,漫长的岁月里,肯定有很多人曾经试图飞向那天湛湛青天。

  那些人都去了哪里?像小师叔一样壮烈地死去,还是真的如西陵教典里记载的那些羽化故事一般,回到了昊天光辉的怀抱,进入了完美的永恒?

  如果说当年小师叔的境界,已经不允许他再在浊世里继续停留,那么他为什么没有选择进入永恒,而是选择对天道发起挑战?

  仅仅是因为骄傲吗?

  可老虎再如何凶猛骄傲,也不会无缘无故对着猎人的哨棒厉啸。

  还有一个问题,夫子为什么还留在人世间?夫子把自己的翅膀收敛在什么地方?夫子难道不想去看看天道真实的模样?

  他看着崖畔的夫子说道:老师,还有很多事情我想不明白。

  夫子说道:你什么时候能把第三本书完全看懂,大概也就能明白了。

  宁缺知道那必然不是短时间内能够做到的事情,沉默片刻,从今夜这番完全务虚的玄妙-谈话气氛中摆脱出来,回到真实的人世间,诚恳请教道:学生如今体内的浩然气可以伪装成天地气息,只是这身体却不好遮掩,若让人的兵器落到身上,昊天道门一定能瞧出古怪。

  夫子说道:你不是让人对世间传话,说自己正在符武双修?

  宁缺有些尴尬地笑了笑,说道:武道修行,哪里能骗得过人?

  夫子微嘲说道:修行之事,只要你能打得过人,自然便能骗得过人,不要让人伤到你的身体,谁会知道你身体的古怪?

  宁缺沉默不语,心想修行者之间的战斗变化无端,凶险异常,就算自己境界增进不少,又哪里能够确保不让对方的本命剑之类接触到自己的身体?就算是道痴叶红鱼,想必也不敢夸下如此海口。

  夫子看着他的眼睛,沉默片刻后说道:当年师弟离开这个崖洞后,便再没有让任何人接触到他的身体,直到他死去的那一天。

  夫子离开了崖坪,在其余的深夜里,宁缺一直坐在绝壁之间,思考并且分析着夫子先前说的所有话,并且对自己被囚崖洞三月的时光做了一次细致的梳理,把那些境界心志上的收获转化成了身体里的实际存在。

  天光熹微时,桑桑回到了崖坪上·服侍他洗漱完毕·带好所有的行囊,顺着斜斜狭窄的石径,向山下走去。

  一路绝壁风光依旧,石径陡峭险峻,瀑布注入云海。

  顺着那道峡谷向东走不过数步,便看见了陈皮皮的身影。

  然后是诸位师兄师姐。

  书院二层楼弟子,今日都来欢迎小师弟出关。

  唐小棠蹦蹦跳跳跑了过来·从桑桑身上解下一些行李·瞪了宁缺一眼,然后牵着桑桑的小手,走到了前头。

  大师兄看着宁缺温和一笑,说道:这些天辛苦了。

  宁缺揖手弯腰,对着师兄师姐们行礼·说道:师兄师姐辛苦了。

  众人高兴围了过来,向他表示祝贺。

  十一师兄送给他一束野花,桑桑有些不乐意。

  九十两位师兄开始弹琴吹箫,好不得意。

  五八两位师兄发现自己什么事情都做不成,总不能这时候拉着宁缺去下棋,只好不停重复着恭喜恭喜的话·就像是无趣的四劫循环。

  六师兄拍打他的肩膀以示安慰,那双打惯铁的手,险些把他打到吐血,七师姐上前疼爱地掐了掐他的脸蛋,险些掐出血来。

  二师兄站在远处,脸色有些难看,看着宁缺有些紧张的目光·却还是点了点头,唇角甚至挤出了一些极为罕见的笑容。

  今日书院后山一片欢声笑语,四面透风的大草舍内,饭菜香气四溢,七师姐和唐小棠桑桑主厨·弄了好丰盛的筵席。

  筵席即是为了欢迎小师弟宁缺终于成功破关,不用被囚禁在崖洞中悲惨老死·也是为了欢迎老师结束游历天下归来,虽然欢迎的时间晚了三个月,最重要的原因却是这是宁缺的拜师礼,他将正式拜在夫子门下。

  宁缺跪在夫子椅前,恭恭敬敬,老老实实,毫不偷奸耍滑磕了三个响头,只可惜他修行浩然气后身体太过结实,这三个响头把身前的青砖砸的露出了裂缝,额头却依然没有流血,甚至连青肿都没有,只有些灰尘。

  没能趁机让老师看看自己的诚意,顺道拍拍马屁,他觉得好生遗憾。

  站起身来,从三师姐手中接过一盏温茶,宁缺走到夫子身前双手奉上,夫子接过缓缓啜了一口,拜师礼便正式完成,显得非常简单。

  七师姐抱着一堆衣服走了过来,问道:小师弟,选个颜色。

  宁缺微微一怔,澳门赌博网站:望向师姐怀中,才发现她抱着的都是书院院服,时逢春日,自然都是应时的春服,和前院院服相比较,二层楼学生的院服并没有什么明显的区别,只是在颜色上多了很多选择。

  他望向草舍四周的师兄师姐们,注意到大家的选择似乎都很随意,三师姐依然还是那袭宽大的淡青色院服,大师兄则是穿着旧袄,根本没有穿院服,其余人的院服颜色纷杂不一,有红有灰。

  七师姐看着他犹豫的神情,打趣说道:确实得慎重些,选了可就不能换了。

  宁缺下意识里望向桑桑,自从离开岷山不再做兽皮野人进入渭城之后,两个人穿什么衣服,向来由桑桑做决定。

  桑桑点了点头。

  宁缺明白了她的意思,说道:师姐,我要那件黑的。

  七师姐笑着说道:后山里你可是第一个挑黑色的人,小师弟果然有眼光,男要俏,一身皂,说的就是这个道理,某些笨人可是从来都不明白。

  站在夫子身后的二师兄严肃莫名。

  大师兄看着正把黑色院服往身上套的宁缺,忍不住轻声一叹。

  夫子轻捋胡须,看着宁缺问道:为什么要选黑的?

  宁缺在桑桑的帮助下,把斜襟布扣系上,老实回答道:黑色禁脏。

  这是真实的答案,他和桑桑根本没有想到男要俏一身皂,主仆二人更在意的是怎么少洗几次,节省些水和皂。

  大师兄怔住了。

  夫子捋须的手指微微一僵,笑着摇了摇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