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科幻灵异 > 将夜 > 第二卷凛冬之湖 第一百八十六章 三本书(下)
  宁缺看着手中这本皱巴巴的书,很自然地想起去年春天书院二层楼开启那日,自己艰难攀爬至山下柴门处时,转身在那块勒石上看到的君子不器四字,不由微微皱眉,陷入长时间的思考当中。

  前些天他从二师兄得知,隆庆皇子当时看到的是君子不争四字,事实上是夫子对此人所做的批注,那么君子不器四字,毫无疑问也是夫子专门留给他的话,或者说是对他的生命进行的警醒。

  勒石上出现的君子不器四字何意?这四字里的不器和这卷旧书有什么关联?难道夫子提前便预知了自己需要学习书院不器意?

  宁缺望向洞外问道:若书中有疑难,如何解决?

  陈皮皮说道:我隔十日上山一趟,你若有什么不懂的地方·……

  这句话刚开始说,宁缺便明白和三师姐余帘一样,这都是夫子对自己的课程安排,摇头说道:你可不是三师姐,所以不要想的太美,你每天都必须上山来,不然我和桑桑只怕要无聊死。

  陈皮皮嘲讽说道:要我上山来陪你,你求我啊?先前还对我那般凶恶,我这便拍屁股下山,你又能拿我怎样?

  宁缺回答道:那你赶紧滚下山去。

  陈皮皮还真听话,转身便准备走下崖坪。

  忽然间他停下脚步,转身望向洞内的宁缺,长时间沉默不语。

  宁缺神情微异看着他。

  陈皮皮忽然说道:听说老师准备了三本书给你看,如果三本书都看完了,你还不能出来,那么你这辈子或许真的就出不来了。

  宁缺微微皱眉问道:第三本书是什么?

  陈皮皮摇了摇头·说道:没有人知道。

  宁缺沉默片刻后,忽然笑了起来,说道:如果真有一天确认我出不去了,还得麻烦你到时候把我找个调羹。

  陈皮皮微讶问道:要调羹做什么?

  宁缺指着身后幽暗的崖洞深处,说道:给我一个调羹,我就能挖一条长长的地道,直接穿越书院的崖壁镜湖云雾,回到人间。

  陈皮皮觉得他的脑子有些问题,同情说道:不要给自己太大压力。

  宁缺知道他听不懂自己那句话里究竟在表达怎样的精神与态度·不过他自己清楚就足够了,低头开始阅读那本书。

  陈皮皮叹息一声,缓慢而圆润地离开了崖坪。

  形而上者谓之道·形而下者谓之器。

  器,器物也。

  大道不器·乃指天之道,不在乎具体的形态。

  君子不器,是指人不能拘泥于一些固有的规则。

  不器二字,便是对规则禀持着居高临下,骄傲而散漫的态度。

  (注:将夜里的不器和原义有些差别·我选择这个是故事需要)

  翻开手中这本封皮上没有字的旧书,宁缺很快便被书里所写的内容吸引了全部的心神,目光再也无法离开纸面。

  接下来的一日一夜里,除了吃饭睡觉,他便是在看书思考,一本书看到有些厌乏、或是思维陷入某种僵滞局面时·他便换另一本,而当这本的阅读也再难前进时,便会换回原先那本,时间便在轮转和调剂间缓慢流逝。

  桑桑做饭洒扫,在他疲惫时陪他聊聊天,在鼓足勇气再次走进崖洞后,安安静静坐在他的身旁·拿着针线在那处绣鞋底。

  不论这两卷书对宁缺解决问题,摆脱囚徒生涯有何帮助,书中前贤的知识与智慧已经足以令他感到沉甸甸的收获。

  天地气息本原考这卷书,让他首次接触到这种全新的世界设想,接着在其后的数个小节里·明白了更多新鲜的说法。

  所谓天地气息,便是自然存在于原野河川间的某种无形无质的微粒·也就是修行者们所称的天地元气。按照这本书的说法,世间所有的天地元气,其最初的源头都是天穹里那轮烈日,只有极少部分来自于大地深处。

  这些本初同源的气息,随着岁月的浸泡冲洗,因为附着共生的事物不同,因为环境的感染,而开始呈现出不同的特质。

  比如树木里蕴藏的天地元气,与石中的天地元气便截然不同,只是这种差异在普通修行者的感知中极为微妙,很难被发现。

  宁缺想着在大明湖畔始见魔宗山门块垒阵时的感受,澳门赌博网站:发现书中这种说法,虽然与师傅颜瑟当初的说法有些分歧,但确实有几分道理。

  思考片刻后,他取出数片符纸依次施出,看着身前的火团水雾,用念力细细感知其间的差别,然后把其中所得认真记在纸上。

  午后,他吃完饭后随意把碗搁在身旁,再次开始施符体验天地元气间的细微差别,他平日里在老笔斋无事时便以写符为闲暇乐趣,虽说符力依然微弱,但却存下了不数符纸,用来做实验绰绰有余。

  这一次他施的是水符。

  微黄的符纸在空中消解无形,崖洞里的天地元气缓慢敛聚而至,凝成一捧清水,然后向地面落去,恰好落在了那个碗中。

  清水在碗中荡澜数下,然后归于平静。

  宁缺看着碗中渐浑的水,若有所思,翻开身边那本讲述书院不器意的书,开始与书上的某些内容进行对照。

  然后他又施了一道水符,任由那捧清水落在地面上,目不转睛看着那些水顺着石缝逐渐消失无踪,就像是无数只透明的蚯蚓。

  碗是器物,石缝是器物,便是天穹原野也只不过是个尺度极大的器物。

  水落在碗中,便是半圆形,落在石缝间便是透明蚯蚓·被云层释出,便是珠帘,润进原野,便是无数的细小颗粒。

  水本身没有任何形状,只是因为承载它的器物才有了形状。

  这便是真正的不器。

  天地元气就是这种像水一般的存在?

  得出这样的推论很简单,宁缺看着那卷书,没有丝毫得意的情绪,试图从书中找到把这个推论与崖洞禁制联系起来的地方。

  不知道过了多长时间,他从沉思中醒了过来·有些疲惫地揉了揉眉心,然后才注意到桑桑不知何时来到了身旁,正在那里绣着东西。

  记得我去荒原前·你说自己的绣工太糟糕,不愿意让长安城里的人看见·所以把针线什么都送给了小草,这又是从哪里来的?

  宁缺问道。

  桑桑抬起头来,用针尾挠了挠有些发痒的鬓角,说道:这是昨天我下山向七师姐讨的,总得找些事情做打发下时间。

  宁缺心想她在崖坪上呆着确实无聊·忽然想起一件事情,把手中那卷不器意之书递了过去,说道:无聊时看看书也好。

  桑桑微微一怔,说道:我也能看吗?

  这两卷书都是书院珍藏的绝学,想来是夫子精心替自己小徒弟挑选的教材,世人根本无法看到·按道理来说,宁缺不应该让桑桑看,但他早已习惯与桑桑分享所有的好东西,甚至还把她排在自己前面。

  最关键的是,他自幼穷困怕了,养就了吝啬抠门的性子,如今不再发愁没钱·却依然下意识里想要贪些小便宜。

  宁缺说道:这可是好东西,不看就吃亏了。

  桑桑觉得确实有些可惜,说道:但我看不懂。

  宁缺说道:连光明大神官那个无耻神棍都要收你当传人,在修行上你肯定极有天赋,说不定比我和陈皮皮还强·这些年你跟着我,我却没有想着发掘你这一面·说不定是埋没了一个修行天才。

  桑桑笑了起来,说道:你又在取笑我。

  宁缺说道:不管那么多,你看一眼我们就算是得占了些便宜。

  桑桑心想有道理,接过那卷书开始认真阅读。

  宁缺继续看那本天地元气本原考,越看越觉得西陵神殿封禁这本书有道理,因为这卷书里居然把魔宗功法吸纳进体内的天地元气,与昊天神辉等同观之,认为根本没有什么本质上的区别。

  忽然间,他的眼睛骤然一亮。

  因为他居然在这卷书后面看到了一整套养气的功法!

  在魔宗山门继承小师叔衣钵,凭借的是小师叔留下的斑驳剑痕里残留的剑意,直接把宁缺的雪山气海冲出一条通道,然后浩然气灌入他的体内,催动小腹里的气漩运转起来,开始吸纳周遭的天地元气。

  对现在的宁缺来说,一旦用念力催动气漩开始吸纳天地元气,他便再也无法控制这个过程,他更不清楚怎样才能把这个过程变得更有效率。

  如果这卷书里留下的养气功法是真的,岂不是说他修行浩然气的速度可以变快很多?可以在尽可能短的时间内提升实力境界?

  宁缺握着书卷的双手微微颤抖,被囚崖洞的苦闷,尽数被此时内心里的惊喜以及对夫子和三师姐的感激之情所替代。

  书院修行典籍要分享,这等极大的收获与快乐更要分享,他第一时间转过身去,想要告诉桑桑这件事情。

  然而他却看到桑桑已经进入了梦乡。

  看着抱着书卷,不靠着崖洞墙壁已经沉沉睡去的桑桑,宁缺忍不住笑了起来,心想看来小丫头果然不是修行的材料,至少不是读书的材料。

  片刻后,宁缺收敛心神,静静将那卷书上的养气之法从头到尾又细细地看了一遍,直到确认能够记住里面每一个字,才缓缓闭上了眼睛。

  他第一次开始养气。

  养的是浩然正气。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