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科幻灵异 > 将夜 > 第一百八十一章 崖洞囚徒的第一次越狱
  暮色中,崖壁上的洞口,看上去就像是一只怪兽张开的嘴。

  宁缺看着洞口,脑海中便生出这样的感觉,他知道这种形容太过俗套,然而实在是再也找不到比这个更贴切的了。

  那个洞口仿佛准备着吞噬掉走进去所有人或物,甚至包括光线,春夏,秋冬,时间以及附着在时间上的所有感受。

  一想着走进这个崖洞,便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走出来,有可能几个月,几年,甚至十年就被囚禁在里面,宁缺便觉得身体寒冷无比,十年见不到长安城里的姑娘,十年吃不到酸辣面片汤,十年之后红袖招里的姑娘都得多老了?小草只怕都要嫁人,水珠儿会不会回了老家?

  事实上宁缺有可能被囚禁在后山比十年更长的时间,比如一辈子,只不过此时站在洞口前的他,无论如何也不愿意做出那种设想。

  他是书院二层楼学生,他是夫子的亲传弟子,在先前看着暮色里的画面后,他心里那些偏黑暗的情绪尽数化去,他信任书院后面的这座山以及山里的人们,但他毕竟自幼活的极为凄苦,一想到要把自己的生命和自由完全交付给别人,从本能里便开始产生抵触和想要逃离的念

  宁缺回头看着坐在崖畔吃羊肉喝酒的夫子,问道:老师,到底为什么要把我关起来?因为入魔还是因为……别的什么?

  他本来想问夫子,是不是因为光明神座认为自己是冥王之子·所以夫子才会对自己做出这种惩罚·让自己与人世间隔绝,终究还是没有问出口,他坚信自己和虚无缥渺的冥王没有任何关系,然而多年前为了那些虚无缥渺的传说,曾经掀起过一场血雨腥风,他不想与这件事情扯上任何关系。

  夫子没有回头,说道:囚禁是什么意思?

  宁缺看着他的背影·沉思片刻后回答道:剥夺自由。

  夫子说道:自由是很珍贵的事物·与自由相比,甚至生命都算不得什么,比自由更珍贵的只有自由本身。

  宁缺没有听懂这句话。

  夫子把筷子放回食盒,用手指拈起一块姜片送入唇中缓缓咀嚼。

  片刻后他站起身来,回身望着洞口的宁缺·说道:既然比自由更珍贵的只有自由本身,那么剥夺你的自由只有一种理由,那就是希望你获得更大的自由,这本来就是很简单的一件事情。

  宁缺隐约明白了更多的一些事情,无奈说道:老师,既然是简单的事情·您为什么不用简单的方式告诉我?

  说完这句话,他缓缓转身看着身前的崖洞,沉默很长时间后,深深吸了一口气,便向里面走了进去。

  最后的暮色照耀着远处的长安城,也照耀着此间荒凉的崖壁,金红一片仿佛最纯净的火焰·崖洞就如同火中一条通往未知的入口。

  崖洞里很安静,连风都没有,略有些微凉,空气很是干燥。

  从明亮处走进幽暗间,宁缺这些年打猎杀贼所磨砺出来的反应·让他本能里在瞬间内闭上眼睛,然后再次睁开·便习惯了环境的亮度。

  崖洞外的光照耀进来,洞里并不像先前从外面看时那般幽暗,可以清晰地看到洞壁上石头间的天然纹路。

  宁缺忽然醒过神来。

  自己就这么走了进来?

  就这么简单?

  他转身向洞外望去,只见桑桑扶着洞口一块突起的岩石,正满脸担忧望着自己,而崖畔的夫子已经在开始收拾食盒,准备离去。

  明明与洞口相距极近,甚至还能看到远处云外长安城南城墙的最后画面,然而一旦走入崖洞,宁缺便觉得自己仿佛被外面真实的人间所遗弃,内心深处泛起一股强烈的孤单的恐惧感受。

  老师。

  宁缺看着准备离开的夫子,颤声问道:有可能永远出不来吗?

  先前那么多人都在替你求情,你的人缘看来不错,如果真要在这里呆一辈子,相信他们也会来陪你,你不用担心太过寂寞。

  夫子看着他说完这句话,提着食盒向山下走去,身上那件宽大的黑色罩衣,在红色的夕阳光晖照耀下,仿佛是燃烧的鸟翼。

  看着夫子离去的身影,宁缺露出一丝苦涩的笑容,如果真要在这崖洞里被囚禁一辈子,再好的人缘又能有什么意义?

  久病床前无孝子,久在深人无人知,再好的朋友谁又能陪你被囚禁一生,如果自己真的一直在崖洞中,最终还是会慢慢被人世间遗忘。

  当然,有个人肯定会一直陪着他。

  宁缺看着洞口外的桑桑,明明相隔不远,却感觉她远在天涯,他看着她的眼睛说道:如果三个月后,我还出不来,你就下山。

  桑桑想说些什么。

  宁缺摇头说道:不要逼我用那些娘们的法子。

  传说中那些极为强大的神符师,可以画地为牢,宁缺没有见过师傅颜瑟展露这种手段,但他见识过西陵神殿的樊笼,裁决司的执事在荒人帐蓬里用过,在魔宗山门里他还见过小师叔用浩然剑拟的樊笼阵。

  崖洞口看似空无一物,偶有一缕细风拂过,灰尘借着最后的天光缓慢飘浮,自由出入,但宁缺知道,那里一定有东西。

  夫子把他囚禁在这个山洞里,让他想明白了才能出去,想明白便是想通,想通便是能通世间一切,通便是走出山洞。

  他在崖洞里闭关,可以说是惩罚,也是磨砺心性,更是一场考验。

  每当遇到真正考验的时候,宁缺确认无法通过别的方式绕过去·那便会用最快的速度冷静下来·把所有焦虑情绪尽数驱散,绝对不会着急,而是会做好最充分的准备,才会尝试着面对这场考验。

  所以他盘膝坐下,闭上眼睛,开始冥思培念,身体内的浩然气缓缓流淌·依循着某种节奏开始吸纳周遭的天地气息。

  太阳此时已经落下·长安城笼罩在阴影里,那里的人们大概已经提前看到了黑夜,绝壁高处的人却还能多享受一些残余天光。

  光线照在他的睫毛上,晶亮像是涂了一层蜜粉。

  宁缺睁开眼睛,确认自己无论从精神还是身体都调节到了最好的状态·起身向洞口走去,脚步缓慢而稳定。

  最后的余晖笼罩着崖洞出口,他走进了余晖。

  骤然间,宁缺感觉身前的空气,甚至包括空中的那些余晖都凝滞起来,就像是放了无数蜜糖的水般粘稠·带来了无数阻力。

  尤其是越往洞外去,那股无形的阻力成无数倍地放大,最后简直要变成泥沼,让他的呼吸都变得艰难,再难向前踏出一步。

  感受到洞口处的障碍,他没有强行试图突破,而是用最快的速度向洞里倒退而回·一直连退三步,才终于摆脱上那些粘稠的无形力量,微微喘息了片刻,才让有些发白的脸色回复到正常状态。

  桑桑从崖畔草屋里走了出来,手里拿着一根点燃的火把。

  借着火把照出的暖红光线·宁缺很认真地查看着崖洞口,他查看的非常细致·洞壁上那些看似天然的纹路,甚至连地上的石砾,都没有放过,然而他没有发现任何符意波动,也没有看到阵法的痕迹。

  崖洞的禁制不是符不是阵,而是一道平空出现的气息。

  这道气息非常简单,然而却无比强大,就像是最纯净的酒,却烈到了极点。

  万仞绝壁间的天地气息,以他无法理解的方式,被这道气息召到洞口。

  如此多数量的天地气息,堵塞着小小的洞口,可以想见被压缩到了何等程度,厚实凝练的难以想像,甚至已经超出了某种界线,直接引发了某种质变,让本应无形的天地元气变成了一道实质的障碍!

  桑桑举着火把伸头往洞里看,喊道:少爷,怎么样?能行吗?

  没那么简单,就能找到出去的方法。

  宁缺摇了摇头,看着举着火把的她,忽然说道:你让开一点路。

  桑桑艰难地把火把插到洞口外的地上,回到崖畔的草屋里。

  看着崖洞口,澳门赌博网站:宁缺心想如果洞口的禁制是某种繁复的阵法,或者说一道神符,以他现在的境界实力,确实没有任何办法,然而此间的禁制是那道强大气息直接让天地元气凝练呈形,更类似于实质的屏障。

  对于修行者来说,这道禁制凝结的天地元气数量太多,甚至可以直接对他们用念力操控天地元气产生极大的影响,但对宁缺来说,这道禁制似乎有某种可以利用的漏洞,因为他不需要调动天地元气。

  继承小师叔浩然气,入魔之后的宁缺的身躯变得越来越强,只要屏障有形,他便可以应该可以凭借蛮力冲过去,越想他的眼睛越亮,觉得这个方法似乎可行。

  宁缺看着崖洞口,想着稍后自己冲出去,带着桑桑下山时,诸位师兄师姐震惊的脸色,老师难看的脸色,越来越兴奋。

  浩然气默默流转,灌输到他身体最细微的每一部分。

  宁缺盯着洞口双膝微屈,脚跟渐抬,啪的一声,左脚狠狠蹬到坚硬的地面上,坚硬的地面上出现了一个清晰的脚印。

  借着巨大的反震力,整个人呼啸破风,如一道箭矢般猛地向洞口掠去!

  崖洞口处传来一声闷哼。

  一道人影如同被箭矢射穿脖颈的大雁般惨然震飞坠地。

  宁缺重重摔在地面,狼狈不堪。

  他一口血喷了出来,血水如雨落在自己刚刚留下的脚印上。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