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科幻灵异 > 将夜 > 第二卷凛冬之湖 第一百七十三章 不见忧怜
  渭城里的人到今天还能收到银子,也懂得怜惜桑桑那个小姑娘,那么想必将来他对你和小陌会一直尊敬下去,对书院也会有应有的归属感。

  夫子回身看着昏迷中的宁缺,微笑说道:当然这些都是些无关紧要的事情,但我想或许会对这个孩子将来的选择有影响。

  听到桑桑的名字,大师兄微微皱眉,但他没有就此**,而是忽然说道:出污泥而不染,我一直记得老师当年所作爱莲说里的这句话。

  夫子停下脚步,转身看着自己最喜爱的大徒弟,缓声说道:那文章本来就是写你的。

  大师兄低头说道:学生愧不敢当。

  夫子说道:世间本无完人,但在道德心性方面,你比我强,比你小师叔强,比我这无数年来见过的所有人都强,然而前些日子那件事情,你却做的不好,想的不善,不如君陌。

  听着老师的批评,大师兄沉默受教,却说道:小师弟身后那把大黑伞,只怕佛宗的人已经看出了些端倪,不得不慎。

  夫子静静看着他,忽然轻拂袍袖,街面上枯叶乱飞,直上寂清深夜天穹,仿佛要在繁星的背后留下某些路引。

  冥界都没有找到,何况冥君?

  冥君都没有找到,何况冥君之子?

  那个小姑娘我见犹怜,何况这个痴儿。

  夫子看着依旧昏迷不醒的宁缺,微笑了起来。

  然后他平静说道:以往我便说过对于世间无法了解无法确认的事情,没有任何人有资格提前去做评判,更不可以为了抹除掉某种不好的可能性,而断绝了任何可能性的发展,因为活着便是无数种可能的集合。

  大师兄想着那夜在书院后山与师弟的争论,想着当时的话语,忽然发现自己竟忘了老师曾经的教诲不知是因为背宁缺太累还是内心受到的震撼太大顿时汗如雨下,湿透了身上那件旧袄。

  老师,我错了。

  夫子微微一笑,转身向前,大师兄背着宁缺跟在身后,冬末的深夜,长安城巷中,一名老师带着他这辈子最疼爱的两个学生平静前行,却不知最终会走向何方。

  深夜的长安城,万家灯火已经熄了九千多家除了皇宫城墙上的灯光,便只有西城通宵热闹的赌坊青楼还亮着,南城多住大臣富商,门禁森严,早已一片漆黑,但今夜却还有一座府邸散着灯光。

  文渊阁大学士府中,曾静夫人坐在书房的圆凳上不停抹着眼泪保养极好的脸上愁苦与怜惜心疼的神情显常清晰。

  曾静大学士看着她叹息一声,说道:女儿已经接回府了,夫人你为何还如此伤心?现如今还有些陌生,再过些时日,总是能喊出那声母亲你不要太过急切。

  曾静夫人抬头看着他伤感说道:我哪里不明白这个道理,难道我还非要逼女儿今天就要如何我只是觉得她这些年受了太多苦,做母亲的总觉得伤心愧疚,尤其是看她如今这小模样便忍不住流泪。

  曾静大学士微异问道:她又如何了?

  静岷园里给她住的小楼,本来就配着四大四小八个丫环,谁知道先前我去时,发现那个八个丫头都被女儿给赶了出来,进楼一问,你猜女儿怎么说?她竟说这些年只习惯服侍人,不习惯被人服侍。

  曾静夫人说着说着眼睛又流了下来,看着大学士说道:你说这让我这个做母亲的听着心里有何感受?而且你也不要瞒我,我知道昨儿你迟疑那刻是为什么,你不就是担心皇后娘娘想要拉拢书院,所以不想让女儿与她那个杀千刀的主家完全断裂关系。

  曾静想着先前管家私下里的观察回话,对桑桑的观感也更好了几分,这个多年未见的女儿虽说不怎么爱说话,似乎有些不讨喜,但实际上平静可人,教养极好。他点头捋须,想着皇后娘娘的交待,沉默片刻后说道:毕竟是你我的亲骨肉,无论皇后娘娘做何想法,她都不会再离开我们身边,放心吧。

  便在此时,学士府外街上忽然传来急骤的蹄声,书院距离大门处极远,但此时夜深人静,这道蹄声竟显得那般清晰,甚至有些惊心动魄。

  曾静大学士微微蹙眉,站起身来望向书房外。

  随着密集的脚步声,学士府管事恭恭敬敬带着一位太监进入了书房。

  曾静看着那名太监容颜,眉头蹙的更深了些,挥手摒退所有下人,亲自斟了杯茶递到那名太监身前,张了张嘴却没有说话。

  书房里一片安静。

  曾静以为是皇后娘娘询问女儿自老笔斋归来一事,在腹中想了诸多说辞,然而还没有等他开口,那位太监却是微笑说道:曾大人,是陛下的旨意。

  曾静先是恍然大悟,难怪来的是林公公,接着便是疑惑不解,天启年来大唐风调雨顺,官清民安,极少有这等深夜急旨之事,即便是边境有事,按道理陛下也不可能派太监来召自己这个文臣入宫,而且竟然派来的是陛下宫中最得用,也是品秩最高的太监首领。

  林公公没有给曾静更多思考的时间,轻声说道:陛下知晓大学士父女重逢的喜事,很是高兴,明日大概便有相关旨意下来,今夜先来给大人道喜。

  道喜不用深夜前来,曾静知道这道旨意必然还有后话。

  果然,林公公继续说道:只是桑桑现如今在户籍上还是宁缺的侍女,为防民间议论,陛下请大学士今夜先把她送回老笔斋。

  曾静面上隐然透出怒意,心想陛下这道旨意完全是乱命,哪里来的拆散骨肉逆人伦的道理,沉声说道:我要进宫面见陛下。

  林公公似乎早已猜到他会有此反应,毫不惊讶,向前走了两步凑到他的耳边轻声说道:这是书院院长的意思。

  曾静大惊,不可置信问道:夫子……回京了?

  林公公感慨说道:不错,夫子已经有很多年没有对宫里传过话了,您应该很清楚他老人家难得说句话的份量,就算他老人家说要陛下把大明宫给拆了,只怕陛下也只有真把大明宫给拆了,谁让我们的陛下这辈子都把自己视作夫子的学生,从未有半分违逆?

  曾静犹豫。

  曾静夫人在旁忽然颤声说道:我已经失去她十几年了,我女儿不愿意离开,谁也别想把她从我身边再带走。

  曾静夫人不是高门大阀出身,与清河郡那些大姓更没有任何关系,在嫁给曾静为妾之前只是名最普通的民女,而在大唐,也正是这些民间最普通的人,他们的感情和是非观才会最朴素,也最坚定。

  在这种朴素坚定的感情与是非观前,权力和力量往往会失去它们本来的魔力,无论是夫子还是皇帝,或许都要暂避一二。

  林公公微微一怔,对这位学士夫人暗生敬意,和声说道:夫人您误会了,这件事情当然首先要听桑桑小姐自己的意思,陛下这道旨意只是让你们莫要拦阻,我想二位是不是能让桑桑小姐出来听我说句话?

  曾静夫妇对望一眼,心想陛下既然是如此说法,自己确实不好再表现的过于强硬,便命人去静岷园看看桑桑睡了没有。

  没在老笔斋,桑桑自然睡的不好,昨夜她便一直睁着眼睛看着帷帐上那些繁复美丽的花纹看了整整一夜,今夜她则是坐在窗边发呆。

  她来到了书房。

  林公公只说了一句话:宁缺受了重伤。

  桑桑沉默片刻,然后转身走出书房,就像是没有听到。

  片刻后,她抱着自己的行囊走了回来。

  她对着学士夫妇行礼,低声说道:我去看看,明天回来。

  然后她想了想,又补充了一句:他好了我就回来。

  礼宾院里的竹林被夜风拂着,像黑青色的海,像深秋的墨池里密集的水草,墨池苑的弟子们不知道白天宁缺师兄和山主之间说了些什么话,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在各自的房间里香甜的入睡。

  莫山山没有睡,她对着烛光,看着身前那些书帖,这些书帖都是白天的时候宁缺写的,墨迹已干却依然新鲜,仿佛还带着当时的味道。

  酌之华披着一件单衣走了进来,看着她的脸颊,担心说道:究竟发生了什么事情,要提前离开长安。

  莫山山看着烛光下的书帖微微一笑,红唇抿的极紧,就像是柳树上系着的红线,而在大河国,柳树上的红线代表着姻缘。

  听说宁缺今天来之前受了伤。

  莫山山眉尖微蹙,简洁问道:谁?

  月轮国的道石僧,在晨街上正面挑战,被宁缺断头。

  酌之华犹豫片刻后说道:那位道石僧听说在悬空寺里读经礼佛多年,境界很是高深,所以我想宁缺受的伤应该不轻。

  莫山山站起身来,沉默片刻后又缓缓坐下。

  原来你写书帖时已经受了伤,可你为什么不说呢?

  很久没有人去剪的烛芯微微卷曲,光线昏淡,映在少女的白裙上泛着淡黄,但映在她的脸上,却依然遮不住微微的苍白。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