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科幻灵异 > 将夜 > 凛冬之湖第一百六十六章 人间云,血面佛
  宁缺没有与念师战斗的经验。

  但他有很多战斗的经验。

  所以当这条清晨宁静而喜乐的街、包子铺蒸腾的热气、开心的孩子和木讷的**以及整座长安城都消失在眼前时,他没有惊讶失措,而是做出了最快的反应。

  他闭着眼睛,抽出腰间的柴刀,回忆着闭眼之前最后看到的那幕画面,按照脑海中残留的踪迹,朝着身前砍了下去。

  刀锋破风而至,并不锋利还带着老笔斋柴木屑的刀身,准确地劈向中年僧人的眉心,一根眉毛的距离都没有偏。

  宁缺眼前那那座坟头很远,远在千里之外。

  却又很近,近在眼前。

  他抽出身后细长的朴刀劈了下去,仿佛还带着梳碧湖草屑的刀身,准确地劈中坟头,从千里之外到眼前一步,一寸都没有漏过。

  然而这看似沛若莫御的一刀,落在那座孤坟上,竟是没能把这座坟头斩开,刀锋与坟体之间崩溅起无数蓬火花,连绵成了一道火况细长朴刀腰身上隐隐能够看见到个豁口。

  长安城清晨街畔,中年僧人仿佛没有看到迎着晨风斩向自己眉心的那把柴刀,他平静看着前方,眼神专注而坚定。

  不断站在他身旁的那名干瘦武僧,手腕一翻,一根精铁打铸而成的铁杖,呼啸而空而至,杖尾深插入青石板,杖身拦在那把刀前。

  一声沉闷的撞击声。

  宁缺闭着双眼膝盖微弯,踮起脚尖借着反弹之力向街心飘去半丈横柴刀于身前,手腕悄然颤抖,脸se微白。

  一旁观战的陈皮皮悄然蹙眉。

  在世间行走的念师或剑师身旁,都会有近战武力强横的武道修行者做为胁从,这种搭配已然成为一种修行世界公认的规则,那名干瘦武僧替中年僧人出手处理近身要挟,并不违反决斗的规矩。

  陈皮皮不知道宁缺对修行世界规矩的了解程度近似于白痴,他并没有愤怒于白塔寺两名僧人对宁缺一人,他蹙眉的原因和那名干瘦武僧的出手无关,而是因为街畔那些神se如常的行人和市景。

  孩子还在开心地撕着被大肉包子热气薰软的湿纸。

  包子铺里的男人还在那里很居高临下冷漠骄傲地收着铜板往街坊竹筐里分拣着包子嘴里的收卖声比蒸屉里冒出来的热气还要安静。

  围在蒸屉前的街坊们,有人愤怒地怒斥着插队的外乡人,有人和邻居交换着昨夜牌局的胜负,有人压低声音讲述着宫里的某件传闻,等着新鲜出屉出的包子端上来时,所有的交谈便夏然而止,变成了热闹的哄抢。

  没有人注意到街畔的两名异国僧人,也没有人注意到书院后山有两位先生出现在人世间,以至没有人发觉街畔此时正在展开一场沉默而惨烈危险的决斗,街畔嘈杂热闹依旧所以平静喜乐。

  这已经不是身在红尘中,意在三界外。

  而是以禅动念,在苍生之前修了道铁门槛。

  陈皮皮没有想到这名来自白塔寺的无名中年苦行僧竟然禅念的境地强大到了这种程度,不由开始担心起宁缺来。

  宁缺向后飘退数步。

  千里之外的那座孤坟,在他眼中反而变得愈发清晰。

  坟体是由普通青石粘土修砌而成,看不出有什么特异之处,但先前被他一刀狠狠斩下,上面竟是没有留下丝毫踪迹。

  千里孤坟,无处话凄凉。

  看着那座无处话凄凉的坟,他觉得越来越凄凉,觉得越来越寒冷,仿佛身体里的热量正在丝丝缕缕向着空气里逃逸。

  然而站在精神的世界中,又哪里有真实的身体?

  宁缺看着千里之外的那座孤坟,知道孤坟处传来寒意孤清意都是那位中年僧人的念力正在精神世界里攻击自己的手段。

  这种佛宗手段很高明,以至能够说很神奇。

  中年僧人的念力便像春风化雨般丝丝缕缕渗入,平和中正到了极点,也便危险到了极点,乃是沉默的超度意味,让你自行随之而歌而舞,或随之坐而冥想,或自堕于情绪之中,再也难以自拔。

  如果换成别的人,即便是比宁缺的心意愈加纯粹强大,面对这样的佛宗禅念攻势,只怕也会难以应付,以至不知该如何应付。

  然而宁缺曾经和莲生大师的精神世界相通过。

  莲生大师学贯佛道魔三宗,曾于悬空寺诵经,做过佛宗山门护法,一身课业惊世骇俗,虽然与宁缺精神世界相通时,大师已然垂死念力以至还远不如这名来自白塔寺的中年僧人强大,但要精神和境地,不知要超出此人不知凡几,那种禅念里隐藏着的循循善诱不知愈加诱人几分。

  曾与大海风暴搏击过的泳者,很难溺于小溪之中,曾经见过莲生七十瓣,瓣瓣皆香的妙境,又怎会被一座坟头所感染?zl口)3宁缺在千里孤坟的寂清意前,丝毫不为所动,面无表情。

  他固守一颗本心,默然凝念,舍弃手中刀,凭念力在空中幻出一把把山还要大的恐怖虚刀,当头便朝那座坟头再次斩了下去。

  那座孤坟再如何坚硬,也登时便碎了。

  不是被刀斩碎,而是被如山般的刀生生碾碎!

  包子铺里热腾腾的蒸汽,被端着包子挤出来的人群和微风鼓荡着来到街上。

  那些白se的蒸汽,笼罩着中年僧人和宁缺的身体。

  仿佛云端,突然不在人间。

  宁缺松开右手,柴刀自手中滑落,落在地面上,发出一声轻响。

  他闭着眼睛站在人间的云海里,站在人间沉默不动。

  中年僧人脸se突然惨白,身体剧烈地颤抖起来,摇晃不安,似乎随时便要躺倒在云海之中,一醉便不再去。

  合什的双掌缓慢而坚定地靠拢在了一起。

  街上的蒸汽流云渐宁。

  中年僧人终究也慢慢站稳了身体,没有倒下。孤坟被宁缺一刀碾压成无数石砾,漫天飞舞。石雨之后的空中浮现出一尊数十丈高的巨大石佛。

  石佛面容慈祥,神态慈悲,睁着的双目间却似乎有雷电正在酝酿累积,说不出的漠然严肃,满怀着对身前之人的悲悯与愤怒。

  悲悯与愤怒似乎是无法相容的两种情绪。

  却在这尊石佛脸小得到了完美的同时展现。

  悯其不幸也,怒其不争也。

  石佛的嘴唇紧紧抿着,像是一道线,一道用刻刀雕出来的浅浅的线,似乎数千数万年都不曾张嘴说过话。

  宁缺看着这道线,想起了白衣少女那双薄若红线的好看的唇。

  石佛没有开口说话。

  天地间却响起了一道佛偈,单音节的两个字,含义未明,却雄浑苍远。

  满天石砾落下,暴烈如雨,砸向大地。

  宁缺抬头看天,看着土石皆来,不知该如何应对。

  满天石砾如雨,落在他的身上,落在他的脸上。

  真实的身体的痛苦,清晰地传入他的识海,让他意识到自己的身体每一处,体冉的脏脏,都在承受着天地元气的攻击。

  在这一刻,他想起了北山道口,吕清臣老人杀死那名书生的一幕。

  那名书生已然入魔,依然死了。

  宁缺已然入魔,但他是真正的入魔。

  天地元气的侵伐,怎么可能杀死他?

  所以只是痛苦,并没有其余。

  包子铺里的蒸汽还在向街上飘散。

  中年僧人站在云雾间,眼神愈发幽静,最深处却有一抹灼热的光辉开始凝结燃烧,那抹灼热的光辉是惊讶是愤怒是杀念。

  他没有想到书院宁缺从来不以念力著称,却拥有如此雄浑的念力,在自己用念力攻击对方诲识海时,竟能如此轻易地化解掉千里孤坟的寂清意。

  然而更令他感到惊讶的是,精神世界里的满天石雨,是他用念力控制的天地元气对修行者肉身发起的间接攻击,竟然这样都无法伤到对方!

  如此恐怖的肉身强度,而且明显不是武道巅峰强者护体真气所形成的防御,那么只有一种理由,那个理由便是中年僧人惊讶和杀念的来源。

  中年僧人双掌本来合什,此时慢慢分开。

  他左手食指白下一抠,从右掌心里生生挖出一个血洞。

  然后他面无表情撕下一片血肉。

  做完这个动作手,他黝黑的面颊愈发惨白,眉眼之间老态毕现,皱纹仿佛雨水冲刷而成的垃圾堆旁层层叠叠,枯稿到了极点。

  他把右掌里的血与肉慢慢抹到这张枯稿的脸上。

  这不是魔宗邪恶功法血手印。

  而是佛宗能力最大最决绝的精血饲佛。施出这种功法的佛宗弟子,就算境地再高深,也极有可能就此死去。

  如果不是山门倾覆,或遇着千世仇敌,没有任何佛宗弟子会使用这种大违佛门慈悲意的手段。

  中年僧人挖血涂脸之时,陈皮皮马上便反应了过来,非常惊讶心想此人与小师弟究竟有何仇怨,竟是要置他于死地!

  值此危险时辰,身为书院弟子,哪里还管得了什么规矩。

  他身上那件宽大的院服无风而飘,振荡若旗。

  食指微屈,那记天下溪神指,便要依着书院不器意袭向中年僧人。

  然而这时候发生了一件事情。

  那件事情让陈皮皮愣了一霎时。

  而精神世界战斗的胜负,往往只需要一霎时。!。

  【】阅读最新最全的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