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科幻灵异 > 将夜 > 凛冬之湖第一百六十五章 馒头
  不喝水是要死人的,澳门赌博网站:宁缺想着这句话,认真问道:如果你要吃喜欢吃的蟹黄粥,就喝不着水了,怎么办?

  陈皮皮挥手不耐说道:不可能会有这和情况发生,哪里找不着水喝?

  宁缺坚持问道:如果水有脚,有思想,不想让你喝,当你靠过去,它就自己跑掉,你怎么办?

  陈皮皮愣了愣,思考很长时间后无奈说道:如果真是这样,那为了活下去,还是喝水吧,虽然会痛苦一些。

  宁缺看着湖面上的晨光轻波,忧伤感慨说道:别人都能三妻四妾……好吧,换一个比较好些的说法,别人都能拥有很多段爱情,为什么我就不行?为什么我家那个还是个小孩子就学会吃风吃醋了?

  陈皮皮站在他身旁看着湖里的雁鸣山倒影,说道:这和事情你不要间我,对于女人这和奇怪的东西我从来没有想明白过。

  宁缺看了他一眼。

  陈皮皮摇头说道:你也不要奢望能从师兄师姐们那里得到什么帮助,后山里没有谁有这方面的经验,都是些天才与白痴。

  宁缺感慨说道:我本以为做人嘛最重要的就是开心,但我没想到她会这么不开心,说起来已经十几年了,我好像就没赢过她一次,这究竟是为什么?世间那些都是很好很好的,而且我也很喜欢,然而她不喜欢……我似乎便没有任何办法,难道这就是命?

  陈皮皮安慰说道:那你就要学会认命。

  我可不觉得这算是安慰。

  宁缺说道:对了,师兄要抓我回书院问什么事情?

  陈皮皮说道:大家想问清楚你到底是想选山山还是桑桑,不过现在看来可以不用问了,我很赞成你的选择。

  宁缺神情微异问道:为什么?

  陈皮皮看着他说道:因为我知道你会这样选。

  宁缺沉默了很长时间。

  陈皮皮眉尖微蹙,揉了揉脸颊,关心问道:这事你准备怎么解决?

  宁缺沉默片刻后说道:桑山垦小的时候不愿意自己洗衣服,我那时候就教过她一句话:自己的事情自己做。殷然这是我自己的事情,终究得我自巳去处理,而且这和事情必须处理的毫不拖泥带水。

  陈皮皮忧虑说道:你不担心会伤着她?

  宁缺笑着说道:难道我不是一个很薄情寡性的人吗?

  陈皮皮看着他很认真地说道:你笑的很假很惨淡……

  宁缺惨淡一笑,不知该如何言语。

  陈皮皮感慨说道:男女之事果然是世间最麻烦的事情,现在想来我还真要感激叶红鱼那斤……婆娘,她让我这辈子对女人都没有任何想法,如此一来反而让我不需要经历你这些苦恼。

  二人绕湖而过,离开雁鸣山,重新回到人声嘈杂的街市之中,此时晨光大作,长安百姓们都已经起床,在早点摊子前排起了长龙。

  一家馊头铺旁,站着两名僧人。一名是干瘦的奂僧,裸露在僧衣外的手臂看上去就像钢铁一般,另一名中年僧人肤色黝黑,脸上满是风霜之色。

  两名僧人手里捧着雪白的馊头,正在沉默地咀嚼,脚下的石板上搁着两钵清水,僧衣陈旧……形容漠然,与周遭热闹市景形成了鲜明的对照。

  长安城里很少看见苦行僧。

  远远看着街边那两名僧人,陈皮皮眉头微蹙说道:尤其是这么强大的苦行僧。

  宁缺看着前方那两名低头沉默啃馊头的僧人,感慨说道:有生皆苦有生皆苦,我本以为自己已经够苦了,没想到世间还有比我更苦的人,吃馊头居然连腐乳都没得配……真不愧是苦行僧。

  长安城乃天下第一雄城,每日里不知有多少奇人异士出现,虽说苦行僧比较少见,但二人也不以为意,就这样走了过去。

  走过那两名僧人身旁时,宁缺看了那名中年僧人一眼。

  恰在这时,那名中年僧人抬头看了宁缺一眼。

  宁缺停下脚多。

  那名中年僧人的目光宁静而强大,仿佛在青为古佛前被香火静静董染了几千几万年,没有任何杂质。

  而那名中年僧人身上流露出来的气息也极为宁静而强大,他此时虽然站在人声鼎沸的坊市里,手里拿着半个雪白的粳头,但却像是站在莲花盛开的佛国,手里拿着一枝沾露的青枝。

  陈皮皮跟着宁缺停下脚步,他蹙眉静静看着那名中年僧人,忽然开口说道:人间净土自身成佛……你从白塔乘?

  中年僧人合什说道:白塔寺道石……见过书院十二先生,十三先生。

  道石是一个很没有名气的苦行僧。

  陈皮皮没有听说过他的名字,世间绝大部分修行者都没有听说过他的名字,因为道石自出白塔以来……便一直在乡野村落里苦修静悟。

  但修行者的名气与实力从来没有什么固定的关系

  陈皮皮看着这名苦行僧站在红尘中,却凝出身在三界外的法像便知道对方的修为境界非常强大。

  陈皮皮看了宁缺一眼。

  宁缺看着那名中年苦行僧忽然问道:来找我的?

  道石平静说道:请十三先生赐教。

  既然入世,自然便会不断面临源源不绝的挑战,想当年小师叔靠着一把划击败世间锋雄,才在世间铸就了书院的不世威名,宁缺对于这和局面早有心理准备,但他今天没有准备好。

  因为荒原之行的那些故事因为与花痴之间的冲突,因为那个叫曲妮玛棒的可恶的老女人,宁缺对月轮国对白塔寺没有丝毫好感,但前些天与观海僧一战后,他对佛门弟子的观感有所改变。

  他看着那名中年苦行僧诚恳说道:我今天有些要紧的事情要做,大师能不能多等几天?

  道石平静说道:佛门讲究缘法,我自月轮千里迢迢而来于这繁华长安城中遇见你,又岂能错过?

  宁缺微微皱眉。

  陈皮皮看着他憔悴的神情,知道化这两天心神不宁,而且没有休息好,不由摇了摇头,看着道石微笑说道:我来?

  道石认真说道:贫僧不是十二先生的对手。

  陈皮皮怔了怔,气极反笑说道:你们若是要挑战书院,我出手还是小师弟出手有什么区别?你们这些和尚要脸还是不要?

  道石黝黑的脸颊上型出一丝微笑,说道:侍佛之人要脸作甚?

  从昨天清晨到此时的清晨,宁缺没有睡觉,没有吃饭,没有喝水,被恐惧惘然的情绪折磨的不善,在湖畔站了一夜痛骂一夜,也没能让他情绪稍微变得好些,所以他这时候很烦,非常烦。

  听着这名白塔寺僧人的说话,宁缺愈发烦躁起来烦到不能呼吸,烦到快要歇欺底里,烦到直接说道:我认输。

  中年僧人说道:未曾战,便言输,无意义。

  宁缺看着中年僧人黝黑的脸颊看着他脸上那些纵横如山……的皱纹,沉默很长时间后说道:那你选个地方。

  中年僧人说道:佛门讲究缘法颤然在这里遇见十三先生,那便就在这里。

  宁缺看着身周穿梭的行人,看着不远处捧着热包子正在流着口水撕纸的孩子,声音渐冷,问道:我得罪过你?

  中年僧人平静回答道:你我未曾见过。

  宁缺接着问道:那你为什么非要这么折腾我?

  中年僧人看着他的眼睛说道:在荒原上十三先生辱过姑姑。

  宁缺微微皱眉,说道:你又不是杨过。

  陈皮皮凑到他身旁,压低声音说道:虽然我不知道杨过是谁,但好像你成功地激起了对方的战斗**。我必须提醒你,佛宗功法有很多莫名其妙的地方,这名苦行僧走的是莲花净土的路数,你可不见得搞得过他,要不然我们干脆走?反正我在这儿,他也不敢强行拦你。

  宁缺转头看着他说道:难道你不觉得是他激起了我的战斗**?

  陈皮皮问道:你为什么要战?

  宁缺回答道:因为我烦。

  中年僧人看着宁缺微微一笑,放下手中那只幔头。

  纵使千年如何最终还须一个土馊头。

  宁缺的眼前便多了一个粳头,一个土馊头,一个坟头。

  那座孤坟在他的眼帘里越来越清晰,越桑越大渐要遮蔽街畔早点摊子上冒出的执业雾,快要遮住开心捧着肉包子的孩童的笑颜。

  宁缺并未惊悸他知道眼前真实世界的消失不代表真实的事件,只是自己被那位中年苦行僧人拖进了对方的精神世界之中。

  那名中年僧人原来芜一位念师!

  念师可以直接以念力攻击敌人的识海,以念力操控天地元气直接攻击敌人的内腑,无形无痕,难以防范,非常强大。

  修行界一向有和认知:同等境界的修行者中,念师是最强大的。

  宁缺遇见过念师。

  他在这叮,世界上遇见的第一位修行者吕清臣老人,便是一位洞玄境的大念师。

  但他从来没有与念师战斗过。

  他更没有想像过佛门中的念师会有多么强大。

  眼前那座无处话凄凉的孤坟越来越娄

  真实的世界越来越远。

  宁缺的识海一片虚无黯然。

  真实世界的街畔。

  他闭着眼睛,从腰间抽出那把柴刀,向着身前那个光头斩了下去。

  精神世界的坟前。

  他睁着眼睛,从背后抽出那把朴刀,向着身前那座坟头斩了下去。

  一日一夜间累积的烦躁和杀意。

  尽数都在这一刀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