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科幻灵异 > 将夜 > 凛冬之湖第一百五十四章 雾隐
  符火依托符意不可持久。

  当符纸上的符意消散于空中,澳门赌博网站:笼罩在观海僧身周的火焰自然也随之渐渐熄灭,那层无形屏障反射着最后的残火,流光溢彩,似极了美丽的玻璃罩,便在这时观海僧于罩内睁开双眼,望向道殿对面草席上的宁缺,目光平静而坚定。

  接下来似乎应该轮到这位佛宗强者反击了。但宁缺说过,如果自己先出手,观海僧便再也没有出手的机会,而他正是这样做的0

  就在符火灼烧观海僧身周无形天地元气屏障的时候,第二张符纸已经悄无声息飘出他的衣袖,贴着乌黑哑光的地板飘向观海僧,当符火最终焕散,观海僧睁开双眼意图反击时,那张符纸开始施放出磅礴的符意。

  磅礴暴雨从天而降。

  然而现在是在道殿内,殿便有屋顶,哪里来的天?

  暴雨便是从道殿内约三丈高的空气中无由生成,然后哗哗落下。

  画面显得极其诡异。

  观海僧的护教明王法像,能够凝天地元气为明王护甲,修至精深处,可隔绝世间一切无形无质的力量,比如念力比如符火,然而这场从道殿半空中落下的瓢泼大雨乃是实物,那道无形屏障根本无法阻拦,顿时从头到脚都被淋至湿透。

  微寒的雨水顺着单bo的僧衣哗哗向下淌,也在观海僧微黑的脸颊上纵横,他看着远处草席上的宁缺,心间生出极强烈的不解,这第二道符为什么会是一道水符?

  先前那道猛烈的符火让他确认宁缺在符道上的造诣果然精深,如果不是自己早已修成身似诸天法像,只怕一个照面就要吃大亏,然而水乃世间最柔最弱之物,若要单以水符破敌,那必须修到神符师的境界,才能积世间万水为至刚至强,可宁缺明明距离神符师还有极遥远的距离。

  雨水在观海僧的脸上淌流着,冲涮着他的不解与疑惑。

  这些雨水看似磅礴,实际上对他造不成任何伤害,他决意不再思考这些问题,竖于身前的右掌中指忽然弹出,指尖弹中滑落眼帘的一滴雨珠。

  事实上观海僧的手指并没有真的触碰到那滴雨珠,只是他的意思触着那滴雨珠,然后雨珠便明白了他的意思,嗤的一声划破殿内空间袭向宁缺面门,疾若羽箭!

  宁缺似乎没有看到这滴雨珠,没有做出任何躲避动作,只是低下了头。

  观海僧隔着眼前瀑布般的雨帘,隐约看到那滴雨珠没入宁缺的头发里【《》yy:】不禁神情微凛,暗想若让真伤害了对方,烂柯寺该如何向书院交待?

  然而出乎意料,那滴雨珠似乎对宁缺没有造成任何影响,他只是静静低着头。

  而他施出的第三道符纸,已然飘到观海僧身前,就在道殿半空落下的那场暴雨渐歇之时,骤然释放出所有的符意,凝在符纸上的精纯气息渗进了每一滴水中。

  暴雨骤止,那些雨水却依然在观海僧的身上、在乌黑哑光的地板上流淌,随着那道符意的渗入,这些雨水以肉眼可见的速度迅速冻凝,地板上淌着的水流化作微缩的冰川,观海僧头顶淌落的雨水化作微缩的冰瀑!

  强烈的寒意笼罩着空旷的道殿。

  观海僧僧衣里的雨水,脸上的雨水全部凝结成冰,睫毛都化作了冬日屋檐下的冰棱般,整个身体都覆上了一层透明的冰甲,就仿佛是一座冰雕的佛像。

  这座冰雕佛像与乌黑地板之间的水也已结冰,有过寒冬生活经验的人都知晓,似这般冻住甚至要比沥青粘附更加结实,而观海僧整个人都被冻在冰里,无法发力,短时间内根本无法摆脱这种困境,似乎只有等着被宁缺轻而易举击败。

  然而观海僧虽然声名不显,但他毕竟是烂柯寺隐居长老的关门弟子,佛法修为更在佛宗七子之上,又哪里是这些符冰能够击败的?

  观海僧被冰所凝,身不能动心却能动,唇不能动意却能动,只闻得一【《》yy:】道浑hou而充满悲悯气息的声音,从他胸腹间响起,意味难明却大有庄严之感。

  佛得!

  随着佛偈响彻空旷的道殿,观海僧睫毛微微颤动,上面凝着的那些冰雪簌簌落下,单bo僧衣上的冰甲寸寸破裂,尤其是僧袖之前冰雪尽化,双手终于获得了自由。

  僧人礼佛用的便是双手,所以佛宗功法最重要的也是双手。

  观海僧双手获得自由,毫不犹豫双掌一阖,两道明王印左右互印,一股雄浑的金刚意顿时从他身上喷bo而出,轻而易举地将身周所有符冰震成碎粒。

  数万粒碎冰悬浮在观海僧四周。

  殿外最后的暮色从窗缝间漏进来,被数万粒碎冰反照折射,顿时化作无数道金色的光线,观海僧身在金光之中,以身相似的明王法像终于到了圆满境界!

  便在这时,宁缺抬起头来,静静看着佛光之中的观海僧,一直扶在膝头上的左手骤然一紧,把那道暗中握了很长时间的符纸捏碎。

  宁缺在大明湖畔施出颜瑟大师留给自己的锦囊,观束字符意之后心有所感,在回长安旅途中悟出了自己修道生涯中第一个动意符。

  就是现在施出的散字符!

  这道散字符没有飘至观海僧身前,因为是动意符,宁缺也无法动用今日在雁鸣山畔观冬湖悟出的法门,符意遥遥而去,显得有些微弱。

  金光之中的观海僧眉头微蹩,因为他也感觉到了这道符意的弱小。

  宁缺施出这道散字符的目标本来就不是他,而是笼罩在他身周的那数万粒碎冰。

  散字符符意落下,那些微小的碎片变得更加微小。

  比冰粒更微小的是尘埃。

  冰是水。

  水化作的尖埃是云,或者是雾。

  无数的云雾弥漫在道殿里,仿佛这个世界忽然来到了高空云海之中,遮掩住了所有的视线,甚至扰乱了所有的天地气息。

  便在这时,云雾骤然波动起来。

  云雾微散,现出宁缺的身影。

  他的身影己经来到了观海僧的身前。

  只差咫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