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科幻灵异 > 将夜 > 凛冬之湖第一百四十七章 书院之直
  大黑马在低头吃草,深冬时节的枯草无滋无味,越嚼越着·皮般苦涩,难受痛苦地吐了出来。它抬头望向草甸深处那两座新坟,看着小侍女暗自想着现在两个人可能成为自己的女主人,还是那个在荒原上替自己洗澡的好些,这个太黑太瘦不好看,那个又白又美手还挺温柔。

  想着这些有的没有的事情,它踱步向草甸外走去,待看见那个黑沉的车厢后,它的身躯骤然僵硬,心想这世界上怎么有这么重的马车?自从那年春天在草甸间被宁缺瞧中之后,自己便越混越凄惨,莫非这便是一见宁缺误终生?

  新坟前,桑桑低身拍掉膝盖上的土屑,走到宁缺身边替他清理了一下衣衫,便在这时天空忽然飘起稀稀落落的雪来。

  蓬的一声轻响,大黑伞在头顶撑开,遮住天空,也遮住了那些从云层里挤出来的雪沫儿,主亻卜二人撑着黑伞向草甸外的马车走去。

  大黑伞下,桑桑低着脑袋轻声说道:少爷我真有件事情要和你说。

  先不慌。宁缺想起一件事情,从怀里摸出一个小盒子,我在土阳城里花了半个月时间,给你精心挑选了件礼物,你看看喜欢不

  事实上这盒子是年节那天离开土阳城时,他顺手在街边一间铺子里买的,哪里花了半个月时间,又哪里谈得上精心挑选,但他的表情却极认真,看不出丝毫碘绽。

  桑桑好奇接过盒子,打开发现里面是一个可爱的小泥老虎。盒子里的小泥老虎半侧着身子憨态可掬,她看着它笑了起来,说道:喜欢,挺好看的。

  宁缺厚颜无耻说道:那是,你也不想想我花了多少精神在上面

  桑桑把盒子关上,问道:那个挺好看的穿白裙子的小姐是谁啊

  这个来的过于自然,所以非常突然。

  宁缺怔了怔,然后笑着说道:呀,叫莫山山,是大河国....

  夜晚的临四十七巷,非常安静,只是今日除了各家里的火盆僻啪声,枯叶落在冬雪上的微声,还多了那匹大黑马特有的喷翻唇皮儿声

  从头到脚洗到清清爽爽,宁缺舒服地靠在北炕上,取出一张当初没有完全不成功的废火符,用手指搓碎,然后用双手均匀擦在头上开始搓揉,不过片刻,符纸碎末里残存的暖意便将湿漉漉的头发烘干,柔顺黑滑。

  准备睡觉。他高兴地钻进暖烘烘的被窝,感受着炕传来的舒服温度,忽然发现桑桑正跪在那边床上铺被褥,不由异道:你怎么过来一起睡?

  桑桑铺好被褥,脱下外衣叠好放在枕旁,说道:我都这么大了,当然要分床睡。

  宁缺怔了怔,发现这句话很有道理,但还是觉得有些不习惯。他默默想了会儿,把手伸出被子食指轻弹,桌上的烛火应声而熄。

  那就睡吧。

  房间里一片安静,过了会儿忽然响起悉悉的声音,然后他的被褥被掀开,一个小而微凉的身子钻了进来,然后安安静静靠在他胸

  宁缺抱着她,手掌在她背上轻轻抚拍,就像小时候哄她睡觉时那样,感受着怀里的小姑娘身体,嗅着颈间传来的她&prime的发丝的味道,感叹道:还是这样舒服。

  桑桑把头在他怀里拱了拱,寻找着最熟悉也是最舒服的姿式,轻轻嗯了一声。

  不知道过了多长忖间,她忽然睁开眼睛,抬头看着宁缺说道:我真有事要说。

  宁缺低头看了她一眼,沉默片刻后说道:我也确实有件很要紧的事情要告诉你。

  没有重新点亮烛火,借着窗外星光照在冬雪上的明亮,他从墙角不知何处摸出一锭沉重的雪花银,让桑桑专心看着。

  宁缺意念一动,便将体内的浩然气运至双手间,双手一搓便将那锭雪花银搓成了一根银棍,然后手指快速轻捏,银棍的尖端瞬间变得无比锋利。

  桑桑跪在炕上,肩上搭着被子,不解问道:你什么时候学会变戏法了?

  宁缺把那根锋利的银棍狠狠向自己的手臂上戳去,只见锋利的尖端深深陷入,却只留下了一个极浅的白痕,一滴血都没有渗出来。

  桑桑很吃惊,澳门赌博网站:伸出手指戳了戳他的胳膊,说道:这么硬?

  我学会了小师叔留下的浩然气,就是这股浩然气把

  我的身体变成了这样,而所谓浩然气就是吸收天地间的元然后储存在自己的身体里。

  宁缺看着她眼、眸里反射的星光雪色,沉默很长时间后说道:扌换个说法,我现在修行的功法是魔宗的功法,对这个世界而言,我就是魔宗余孽。

  就算他是冥王之子,对桑桑而言也没有任何影影,更何况是什么魔宗余孽,难道修了魔宗功法的少爷就不是少爷?桑桑怔了怔后,想到另外一个很重要的问题,说道:这样啊...阝老师说的可能确实是真的,你就是冥王的儿子。

  扯蛋。宁缺暗运真气,把手里那根银棍揉成银球,一抖被子把两个人盖进去,说道:少提那些扯蛋的事情,明天我要吃煎蛋面

  桑桑在被子里嗡声嗡气应道:知道了。

  第二日清晨吃了碗加葱加花橄特别加蛋的煎蛋面,宁缺便向书院去,师傅颜瑟把马车当伟大遗产赠予他,他自然就乘这辆马车,原先那辆马车已经花钱退掉。

  马车行经冬日晨光下的微黄草甸,来到书院石门外,宁缺跳下马车,解下大黑马让它自行去玩耍,背着行李走入书院,觅着教习交待了边塞实修的一些事务。

  然后他背着沉重的行囊,走过诸舍走过窄巷,走到湿地畔看了眼薄冰块间无神游动的鱼,又看了眼远方如剑的密林,便来到了旧书院前。

  都是非常熟悉的景致,有他很多的美好回忆,虽然只有大半年不见,他却已经非常想念,对长安城的想念越多,对渭城的相信便越少,抬头看着旧依然开着的东窗,宁缺忽然想明白了一件事情,最想念的地方大概便是家乡。

  走过那片将大山笼罩的云雾,右手轻挥赶走最后一缕雾气,他便来到了山腰间那片阔大的崖坪,看着与时节完全不符的青草花树,看着远处那道自崖顶垂落的银色瀑布,他不由精神一振大声喊道:我回来啦!

  喊声回荡在空旷的书院后山里,隔了很长时间,除了他的声音竟是没有得到任何回应,也没有哪位师兄师姐兴高彩烈地出来欢迎他。

  宁缺不免有些悻悻,顺着山道向那片镜湖走去,然后他脸上的神情变得越来越开心,越来越快活,因为虽然依然没有师兄师姐出现,但他听到了道畔的山林里有人在弹琴唱歌,有棋子落在坪上清脘作响,有锄头入土的声音想必是在葬花。

  溪畔有水车,水车前的屋内依然响着打铁的声音,那些单调而枯燥的声音似乎从来没有停止过,宁缺精神一振,掂了掂身后的行囊,加快了脚步。

  然而还在中途,他便被人喊住了。

  他循着声音望去,只见明镜般的小湖中央,那道被第一枝元十三箭轰塌的亭子早已修复如初,七师姐看着他掩嘴而笑,挥挥手便算是打了招呼,而外刻后,神情严隶的二师兄和他那顶极不严隶的高冠一起缓缓走了出来。

  你这次实修的表现不错。

  站在湖畔,二师兄负着手,看着湖光山色缓声说道,语气平淡而不容置疑。

  在书院后山,能够得到二师兄的赞美或者说肯定,要比从夫子或大师兄那里听到好话要艰难太多,所以宁缺不免觉得有些受宠若惊,完全不知道该说什么。

  射杀隆庆这件事情倒也算不得什么,师兄师姐们耗这么多心神给你做出元十三箭,本来就是为了让你去射那个家伙,所以这是理所当然之事,不值得夸耀。

  二师兄回头看着他,脸上极罕见地现出一丝赞美之色,说道:但在土阳城里杀死谷溪这件事情....你做的很好。不去理会夏侯在城中,不去理会那是东北边军的大本营,只要占着道理那么杀便杀了,要知道我书院弟子讲究的便是道理二字。

  宁缺当日在土阳城里杀死军师谷溪,有很大原因是因力体内浩然气境界陡进而做出的选择,事后想来确实显得有些疯狂,回长安的旅途中他一直有些担心大师兄会不会因为这件事情而教训自己,却没杵到二师兄竟是如此看法。

  仿佛猜到他在想什么,二师兄沉默片刻后缓声说道:我对大师兄向来尊敬,但我尊敬的是他的修为、心境乃至德行,至于他信奉的那些宽恕之道,处世之法,我却是与他

  有不一样的想法,若真以德报怨,那我们用什么来报德=

  听着这番话,宁缺想会儿后认真问道:那何以报怨?

  二师兄说道:当然是以直报怨。

  宁缺赞叹道:师兄此言简约而不简单,细微之中大有真义。

  二师兄看着他说道:这是老师当年教我们的话,所以你赞美错了对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