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科幻灵异 > 将夜 > 凛冬之湖第一百三十一章 心灰意不冷
  将夜131,将夜正文第二卷凛冬之湖第一百三十一章心灰意不冷

  世间第一强者也要守规矩……宁缺眼睛一亮,澳门赌博网站:搓着手兴奋问道:大师兄,你和剑圣柳白究竟谁更强?

  大师兄困huo看着他,说道:剑圣柳白既然是世间第一强者,固然比我强。

  宁缺愣了愣,说道:这算什么谜底?打斗这种事情又不是打嘴炮。

  大师兄认真思考打嘴炮究竟是什么意思,思考了很长时间后以为大概了解宁缺想要表达什么,认真解释道:我不擅长打斗,你二师兄比较擅长。

  这个谜底再次令宁缺感到无言。

  大师兄看着他好奇问道:小师弟?

  宁缺摆摆手:没什么,师兄,我只是还没有完全习惯你说话的体例。

  大师兄恍然大悟,说道:原来如此。

  宁缺问道:如果悬空寺首座和知守观观主是天空里的苍鹰,那大师兄你呢?

  大师兄微笑说道:我只是伺奉老师的一个书生。

  宁缺叹了口气,说道:师兄你这种回答未免过于虚伪了些。

  大师兄摇头叹息说道:莫说观主与首座,知守观与悬空寺里那些境界惊世之人,即是民间市井之中亦有不凡,那些看上去寻常普通的酒徒屠夫之流,你又哪里能看出他们是早已破了五境的世外高人?

  大师兄固然不是虚伪的人。他之所以不竭重复重复又重复告诉宁缺自己其实不是世界上最强大的那个人,是因为他坚信自己确实不是世上最强大的那个人,并且他很是不肯意宁缺因为师men布景的强大而陷入某种妄自尊大的jing神错觉中,从而走入修行歧途,逐渐远离那条唯一正确的自我寻找之路。

  有些遗憾的是,宁缺并没有体会到大师兄的良苦用心,因为他的逻辑很简单,在已知的修行世界里。那位知守观观主想必身处最强大的条理,而他教出来的徒弟叶苏在大师兄面前连个屁也放不出来,那么就算再强也强不到哪里去,至少不会比书院更强,于是乎他理所固然地觉得骄傲并且兴奋。

  正因为这种情绪,所以他不是很能接受今天冬园对话的结果。

  大师兄明白他在想些什么事情,说道:夏侯很强大,即即是君陌也不敢轻言胜之,遑论杀之?并且他是皇后的兄长。**谁敢无罪斩之?这个秘密除夫和陛下,便只有极少几个人知道,还请小师弟善加保存。

  师兄,我不明白为什么先前你会让我听到这个秘密。

  大师兄静静看着他,清澈而干净的目光恍如能看透宁缺最擅长的掩饰。

  宁缺回望着大师兄,因为信任而没有做任何掩饰。

  缄默很长时间,大师兄看着他怜惜说道:因为我想你需要知道。

  宁缺缄默片刻后垂头说道:是的,我需要知道这些。

  大师兄忽然微笑说道:回书院好好学习,五年之内你一定能杀死他。

  宁缺抬起头来,看着大师兄干净的眼眸。心间轻轻咯噔一声,觉得师兄恍如什么事情都知道,包含自己最大的那个秘密。

  然而就算知道了又如何呢?以往那些年在世间流离失所挣扎在生死之间,所以外表散漫狡猾实际上心思刻厉冷漠忌警所有的人,然而如今自己已经进了书院成了夫的亲传men生有了这么多的师兄师姐,自己还怕什么呢?

  宁缺看着大师兄认真说道:听闻昔时夫曾经奖饰师兄朝闻道而夕入道。这等境界师弟心向往之,总觉得五年时间太久,想要争朝夕。

  大师兄看着他的眼睛认真说道:夫严*院干涉朝政,今日我贸然发话让夏侯卸甲归老已算是猖獗了一把,而夏侯若真的退出朝政,即是书院也欠好再拿他如何,若师弟你想杀死他便只剩下正面挑战这条道路,你可有此信心?

  ……

  ……

  想着在房内与大师兄的对话,宁缺向将军府外走去,在角men处遇着喂食大黑马结束的山山。便邀她出府在土阳城里去逛逛。

  深冬的土阳城寒风如刀,先前看热闹的民众早已各自归家,街道上除巡逻的唐骑之外,竟是很难看到人影,着实没有什么好逛的。不过年轻的男nv逛街更多的不在于逛街,而是在于和谁逛,所以宁缺和山山的心情却是不错。

  走过半掩着men的粮草行。宁缺指着城墙上对山山说那处的箭楼昔时修的时候出了问题,所以模样有些古怪。不过听说反而很是好使,然后他又带着她去到某条僻巷觅了间极不起眼的铺吃了顿涮rou。满意说道这即是土阳城唯一的美味。

  一路行来观冬景食鲜rou饮烈酒,莫山山没有说太多的话,只是静静听他在说,跟着他行走,然后认真地看着他,目光散漫却不再漠然,偶尔掠过些意思。

  你以前来过土阳城?

  曾经路过一次。

  那你为什么对土阳城这么熟?

  因为……我曾经有个朋友在这里生活过很长时间。

  宁缺在街角避风处买了一块炕红薯,仔细用两张粗纸裹好,递给莫山山让她先行回将军府,然后走到一条巷内,望着将军府飞檐一角缄默了很长时间。

  将军府里那位大将军马上便要去养老了,他曾经替帝国建立下不朽功勋,如今知情识趣自请卸甲,想必朝廷定会备加尊荣,下场怎样也不克不及算暗澹。

  然而长安城那座将军府里曾经淌过那么多血,燕境的村落里燃烧了那么多具无头的尸身,老笔斋对面灰墙下的小黑在雨中死的那般暗澹。

  他很想杀死那位大将军,但他知道自己没有体例杀死对方,哪怕现在的自己已经不再是渭城的无名军卒,而是书院二层楼的学生,依然无法杀死对方。

  大师兄亲自出面,他也只能眼睁看着对方卸甲归田便了断了过往所有恩仇,挥一挥衣袖不带走任何往事以及往事里的血腥,所以他看着将军府飞檐缄默了很久。

  小巷幽静清冷,无人走过,便在这时一名身着深se棉服的中年男,悄无声息靠了过来,觅着四周无人注意,将手中紧捏着的小纸条递给了宁缺。

  这名中年男即是当初在碧水营曾经与他联系过的天枢处阵师,阵师在边塞身份特殊,想在土阳城中与宁缺相见倒也不是太困难。

  宁缺的目光落在小纸条上,身体骤然一僵,拿着纸条的手指在寒风中微微颤抖,缄默片刻后,他声音微哑问道:为什么现在通知我?

  那名中年男同情看了他一眼,低声禀报导:荒原之中根本无法找到先生,所以我只好一直留在土阳城里期待先生归来。

  宁缺看着纸条,缓缓闭上双眼,摇了摇头。

  中年男缄默走出了小巷。

  过了很长时间后,宁缺睁开眼睛,把手中的纸条毁失落,抬头看着灰暗se的冬季天穹,喃喃说道:你怎么就这么死了呢?

  纸条上的消息是大唐天枢处从长安城带来的凶讯,昊天南men神符师颜瑟大师,于日前在长安城北某座山间,与叛离桃山的光明大神官同归于尽。

  很简单的消息,却给宁缺造成了极大的震撼,他来不及回忆当初在书院外草甸间的初度相见遇,来不及回忆离亭里符文之道的初度问答,来不及回忆长安城内外无数道观佛寺旧亭新榭间师徒二人留下的足迹,便开始哀痛起来。

  纸条很短,但隐约包涵的内容很多,宁缺大致明白那位光明大神官之所以被囚桃山多年与将军府血案有关,并且根据那些阐发,他在冥冥中捕获到一种很强烈的直觉——那位光明大神官之所以去长安城,应该是在寻找自己!

  他不明白这种直觉从何而来,自从在魔宗山men接受莲生大师jing神世界里的那些碎片之后,他经常会生出一些很玄妙的直觉,并且他相信这种直觉。

  师傅,你是因为我死的吗?

  宁缺看着灰暗的天穹,心情暗淡难言,情绪糟糕到了极点,如果让师傅离开这个世界的人还存在,他还能用复仇的意念压抑住心中的哀痛,然而那个光明大神官也被师傅杀死了,自己还能为师傅做些什么事情?

  他收回望天的目光,望向那座将军府,感慨说道:看来昔时将军府的血案真和西陵神殿有关系,昔时让你脱手的人就是那位光明大神官?你们为什么要这样做呢?师傅不该死却死了,像你这样的人该死却总是不死,这又是为什么呢?

  稍一缄默后他说道:大将军卸甲归田后,定有千倾良田几座大宅,闲暇时招猫逗狗调戏丫环,无聊时搬把椅躲到瓜荫之下nong孙为乐,这种日真的很美。

  如果桑桑这时候在身边,便能明白宁缺想表达的真实意思是什么——既然这种日真的很美,那就不要想的太美。

  站在土阳城僻巷中,缄默想着已经死去很久的朋友,刚刚离世的师傅,宁缺觉得自己的xiong腹间涌出无尽哀痛,然后那些哀痛燃烧成滚烫的灰。

  那些滚烫的灰让他身体内的气息运转陡然加速,他的气海雪山开始产生一种难以言说的微妙转变,周遭街巷冬树间的淡淡天地气息,恍如感应到了这种转变,缓慢而平静地笼罩过来,透过厚袄与衣下的肌肤渐渐向他身体内渗入,渐成浩然之势,无法阻挡。

  ……

  ……

  将夜131,将夜正文第二卷凛冬之湖第一百三十一章心灰意不冷更新完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