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科幻灵异 > 将夜 > 凛冬之湖第一百零八章 从天而降的身影
  那只小白狗很乖巧很可爱,睁着汪汪的眼睛,无辜地望着宁缺。

  宁缺怔怔看着它,脑子里转过无数个念头。

  忽然,小白狗水汪汪的眼睛里忽然露出一丝得意的神情,猛地张开嘴,露出不长却已经足够锋利的牙齿向宁缺的手腕狠狠咬去,那劲头似乎要把他的手咬断!

  前一刻还非常无辜可爱的小白狗,下一刻便变成了凶狠恐怖的狼崽子。

  它速度奇快咬向宁缺的手腕,尤其是狠狠合齿的动作,已经快到肉眼无法看清,甚至快要追上闪电的步伐,如果被咬实,肯定是肉破骨断的下场。

  这次突袭阴险而突然,如果是一般人根本无法逃脱快如闪电的一咬。

  然而宁缺这一辈子都在和危险的猎物打交道,对这种兽类的动作反应最为敏锐,对丛林里的危险最为机警,哪里会着这种道?

  当指尖触着的狗颈处传来一丝极轻微的蓄力感觉时,他便反应了过来,右手向前猛地塞进小白狗的嘴里,接着毫不留情地向里深入,就像是要把自己整条手臂都塞进小白狗的肚子,然后手指在湿粘一片里寻着块软肉用力一掐。

  小白狗发出一声被憋住的哀嚎,从嘴到咽喉里面全部被塞满,没有剩下一丝活动的空隙,哪里还咬得下去,尤其是咽喉深处的那股剧痛,更是令它圆乎乎的身躯剧烈的颤抖起来,口水从嘴边淌落,看着异常可怜。

  宁缺把左手举至空中,看着那个不停淌着口水、双眼已经被挣红的小白狗摇了摇头,他在岷山里猎兽无数,遇着过无数危险,但被猎物靠的这么近上嘴,被迫用出这般冒险的应对招数,只是小时候遇着那个狼群的那次用过。

  莫山山和叶红鱼收回望向雪峰的目光,看着这幅画面不由一惊。

  宁缺高举着手臂,手臂前端悬着一只小白狗,而他的半臂已经完全没进这只小白狗的嘴里,看着就像举着一只白色的火把,又像一根铁棒穿着猎物准备烧烤,偏生那个猎物还活着还在淌口水,于是这个画面便有些荒唐和可笑起来。

  哪里来的狗?莫山山微微蹙眉问道。

  我也不知道。

  宁缺仰着头打量着手臂前端的小白狗,手臂处传来的湿热粘乎感觉根本没能让他动容,他看着它眼中流露出来的乞怜挣扎神情,不由微微一动,觉得这个小东西竟仿佛能够通人性,就像是大黑马或是二师兄养的那只大白鹅一般。

  叶红鱼看着这只雪白的小狗,微微警惕,然而却没有说什么。

  宁缺看着小白狗雪一般的绒毛,不知道想起了什么,感慨说道:我以前一直想养一头漂亮的萨摩,但一直没有机会,没想到结果却撞到了你。

  莫山山听不懂萨摩是什么,不过看着那只小白狗虽然痛苦地乱蹬着后蹄,淌着口水还那般可爱,不免有些同情宁缺的手段过于残忍,说道:那便养着吧。

  叶红鱼冷笑一声,负手于身后捏了个道决,漠然望向山道后方。

  宁缺用空出来的左手揉了揉小白狗的脑袋,发现竟从它的身上感受到了某种熟悉而亲近的气息,眉头不由皱了起来,心想魔宗山门里有小师叔的衣钵,所以自己感到亲近熟悉倒也罢了,这只狗又算是怎么回事?难道是小师叔以前的宠物?

  明明嘴里含着一根人类手臂,甚至肚子都感到了人肉的味道,但却没办法咬下去,连舔两口解解馋都不行,小白狗觉得非常痛苦,而咽喉深处被掐住的那块软肉,而让它产生了极大的恐惧和顺服感。

  小白狗眼汪汪地看着宁缺,流露出乞怜和臣服的意味,这个人类的气息让它不介意臣服,至于它的眼睛变得如此水润汪然的原因则是因为确实太痛了。

  不要这么看着我,这会让我很挣扎的。

  宁缺看着小白狗叹息说道:虽然我确实很想养一头萨摩,你也表示了愿意被我收养的想法,但只能说昊天安排的机缘太过残忍,我这时候肚子实在太饿,你在我眼里更像是一盆香喷喷的狗肉煲。

  他用左手把朴刀从刀鞘里抽了出来叼在口里,准备杀狗剖腹,含糊不清继续安慰说道:吃饭这种事情是比昊天还要更重要的事情,莲生大师这种人物如果想活下去都得天天吃人肉,我们吃几坨狗肉又算什么呢?

  他忽然想到这种貌似可爱的小东西最容易欺骗小姑娘,自己忘了征询二位姑娘的意见,一手把朴刀拿了下来,一手入腹提狗,说道:我们需要活食。

  莫山山有些不忍看,转过身去。

  叶红鱼的眼中闪过几抹兴奋炽热,澳门赌博网站:问道:你经常做这种事情?

  宁缺挥着刀骄傲说道:别说杀狗,岷山里的狼我最后都吃腻了。

  被他悬提在手里的小白狗听着这句话,才知道这个家伙居然虽个连狼肉都敢吃的嗜血变态,顿时吓的魂飞魄散断了最后的指望,柔软的身体僵硬成了木头。

  宁缺不会理会小白狗柔顺地像只猫还是僵硬的像块石头,他这辈子什么东西都吃过,更不会相信猎物死之前过于恐惧会分泌什么毒素让肉变得难吃的白痴说法,提着刀便开始在小白狗的头上比划着从哪里剥皮,毕竟当年杀死老猎户之后桑桑便一直不怎么喜欢他杀幼兽,所以有些手生需要熟悉一下对方的生理构造。

  便在这个时候,隐在极淡雾后的吊索上,忽然传来了道极愤怒的吼声,因为距离极远而那道声音迅速靠近的原因,那清亮愤怒的声音被压缩的更加尖利。

  谁!敢!动!我!的!……

  ……

  ……

  清亮愤怒声音响起时明显还在很遥远的山谷深处,而当说到动字时,那人已经来到了斜后上方的云雾里,而当说到的字时,距离地面上的三人已经极近。

  云雾急剧扰动不安,瞬间破开一大片,然后一个身影像从天穹上落下的石头般,呼啸自斜上方的绞索处跳了下来,向宁缺的位置跳过去。

  宁缺提着小白狗回头望向雾间,看着那个速度奇快绝然不似凡人的绰约身影,愕然想道,难道天上真的能掉下一个仙女来?

  然而当那只破旧的小皮靴在视野中迅速扩大,挟着恐怖的风声离他脸面越来越近时,他终于明白天上掉下来的不是仙女而是一个要自己命的家伙。

  锃的一声剑啸!

  叶红鱼一直在警惕对方的出现,暗中隐蕴念力很长时间,便在那个身影快要砸到宁缺之前,道诀一释,一道无形剑意极幽寂地刺向那个身影。

  那个自雾中跳下的人一声轻哼,双拳在身前做了个十字封,竟是用自己的肉身强行封住了叶红鱼凝念已久的一剑,身体骤然向后翻腾了十几圆,然后重重落在地面上,伴着嗡的一声闷响,山谷间烟土飞扬。

  尘土渐渐敛没,露出了那人的身影。

  那是一个穿着皮袄的小姑娘,她头上戴着兽皮帽,领间围着一道兽尾,看身材和露在外面的眼睛年龄肯定还很小,两只极长的黑辫子垂在身后轻轻摆荡。

  她单膝跪在地面,膝头处现出一道深坑,然而她的脸上却没有什么痛意,无论膝头还是娇小的身体都稳定的像座山一般,根本看不出来受伤没有。

  被宁缺提在手里的小白狗,在看到这个小姑娘的瞬间便剧烈挣扎起来,宁缺这时候哪里耐烦理会它,重重地甩了它几下,险些把它甩的翻了白眼。

  他所有的精力都放在那个单膝跪在地面上的小姑娘身上,瞠目结舌于自己看到的这些画面,怎么想也想不明白,这个世界怎么有人敢从那么高的地方跳下来,而且在用双臂挡了叶红鱼一剑之后狼狈堕地,竟是没有任何损伤!

  ……

  ……

  过了片刻,那小姑娘站起身来,两根又粗又长的黑辫随着她的动作再次摆荡,她望向叶红鱼,露在兽尾外的那双清亮眼眸里露出震惊不解的神情。

  你在山门里遇见了什么事情,实力居然下降的如此严重……我明明看见你在雪崖上已经晋入知命,为什么你这时候只有洞玄的水准?

  叶红鱼脸色微白,唇角露出一丝自嘲的笑容,却没有回答对方的问题。

  宁缺看了她一眼,在魔殿里与莲生大师那场惨痛的生死厮杀,他一直有很多疑惑,隐约猜到了某种可能,直到此时才从那个小姑娘的口里得到了证实,不由有些震撼,才明白叶红鱼竟然付出了如此惨痛的代价。

  震撼感激佩服之类的正面情绪,向来无法在他的脑海里停留太长时间,看出从天而降的那名小姑娘明显与道痴有旧有怨,宁缺自然不会老实站在最前面首当其冲,沉默走到叶红鱼身后,动作极为随意自然,根本看不出他在想什么。

  叶红鱼神情漠然看着越来越近的小姑娘,对身旁二人说道:这个魔宗妖女叫唐小棠,不要以为她年龄小便好应付,如果当年魔宗没有覆灭,她便应该是这一代的圣女,这丫头不敢与我正面相斗,狡诈的厉害。

  唐小棠听她提及在天弃山脉里的追杀,本就是一肚子火,生气地大声反驳道:如果不是你用那些见不得人的手段,我哪里不敢和你打。

  叶红鱼微嘲一笑,不愿再就这个问题讨论下去,然而这种态度愈发令唐小棠觉得生气和不公平,露在兽尾外的清稚小脸挣的微红起来。

  听说对方是魔宗妖女,宁缺却怎么也没觉得她哪里妖了,除了一身本事确实妖异,看着小姑娘微红的脸,无害清稚的眼神,黑黑的长辫子,他忽然觉得自己好像在哪里听人形容过这样的女孩,却怎样也想不起来。

  ……

  ……

  (月票榜的形势有些紧张,如果您帐号里还有多余的月票,请您多多支持,多谢多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