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科幻灵异 > 将夜 > 凛冬之湖第九十九章 偷偷的,澳门赌博网站:在一起
  颜瑟大师感慨说道:能坐上光明神座的人都必须如此透明?如此才能比我们更接近吴天的本质?可是透明代表什么呢?能反映世界原初的模样?如果世界是黑的,你们便也是黑的?所以才会有那么多的光明神座最终走入歧途?

  老人摇头微笑说道:透明便是无颜色,黑色却是无颜色还要无光辉,而你我身处在这充满光辉的吴天世界中,透明便是光明,便是黑暗的敌人。

  听到黑暗的敌人这五个字,颜瑟大师陷入了长时间的沉默,过了很长时间后他缓缓抬起头来,神情严肃看着对方说道:你还记得莲生吗?

  老人微微一怔,皱眉说道:怎能不记得?

  颜瑟大师问道:他是光明还是黑暗?

  老人摇了摇头,说道:当年他在裁决神座之上,我在光明神座之上,我眼中看着那方墨玉神座渗出污血来,便开始疑他,只是在我揭穿他之前,他便窥破命数自先离了桃山,最终死于轲先生剑下。神殿之所以绝口不提此事,不提此人,只是顾忌吴天道门的清誉和名声,但在我看来,莲生三十二瓣,无论如何光彩夺目洁莹如玉,都不过是些污泥涸成的瓣上涂了些粉彩罢了。

  颜瑟大师盯着他的眼睛沉声说道:魔宗覆灭之后,神殿招安了不少魔宗强者,如果说光明不能给黑夜任何机会,你如何解释此事?如果说当年的那些血案是你为了毁掉黑夜影子不得已的的手段,哪么神殿现在的影子呢?

  老人说道:不一样,那抹黑夜的影子是冥君的子息。

  颜瑟大师极为恼火地重重一拍桌面,说道:你怎么就这么迂呢?冥界只是一个传说,从来没有出现过!当年你矫掌教之令在长安城里搞出满天腥风血雨,最终也没有找到什么冥王之子,怎么到了今天你还如此荒唐!

  老人说道:丰实上当年无论观主还是掌教都已经相信我眼睛所看到的。

  颜瑟大师盯着他的眼睛,寒声说道:但结果却是你被关进了幽阁!

  老人平静回视他的目光,说道:我是世界的光跟从我的,就不在黑暗里走,必要得着生命的光,质疑我的,将在黑暗里走,不得解脱。

  颜瑟大师见他油盐不进,愤怒地挥舞道袖,厉声喝斥道:那你告诉我你看到的黑夜影子究竞在哪里!冥王之子究竞在哪里!你来长安究竞想杀谁!

  老人轻声说道:、‘我也不知道。

  听到这个答案,颜瑟大师怔住,面容上浮现出苦涩笑意,看着他声音微颤悲凉说道:就为了一个连你自己都不知道是谁,是不是真的存在的冥王之子,当年那个透明如琉璃,诚挚光辉如明灯的光明大神官,居然不惜变成一个双手染血的大魔头,甘愿被囚在幽阁十四年,令无数人感到痛心,你难道一点都不后悔吗?

  老人沉默了很长时间,苍老的脸颊上偶尔闪过一丝自省后的困惑,然后那些困惑极迅速地转化为平静的坚定:可问题在于我知道他存在啊。

  颜瑟大师皱着眉头看着他,说道:那他究竟是谁。

  老人看着渐渐掩住老笔斋的深沉夜色,平静说道:既然是冥王之子,自然隐藏的极深,甚至他有可能直至今日也不知道自己的真实身份。你问我他究竞是谁,我现在给不出你答案,但当年我既然能看到他在长安城里,他便一定存在,无论他从将军府里逃走,还是燕境村庄的尸堆里侥幸活下来,他就是他。

  忽然老人的眉头皱了起来,望向桑桑问道:怎么了?

  桑桑微黑的小脸蛋这时候变得有些苍白,两只小手紧紧攥着衣角,但神情还算平静,听着问话后低声说道:不知怎的有些累。

  老人怜待说道:那赶紧去睡。

  桑桑转头望向颜瑟大师,抿着嘴唇一言不发。

  颜瑟大师叹息说道:如果我那徒弟知道我让你休息不好,肯定不会放过我,安心去睡吧,我们两个老家伙不会趁着你睡着了就如何,一定会喊醒你。

  老人望向陈皮皮说道:天色已晚,你等的人已经来了,走吧。

  陈皮皮抹掉今日额头上似乎永远不会停止的汗水,极恭谨地向二位老人长揖行礼,然后推门走出了老笔斋。

  后院薰腊肉的松枝还在冒着烟,因为有段时间忘记过来看顾,所以烟变得有些大,大概是因为这个原因,桑桑的眼睛被薰的有些微微发红。

  她安安静静洗了脸和脚,爬上北炕钻进冰冷被窝,睁着眼睛看着窗外的淡漫星光,想着宁缺如果此时看着和自己一样的星光,或许又会开始说胡话了。

  因为节俭的缘故,炕面有些温凉,今年的长安城比去年要寒冷些,她躺了半天还没有觉得暖意,忍不住伸出小手凑在唇边呵了两口热气。

  星光照着掌心,上面全是指甲掐出来的血印。

  刚才听着老师说到将军府和燕境村庄时,桑桑的心中生出了极大的恐惧,如果不是用痛楚强行平静心神,或许她的身体当时会忍不住颤抖起来。

  她没有听宁缺讲过将军府的事情,但她知道,只是没有问。宁缺杀死御史张贻琦,杀死那名铁匠,她也知道,甚至还写过一首不怎么样的小诗,但她依然没有问。

  宁缺不想说,所以她不问,但正如宁缺说的那样,她不蠢只是有些笨,而且在需要聪明的时候比谁都聪明,所以桑桑什么都知道。

  冥王之子……听起来好像是很可怕的东西。

  桑桑的小脸贴着冰冷的枕头轻轻蹭了蹭,看着落在窗前的冬日星光,喃喃自言自语说道:但已经和你一起活了这么多年,还是只能一起偷偷地活下去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