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科幻灵异 > 将夜 > 凛冬之湖第九十七章 来相见
  桑桑不会下棋,开枰落子那——个糟糕。无论老人如何思索应对,终究是扳不回局面,随着棋子纷纷落下,黑棋的局势明显大优,眼看着便要中盘获胜,然而陈皮皮的脸上却没有什么骄傲情绪,神情异常凝重认真,鬓角甚至不知因何汗如浆出,再顺着圆圆的脸腮不停向下淌落。

  与之相反,老人的神情恬静而放松,一边喝着桑桑刚端过来的茶,一面随意无心地落着子,感慨说道:这十四年未曾摸过棋子,着实生疏了。

  听着十四年三字,陈皮皮擦了擦脸上的汗,神情虽然没有表现出什么异常,心里面却在呻吟狂叫:果然是他,果然是他!

  老人抬头看着他微笑说道:先前让你走棋,你为什么要走人?

  陈皮皮恭敬说道:因为您比我强,我下不赢您,所以干脆走人。

  老人看着他脸上淌下的汗水,笑着问道:你在怕什么?

  陈皮皮很老实地回答道:我怕您。

  老人摇了摇头,叹息说道:我侍奉昊天一生,可不是想让别人怕我。

  陈皮皮沉默片刻后说道:初衷和结果往往无法对应。

  老人看着他,忽然开口说道:你姓陈?

  陈皮皮回答道:是的,我叫陈皮皮。

  老人点了点头,说道:你也知道,我刚出来没多长时间,不过在里面的时候就听说你从观里跑了出来,现在拜在夫子门下?

  陈皮皮眼睛盯着棋盘上的棋子,说道:是。

  老人笑了笑说道:那你还怕我什么?事实上就算你不是夫子的亲传弟子,看着观里的份上,难道我还会难为你?桃山离观可不远。

  陈皮皮再次抬起手臂,抹了抹脸上淌下的汗水,强行压抑住心头的紧张,在棋盘上落下一枚黑子,沉默不语。

  老人低下头看着他落下的黑子,轻轻摇头,说道:都说世事如棋,在我看来如的不是棋子而是棋路,无论看着多远的两道线,总有交会之时。

  陈皮皮苦涩笑道:我倒宁肯是棋子,黑白总不会相触。

  老人说道:说起来也真是很巧,昨天刚遇着一个来自寺里的僧人。

  陈皮皮微感诧异,问道:悬空寺居然也有人在长安?后来呢?

  老人说道:他瞎了,估计神智也要过些时日才能清醒。

  这句话的语气平静寻常,陈皮皮听着却是倒吸一。凉气,恼怒地挠着头,盯着老人颤声愤怒说道:瞧瞧!瞧瞧!寺里的人你说弄瞎便瞎了,我就算是从观里来的又怎样?我命歹遇着你你还偏要我不要怕,这不是调戏人吗?

  老人微笑说道:那僧人是讲经大士的私生子,你和他可不一样。

  陈皮皮听着这话,脸上的怒容渐渐敛没,回复沉默不语的状态。

  老人问道:观主近来可好?

  陈皮皮摇了摇头,说道:来书院多年,不知他现在如何,大概还是各处云游。

  老人点点头,说道:他一般都习惯在南边海上呆着。

  这时桑桑抱着那个新瓮走了过来,后院的腊肉还在松枝上挂着,用重柴压了一道火,暂时不用她盯着,所以过来问老师的意见:这个瓮怎么样?

  老人抬头看一眼,好奇问道:用来做什么的?

  烘鸡汤。桑桑回答道。

  老人不解,说道:家里不是有一个旧瓮?

  桑桑解释道:旧瓮太小,等少爷回来后,担心檄出来的鸡汤不够我们三人喝。

  老人知道那个少爷在桑桑心目中是怎样重要的人,这时候听着她的话,知道这丫头是预着少爷回来后也要和自己一起生活,不知为何,曾在神座上阅尽世间沧桑百态的他竟竟觉得胸间温润一片,生出无以复加的幸福感受。

  然后他想到一件事情,望向棋盘对面的陈皮皮,缓缓蹩起眉头说道:你认识我的女徒还是……认识她的少爷?

  陈皮皮听到这句话,震惊地张嘴结舌,完全说不出话来……西陵神殿数百年来最了不起的光明大神官,居然收了宁缺这个黑脸小侍女当徒弟?

  明白他在震惊什么,老人微笑说道:一切都是机缘罢了,说不清道不明。

  陈皮皮用手胡乱擦了把脸上的汗,然后把手掌上的汗水擦到大腿上,借着这两个动作化解掉纷乱的情绪,说道:她那个少爷是我师弟。

  于是轮到老人感到震惊,他望向桑桑,有些想不明白,冥冥中自己找到的传人,居然是夫子亲传弟子的侍女,命运究竟是在怎样安排这场戏剧?

  陈皮皮死死盯着棋盘,忽然咬牙开口说道:我知道当年是他把你打落神座,把你关进幽阁,小时候他曾经对我说过,你才是桃山上真正了不起的那个人,所以我不是很明白,难得在这大千世界里撞见我,你却迟迟不肯动手。

  这时候桑桑才注意到棋盘两侧的异样,抱着新瓮惊讶地看着二人。

  老人略一沉默,在棋盘上落下一枚白子,平静说道:观主是观主,你是你,而且你无法控制观主与你的关系,所以这件事情本来就和你没有关系。

  他抬起头来,看着陈皮皮好奇问道:在你看来我是个很残忍好杀之人?

  陈皮皮微涩一笑,说道光明神座质洁性静,号称世间在精神上最接近昊天的那个人,只是世间所有人都知道,您并不是普通的光明大神官,往回倒数二十年,神殿掌教加上裁决、天谕两位神座杀的人都不见得有你多。

  老人轻轻叹息一声,说道:这说的是十几年前那两件事情。

  陈皮皮缓缓抬头,勇敢平视老人那双仿佛能看透世间一切光明与黑的眼眸,诚实所以无畏说道:老师和大师兄不在,但既然我知道您来了长安城,必须要尝试把您留下来,不然我实在没有脸回书院见二师兄。

  老人摇摇头,看着他不赞同说道:我被囚之前印象中的夫子,从来不是世间最恶心的那类道德贩子,你何必如此自困?

  陈皮皮老实说道:如果我明明撞见了您,却一言不敢发,眼睁睁看着您离开长安城,二师兄知道这件事情后,澳门赌博网站:一定会把我揍死。

  老人感慨说道:二先生现在年龄应该不小了,居然还是这等胆气?

  陈皮皮诚恳说道:要不然您让我去通知二师兄过来与您见面?

  老人笑着摇了摇头,心想这孩子的无耻的倒颇有几分可爱,思忖片刻后,回身望向桑桑,不舍惋惜说道:我要离开了。

  桑桑抱着新瓮,在旁边听了很长时间,却什么也没有听懂,只是听懂了最后几段话,才知道教授自己神术的老师居然是西陵神殿的光明大神官,而且隐隐约约听明白似乎整个世界都在找寻老人。新瓮没有从怀里跌落,在地面上砸成碎片,但她抱着瓮缘的两只小手却是格外用力,因为不如此不能压抑住心头的惊愕。

  老人看着她,忽然非常认真凝重说道:黑夜的影子已经不在长安城里,如今书院又遇着了我,所以我要离开,你……愿意跟我走吗?

  桑桑低头看着像井口样的瓮口,闻着新砂的味道,沉默不语老人对她很好,老人很孤单,老人似乎把生命最后的重量全部都安放在了她的肩上,老人很盼望她能跟着离开,这些她都知道,但她却有不能离开的理由。她抬起头看着老人,说道:我要在家里等少爷回来。

  老人早就料到会听到这个答案,微微一笑,笑容里有些感伤。

  便在这时,老笔斋门外响起一阵极恼火的骂声:就你家少爷那个憨货,谁知道什么时候能回来,不过我倒好奇了,这是谁居然敢来拐我家徒弟的侍女?趴嗒趴嗒,破烂的鞋底击打着地板,满是油垢的宽大道袍带着难闻的臭味随风而入,一个老道士仰着头走了进来,三角眼里闪烁着猥琐恼怒的意味。

  当他看到棋盘旁那个穿着普通棉袄,佝偻着身子像个普通老头的人物之后,三角眼里的猥琐意味顿时烟消云散,化作高峰之上的流泉,宁静到了极点。

  风暴的前一刻,总是无战的宁静。

  逃离桃山的光明大神官卫光明,在长安城一条不起眼偏巷里一家不起眼书铺里平静生活了段时日,然后在一个极不起眼的冬日遇见了颜瑟大师。

  一位是西陵神殿数百年来最深不可测的光明神座,一位是数百年来在符道之上走的最远的神符师,一位是昊天道门的叛徒,一位是昊天道南门的供奉,如此突如其来、莫名其妙直欲让命运都感到错愕的相遇,会导致怎样的结局?

  老笔斋里长时间的沉默,仿佛死寂一般。

  颜瑟大师看着老人。

  老人看着颜瑟大师。

  桑桑盯着他们两个人。

  陈皮皮盯着面前的棋盘,冷汗如浆哗哗淌着。

  颜瑟大师叹息了一声,感慨说道:我在长安城里找了你很多天。

  老人叹息了一声,感慨说道:我在长安城里躲了你很多天。

  颜瑟大师继续感慨说道:我可不想这么遇见你。

  老人如他一样感慨说道:我也不想遇见你。

  颜瑟大师渐渐敛了感慨唏嘘,看着多年不见的旧友平静说道:但既然相遇,除了叙旧,总有些事情是必须做的。

  老人站起身来,对多年不见的旧友行了一礼,平静说道:请。

  (明天清晨要送领导去机场参加同学会,要开车,必须要睡觉,就先更了哈,早上从机场回来睡回笼觉后下午或者是应该还会有一章……休息日硬是心神不宁休息不好,双倍月票真是讨厌亚,我不想这么勤快好不好,别这么逼我嘛,这再过二十年老友来相见的剧情,我很想慢悠悠地幸福地写啊……啊啊啊!月票快被暴了,你们快投几张安慰我一下。)(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