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科幻灵异 > 将夜 > 凛冬之湖第九十六章 该谁走?
  陈皮皮揉了揉自己震惊而麻木的脸,有些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他实在无法想像世间怎么可能有记忆力如此恐怖的人,他相信就算二师兄来背,和……哪怕是大师兄亲自出马,也不可能比眼前这个不起眼的小侍女更强。

  那天兴云逢四五五五七九……,

  陈皮皮沮丧地伸手阻止桑桑继续向下背,垂头丧气看着桌上的银票,沉默很长时间后叹息着说道:不用背了,我承认你的记性比我更好。

  桑桑小脸上极罕见地露出甜美的笑容,把小手掌摊到他面前,说道:多谢。

  陈皮皮从怀里取出银票放到她的手掌上,连连摇头说道:真是匪夷所思,真是匪夷所思,想不到宁缺说的是真的,原来市井之间每多奇人。

  桑桑自不会理会他的感慨,把新挣的银票和原先那些银票重新叠好,放进匣子里,然后小心翼翼抱着匣子向里屋里走去。

  陈皮皮忽然想到一件事情,喊道:且慢!

  桑桑身形骤然一僵,然后加快脚步冲进里屋。

  陈皮皮猛然醒悟,不可置信说道:你居然真背过这些银票上的字!

  房门紧闭,门后一片安静。

  陈皮皮震惊无悟,良久后望着紧闭的房门痛心疾首说道:我就没听说过有谁会无聊到天天在家里看银票!还背银票上的字!宁缺这家伙平日里就像八辈子没见过银子,今儿才知道比你这贪财的丫头差的远了!你们主仆俩到底是什么人啊!

  桑桑紧紧抱着银票匣子,紧张地靠着木门,心想万一他强行冲进来怎么办?听着门外传来的破口大骂声和痛心疾首的教育,她又是害怕又是想笑。

  是的,先前她说过没有人会无聊到看银票,但她没有想到陈皮皮居然就真的信了,要知道在她看来,在宁缺的书帖能换银票之前,银票实在是这个世间上最好看的纸片,而半夜没事钻拥着被窝数银票,乃是这个世间最有意思的事情。

  陈皮皮在门外喊道:出来。

  桑桑用背抵着门,低着头轻声说道:银票是我的。

  陈皮安捂着额头,说道:我承认是你的。

  桑桑抬起头来,好奇说道:那我还出来干嘛?

  陈皮皮怒道:银票给你但前面这场你作了弊,总得再来一场吧!

  桑桑掀起床板把银票匣子藏好 对着门外喊道:陈公子,天色不早了,您赶紧回书院吧。

  陈皮皮愣了愣,看了一眼天,大怒吼道:中饭时间都没到!早什么早!

  桑桑走到门后,谦卑说道:陈公子,我承认不及你聪明,也不如你记性好。

  陈皮皮愈发生气,摇头叹道:啧啧,赢了一百两银子什么都肯认?

  桑桑说道:少爷说过名利都是浮云,不用去争。

  陈皮皮怒极无语,心想名利二字里你至少得把利字剔掉才对,上前重重捶了两下木门,喊道:既然不怕输给我,那你陪我再比试一场又如何?

  桑桑心想确实是这个道理,赢了对方一百两银子,总得让他把气给顺了,推门房门,看着陈皮皮认真说道:但不许再赌银子赌博不好。

  为了不把银子输回来,竟能厚颜无耻到这种地步?陈皮皮愈发无语,看着小侍女微黑的脸颊 心想宁缺平日里究竟教了你些什么东西。

  他沉声说道:下棋。

  桑桑简洁应道:不会。

  陈皮皮根本不信,眼前这小姑娘平日里看过银票,但能把三十几张银票的编码记在脑中,可不是寻常人能有的本事,说道:六必须的。

  桑桑这次的回答更加简洁,点了点头:噢。

  棋盘是从隔壁吴老板手里借的,看着古色古香,但既然吴老板开的是假古董店,澳门赌博网站:自然也是假的,不过黑白棋子稀落在上面,看着倒确实有些感觉。

  陈皮皮没有什么棋逢对手的感觉,也没有生出高处不胜寒的骄傲感,他痴痴愕愕指着棋盘上才落下的那枚黑子,看着对面的桑桑不解问道:怎么能下这里?

  桑桑睁着眼睛看着他,不解问道:为什么不能下这里?

  陈皮皮很仔细地给她讲解了如此下法的问题,然后非常不解地问道:你是一个很聪明的人,而且记忆力又如此恐怖,那么在了解规则之后,只需要稍微动一动脑筋,便能知道问题所在,那你为什么不肯多想一下呢?

  桑桑认真回答道:想事情很辛苦的,我一般都不怎么想。

  陈皮皮傻眼,粗圆手指间拈着那枚棋子硬是放不下去。

  便在这时,老笔斋门口传来一道声音:在下棋啊。

  桑桑看着门口惊讶说道:这么早就回来了?

  老人迈过门槛走了进来,点了点头,从腰间摸出碎银子递了过去:没喝茶。

  桑桑起身让开座位,示意老人替自己,说道:我腊肉,吴婶说刚开始薰的时候,新鲜肉肥容易滴油,得当心松枝燃起来,你来替我下,过会给你茶喝。

  老人嗯了一声,走到椅上坐下,抬头看着陈皮皮,说道:该谁走?

  陈皮皮看着眼前的这张苍老容颜,看着对方纯净的眼眸,看着眼眸里氤氲着的圣洁光辉,想着世间这些天让长安城警惧不安的那件事情,这次真的傻眼了,拈着黑色棋子的手指微微颤抖,不知道应该是落到棋盘上,还是放回棋瓮里。

  老人低头看着棋盘上的局势,继续问道:该谁走。

  陈皮皮老实说道:该我走。

  说完这句话,他站起身来便准备走出老笔斋。

  老人抬起头来,看着他疑惑说道:我是说该谁走棋。

  陈皮皮看着他看了很长时间,然后缓缓重新坐回椅中。

  他手指间拈着的那枚黑子轻轻落下。

  老人把手伸进棋瓮,摸出一枚白子,半晌没有落下,似乎在思索该如何应对。

  (今天是间客诞生三周年,我很想念许乐施清海七组老说……这些书里的男人,相信大家也知道将夜的简体出版已经开始了,具体情况我会择日通知,而间客的简体出版,我会争取在尽可能短的时间内搞定,另外明天周六休息,祝大家周末愉快。)(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