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科幻灵异 > 将夜 > 凛冬之湖第九十五章 松烟洗新瓮
  老人回光临四十七巷老笔斋的时候,桑桑还蹲在灶前,蹙者眉头看着燃烧的柴火,专注认真思索平日里学到的那些神术。..

  吃饭吧。老人说道。

  桑桑先前一直在出神,竟是没有觉察到老人离开了一段时间,闻言一怔站起身来,看着老人被雪水打湿的边沿,隐约明白了什么,唇角缓缓翘起,笑了笑。

  老人也笑了笑,坐到了桌子旁边。

  桑桑没有问他离开老笔斋去做了什么,给他盛了一碗饭,然后把黄花鱼热了热,夹了一条最肥美的搁到他碗中的饭堆上,又淋了一勺鲜美冒着热气的汤汁。

  中午吴婶弄了什么菜?

  蒜茸油麦菜。

  桑桑问道:好吃吗?、。

  老人回答道:还成……不过我不明白如为什么没青在菜里放咸鱼。

  桑桑抬起头来,疑惑问道:为什么要放咸鱼?

  老人不解,看着她的小脸说道:可你上次做油麦菜的时候就放了的。

  桑桑低下头去,说道:上时候少爷做油麦菜的时候,连蒜茸都没有。

  老人怔了怔,感慨叹息道:嗯我记起来……上时候在道观里吃的青菜,连油都很难见着,也不知道这是怎么了,临到老了,反而有些贪图这些身外的享受。

  少爷说这叫由俭入奢易,由奢入给难,每个人都一样……老师你不消自责。

  桑桑抚慰他。

  第二日天刚蒙蒙亮,老人便爬起床,把桌上的被褥仔细叠好,放回陈物架后的角落,然后推开老笔斋铺门,看着远处的晨光,眯起了眼睛。

  昨夜桑桑转述宁缺的那句由俭入奢易,由奢入俭难……莫名让他有所震动……他发现自己有些太过贪图老笔斋里的生活和日子,竟是忘了寻找黑夜的影子。

  晨间吃的还是酸辣面片汤,吃完后老人准备去刻碗时,桑桑示意她来,让老人去休息。老人笑了笑,说今日他准备出门逛逛,中午可能不回来吃饭了。

  出去逛逛也好……整天闷在家里也不是个事。

  桑桑想了想,从腰带里掏出粒碎银子递给他,叮咛说道:逛累了想在茶铺坐坐就坐坐,别舍不得钱,只是别走太远,若是记不得路了别欠好意思问人,长安城里的人很热情……实在不可,你随便找个赌坊报齐四爷的名字,自有人送你回来。

  老人惧女徒唠叨,接过碎银子仔细放进怀里,连连应是后出了门。

  离开临四十七巷……他一路向北而去,由东城过皇宫出经玄武门出了长安城,来到城北一处被冬雪覆盖的小山上。登高望远……自然能见极远处,老人缄默无语望向北方,只见那处晨星暗淡,似乎渐要被昊天光辉融进自己的光明身躯。

  南门观后园的梅枝上积着极浅的细雪。

  国师李青山懒懒靠在窗台,看着梅枝上的雪和似乎永远不会绽开的小苞,忽然剧烈地咳嗽起来,咳声回荡在幽静的道观殿宇间,听上去异常痛怅

  松开掩住嘴唇的手帕,雪赤手帕上殷般鲜红血迹似梅花盛放,他恼火看了一眼窗外的梅,训斥道:该在冬季里开却总不开,偏让你家道爷先开几朵飞速更新

  南门道姑道幢们缄默守在殿外,脸上满是忧虑神色,却没有一个人敢进去。

  何明池端着药碗走了过来,示意一位师姐把自己腋下的黄纸伞拿走,走上深色光滑的桐木地板,走到李青山身后痛声说道:师父,您不得再起卦了。

  李青山接过药碗缓缓饮尽,把染了血的手帕反叠,拭去胡须上留下的药汁,看着自己最疼爱的门生,面无脸色说道:卫光明昨夜现了身,果然还在长安城里,方位限在三坊之间,只是隐约间有离去之意,这件事情要抓紧。

  何明池接过药碗,说道:军部和天枢处都已经开始做准备,只是担忧惊动那人,所以暂时还没有进香坊以北街巷搜寻,如今只有师伯一人在那方。

  想着师兄此时正孤身一人在东城里寻找那个强大恐怖的家伙,李青山缄默了很长时间后点了颔首,没有多说什么,挥手示意殿外众人散开,门生退下。

  一辆黑色的马车在长安东城的街道上缓慢行驶,如果不靠近去看甚至亲自用手去摸,那么很难发现马车车厢竟是由钢铁铸成,上面还刻着一些繁复难言意味的纹路,特制的车轮碾压在坚硬的石板路上辘辘作响,显得沉重无比。

  马车里的颜瑟大师斜靠在锦绣软座间,三角眼里射出的目光透过窗帘贪婪地搜索着光明大神官的踪迹,苍老猥琐的面容上哪里看获得什么沉重。

  若真能相遇那便打上一场,若真打不过对方死便死俅,蹬着腿儿咽了气儿也算不得什么太重要的事情,只要是人总有那一天,更何况老道爷我有了传人。

  一年涛新建的春风亭飞檐在窗外掠过,颜瑟大师忽然想起朝小树,然后想起自己那个一去便无音信的徒儿,那徒儿是书院二层楼学生,大师自然懒得担忧他的安危,只是想着可能没有机会再见面,难免觉得还是有些遗憾。

  便在这时,他想起宁缺离开长安城之前,曾经很慎重地请托自己帮着看护那个叫桑桑的小侍女,只是这些日子都忙着那事,竟是忘了去看……老道摇了摇头,心想今日歇然刚好要在东城寻那老家伙,办完正事后去看一眼也好。

  今天最先来到老笔斋的人不是颜瑟大师,也不是在长安城外眺北归来的老人……而是一个……年轻的胖子,当那胖子从马车上跳下来时,临四十七巷的街道石板虽然没有像地动般颤抖,但他圆脸畔的肉却着实泛动了很久。

  年轻的胖子推开紧闭的老笔斋铺门,一屁股坐进宁缺惯用的圈椅,觉得大腿边的肉被夹的有些生痛,恼火地吐哝几句,然后大声喊道:上茶。

  他倒真是浑没把自己当外人。

  桑桑正在后院里准备松枝黄腊肉……这是她刚跟吴婶学的手艺,准备弄上几十斤给宁缺一个惊喜,忽听着涛面传来喊声……心想铺门最近一直关着的,不由有蚊惊讶,取了块毛巾……边擦手一边走进前铺,在第一时间把铺门关上

  那年轻胖子看着走过来的瘦黑小侍女竟是不睬自己……先去关铺门,不由微微一怔,旋即蹙起眉头说道:大白日的铺门关着,怎么做生意?

  桑桑解释道:若开着铺门,呆会儿门槛会被来抢书帖的人踩破。

  年轻胖子愣了愣,心想确实是这事理,竟是忘了宁缺现在在长安城里的偌大名头……看着小侍女问道:我叫陈皮皮,澳门赌博网站:你可曾听宁缺说过?

  桑桑听着这名字倒没有什么受惊的意思,微福行礼说道:桑桑见过陈公子。

  陈皮皮揉着肉而可爱的圆下巴,上下打量着身涛这个瘦矮的小丫头,忽然摇头说道:宁缺要我照看果然有事理……虽说本天才生就气度不凡,一看便知非俗世凡浊人物,但你这样终究还是太过轻信……恐怕会出问题。

  桑桑说道:我知道你就是陈皮皮。

  她去过几次书院,然而二人却从承朝面过……陈皮皮相信自己傲视群侪的记忆力绝对不会出问题,不解同道:你凭什么肯定本天才就是本天才?

  桑桑看着他认真解经道:少爷经常提起你,他说像你这么胖但偏生不难看,绝不猥琐恶心,甚至还可以说好看的人不多,所以我知道你是你。

  陈皮皮揉着下巴的右手微微一僵,心想不知道平日里宁缺在这小侍女面前怎样毁谤自己,又觉得这句评价虽然提到了胖但似乎又有些受用,竟不知该如何回答。

  不说这些了。

  陈皮皮咳了两声,扮出严肃成熟的模样,看着桑桑说道:今日我来此地,自然是应宁缺的要求前来看你,究竟?结果我身为师兄有这个责任和义务。

  他很希望桑桑能流露出感动的神色,但桑桑很明显没有这和反应,只是面无脸色看着他轻声道了声谢,然后去给他泡了碗廉价的花祟儿。

  陈皮皮看着她背影说道:小师弟说过要请我来这里吃顿饭,他说你的手艺不错。

  桑桑看着他胖乎乎的脸,蹙眉心想难怪会生成这赢模样,却没有留客的意思,把茶碗搁到他身旁,轻声说道:少爷回来后,桑桑给陈公子做饭吃。

  这话想表达的意思很明显很清楚,宁缺请你吃饭那得等他亲自开口,你这样贸然闯上门来计吃食,那是门儿也没有。难道多双筷子不消多加菜?以您这体形得至少加两菜吧?如果还非得是肉菜,那很多花几多钱?

  听着这话,陈皮皮的自尊好受冲击,看着碗里的芋莉碎瓣,脸上的肥肉更是微微抽搐起来,只好决定实话实说:宁缺说这间铺子里藏着一个比我更伶俐的人,我想来想去总觉得这不成能,所以我想来证实一下。

  桑桑看了一眼铺子四周,没有发现藏着什么人

  陈皮皮捂着额头,无奈说道:他说那个世间最伶俐的人就是你。

  桑桑怔了怔,心想宁缺成天只会说自己笨,怎么会赞自己伶俐?

  虽然被少爷奖饰世间最伶俐让她很高兴,但她还是很困惑于这个说法,蹙着眉尖想了半天忽然想到一些往事,微羞说道:我不伶俐,只是记性比较好。

  陈皮皮看着她轻蔑一笑,说道:即是记忆力,我也不信世间有人比我更强。

  桑桑垂头望向探出棉裙下摆的小巧鞋尖,完全没有与他争辩的意思。

  宁缺修行不可,见识也是差到了极点,本天才的天才曾经获得昊天道门认可,即是书院后山也都公认,也不知道他究竟怎么想的,居然敢说你比我更强。

  陈皮皮见她如此反而愈发不忿,恼火道:看小鞋做啥?难道我会给你小鞋穿?

  虽然知晓宁缺和这位陈公子亲厚,但听着他嘲讽自家少爷,性情宁静甚至有些木讷的桑桑竟是有些生气,不再看自己脚上穿戴的绣花小……鞋,抬起头来看着陈皮皮的眼睛,很是认真地说道:我的记性也是获得渭城公认的。

  这是一句实在话,在渭城生活的那些年里,她永远是最受欢迎的公证人,因为她的记性最好并且又不会撒谎,只不过渭城和知守观……这两个处所的条理相差未免过于遥远了些,但桑桑的神情却还是那般认真,没有一丝窘迫,恍如是要告诉陈皮皮,既然渭城公认我记性好,那么即是真的好。

  世间但凡公认这和事情,只要呈现两个人,那么他们彼此之间一般都不会互认,这大概即是武无第二的事理,尤其是面对桑桑这和性情,陈皮皮想要证明自己比她更伶俐记性更好,但靠嘴皮子那是没有任何用处,总得拿出些真本领。

  我们来比比。陈皮皮说道。

  桑桑没有与人比试什么智商或者说记忆力的兴趣快乐喜爱,想着后院里的腊肉下的松枝正在偎烟,哪里会承诺他的要求,自行走回后院,拿木棍挑了挑松枝让烟更大些,然后从厨房里拿出一个新瓮蹲到井边认真的涮洗起来。

  前些天她懒了一锅鸡汤,老人喝的很开心,胡须上麓了很多汤汁。她想着少爷也爱喝自己懒的鸡汤,待他回来后再用旧瓮懒鸡汤分量可能不敷,所以她去安平坊一间小店里买了个新瓮,想着以后懒鸡汤时一懒即是两瓮,大概应该够喝。

  陈皮皮看着小侍女忙碌的瘦小背影,死乞百赖地纠缠不断:我不管,今天你必须拿点什么工具打败我,否则我可不依,铺子里有书没?我们两个比背书,谁要是输了谁就请客吃饭,如果觉得没意思……我们赌银子!

  听着银子二字,桑桑洗瓮的手忽然停住,回头看了陈皮皮一眼。

  然后她站起身来,把被冰冷井水刺激的有些发红的小手在围裙上胡乱擦了擦,转身走进了卧室片刻后又走了出来……上脸微红,有些羞涩又遗憾说道:少爷那些符书我看不懂,另外书我又不得看。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