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科幻灵异 > 将夜 > 凛冬之湖第八十章 入魔(五)
  你的血里充满了光明的力量,澳门赌博网站:纯正至极浓郁至极的道门气息,便是数十年前,我也极少有机会品尝如此极品的力量。

  莲生大师温和看着她娇美的脸颊,怜悯说道:只可惜你已非处子,道心间那抹阴影让血中多了些燥意,不然完全可以和当年笑笑的纯,媚相提并论。

  叶红鱼听着这句话,无力撑着地面骨渣的双手微微颤我起来,然而她依然倔犟冷漠一言不发,忽然间她的眼瞪微缩,因为她看到了一幅非常诡异的画面。

  莲生大师枯瘦如鬼的脸颊,竟隐隐约约间比先前要丰满了少许,枯干苍白的双唇竟显出了几丝血色,一股勃然的生机油然而生。

  叶红鱼想到传说中的某锋魔宗功法,不由感到身体一阵恶寒。

  莲生大师不再看她,抬头看着屋顶石缝间的湿意,大约是因为生机渐复的关系,或许是因为少女鲜美血液的缘故,他不自禁开始回忆曾经那些风光骄傲而美妙的过去,喃喃说道:想当年南晋国君新立,有美人舞于庭……

  苍老微嘶的声音戛然而止,他望向向地面上生死不知的那二人。

  宁缺没有死也没有昏迷,只觉得身体仿佛散架一般痛楚无比,意识无法控制身体的动作,明白应该是自己识海被老僧目光严重伤害的缘故。

  他用肘部撑着地面想要爬起,想要重新挽弓搭箭,想要抽出身后的大黑伞,想要抽出自己的三把刀,然而什么动作他都无法完成,他只能绝望地看着对方。

  老僧只是轻描淡写看了一眼,他和书痴便被彻底击倒,实在令人恐惧。便在痛楚和恍惚之间,宁缺想起自己曾经问过师傅知命境界打架究竟是怎么样的,颜瑟大师当时以书院二师兄举例,说只需要二师兄看你一眼,你便死了……

  这个枯坐有上被囚数十年,身体虚弱到了极点近乎半死人的老僧,此时随意一眼便能接近二师兄的巅峰水准,那当年此人精神圆满,身体健康时,究竟已经修行到了何等样恐怖的大境界?难道他已经超凡脱俗破了五境!

  便在这时,老僧望向了他。

  他看到了老僧脸颊上的诡异改变……震惊无语,想不明白这是怎么回事。

  莫山山因为破解块垒大阵思虑过度的缘故,精神一直极为虚弱,先前半道神符对对方目光所破,更是受了重伤。

  此时看着莲生大师的奇异变化……她的身体剧烈颤求起来,墨眸里带着难以抑止的怯色……颤声说道:餐餐……难道……难道……是纂餐?

  西陵神殿教典中曾经记载远古有异兽,名为黎餐,有首无身,贪婪嗜食。

  西陵神殿教典中关于黎餐的记载里还有一条……那是魔宗的一和极邪门的功法,修行这和魔功的魔宗强者,以吞食修行者血肉,以补强自身气息,贪婪好杀,最是阴祟邪恶,即便是魔宗中人绝大多数人都耻于与这等人同道。

  连魔宗自身都厌弃的这和纂餐魔功,毫无疑问是世间最邪恶的功法之一。

  宁缺没有听说过这和魔功……但先前莲生温柔吮吸叶红鱼伤口血液的画面,已经给他心神造成了极大的震撼,稍后莲生大师生机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复强,两相联系他自然猜到这意味着什么。

  来到这个人世间后,他不知见过多少残忍事,便是更恐怖血腥诡异的画面也见过不少,知晓生死乃天命的道理,可以称得上是无所畏惧……然而想着稍后自己便会被这个枯瘦如鬼的老僧一口一口慢慢啃食,幼年时曾经留下的心灵阴影骤然扩大,让他的脸色瞬间变得苍白起来,眼眸里充满恐惧的神情。

  或许是为了克服心头的恐惧……宁缺对身旁的莫山山说道:不用怕他,他被困了几十年早已油尽灯枯……先前那一眼已经耗尽他苦苦积累的念力,如果他还能战斗早就已经把你我杀了,更不至于连穿腹的铁链都摆脱不了。

  老僧看子他一眼,神情温和说道:眼力果然不错。

  既然老僧暂时无法摆脱铁链,还需要用那和魔功把道痴的血肉化为自己的力量,那么现在宁缺和莫山山要做的事情便是和时间赛跑,和老僧比谁回复的速度快。

  宁缺盘膝而坐,闭目手搭意桥,莫山山将左腿收回,极困难地坐了个散莲,二人同时开始冥想,然而片刻后,二人同时震惊绝望地睁开双眼。

  莲生大师一眼望来,二人精神受到强烈的冲击,这和冲击甚至波及到了五腑六脏,识海更是受创严重,此时根本无法进入平日熟栓无比的冥想当中。

  二人对视一眼,极有默契地选择放弃,准备尝试用符道的方法,符文所需要的念力终究还是要少一些,然而下一刻,他们发现便是连这条路也无法走通!

  这个幽暗房里的天地元气竟是稀薄到近乎没有一般,符道妙诣需要的念力极少,然而符道终究也是对天地元气的利用,如果没有天地元气符文又有何用!

  房间里响起莲生大师温和恰悯的声音。

  白骨为篱,干尸为栅,只是表象,实际上这座樊笼以青石为篱,以剑痕为栅,乃是轲浩然亲自布置,便是我都施展不出,更破解不了,何况你们这些小孩子?

  小师叔亲自布置的樊笼阵?宁缺震惊向四周望去,才发现那些石墙上的斑驳痕迹间竟隐着成千上万道深刻的划痕,那些划痕看似毫无任何关联地斜乱搭在一处,却形成了一道夜幕般的屏障,让魔殿外的天地气息竟无法渗进来一分!

  至此还有很多事情处于迷雾后方,但宁缺可以肯定某些半情了,他看着骨山里的老僧说道:你果然不是自缚赎罪,而是被小师叔关在这里赎罪!

  老僧沉默了很长时间,微枯的脸颊上浮现出一丝湛然的光泽,傲然说道:知我罪我,唯春秋耳,无论是你还是世人抑或轲浩然,都没有这和资格。

  宁缺声音微颤问道:你究竟是什么人?

  佛子道士大魔头,神仙老虎癞皮狗,我这一生扮演的角色太多,到最后甚至我自巳都险些忘了自己是谁,我究竟是神殿的大神官,佛宗的山门护法还是魔宗的大祭者?然而身份这等外在和内在真正的你我又有什么关系?

  慈悲温和的神情渐渐随风而去,老僧轻挥破烂褴褛的僧袖,风姿动人,气度好不洒脱,淡然说道:我乃莲生三十二,瓣瓣各不同,却不知为何世人总要以一瓣之美忖全莲之形?我要成佛便成佛,要成魔便成魔。

  话音渐落,老僧神情恰嘛牵起叶红鱼纤细的手臂,低头咬了上去,然后左右摆动头颅,艰难地撕下一片血肉入唇,开始认真而专注地咀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