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科幻灵异 > 将夜 > 凛冬之湖第七十六章 入魔(一)
  老僧神情温和望向宁缺,微笑说道:似乎你没有听说过我。

  宁缺微微一怔,说道:应该所有人都听说过你?

  老僧枯瘦如鬼的面容上艰难挤出一丝自嘲的笑容,说道:听起来或许会显得有些可笑,但我想才过去数十年,年轻一代的人们总还应该记得我的名字才是。

  宁缺不知该说些什么,看着叶红鱼投射来的寒冷目光,又看到莫山山墨眸里的无措,心想难道这位莲生神座这句话说的是真话?

  你若知晓我的故事,就应该知道我于烂柯寺悟道,曾sh&igrve悬空寺首座讲经,二过神殿而不入,最终却还是做了一任裁决大神官,不过我想你们这两个小女孩儿大概也不会知道,我曾经差一点做了魔宗的大祭者。

  老僧目光柔和看着难掩震惊之s&egrve的三个年轻人,缓声说道:魔宗既然能向中原诸国渗透,中原佛道诸派自然也有过相似的手段,不用太过惊讶。

  回望我这一生,曾经亲自经历过太多事情,便是自己有时候深夜静思也觉得精彩纷呈,但细细想来,我这一生最值得骄傲的事情,是拥有一个像柯浩然这样的朋友。你问我为什么想柯浩然死?

  老僧看着宁缺,神情慈悲却又微带涩意:因为他是我最好的朋友,我比谁都知道他那一身惊天动地的本事。青年时我曾与他在山野间相伴而游数年,后来与他复见,愕然发现他的本事越来越大,而他离那片漆黑的深夜也越来越近。

  朋友有很多种,我要做的是诤友厉友,柯浩然的本事越大,我愈发不能接受他对世界看法的转变,所以我不惜一切代价,哪怕大碍平生所愿,也要将他拖入这场血雨腥风之中,我宁肯他与魔宗同归于尽,也不愿意他堕入魔道。

  听着这些久远却依然惊心动魄的往事,房间里陷入一片死寂,叶红鱼和莫山山下意识里低下了自己的头。少女符师从老师处隐约听闻过与此事相关的只言片语,而道痴久居西陵神殿,更是比世间绝大多数人都清楚柯先生的那段故事。

  宁缺没有听说过,通过后山师兄师姐间接的转述,在小师叔的形象永远是那般的高大骄傲,手持一柄青钢剑呵天骂地举世无敌,哪里能和魔宗这等形象联系起来。

  他的眉梢挑了起来,看着莲生大师问道:我家小师叔怎么会入魔?

  老僧叹息说道:魔者由心而潜。任何人都可能入魔。

  宁缺不是典型唐人,但骨子里却依然保留了很多唐人的气度,根本不相信这种说法,摇了摇头,语气平静而肯定说道:我家小师叔举世无敌,无论实力还是精神都是世间最强大,不需外力帮助,又怎么会修行什么魔宗功法。

  娄僧神情温和说道:他从未修行过魔宗功法。正如你所说,他根本不需要魔宗功法的帮助,但你们并不清楚,柯浩然这等人物就如同千年之前的光明大神官,他不会为外物外因所hu&ogrve,却会因为己思己想而步入歧途,当他对这个世界的看法发生本质上的变化时,那么他便开始背离昊天的光辉,向着夜的那面走去。

  宁缺怔了怔,说道:听不懂。

  听到这句老实或者**的回答,老僧笑了起来,极为缓慢地轻轻摇了摇头,然后渐渐敛了笑意,看着他平静说道:总这,当他拿起那把剑时,他已然成魔。

  宁缺问道:浩然剑?、。

  老僧默认。

  宁缺想起在旧里看的那本《浩然剑初探》,想着在书院后山二师兄教之自己的取剑之术,沉默片刻后摇头说道:浩然剑与魔宗功法无涉。

  老僧看着他微笑说道:世人只知浩然剑,却不知浩然气,若日后你有机缘明白浩然气是什么,大概便会知道我为什么会这样说。

  宁缺隐约明白了一些什么,大抵是小师叔当年的境界实在是强悍到不行,为求突破或是在哲学上走进了牛角尖,便像千年前那位光明大神官一样自创了浩然气,而这浩然气却是昊天不允许存在的事物,就如同魔宗功法一般。

  我还是听不懂。

  宁缺看着白骨山里的老僧微笑说道:反正我不相信小师叔会入魔。

  这便是不讲理了,反正无论唐人还是书院,最擅长的便是不讲理,他心想终究是数十年前的尘封往事,你就算是莲生神座又能拿我如何?

  柯先生后来确实入了魔道。

  叶红鱼忽然开口,回头看着宁缺说道:最终受天诛而死。

  宁缺愣住,然后像只被踩着尾巴的野猫般蹦了起来,破口大骂道:诛你妈逼!

  听着如此不堪入耳的脏话,叶红鱼却很奇怪地没有暴怒反击,而是神情复杂地看了他一眼,沉默片刻后说道:我敬柯先生,暂留你命。

  看着她的反应,宁缺忽然间明白过来,对方说的是真话。

  在书院后山里二师兄说过小师叔死了,却没有说小师叔是怎样死的,而无论是师傅颜瑟大师还是遇着的别的修行者,从来没有人提到过书院还有一位小师叔。

  原来小师叔竟是用这样一种方式,离开了这个世界。

  小师叔是二师兄的偶像,二师兄是宁缺的偶像,所以小师叔是他最大的偶像,可惜只听过些风中的只言片语,于是没有清晰的模样,只隐隐约约在远处骄傲。

  如今来到荒原,在莽莽天弃山脉间感受到那股像雪崖青松般骄傲自信的气息,小师叔便在他的精神世界里鲜活起来,他依循着那道气息穿越山脉,进入青翠山谷,在湖畔破境悟道,坚定而自信地踏过块垒重重,来到了魔宗山门。

  在这里,他终于听到了小师叔的故事,也猜到了这个故事的结尾,震撼悲伤惘然之余忽然间明悟这是自然而然的故事进程。

  像小师叔那样骄傲自信的人当苍穹覆盖的人世间已经没有任何存在值得他多看一眼时,他理所当然会拔出腰畔的剑,指向头顶那片苍穹。

  只是,人终究还是不能胜天吗?

  宁缺沉默站在骨山之间,茫然不知该如何言语。

  老僧静坐骨山之中,从听到柯浩然入魔遭天诛那刻开始,他如同过往数十年间那般陷入绝对的沉寂之中,枯瘦如骷髅的脸上渐渐泛出一丝慈悲的佛光。

  终究还是这样死了。

  老僧低首叹息一声,听不出来是赞叹还是悲伤,随着这身轻叹已然瘦如骨架的身躯骤然间松垮下来,丝丝尘埃不知是从骨缝里还是破烂僧袍里喷溅而出。

  尘封的故事讲完,便轮到了现世的恩怨情仇,世间所有事态总是在这样枯燥乏味的循环中周而复始,叶红鱼赤luo的双tui微微绷紧,右手握住了腰间那柄道剑。

  宁缺骤然惊醒,看着她的背影眉头微皱,快速说道:莲生大师如此境况,难道你现在就急着要动手依我看还是先把大师救出来为是。

  娄僧缓缓抬起头,平静慈悲看着这个年轻人,微笑说道:我是个自缚之人,如果我自己不想出来,谁又能让我脱困?

  叶红鱼知道宁缺是想拖延时间,沉默不语握紧剑柄,正想转身之时忽然看见白骨山里的莲生神座看着自己缓缓摇了摇头,不由心头微凛停止了动作。

  老僧微笑说道:我避于此间超度白骨数十年赎罪,不离外界尘世打打杀杀,你们这些孩子又何必非要让我再看到这些?眼前尽是白骨,何必再造杀业?

  叶红鱼不解传说中莲生神座还是佛宗大德时,便曾当着神殿掌教及诸位强者之面暴起杀人,偶一动念便作佛子雷霆之怒,哪里是如今这样一个慈祥枯僧?

  然而看着莲生神座深陷眼眸里慈悲温润平和的目光,便是精神强悍如她,也不自禁觉得身心一阵放松再也生不起丝毫争强之心,右手缓缓松开剑柄。

  老僧温和说道:我未曾想到魔宗山门还有开启的这一日,而山门开启你们这等年纪便能进来想必也是如今世上很出s&egrve的年轻人。要让你们这样的年轻人听这些乏味的老故事,想来确实是种折磨不过想着你们便是修行世界正道的将来,这个故事我真的很想请你们捺着x&igrveng子继续听下去。

  听着此言,叶红鱼未作思付,行礼后重新坐回地面。

  莫山山一直盘膝安静坐在地面。

  宁缺只要可以不和道痴拼命,别说让他听故事,就让他讲三天三夜故事,他也不会有任何反对意见,所以他很诚恳地说道:请大师赐教。

  叶红鱼微微皱眉,很是厌憎此人的无耻。

  烂柯寺血案,世人皆以为是神殿裁决司所为,只有我和神殿廖廖数人,知晓那是魔宗所为,便当我们准备寻合适机会告诉柯浩然时,他已然提前看出事情真相,当然只是第一层的真相,说实话直到今天我还不知道他是怎么看出来的。

  当日看着他骑着毛驴来到大明湖畔,看着他挥手驱散湖水,看着他抽剑斩了块垒,我的心情非常安慰,因为我以为自己的谋划快成功了。

  老僧说到此处,停顿了很长时间,然后继续轻声说道:因为我当时以为,无论他灭了魔宗,还是被魔宗所杀,他此生再无机会入魔,我也算尽到了朋友之义。

  宁缺心想小师叔有你这样一个朋友,真是倒了八辈子血霉。

  老僧带着不尽悔意痛声说道:然而我这一生从未见过如此杀人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