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科幻灵异 > 将夜 > 凛冬之湖第七十四章 莲生三十二(上)
  年纪大辈份高,总是值得尊敬的,这位老僧枯坐骨山自言赎罪数十年,想来也不是曲妮玛梯那等老不修的货色,宁缺收弓于身后,却没有踏前,隔着十余丈的距离看着枯瘦的老僧,神情恭谨说道:晚辈确实是书院学生,魔宗山门因应天时而开,却不知前辈为何要说这满地骸骨都是您的罪孽?

  那老僧干涩虚弱笑了两声,说道:这自然是一个比较繁复的故事。每有山谷奇遇时遇着一奇人,总会听到一段久远的奇妙的故事,或许是因为心中已有预盼,宁缺的反应很平静,轻声说道:还请前辈赐教。

  老僧沉默片刻,悠然回忆说道:当年轲疯子开始代书院行走天下,腰佩一柄普通青钢划,世间便无人敢樱其锋。其时魔宗势力犹盛,行事嚣张,嗜血无道,不知多少无辜之辈被魔宗之人残忍杀害,二者相遇自然便是一番风雨。

  那场风雨极为血腥浩大,横行中原的魔宗强者纷纷丧于轲疯子剑下,西陵神殿和正道同仁,也借此机会想将魔宗势力连根铲除。

  轲疯子此人站在风雨高峰间指天呵地,眼中全无敬畏,西陵神殿那些老古板自然也不会喜欢他。魔宗被那场风雨逼的苦楚不堪,便琢磨出来了一个法子,想要借着书院与神殿之间的隔阂,布一局挑动双方之间的战争。

  某年烂柯寺盂兰节大会,中原诸国修行者齐会于其间,又有韶舞翩翩,魔宗便于此时血洗烂柯寺前坪却将这格祸事嫁于神殿裁决司,这便是故事的开头。

  老僧枯瘦如鬼,当年那段血雨腥风事缓缓道来时,语气神情却是和若春风,只言片语间便略去了那些往事里的残酷画面。

  宁缺扶着莫山山靠着墙壁坐下,看着白骨山的老僧,想着对方所讲述的这个久远故事,沉默片刻后说道:嫁祸这和手段向来归入粗劣笨拙一类。

  老僧牵动耷拉着的唇角艰难地笑了起来,目光温润莹莹看着他,感慨说道:外间的魔宗想来已灭即便有残存,都只怕会像过街的老鼠那般,所以像你这样的孩子大概不知道当年的魔宗究竟是什么模样拥有怎样恐怖的力量。

  宁缺离开渭城,开始接触修行的世界已经有近两年时间,除了前些日子遇着的荒人外,只在北山道口遇见过一个修行魔宗功法的划师,现在他的眼中那名剑师算不得强大,自然也并不觉得魔宗有多么可怕。

  老僧像枯叶般的眼帘缓缓垂下,似乎回忆当年魔宗的嚣张气焰,对自己苍老平静的心境都是一种损害然后他继续和声说道:魔宗功法乃偷天之术,修行魔功之人体健寿绵,而且没有念力波动,足以避开修行者的窥探,当年魔宗中人借此优势大肆潜入中原诸国或立于朝堂成三代牙,老或闻于乡野成大族之长,势力密织如网即便是唐国天枢处和西陵神殿的高层都有魔宗之人。

  老僧缓缓抬起头来,平静看着他说道:若不是忌惮书院和别的不可知之地,当年的魔宗一旦全力发动足可改朝换代。他们不敢逆天行事,但若要编织一斤……阴谋,又怎会留下什么破绽?事实上当年血洗烂柯寺一役魔宗忍着断臂之痛,暴露了隐藏在神殿裁决司里数十年的大司座那便更没有人会不信了。

  宁缺皱眉问道:血洗烂柯寺,和书院和小师叔又有什么关系?

  老僧叹息了一声,叹息声里充满了悲悯:魔宗在盂兰节血洗烂柯寺,表面上是针对正道诸派的修行者,实际上是针对唐国的使臣,但魔宗想要挑动轲疯子的疯意,所以他们真实的目标是那些来自唐国只知跳,舞的可怜女子。

  听到这句话,宁缺心情骤然一紧,他从二师兄处知晓简大家与小师叔有旧,此时自然联想到这些舞女难道来自当年的红袖招?然而简大家现在还活的好好的,偶尔遇着自己便会提着自己耳朵中气十足教祖一番,当年究竟谁死了?

  当年魔宗职然不惜如此大的代价,编织如此阴谋,自然很清楚杀死谁才会让小师叔癫狂到不顾一切直闯桃山,这就像如果他回临四十巷忽然见着桑桑躺在血泊中,所有证据都指向皇宫,那他当然也会毫不犹豫拿刀扛箭直闯宫门,闯进御书房撕了那幅花开彼岸天再把皇帝鞋下砍成三百六十五截……

  但小师叔没有闯桃山,而是单刻灭了魔宗山门。

  宁缺看着骨山里的枯瘦老僧,疑惑问道:魔宗的布置哪里出了问题?

  老僧沉默了很长时间,然后笑了起来,茶老难看的笑容甲隐藏着很复杂的意味,有些感慨,有些震撼,也有些苦涩,还有些骄傲。

  魔宗的布置没有任何问题,当时整个世界都以为是神殿裁决司血洗了烂朽寺,虽然无法理解,但当隐居在瓦山后岭的烂柯寺长老,都被迫出关,并且指认那些凶徒全部来自西陵,便再也没有人怀疑。

  老僧静静看着他说道:但轲浩然不信。

  宁缺不解问道:小师叔为什么不信?

  老僧说道:轲疯子这和人,又哪里是这么好骗的。

  宁缺怔了怔,摇头说道:这个理由等于没有。

  老僧感慨说道:当年我曾经向他问过同样的问题。

  宁缺认真听着。

  老僧微笑说道:当时就在这个房间里,他说:我轲某人又哪里这么好骗的?

  片刻沉默。

  然后呢?

  宁缺问道,想着每个故事都应该有然后以及最后。

  老僧微异问道:后面的故事……难道如今的世间还不知道?

  宁缺说道:讲故事的人不同,故事内容也会有变化。

  这个故事有一个非常简单的结尾。

  老僧声音变得更加虚弱,说道:魔宗的手段没能骗过轲疯子,他自然便向魔宗山门而去。当时的魔宗宗主自视甚高,魔宗强者辈出,也没有太过恐惧,心想你若来了便把你杀了……轲疯子自然不愿意被他们杀,于是便把他们都杀了。

  不愿意被他们杀,于是便把他们都杀了。

  很简单的叙说,很简单的故事,却是一段湮灭在历史尘埃里的惊天过往,说的越简单却越令人心惊,时隔数十年,只有这位枯瘦如鬼的老僧,以及充斥魔宗正殿的无尽骸骨,还能证明当年这里发生过怎样的事情。

  宁缺看着老僧深陷的双眼:那为什么您要赎罪,这件事情和您有什么关系?

  老僧举起细枝般的双臂……臂上僧衣褴褛,手指微张结了个手印,十根手指肌肤之下骨节恐怖可见,宛如自冥界探出的一双骨手,然而骨手所结的手印淡淡释放着令人心境恬静的温暖气息,慈悲有若昊天降下的两朵白莲花。

  骨手白莲手印间的气息异常强大纯凝却没有丝毫的杀伤力,随着气息渐释,老僧身周的白骨尸骸表面忽然生出一层极温莹的光泽,竟仿佛要活过来一般。

  宁缺盯着老僧腹前的那两双骨手,感受着那道气息,震撼无语一老僧所展露出来的实力境界太过高妙莫测,竟是他这一生所见最强大。

  莫山山倚墙而坐,看着老僧那双枯瘦骨手结成的如白莲花般的手印,忽然间想起小时候听老师提到过的一句话,不由面露惊疑之色。

  西方有莲翩然坠落世间,自生三十二瓣……瓣瓣不同,各为世界。

  赎罪……自然是因为这罪是我的。

  因为从来就没有什么魔宗的阴谋,这个阴谋也是我的。

  裁决司司座是魔宗的人,很多年前我就知道了,我也知道他们想做什么,我什么都没有做……我坐在黑色而寒冷的座椅上,撑着下颌,静静看着他们做完这件事情,然后准备寻找一个合适的时机,去告诉轲浩然。

  不过我终究还是低估了轲浩然,不需要我拿出精心保存的证据,他就知道这件事情是魔宗做出来的,这样很好,于是我依然安静了坐在那张黑色而冰冷的座椅上,撑着下颌,静静等待最后那一刻的到来。

  枯瘦如鬼的老僧,端坐骨山尸堆间,骨手结着白莲印,眼神温柔慈悲。

  宁缺瞪大了眼睛,颤声问道:你究竟是谁?当年你究竟想做什么?

  这是老僧第二次听到这个问题,他缓缓抬头望天,穿过腹部的铁链被带动,发出清脆的响声,让痛楚重新回到他干瘦如鬼的脸上。

  老僧望着天空的深陷眼眸内目光依旧温暖,澳门赌博网站:骨手结成的白莲花瓣瓣绽放。

  当年我想灭了魔宗,我想让轲浩然死,只是没有想到,我耗尽半生心血才把整个魔宗化为一场滔天风雨向他拍了过去,结果他居然还是没有死。

  至于我是谁?

  老僧收回目光,看着二人温和说道:我是裁决。

  莲生神座?

  房间后方忽然响起一道不可置信的声音。

  衣衫褴褛的道痴叶红鱼,不知何时来到了此间,她看着骨山间那位枯瘦如鬼的僧人双手结成的手印,脸上满是不可思议和狂热喜悦的神情。

  莫山山几乎同时惊喊出声:莲生大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