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科幻灵异 > 将夜 > 凛冬之湖第七十一章 伟大与渺小的石洞
  正文第二卷凛冬之湖第七十章前人意,后人痴

  莫山山此时还沉浸在这座块垒大阵带来的震惊之中,没有注意到宁缺,她看着满山满谷的石头,墨眉渐渐紧蹙,说道:虽说已经被毁,但残留的阵意依然强大,短时间内根本无法计算清楚,你还坚持往里面走吗?

  目标走进入魔宗山门寻找天书,尤其是现在已经确定那道强大悠远又亲近的气息来自何人,宁缺自然不会中途放弃,望向她问道:还能退?。

  莫山山看着身周的石块沉默计算片刻后点了点头,说道:刚刚入阵退还来得及,若再深入只怕便退不回来了,我也不知道里面隐藏着怎样的凶险。

  宁缺看着身前石头上那些斑驳的刻痕,忽然开口说道:你信不信命?。

  莫山山微微一怔,不知道他为什么此时会问这样一个问题。

  宁缺望向她说道:现在我越来越相信命运,我进入荒原来到这片山谷,身旁有你这样一位精通阵法的书痴,我相信命运对此已经做出了安排。

  莫山山明白了他的意思。

  便在这时,宁缺忽然感应到了一些什么,霍然转身,挽铁弓搭符箭,瞄准乱石堆远处某个方向,箭簇遥遥所指,正是那抹红影。

  道痴叶红鱼再一次出现,她赤足踩在棱角分明的石头上快速向这方掠来,红裙之下**双腿随着纵掠之势,绷的紧而笔直,左肩依然淌着血,脸色有些苍白,看起来块垒大阵启动时的天地气息爆发对她造成成了一些伤害,但不是太重。

  红衣骖掠呼啸而至,双方间的距离似远实近,按道理应该马上便会接触,但很奇异的是,道痴的纵掠轨迹在石间莫名发生了诡异的转变,明明是笔直前行,却在途中变成了向右转弯,然后停在原地开始转圈。

  叶红鱼停下脚步,站在一块石头上陷入沉默,大概明白这是阵法的原因,然后她抬起头望向宁缺和莫山山,说道:你们真幸运。

  先前如果魔宗山门没有启动,说不定道痴的万柄道剑已经把宁缺和莫山山戳成了两滩血泥,所以她此时会说他们幸运。

  块垒大阵真的很神奇,明明相对而立,声音互闻,但却不是真实的存在,宁缺用元十兰箭瞄准着叶红鱼,确认乱石间的光线发生着某种怪异的折射,甚至连空间都有些变形,根本无法射中对方。

  作用力与反作用力总是相辅相成的,牙,十三箭无法瞄准道痴,道痴自然也无法在这堆乱石里,找到他们真正所处面位置。

  确认这一点后,宁缺收回铁弓,向不远处石上的道痴点了点头,就仿佛对方只是一个偶遇的路人,然后带着莫山山沉默离开,向水落处走去。

  二人越往湖心深处走去,靴底与石砾间残存着的水越来越轻薄,乱石堆间的阵石之意却是越来越浓,天地气息在此地运行极为不畅,无形无质的空气都仿佛生出尖锐的棱角出来,令每一次简单的呼吸都变的非常痛苦。

  宁缺揉了揉因为胸腹间堵塞难受而发麻的脸颊,向莫山山问道:她应该马上便会想到往水落石出处去,你说她有没有可能比我们速度更快?。

  莫山山的脸色苍白,安静伏在上面的微疏睫毛都显得那般虚弱,轻声说道:我能在块垒大阵里寻到某些路径,她却不能。

  只有内心强大的人才能在自己的道路上走到最后,而内心强大的人自然在某些方面会固执的骄傲,莫山山此时计箕阵法,心神消耗极剧,但淡然一句她却不能,却自然透着几分强悍意味。

  听着这话,宁缺顿时放心,搀扶着她继续前行。

  在乱石堆里里谨慎而缓慢地行走,随着时光的流逝,莫山山的心神愈发焕散,身体愈发虚弱,虽依然强行保持心境清明指着方向,但便是被扶着也快要站不住了。

  宁缺看着她苍白的脸颊和微微颤动的长胰毛,摇了摇头,直接把她背到了身后,不待她说话便直接说道:我比较皮实,还能顶上一阵。

  莫山山轻轻嗯了一声,没有反抗,缓缓把脸靠在他的肩上,如瀑般的黑发自宁缺胸前倾泻而下,她闭上了眼睛,平静地仿佛睡着一般,只偶尔指指方向。

  乱石堆里阵意哦响,棱角尖锐之气从空中直渗体内,令人难受痛苦到了极点,更何况此时还要背着一个人,宁缺说自己能顶,实际上也已经快要撑不下去。

  不过他曾经迈越过书院后山里的艰难山道,他曾经走过很多同样痛苦的道路,更重要的是,每每当他真的快要撑不下去时,偶尔能见到道旁石上的清晰剑痕与青苔,都会给他的身体里灌入强大的动力和勇气。

  数十年前,那人单划闯魔宗山门,那时的块垒大阵完好无损,威力百倍于今,但那人依然就这样闯了进去,时隔数十年,他身为那人的师门晚辈,又怎能不继承对方的强大意志,又怎能中途放弃让那人丢脸?

  道痴叶红鱼站在石头上,看着渐渐消失在乱石堆甲的那两个人影,她身上的衣衫有很多处已经破损,肩头的血痴分外恐怖,而且此时只剩她一人孤单地留在此地,身影便显得有些孤独落寞。

  她并不识得这片乱石堆便是传说中的块垒大阵,但她知道这些乱石堆蕴藏着恐怖的阵力,即便强悍如她,在这些乱石堆前也会感到恐惧。

  忽然间她愤怒的大喊了一声,声音在石堆间回复传播,触着更高处的青翠山谷崖壁再反弹而回,那股空旷意味愈发衬得她孤单无语。

  愤怒的喊声戛然而止,她伸手撕下裙摆一角,沉默把肩头的伤口绑好,法然不顾身下春风渐露,跳下石头便顺着最后的薄水,向湖心处走去。

  西陵神殿掌教曾经赞这少女万法皆通,然而她虽痴于修道,却始终无法触碰到符阵的世界,她只是猜到魔宗山门便应该在水落石出起始处,在这片干湖中心的位置,却不知道怎样才能穿过这片乱石堆,抵达自己想要抵达的地方。

  凭着石上视线与念力感知,她做出了自巳的判断,然而在乱石间不过走了几步,便发现自己再一次失去了方向,那些散落在身旁的各式各样的石头,就像是桃山南麓那些桃树一般,有着神奇的扭转空间的能力。

  如果这样走下去,也许她永远也不能走到湖心,也许她会永远被困在这片乱石堆中,直至最后精神崩溃,干渴疯狂而死。

  叶红鱼看了一眼后方,确认此时若离开这片乱石堆还有一线生机,若再往前去几步,深陷石阵之中便再难摆脱,不由陷入了长时间的沉默。

  然后她注意到了石上的那些青苔,看到了那些在青苔下隐藏了数十年的划痕。

  隐约间想到留下这些剑痕的人是谁,她一直淡漠无情的目光骤然变得无比明亮,身体激动地微微颤求起来,血丝自肩头渗出。

  有资格知道当年秘辛的修行者心目中,当年那个草划闯山门,挥袖毁魔宗的狂人,毫无疑问是当年的天下第一强者。

  虽然那个单划毁了魔宗的狂人,成了西陵神殿的不世之敌,最后遭了天诛,桃山上下包括三位神座在内,没有任何人愿意提及他的姓名,但道痴痴于修道,沉醉于战斗与力量的提升,一心要成为世间最强者,最为敬慕强者,所以自从知晓这段故事之后,她暗中一直对当年的天下第一强者崇拜到了极致处。

  现世里,她以自己的兄长为偶像,千世里,她以那个狂人为偶像,今日她连遇挫折,更是被这乱石堆陷入进退两难的羞辱境地,便在此时,忽然看到自己狂热崇拜之人留下的剑痕,顿时被震惊的难以言语。

  她终于看到了那段传说的痕迹,看到了历史的画面,看到了自己崇拜并且心向往之的境界,顿时胸腹间生起一股豪情,呼吸间尽碎石阵棱角意。

  一呼一吸间,叶红鱼神情回复平静,缓缓抽出腰畔道剑,双手执柄横竖于身前,对着面前那颗石上的青苔痕迹,决然说道:轲先生剑意在前,晚辈岂敢有升。

  话音落,剑风起,她平静而专注地一剑斩向身前那块顽石,她不懂阵法,不知该如何寻觅路径,那么她便简单地把拦在身前的一切石头全数劈开,希望能生生劈出一条道路来,她不知道这样做是对还是错,在前人划意之前,她只想这样做。

  大明湖千顷水散尽,徒留满地乱石,与青翠山谷一较,显得份外荒凉,令人心悸。

  唐站在原先的湖畔,俯视着下方的乱石,沉默片刻后说道:当年那人来过之后,什么事情都变了,块垒阵也变的和以前不一样。

  唐小棠站在兄长的身旁,好奇地看着下方的乱石堆,听着里面隐约响起的金属切割石块的声音,吐了吐舌尖,感叹说道:那个婆娘真是疯的。

  唐说道:世人皆称你我为魔,想要进我明宗圣地一探魔为何物,哪里能少了一些疯意?正所谓,不疯何以成魔,那人当年同样如此。

  这是唐小棠第一次来到自己宗门圣地,紧张说道:哥,真让他们这么进去?

  我明宗圣地向来被称作死活地,即便进去,也不知道能不能活着出来,为了那卷早已消失不见的天书,这些人似乎真的连生死也不在乎。

  想着此时大概已经进入圣地山门的宁缺,唐那两道如同铸铁一般的眉毛忽然皱了起来,似乎觉得有些事情想不明白,自言自语说道:难道你会一直看着?难道你有信心能入圣地救他?难道,十四年前你真的在线的那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