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科幻灵异 > 将夜 > 凛冬之湖第五十一章 白雪墨眉不相欺
  天空放晴……晨光渐系……醒来宜食的野兽在耐寒种林间穿行,振落树枝上覆着的雪,露出黄黑的树枝本色,苍茫一片的雪原上多子一些颜色与生气,然而看着帐外渐被雪花掩埋的猴瓶血渍,少女的脸色依旧苍白:

  莫干山的莫山山没有杀过人,采到荒原的莫山山开始杀人,但她没有杀过白己人,对于中原的昊天子民而言,神殿中人理所当然都是自己人:

  她的老师是神殿客卿,她信奉昊天,她奉神殿之命进入荒原查探敌情,结果却在昨天那个,黑沉的夜里杀死了三名神殿裁决司的执事。

  莫山山并不害怕,只是有些惘然无措,精神上有些无法接受这个事实:她怔怔想了半夜,还是没能想明白,为什么当时的局面会发展成这副模样,为什么宁缺开始反击之后,她很自然地用焚天符把那名裁决司执司烧成了漫天飞舞的轻灰,竟根本没有思考什么。

  宁缺端着一碗肉汤,蹲在帐蓬门口美滋滋地喝着,帐外不远处那些黑衣执事残缺的尸体,明显没有对他的食欲造成任何影响:

  他的目光落在莫山山苍白的脸颊上,注意到她平日散漫漠然的眼神此时显得有些惘然脆弱无助,大狂明白了些什么,站起身采安慰说道:有些事情做了就做了,事后再后悔,除了让自己精神上多些负担之外,没有任何意义。

  莫山山缓缓摇了摇头,漂亮的睫毛轻轻忽闪,看着他的眼睛,很认真地说道:反省可以让我们以后少做一些错事,还是说你不认为需要反省?

  如果是说昨天夜里这场莫名其妙的战斗……

  宁缺耸耸肩,把碗里剩下的最后那口肉汤喝掉,然后说道:当然不需要反省,我可不理会他们是神殿裁决司的什么重要人物,我只知道他们想要杀我,那么我反击自然是天经地义的事情。

  接着他很认真地补充了一句:这三名裁决司执事比我们弱,但他们采杀我们,结果死在我们手里,这属于智商问题。而如果这样我们还被他们杀死,则属于情商问题了,前者叫愚蠢有药医,后者叫傻逼没法治。

  听着如此粗俗的话话,莫山山忍不住蹙起子眉头,回思着昨夜的战斗画面,很认真地替死者解说道:樊笼道法类似天地元,气锁或天罗阵这样的被动道术,昨天那三名执事并没有想着马上杀死你,而只是想制伏你。

  但那人紧接着便想废了我的修为。

  宁缺笑着提醒道:我可没有被人打残再乘讲道理的生活习惯,就像我先前说的那样,这和情商方面的弱智可没法治。

  莫山山很认真地说道:颤然我在,我当然不会让你被人打残:

  这句很平常的话里透着股理所当然的自信,少女杀死神殿裁决司的执事,精神有些恍惚,不代表她会认为那些执事比自己还要强大。

  这和带着些许庇护味道的话,或许会让很多青春热血的少男们感到有些不悦,但宁缺看着她明亮的眼睛,却觉得有些感动,因为感动而有些莫名的紧张。

  为了尽快驱除掉这份紧张,他摇头说道:就算这些裁决司执事没办法对付我们,但那对荒人母子怎么办?他们要杀人时,你究竟拦还是不拦?

  宁缺看着少女呵呵笑着说道:你心肠好,当然不可能看着孤儿寡母被人欺负,再说了,我们吃了人家那么多肉干,怎么好意思不帮着杀几个人?

  莫山山眼帘微垂,看着棉布厚裙边沿下探出的脚尖,完全不知道该对这个家伙说些什么,心想你我虽然不惧神殿中人,但怎么从你口中说出来,杀死几名神殿裁决司执事,就像是在路上顺手打了两只黄羊一般?

  少女轻声喃喃说道:但他们是神殿的人啊。

  昨夜清理尸体时,澳门赌博网站:宁缺从被自己劈成两半的裁决司执事黑衣中摸出了一块腰牌,莫山山面定了那名黑衣执事的身份,似乎是神殿某位重要人物的家人。然而宁缺并不畏惧,因为这和事情只要没有证据,谁也拿他没辄。

  他虽然和世间众人一般信奉昊天,但自幼颠油流离,见惯诸多丑恶,又在底层挣扎求存,所以对神殿这和传说中地方并没有太深的敬畏之心,后采回了长安城进了书院,被那座大山里的骄傲自恋二气薰陶日久,敬畏之心更淡。

  又因为在长安城里与隆庆皇子的两番遭遇,自家小侍女说那皇子长的真美,他当时神情温和看似全不在意,实际上早已心生不爽,更因为草甸间的那场血战,所以现如今的宁缺对神殿非但没有丝毫敬畏,反而是敌意极盛。

  所以杀死三名神殿裁决司的执事,对他来说真的和宰三头黄羊没有太大区别,更没有造成什么心理上的冲击,精神上的恍然,甚至还有心思去看少女好看的脸。

  他看着莫山山低着头无辜无助的神情,下意识里想伸手去戳戳那可爱的鼓起的粉腮,骤然间想起对方书痴的身份,强行敛下心头的冲动,宽解说道:呆会儿我就把尸体处理掉,这个事情我很擅长,那就没人知道这件事情了。

  可惜世间只有一个书院,也只有书院才能教出宁缺这样的学生,莫山山虽是名闻天下的书痴,依然没有办法像他一样对着神殿大名微微一笑会不在意

  看着依旧低头沉默的少女,宁缺摇了摇头,笑着说道:不要忘记草甸上发生的事情,你那位师弟其实就等于是被神殿裁决司的人杀死‘的’只不过他们没有亲自动手罢了,所以从最简朴的情感层面上来讲,你也不应该倾向于他们。

  谁对你不好,你就应该对谁不好,神殿对你不好,那他们的死活不关你的事,而你以前从来没有见过荒人,你为什么要帮神殿杀荒人?荒人千里迢迢南下至此,那位大姐没说见着你像见鬼一样拿刀就砍,而是拿了一块肉给你吃,这时候又在给你熬肉汤……吃了一块千年而来的肉,这叫什么?这就叫缘份啊。

  宁缺抬起手臂,轻轻拍了拍她的肩头,回头望着帐内笑着说道:谢谢啊大姐。

  帐帘掀开,那位荒人妇女端着一碗肉汤和几块粗粮饼走了出采,看着他点头笑了笑,说道:昨天晚上的事情,应该多谢你们才是。

  荒人体质特殊,肌肤极为坚硬,昨夜那名黑衣执事道剑伤了妇人肩头,伤口处附着的昊天神辉之力被莫山山施符消除后,便没有大碍。

  那名肤色黝黑的荒人小男孩儿躲在帘内,好奇地看着这两个中原年轻男女,开口问道:你们都是中原人,为什么你们要帮我们杀那些中原人?

  宁缺眉头微挑,大义凛然说道:因为我们是好的中原人。

  荒人小男孩困惑地挠了挠头,似乎不明白什么叫好的中原人,南迁之前元老召集部落开会的时候,好像没有说过这种名词。

  忽然间他想到元老说过的一件事情,恍然大悟拍了拍额头,看着宁缺说道:元老说你们中原人最喜欢内斗,这就叫内斗吧?

  莫山山听着这话,不禁觉得脸颊有些微烫,不知该怎样应话。

  宁缺倒是根本不以为意,笑骂着拍了拍荒人小男孩的脑袋。

  在宁缺的强烈要求和死皮赖脸的坚持之下,终于成功地让少女加入到了毁尸灭迹的工作之中,不是因为他有想看少女面对尸体脸色苍白身体颤刹的变态嗜好,而是他现在愈发觉得莫山山真是一个未经世事的少女,虽在世间有这大的名声,但依旧还是一朵墨池畔安静的小花,根本禁受不住风雨,如果不尽快让她成长成熟起乘,路途上他根本无法指望她能帮自己多少,甚至还有可能拖自己后腿。

  而在他的生活经验中,处理尸体是帮助一个懵懂少女尽快成熟起乘第二迅速的方法,至于最好的那个方法,他希望这辈子都再也不会想起。

  大黑马愤懑不平地载着沉重的行囊、拖着无数多的东西,陪伴着这对年轻男女向雪原深处的林地里走去,紧绷的皮索后方,地面上是一具完整的尸体,两截不完整却不再流血的尸体,还有一大束用采湮没痕迹的石儿草。

  莫山山沉默走在前方,棉裙襟摆已经被雪打湿,她却无所觉察,因为她还没有从那和复杂而惘然的情绪中摆脱出乘,自幼深入血液深处对昊天的敬畏,对神殿的尊敬哪里能被几句话就轻易抹除,虽然她觉得宁缺先前所言似乎极有道理,可还是总觉得这件事情有些地方很是不对。

  对一位静了坐墨池十余载,不问世事的少女而已,世界观的改造难度仅次于爱情观的改造难度,宁缺看着她的背影,觉得有些无奈也有些疲惫。

  走在荒凉的雪原上,他的心思忽然飘回了相对极南极遥远的长安城,飘回那条巷子里的那个铺子,飘到那个小黑侍女的身上,默默想着如果是桑桑那该有多简单,桑桑绝对不会怀疑自己说的任何话。

  当然,桑桑的世界观人生观爱情观金钱观饮食观生死观都是他的观:

  几只肥硕的树鼠警惕地看着树下的画面,那今天然形成的陷坑里堆着几截人类的尸体,淡淡的血腥味道,让它们有些不安。

  宁缺把那一大束染着雪的石儿草扔进坑中,看着黑衣执事那张苍白却依旧严肃的脸轻偎着自己的右脚,沉默片刻后认真说道:神殿需要被敬畏,书院也需要被敬畏,我书院后山向乘不入世,但我既然此番入荒原,便等若代表书院的颜面,然而一路所见,世人似乎并不如何敬畏我。

  他转头望向莫山山笑着说道:若我家二师兄被神殿裁决司喊打喊杀,你猜他会怎样做?他肯定不会像我一样就这么简单杀几个人便罢了:

  莫山山微微蹙眉,想着传闻中那位骄傲到了极点的书院二先生,说道:那他会怎样做?难道还会把道痴或是隆庆皇子给杀了?

  二师兄当然不会那样做,他的眼里怎么会有道痴或是隆庆这种人?

  宁缺笑着摇了摇头,说道:按照我对他的了解,他也许会直接杀上桃山,去裁决司找那位大神官的麻烦,他的偶像是小师叔,如果不是师傅管的严,只怕早就四处去找人麻烦去了,寻着这和由头,哪有不借机发飙的道理?

  莫山山怔怔望着他,无语心想书院二层楼里究竟生活着怎样的一群怪人?

  我没有这样的实力与底气。然而荣耀即吾命,谁若敢无视我书院之存在,我亦不惜拿这条小命去搏一把。宁缺沉默望苍天……语气说不出的感慨萧索……又带着一经丝决如果这时候眼角能淌下一滴泪珠或是有雪花飘到他睫毛上,画面想必会更帅美一些。

  莫山山和他一路相伴而行,虽说谈不上如经年旧友般熟栓,但也知晓此人几分无赖性悄,此时听着他忽然说出这番铿锵有力的话语,不免有些动容。

  她认真盯着他侧脸,沉默思考了很长时间,还是有些不敢确定自己的判断,声音极微小极不自信问道:你这是在说谎还是说玩笑话?

  宁缺笑了起来,看着她说道:既然没有道理骗你,当然就是玩笑话。

  莫山山眉头微蹙,就像是名贵的紫毫细锋在纸上狠狠画下,显得极不满意。

  宁缺笑容微敛,看着她的眼睛认真说道:但是说正经的,我从来不认为神殿就有资格代表昊天行使意志,谁能证明昊天刻许他们做代表?说不定我们才是被昊天选中的人,世间的光明正义需要我们来维护,所以以后若遇到神殿又做出那等样恶心的事情,我们一定要拒绝冷漠,该出手时则出手。

  依旧是大义凛然的风范,但这次莫山山没有被他迷惑,而是看着他的眼睛再一次认真思考很长时间后,试着确定道:这应该是……玩笑话?

  宁缺看着她微皱的可爱小鼻尖,看着她木讷目光里的疑惑和紧张,忍不住开心地大笑了起乘,伸手从怀里掏出一张符纸,说道:也可以说是撒谎。

  莫山山看着他的背影,忽然开口问道:你为什么喜欢说假话?

  宁缺没有转身,说道:小时候养成的习惯,有时候不说假话没法活下来:

  莫山山继续问道:那你采荒原的目的究竟是什么?你为什么要教我那些阴暗的事情?你为什么要教我学会怎样杀人?你为什么要让我习惯这些?

  简单的人问的问题都很简单,因为简单所以直接,所以可以刺穿外面藏着的无数件丝绸棉甲,比如玩笑话或谎言,直指胸口里的内心:

  这些问题不好回答,宁缺站在雪坑眦沉默思考片刻后,决定诚实作答,回头看着她平静说道:我要进荒原做一件重要的事情,抢一个重要的东西,而正如你前些日子说的那样,真到了夺食的关键时刻,没有人会在乎我的书院背景,到时候且不说能不能虎口夺食,是个人都能把我打成一条狗。

  莫山山静静看着他,等着他把话说完。

  宁缺把手中那张符纸弹进雪坑中,语气极认真继续说道:所以我需要你的帮助:

  莫山山微微低头,看着雪地里不知何处,沉默片刻问低声问道:你要抢什么?

  七卷天书里的一卷。

  宁缺看着她微眨的长长眼睫毛,感受着她此时心中的情绪变化,说道:你同意跟我一道进荒原,我在想会不会和这件事情有关:

  莫山山缓缓抬起头乘,沉默了很长时间后,轻声说道:师傅知道这件事情后就告诉了我,我不奢望能抢到天书,但我很好奇,所以想乘看看。

  宁缺笑了笑,说道:好奇天书以及那些有资格抢天书的强者?

  莫山山微微一笑,觉得和他说话很轻松很舒服,因为他仿佛能够听到自己心里在说的话,从来不会把自己往别的方面去想。

  宁缺还准备说些什么。

  莫山山轻轻摇头,看着他的眼睛很认真地问道:我没有告诉你,你也没有告诉我,那我们能不能算扯平,不算是互相欺骗?

  这种很简单的思维方式,一般只存在于心思澄净的孩童世界里,但少女就这样自然而然地说了出采,宁缺便也自然而然地接受,认真地点了点头,甚至觉得松了一大口气,因为他在世间的朋友很少,不想莫名其妙就少了一个。

  然后宁缺看着她很认真地说道:不过你的心态不对,职然你我来到荒原之上,如果有机会当然不能错过,所以不要说不敢奢望。如果连想都不敢想,那就真的什么都无法做到了。

  莫山山看着他很认真地问道:这也算是对我的教育吗?

  宁缺有些不好意思地笑了笑,说道:总之我算过,如果我们两个人能够配合的好,隆庆皇子都不见得能搞得过我们,为什么不尝试一下?

  莫山山微微一笑,说道:那就试一下吧,不过如果抢到了怎么分?

  到时候可以抄录副本,你带回墨池,我带回书院,说起来,我还没有见过夫子他老人家,抢卷天书当见师礼,想着就觉得很兴奋啊……

  宁缺越说越激动。

  莫山山的眼眸里忽然闪过一抹羞意,说道:我要你抄录的那份。

  宁缺挥了挥手,豪迈说道:你先挑。

  站在雪地里,二人想像着可能性几乎为零的美好未乘,都笑的有些痴憨。

  (横横,横横,祝姑娘们节曰快乐,横横,横横,我最近的牛叉处,就在于任何事情都能让它变成欢乐的事情,横横,横横,再祝姑娘们以及其他的你们欢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