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科幻灵异 > 将夜 > 凛冬之湖第四十一章 彼之道,好久不见
  陈八尺被从帐外抬回来后,澳门赌博网站:没有人敢相信他就是先前那个神情严肃光明加持的神殿骑兵统领,看来无论是皇帝还是圣徒,只要被剥光了衣服,再被棘杖在后背上撕下无数道皮肉,写就一幅莫名其妙的血画,都只可能是个悲惨的刑徒。 文字版更新最快到

  天谕司司座大人看了毯上那个血肉模糊的身体一眼,脸上的脸色没有丝毫转变,平静而又严厉地说了一番话,主要意思固然是重申神殿的教律,告诫众人昊天的公平眼眸始终在巡示着世间,胆敢触犯者必受赏罚。

  宁缺没有认真听这番话,不是他对这位神殿大人物有什么恶感,或是想要对虚伪暗示强烈的轻蔑,因为在他看乘,有些时候虚伪也是一种美德。之所以没有能够专心听,是因为凄惨躺在地毯上的那个人正死死地盯着他。

  血流如河,筋肉成缕的陈八尺艰难仰着头,用灰白的眼眸一眨不眨盯着宁缺的眼睛,眼眸里没有什么情绪,只是漠然,然而正是这份漠然,深刻地显现了他此时心巾对宁缺的恨意:

  身为神殿护教神军统领,一名洞玄境的强者,他何曾受过这样的羞辱。

  他心知肚明自己没有资格去记恨书院,更不成能向对方倡议冷酷的复仇,但他同时相信,判决司里的两位司座大人,尤其是隆庆皇子日后一定会为自己出头。

  所以哪怕他此时已经痛的神智有些浑噩,目光有些模糊,依然死死,地盯着宁缺,因为他想要记清楚这张脸,记清楚这个人。

  草甸马贼之事,随着统领大人受到神殿严厉的惩罚,已经宣告结束,所以陈八尺就算盯着宁缺,宁缺也没有什么体例。宁缺总不成能像长安西城里的那些混混一样,就因为对方盯着自巳看就再把他人痛揍一顿。

  然而宁缺更不会害怕什么,他知道地上那个血人那双冷漠的眼眸里隐藏的意思,所以他缓缓蹲下身体,毫不客气地回瞪了过去,说道:这位统领大人,你瞪着我的模样,很有几分望眼欲穿的感觉,只可惜光凭目光是杀不死人的。

  要知道那时我们在营地里,对草甸上的你们才是望眼欲穿。

  忽然间,他想起颜瑟大师曾经婷自巳形容过真正的大修行者,好比像二师兄那样的人,只需要看你一眼,你便死了,再联想到自巳还要靠腰牌,靠书院和大子的名声欺人,只会仗势无法起势,难免有些悻悻然:

  没有人能够觉察到宁缺此时心情悻悻,相反议事帐内很多人都因为他的呈现而悻悻不豫,尤其是看着神殿骑兵统领浑身鲜血烂肉的凄惨情形,宁缺还不依不饶低下身去继续嘲弄言语,在各宗派门生眼中,他这个眉眼清新却寻常,神情可亲的家伙,实在是说不出的可恶,纯粹就是一个仗势欺人的莠民般。

  曲妮玛梯姑好再也无法压抑心头的愤怒,重重一拍椅手,厉声喝斥道:够了!

  宁缺站起身乘,望向曲妮玛样,摇了摇头笑着说道:还不敷啊:

  议事帐内一片紧张缄默,所有人的目光都看着这个一笑起采脸颊便会呈现一个可爱小酒窝的年轻男子,恨不得拿一把剪刀把那个酒窝给捅穿,心想神殿已经惩罚了下属,大家都连结了缄默,难道这样还不敷?

  先前我走进议事帐时,阻止山主向你发降生死斗,插话有些贸然,我之所以这样做,是想着姑姑你年老体衰,若山主一时失手,真伤着你了,难免会落人闲话,但其实不是觉得她这样做不对。

  宁缺看着老妇满脸皱纹都夹不住的阴冷神情,看着她眸子里的情怒鄙夷,想着乘到燕北边塞之后自巳亲眼看到的那些画面,想着这个老妇仗势欺人,构陷,运用手中权力与威望把大河国少女们逼入险地的卑鄙无耻,蹙着眉尖说道:

  我只是觉得应该先问清楚,当日粮队营地被马贼围攻,神殿骑兵按兵不动冷血旁观,那时姑姑你也在草甸之上,你可知情?若你知情,那时为何不管?

  不等声音传开,他极快继续追问:先前是神殿在惩罚下属,姑姑你说够了……难道神殿的事情你也管得?如果管得,那为什么当日在草甸上不管?

  宁缺盯着曲妮玛梯苍老微浑的双眼,语气极为认真,固然不是在开玩笑,疑惑的神情看似温和,言辞不紧不慢,里面的意味却十分强硬了

  曲妮玛梯姑姑气的浑身颤求,完全没有想到,在陈八尺统领付出如此血腥的价格之后,这个书院后山新晋门生,竟是浑然失落臂长幼尊卑,还妄想教训自巳!

  天谕司司座微微皱眉,在他看采,即便宁缺是夫子的亲传门生,可能代表书院后山的态度,但神殿已经用一名强者的羞辱和鲜血,暗示了和谐,如果宁缺真要把战火蔓延到曲妮玛梯姑姑的身上,那是神殿万万不克不及元并的事情。

  道权与月轮国王权之间的关系,曲妮玛梯姑姑在修行世界里的辈分地位,以及她身后的佛宗势力,都注定神殿必须作护她的尊严。

  所以司座大人向南晋剑阁标的目的极随意看了一眼。

  无论夫子还是书院二层楼里的学生们都很少在世间行走,但如今世间的修行宗门依然无比崇拜崇拜书院,因为有从很久以前开始流传的很多传说,这些传说在各国宗门中代代相传,竟形成了某种思维定式,并且距离除产生美感,也容易产生敬畏感,世间不见夫子久矣,不见后山久矣,便愈觉察得神秘高深。

  如今终于见着一名书院二层楼的门生,却其实不出奇,启唇不克不及呼风,举手不克不及唤雨,而是骄傲刻薄至极,神秘高深致使的崇拜意,白然便渐渐淡了。尤其是那些南晋剑师,他们拥有公认世间第一强者的剑圣柳白,骨子里极骄傲,又知道这个叫宁缺的人即是去年杀死某位师兄的元凶,敬意不如说是恨意更为妥当。

  固然,天谕司司座那一眼其实不是让哪位南晋剑师跳出采把宁缺给灭了。南晋剑师也不会做出如此愚蠢的举动,只要想一想关于桃山被斩空的那个传说便知道,即即是剑圣柳白大人亲身在此,也不会无缘由地获咎书院。

  一名南晋剑恨沉声说道:十三先生,你也不是神殿中人,凭什么管神殿之事?

  司座大人的目光与南晋剑师对宁缺殊无敬意只有恨意这些因素汇聚在一起,只是酿成了一句质疑与辩驳,固然在帐内没有人敢质疑书院的前提下,这地算勇敢。

  这句话自然是针对宁缺对曲妮玛样姑姑的那句举事。

  宁缺看了那名南晋剑师一眼,摇头说道:你白痴啊?

  话一出口,他怔住了。

  桑桑曾经问过他,他是不是觉得自巳之外的其他人都是白痴,他说那是因为天底下总有很多白痴人做痴人事,他曾经最喜欢做的事情就是当着桑桑背着世界骂无数人为痴人,好比大唐公主,他曾经在御书房里偷听到大唐皇帝骂人痴人而生出同道的温暖感受,他曾经在信纸上与陈皮皮互骂痴人乐此不疲。

  只是……当他开始修行入了后山,渐渐行走在酿成大人物的路上后,却少有这般直接凛厉痛快的做法了,所以这时候他觉得好熟悉好怀念好久不见的痴人君啊。

  他看着南晋剑师笑了笑,温言细语继续说道:痴人啊你,我师颜瑟大师乃是西陵神殿大神官,与天谕光明判决三大神座平起平坐,我身为他唯一传人,看见有人废弛神殿名誉,若是不管,岂不是辜负家师殷切教诲,愧对昊天?

  一般人在这种时候,大概会回头问天谕司司座一句:大人,你说我是管得还是管不得?然而宁缺没有问,因为他知道嚣张,占廉价都不是过错,但嚣张过头占尽廉价只能让自己多很多麻烦,眼下天谕司司座大人明显持平而论,他在岷山里行猎多年,遇虎伴熊之时该如何做很是清楚,哪里会画蛇添足。

  南语剑师布满勇气和坚毅剑魄的质问,便被宁缺随意一言便挡了回来,场间再也没有人质疑他对神殿事务有没有关心的资格,虽说整今天下都知道,西陵神殿对昊天道南门两位大神官的赐封确认,只是基于政治方面的考量,但如果这时质疑此事,岂不是当面扇西陵神殿的耳光?

  曲妮玛拂姑姑的脸黑沉到了极点,她盯着宁缺的眼睛,身体微微颤弘,忽然呵呵呵呵声音嘶哑难听地大笑起来,厉声说道:一女不侍二夫,一个徒弟却拜了两个师傅,我也不去问颜瑟,日后若遇着大子,我倒要问问他,他究竟在想什么,难道为了如此顽劣不堪,卑鄙无耻的一个门生,便要损却百年清誉?

  虽然没有明言,但话里隐着的意思却是直指两位师傅,宁缺虽然还没有见过夫子,但未见大山已在大山中生活了这多岁月,哪里能元许有人如此猖獗。

  并且他清楚今日根本无法整治这个无耻的老太婆,心存不满,却拿对方没有体例,没料到对方这时候却送上门来,他哪里有不狠狠踹上一脚的事理?

  宁缺笑容缓缓敛去,平静说道:先前你就问过我老师是谁,说要代我老师教训我,现如今你知道我老师是谁,却似乎还要教训他一般。

  他重重一掌拍到身旁桌案上,案几倾倒,茶杯震飞,茶水溅的满天都是!

  宁缺指着曲妮玛梯的鼻子,翻脸如翻书,大怒说道:按辈分算,你这老太婆还要喊我一声师叔!你居然想教训我?你懂不懂什么叫长幼尊卑!你要去问大子?夫子是你这种人想见便能见的?你想教训大子?难道你想欺师灭祖!

  先前神殿骑兵统领木然盯着宁缺时,想着这是自己这辈子受到过的最大羞辱。

  此时曲妮玛梯伸出颤求的手指指着宁缺,心想这是自巳这辈子从未受过的羞辱,然而就如同此时恬静的庭间一般,这位老妇只花了很短的时间,便知道自己今天根本没有体例把这份羞辱找回采,因为宁缺根本没有和她讲事理。

  宁缺蛮不讲理。

  他只讲辈分。

  曲妮玛拂身为月轮国主之姐,实力强横无比,并且在佛宗之中辈分确实极高,过往数十年间,她遇着实力不如自巳的人便以实力压之,遇着实力实力强悍的人便以辈分压之,加上无论是谁都要给她些颜面,于是竟是无往而晦气,渐渐养成了这等性情,往好了说是嫉恶如仇,实际上就是嚣张冷酷,心胸狭窄工

  她无论如何也想不到,居然有人会用这种手段来对自巳,并且自己竟是只有老老实实听着,因为依照她平常的言语行事习惯,对方没有任何错处。

  大子的辈分确实极高,即即是她这个在佛宗里辈分最高的老妇,也只差两辈,这也等若说,如果严格要求,她确实要尊称宁缺一声师叔了

  她羞辱自巳的师叔,她质疑师机……这和欺师灭祖似呼也差不到哪里去。

  曲妮玛拂愤怒气恼到有些神智不清,隐隐约约间,竟恍如看到这些年里,那些被自巳用辈分压的死死的,任自巳瑕头盖脸痛斥也不敢抬起头采的同道们,心想难道自己今天也要遭受同样的羞辱?

  她盯着宁缺,垂在袖外的枯瘦老手剧烈颤刹,帐内一阵强烈的天地元,气波动。

  宁缺仰着脸,居高临下看着她,双手平静负在身后,身上一丝气息波动都没有。

  什么话都不消说,什么意思都表达清楚了。

  你打我啊,你打我啊,难道你敢打死我?如果你这老太婆真的犯了失心疯,敢当着这么多人的面打我,我也不消动用大师兄二师兄这等世外大杀器,只需要把老十二陈皮皮派过采,看你一眼也把你收拾了:

  谁让你这位年高德劭的姑姑还没进入知命?

  宁缺看着她摇了摇头,感叹说道:身为佛宗大能,竟是不知道自巳的命纸有几分薄厚,难怪年高德不劭,直至今日还未能上知天命:

  曲妮玛梯虽是王族身份,但修行坚毅强韧,身份尊贵,辈分高尚,实力强横,她这一生最为痛苦遗憾之事,即是无法迈过那个高高的门槛:

  连番刺激之下,她已然快要出离愤怒,濒临爆发的边沿,但她知道不克不及在这里对宁缺脱手,所以一直在强行压抑,却偏在最后还听到了这样一句话!

  曲妮玛拂姑姑强行咽回快要涌出枯唇的鲜血,用最后的清明让自巳眼前一黑,也不知道是真是假,就这样向后倒了下去。

  场间一片惊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