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科幻灵异 > 将夜 > 凛冬之湖第三十八章 难道我会说假话?(中)
  天猫女小脸通红指着那名神殿骑兵统领大骂。

  天谕司司座面色微沉,曲妮玛梯姑姑眼眸骤现怒意,瞪着小姑娘寒声说道:没有尊卑的工具!你师傅是怎么教你的?轮获得你出采说话吗?

  酌之华抢前两步,将天猫女拉回自巳身后,向上方那几位大人物施了一礼,强行压抑住心头的愤怒,声音微颤说道:姑姑,这件事情与我墨池苑声誉有关,施师弟更是葬身在草甸之上,难道容不得我们说说话?

  曲妮玛梯满是皱纹的脸上,现出一丝厌恶之色,阴沉说道:堂堂书圣门生,居然连区区马贼都打不过,技不如人死了也是活该。

  数百年来,月轮国与大河国因为天目森林地区的争执,一直势如水火,双方之间大大小小的战争不知道产生了几多次,可以称得上是世代血仇:

  月轮国疆域辽阔,又是佛宗兴盛之地,实力远在大河国之上,尤其是最近这些年,西陵神殿与月轮王族的关系日益良好,如果不是大唐帝国与大河国亲厚,说不定月轮国的僧侣大军早就已经踏上了大河国的领土。

  曲妮玛拂身为月轮国主亲姐,固然对大河国的人很是仇视,数月乘在燕营处的威逼,对那道温泉的抢夺以及此次艰难的运送粮草的任务,身后都有她的影子,所以对这些墨池苑门生是毫不客气,言语阴厉强横的厉害。

  墨池苑门生们自从离开大河国莫干山来到燕北边塞后,便一直在不断忍受乘自月轮国的羞辱与陷害,如今在荒原王庭部落里,在神殿召集的会议上,对方竟然完全没有丝毫羞愧之意,更是对已然死去的同门出言不逊,少女们即便性情再温婉,也无法控制自己心头的愤怒,纷繁站起身来。

  清鸣剑荡之声响起,十余把细长的秀剑闪烁着寒意,瞄准了曲妮玛样姑姑,此时此刻,她们早已忘了这位老妇人拥有何等尊贵的身份。

  宽阔的议事帐下,乘自月轮国白塔寺的僧侣们,看这些墨池苑门生竟敢拔剑相向,怒喝着站起身来,想要冲到曲妮玛梯姑姑身前呵护:

  曲妮玛梯抬起苍老的手臂,示意苦行僧们不消太过激动,目光冷漠看着身前的大河国少女们以及她们手中的剑,微耷着的唇角缓缓翘起来,显得极为不屑。

  神殿召集的议事大会,哪里会允许这些大河国少女们乱幕,这位姑姑反而冷血地期望少女们会被冤仇冲昏了头脑,一旦她们真的敢对自巳的动剑,那么无论是神殿诸人,还是各国乘的修行者,城市用严厉的手段对她们,更重要的是,如此一来,即即是那位始终缄默的唐国将军,也不便利再插手。

  酌之华紧握着手中的秀剑,回头看了一眼。

  有很多人像她一样,都把目光投向那处:

  书痴莫山山依旧恬静地坐在椅上,似乎没有听到曲妮玛梯对自己宗派的羞辱,似乎对草甸上那件事情没有任何看法,恍如什么都感觉不到,目光微垂看着自巳纯白的衣裙,似乎要把那抹垢痕看成一朵脱尘的莲花:

  因为她的缄默,帐内的气氛愈发紧张,没有人知道这些大河国少女们会不会在羞恼之余,愤怒出剑,从而致使不成控制的后果。

  坐在首位上的神殿天谕司司座大人,脸色越采越阴沉,白眉之间恍如要凝出几滴露水乘,对曲妮玛梯和墨池苑门生,这位大人物都有足够的理由不满意,好比说没有尊重自巳,只是想着判决司与月轮之间的关系,他一言不发。

  空气中那根无形的弦越绷越紧,曲妮玛梯脸上苍老皱纹里的嘲讽轻蔑神色越乘越浓,如果事态就这样倍持下去,被羞辱的依然还是那些大河国少女,可如果大河国少女们真敢藐视神殿威严自行出手,又不知会迎来怎样的凄惨下场。

  大子曾经说过,事理这种工具不辩不明,越辩越明,无论马贼劫掠那件事情的真相到底如何,但总要听听双方的意见,你们这些小丫头也是,说话便好好说话,把鞘里的剑抽出乘做什么?曲妮玛梯姑姑性情就这般直接,难道你们不知道?

  这一番话连打带收,还隐着对曲妮玛梯行事谈吐的淡淡嘲讽,隐约间偏着墨池苑门生,帐内诸人不由一阵微哗,然而说这话的人乃是大唐帝国的舒成将军,那么无论是神殿司座甚至曲妮玛梯本人,都欠好如何质疑。

  曲妮玛梯冷哼一声,回头看着好将军寒声说道:我倒要看看她们能说出什么。

  酌之华性情温婉而有执事之能,借着这个机会轻斥师妹们退后,然后向前踏出几步,揖手行礼之后,仔仔细细把那天草甸上下产生的事情讲了一遍。

  同样的故事,从不合当事者的口里说出乘,结局一样,但过程却是截然相反。在神殿骑兵统领陈八尺的言谈中,大河国墨池苑门生就是一群昏庸无能,怯懦畏战的废料,才会致使粮草尽毁,燕民死伤惨痛,而在酌之华的故事中,草甸上那群神殿骑兵统领则是冷血自私,明明看着正道同人陷入死地,却不肯加以援手,直到最后墨池苑门生血战将胜,他们才冲下来抢夺军功。

  酌之华谨慎地没有点出曲妮玛拂姑姑,以及那时也在场的花痴陆晨迦及天谕院白塔寺诸人,然而场间众人,都清楚那队神殿骑兵因为何事进入荒原,不由面色微变,南晋等国修行者还有唐营诸人下意识里看了曲妮玛嫌一眼,神情有些复杂:

  众人都有些相信墨池苑门生们的故事是真的,因为这些少女没有任何事理,为了推卸自己的责任,把把神殿月轮国全部获咎的干干净净,粮草被毁,尽便被惩办想采也不会太过严厉,可获咎了这些大人物,谁知道会有什么麻烦。

  相信乃是人心,而世间葬没有人心所向这和事情,讲究的还是证据,除证据那即是实力,谁的实力布景越强大,谁说的话就越有力量:

  大河国国小力弱,墨池苑虽然有一位书圣,但书圣也不过是位神殿客卿,又怎么能和神殿及月轮国分庭抗礼?曲妮玛姊冷冷盯着结束讲述……退回去的酌芒华……缄默片刻后。忽然极为怪异地沙哑笑了起来,显得格外阴沉:当日我也在草甸之上,依你的说法,神殿骑兵未及时参战,岂不也有老身一分责任?岂不是说我也冷血自私?

  酌之华抬头静静看着她,眼眸里满是坚毅神情,说道:晚辈那时其实不知道姑姑也在草甸之上,至于神殿骑兵没有及时救援与姑姑有没有什么关系,晚辈自然也不知道,有没有责任是不是冷血,那都是需要姑姑您自己判断的事情。

  场间一片大哗,没有人想到这位墨池苑女门生,竟然有勇气当面直指曲妮玛梯,有些人隐隐敬佩她的勇气。

  曲妮玛梯瞪着酌之华暴怒喝道:黄口稚作一派胡言乱语!为推卸责任竟敢倒置黑白,构陷神殿和老身!姑姑我疼惜晚辈,本想放你们一马,稍做责罚便罢,没想到你们居然如此心术不正,那就休怪老身替你家师傅教训你们一番!

  天猫女瞪着她,毫不示弱说道:这么大年纪了还撒谎,你才是老不知羞!

  曲妮玛梯怒极反笑,重新坐回椅中,缄默一言不发,只是等着最后的结果。

  天谕司司座缄默无语,他轻抚自巳头顶的雪鹤发丝,在心底深处幽幽叹了口气,对身旁老妇有些不悦,又有些拿她没有体例。

  先前双方争执,黑池苑门生们的指责极有分寸,只是针对判决司的骑兵,而没有涉及曲妮玛拂及天谕院白塔寺众人,偏生这老妇竟是不开,不休主动跳了进去她在用这张老脸逼神殿亮相若自巳稍后的决定偏向墨池苑,等若相信少女们的说法,认可年高德劭的曲妮玛梯姑姑贪生怕死甚至心存借刀杀人的歹意。

  西陵神殿与佛宗关系亲厚,隐在身后的不成知之地千年以来互通有无,虽以道门为尊,却是互相扶持,在俗世里,神殿更需要月轮国王族的誓死效忠及供奉,别说如今双方都只能叙述当日之事,没有什么证据,即便墨池苑门生们拿出了证据,司座大人愿意为了概况的光明正义惩办判决司的骑兵,但此时此刻,为了保全曲妮玛梯姑姑这张老脸,他也只有选择相信那名统领的说法。

  月轮国与大河国之间的冤仇,竟已然积累的如此之深?

  天谕司司座大人默然思考片马之后,望向场间众人,平静说道:中原与王庭和议已成,那批粮草虽然被毁,但冷静想乘也不算什么大事,本座便罚墨池苑诸门生抄写三遍光明教典,然而先前争执之时,墨池苑诸门生指控神殿骑兵不实,更对尊长不敬,尔等应向姑姑真挚报歉才是。

  说完自己的措置结果,他回头看了一眼坐在右手方的唐军诸人。

  舒成将军缄默片刻,觉得这般轻的惩罚,已然算是神殿难得的仁慈,点了颔首后看着大河国少女们温和抚慰说道:墨池苑门生,想乘定是不怕写字的。

  曲妮玛拂姑姑面色依然阴沉,很明显她荐天谕司司座的措置意见很是不满意,但她也清楚神殿三司之间的黑暗争执,知道事涉判决司骑兵,天谕司肯定不会太过偏帮,于是连结着缄默,抬头漠然等着报歉。

  听着天谕司司座大人最终拿出采的措置意见,白塔寺僧人不知心中做何想法,但像南晋剑阁门生等人,都想着唐人与大河国亲厚,若墨池苑门生被欺负的太厉害,只怕会弓发更多的争端,现在唐营诸人暗示满意,他们才松了口气。

  没有人关心那些大河国少女们的感受,她们孤伶伶地站在帐内一角,手中依旧握着秀剑,眼神里却布满了情怒与迷惘的神情。

  她们事先就想到神殿不成能禀公措置,因为护教神军本就是神殿的骑兵,但她们没有想到神殿的措置结果会是这个样子。

  天谕司司座的措置结果在任何人看来都很温柔,然而这些来自南方的少女们性情温柔而坚毅,在意的根本不是那份温柔,而是温柔背后的黑白倒置。

  所以她们愤怒。

  然而面对着光明威严的神殿,面对着整个修行世界,面对着议事帐内所有人都松了一口气的现实,她们又能做些什么?难道真要向那位老妇人垂头报歉?

  所以她们惘然。

  酌之华在内所有墨池苑门生回过头去,望向静默坐在椅中的莫山山。

  莫山山缓缓站起身乘,清丽漠然的容颜上没有一丝情绪,红而薄的嘴唇被抿成了一道笔挺的线条,显得格外洲强,与柔软的黑发形成了鲜明的对比。

  衣裙像流水般泻下,她站在流水之中,望着上方那些大人物,摇头平静说道:司座大人,我不接受这个措置结果。

  此时场间很多人都在注视着她,想知道她会做出怎样的亮相,依照传说风闻中书痴的性情,人们其实不怎么担忧,然而没有想到传说风闻中的书痴似乎和面前这个真实的书痴隐约间有了很多的转变,她的应对竟是如此的简单而凛厉。

  没有什么情绪激昂的辩论,也没有什么情怒的指责,从开会伊始,她便一直缄默,缄默到神殿得出了最后的结果,才轻轻开口说道我不接受:

  既然不接受,那么先前的一切便等若没有产生。

  天谕司司座神情微变,身体微微前倾看着不远处的莫山山,白若银雪的须发间缓缓释出一道威压,他一直等着这位书痴表白自己的态度,然而她先前始终没有态度,这时候到各方得出结果才来亮相,他只能认为这是对神殿尊严的一种挑衅:

  山主,本司座向乘尊敬你,我很想知道你的态度是什么。

  莫山山平静看着司座微施一礼,说道:我的态度就是不接受,对不公平的措置结果,无论是我还是家师都不会接受。

  何必把书圣大人搬出采,就算他今天在场,老身也会是如此说法。

  曲妮玛拂目光微寒盯看她白净的脸颊,带着阴恻的口吻问道:山主有胆量不接受神殿的措置结果,莫非是认为神殿和我这个老妇人处事不公?而弥辣,不死则不要脸……说的即是这位姑姑,他自己即是极尊极贵的修行前辈,今日却两次把谈话的余地逼为虚无,阴沉一句话像一般冷剑直刺对方心脏:

  场间众人都知晓书痴清雅木讷的性情,虽然先前她的表示已经让大家吃了一惊,但心想曲妮玛梯姑姑此时竟把神殿扔到了她的面前,她总该缄默才是。

  然而今天的书痴再次给了众人一次惊奇。

  莫山山面无脸色看着苍老的妇人,平静说道:你处事本采就不公:

  帐内响起无数道吸冷气的声音。

  天谕司司座静静看着她,说道:山主,如果没有什么证据,你不成指责神殿处事不公,本座不想修书至莫干山,还请山主慎重。

  莫山山疏睫微颤,目光散漫,恍如望着远处,说道:我所不明白的是,为什么我和墨池苑同门们说的话不是证据,那为什么他们说的话就是证据?

  帐内一片恬静缄默,书痴这句话直指众人本意天良,点明了今日这件事情最根本的问题,然而言语能否成为证据这和事情,从乘都与可信水平无关,只与说话的人是谁有关,富翁和乞丐在公堂上说话的效力永远不合,世事皆如此,如之奈何?

  曲妮玛梯忽然笑了起来,笑声沙哑苍老,待笑声渐敛后,她看着不远处的莫山山,带着骄傲轻蔑嘲讽之意说道:世间有谁会相信,我典妮玛拂也会说假话?

  不是谁会相信,而是谁敢相信。

  天谕司司座缄默片刻后,看着坊间诸国门生问道:有没有人知道那群马贼来自何处?当日有没有什么宗派门生经过那片草甸?

  没有人回答因为当日确实没有另外修行者经过那片草甸,至于那群马贼,或许有侥幸逃脱之人,但在莽莽荒原上怎么去找?

  恬静的议事大帐内,莫山山垂头看着自巳裙摆下方探出来的鞋尖,缄默了很长时间想着车厢里某人曾经对自己说过的那番话,那番关于虎与兔、虎与虎的话。

  神殿的惩办我可以接受,但先前神殿骑兵统领说我墨池苑门生昏庸无能,怯懦畏战连马贼都不敢匹敌的说法,我不克不及接受。

  我先前一直在想,怎么才能证明自己的勇气和能力:

  她指尖轻掠,从身旁酌之华的腰间抽出一把极小的佩刀,面无脸色看着那名叫陈八尺的神殿骑兵统领,说道:虽说你也是洞玄境的修行者,但我不会无趣到向你挑战,因为你没有资格所以你不消担忧:

  莫山山目光微转,落友曲妮玛拂那张仿似旱后稻田的难看老脸上,平静说道:墨池苑门生莫山山,请姑姑赐教。

  话音落处,她把那把小佩刀横于掌心,锋口向下,手腕用力便准备割开。

  且慢!

  天谕司司座和唐国舒将军震惊失色齐齐站起阻止。

  大河国深受唐风影响,即即是决斗也惯用长安城的规矩,割袖即是邀请决斗,而割掌更是不死不休的生死决斗!

  帐内众人反应比那两位大人物稍慢一步稍后看出她这个动作的用意后,也是震惊地集体站起一片椅凳倾圮之声。

  莫山山向曲妮玛梯姑姑发出决斗的邀约,并且是死斗!

  众所周知,莫山山年轻一代修行者中声名最盛的天下三痴之一,乃是洞玄上境的高手,然而所谓三痴的名号,除修行境界,还与这三位女子的容颜有关。可她今天要挑战的对象,是成名已久的佛宗大强者曲妮玛嫌姑姑!

  虽然她是书痴,但没有人看好她能够战膛有数十年雄浑修为的前辈:

  所以所有人都觉得书痴今天因为那份意志而显得特另外美,美的惊心动魄:

  曲妮玛梯冷冷看着这个晚辈,枯瘦如老树的手扶着椅手,缓缓站起:

  天谕司司座看着莫山山,澳门赌博网站:大怒训斥道:你在胡闹什么!还不赶快把刀收了!

  莫山山恍如根本没有听到他在说什么,握着刀柄的右手微微用力。

  议事帐外一片混乱之声传来,喧闹无比:

  帐帘掀起,宁缺牵着大黑马走进乘时,看到的即是莫山山横握小,刀置手掌心的画面。他大吃一惊,也顾不得帐内有这么多人,生气喊道:你在胡闹什么!还不赶快把刀收了。

  莫山山看着远处的他,缓缓放下手中的刀,轻声说道:除这个体例,我想不到另外体例,替死去的同门洗去冤屈,因为他已经死了,不会再说话,而我说的话,似呼没有人听。

  她的脸上没有任何脸色,平静的像是在说一件家长里短的闲事:

  然而落在宁缺眼中,孤伶伶站在那处的少女,明明是那般懦弱哀痛。

  只有他能看出的懦弱哀痛。

  场间众人顺着莫山山的目光望向帐帘处工

  他们看着宁缺的目光里克满了好奇与受惊,天谕司座无法阻止书痴,可这人说了与司座大人免舍一模一样的一句话,书痴便乖乖听话收了刀。

  接下乘,帐内的人们注意到书痴平静目光里的那丝信任,注意到大河国少女们骤然明亮目光里隐藏着的依赖情绪,才发现她们竟似乎习惯于把希望寄托在这今年轻男子身上,不由疑惑更深。

  待人们看到他手里牵看的那匹大黑马,想起昨日大会赛马道上的那些画面,更是震惊无语,纷繁在心中想着,这今年轻男子究竟是谁?

  (昨天搞到三更也没有把这卷修改完成,今天和明天继续搞,另外提前说一声,这一卷的第一章有修改处,但章末那些字,比较重要,包含府天的厂告,所以暂时不会动,把这卷修完了,我一起替换。再提前通知一声,这个周六是没有休息的噢,不要忘记了,最后通知一声,周推第一很危险了,大家不要忘记投推荐票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