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科幻灵异 > 将夜 > 凛冬之湖第三十三章 荒原的夜
  顾不得原野上的热闹,宁缺带着天猫女回到宿营地,掀帘走进帐内,看了一眼角落里堆放着的行囊,望向正在专心致志描楷的莫山山,问道:我那匹黑马先前不是拴在帐外的吗?怎么让它溜了出去。

  莫山山放下手中的毛笔,回头看着他,面无脸色解释道:晨间它回来后你就把他拴住了,你们走后帐里就剩下我一个人,它就在那里不断地叫唤踢蹄,看模样是想出去玩耍,所以我便把绳子解开,让它自行去玩耍。

  宁缺看着她完全不知该如何言语,挠着头说道:它想出去你就把它放出去,这个听上去怎么总觉得有些不对,它是一匹马可不是人。

  大黑马很有灵性,我能看懂它想表达什么。莫山山说完这句话后,不想就此事再做更多解释,转身拾起砚上的毛笔,准备继续临摹书帖。

  天猫女兴奋地跑到她身边,说道:师姐你说的真对,大黑就何止有灵性,简直太厉害了,你知不知道,现在外面好多人都在追它。

  莫山山墨眉徽挑,问道:产生了什么事?

  天猫女把大黑马横空出生避世,赢了赛马大会的过程,仔仔细细地讲了一遍,然后说道:至于最后产生了什么事情,师兄他蒙住了我的眼睛,所以没有看到。

  莫山山望向宁缺。

  宁缺心想那等画面该如何讲述?

  他抬手捂唇轻咳两声,装作没有看见莫山山的目光,自行走出帐外。站在徽硬的冬季荒原上,看着西方不远处招展的唐军旗帜,和戒备森严的营地,他开始思考另外问题,应该从哪里着手去找那名马贼头子?

  做为此次谈判的唐国代表,舒成将军带着向名亲信下属,从长安城千里迢迢赶来此地,平安由三百名东北边军的精锐铁骑负责,旌旗招展,偶有马嘶响起,营帐秩序井然,密集排列处即是唐营。

  唐营中心位置的营帐内,舒成将军摘下头盔,随意抚了抚花白的头发,坐在案后示意部下去弄些吃食来,在王帐处饮酒很多,吃饭却是没有体例吃饱。

  舒将军执箸挟菜吃饭,缄默不语。

  旁边的亲信部下注意到将军若有所思的神情,以为是今日赛马大会一事,让将军在王帐中听到些闲话后心情有些不愉快,稍一思忖后,和声劝解道:将军,我军骑兵擅长作战,对这种纯竞速的玩意儿确实不怎么擅长,输便输了,那位老姑姑要说闲话谁也没体例拦住她。

  那种老太婆懂个屁。

  舒将军嘲讽说道,他身为唐将,在王帐中敬曲妮玛娣是月轮国主亲姐姐,还要注意些言语,在这私下己军营帐之中,哪里还有心情给那位姑姑丝毫颜面。

  部下见将军大人确实不是心烦此事,便联想到另一事,看了一眼帐外巡逻的士兵,压低声音试探询问道:将军您可是在忧心土阳城?

  朝廷夏天的时候确定援燕北征一事,由大唐东镇军大将军夏侯主持,但谁也想不到,傍边原开始与草原蛮人开始谈判的时候,陛下已命军部插手此事。舒成将军来到王庭,虽说是奉旨前来,但也难免会有些激怒边军,途经土阳城时,夏侯大将军竟是借口巡边,连他的面前不肯见上一见。

  如果我是夏侯大将军,我也不会高兴。

  舒成将军徽徽一笑,放下手中的筷子,接过毛巾随意擦了把脸,说道:不消瞎猜什么,我确实在想事情,但和你猜的这两件事情都无关。

  那名部下徽徽皱眉,心想双方和议已成,接下来的事情即是中原联军商讨明年北伐,以及援助左帐王庭的具体事务,一应都是水到渠成之事,如果将军不是心烦赛马失利又不是忧心土阳城的怒火,那他究竞在想什么?

  我在想那匹大黑马。舒成将军笑着说道。

  部下恍然大悟,以为终于明白了将军的心意,稍一思忖后说道:单于似乎对那匹骏马也极有意思,不过既然将军喜爱,稍后我想些体例,把您的意思通报给王帐那边的管事,相信单于绝对不吝惜赠马暗示对帝国的亲近。

  舒成将军看着属下无可奈何地叹了口气,骂道:不知道脑子里面究竟在想什么,我哪里想夺那匹大黑马,那位单于如果想要夺马,最后也只能惹来一身麻烦。

  看着下属脸上惘然神情,将军摇了摇头,看着帐帘外的湛蓝天空,徽徽皱眉说道:今日看见那匹大黑马时,我便觉得有些眼熟,总觉得在哪里见过一般。

  舒成将军把毛巾扔到案面上,带着回忆神情感慨说道:先前那刻我才想起来,去年春季我代表军部巡视书院入院试时,曾经在御科考场上见过这匹大黑马。

  属下怔住了,想着先前原野间那道奔驰的黑色闪电,那道狂暴的黑色风暴,心想难道那匹不成思议的骏骑竟来自音国?

  先前你也看到那匹大黑马脾气有多暴烈。去年春季书院入院试上,所有被选中骑大黑马的考生都被摔了下来,云麾将军家那位千金也不例外,那时我在草甸上方巡视观看,本以为无人可以降服此马,然后我看到了一个少年走进了马场。

  舒成将军徽徽眯眼,回忆着那时的画面,悠悠说道:大黑马在那个少年身前马上变得无比老实,那时我还觉着有些奇怪,但当那少年声动长安城后,才知道原来战马多通灵性,竟是比所有人都提前知道了那少年的厉害。

  下属好奇问道:那少年是谁?

  将军收回目光,看着他说道:宁缺。

  宁缺…那名下属喃喃复述道,忽然间神情一震,吃作说道:难道您是说那位一帖动长安的宁大家?

  我不喜欢舞文弄墨。舒将军感叹说道:我只知道宁缺去年考入书院,今年便进了二层楼,成了夫子的亲传门生,我还知道宁缺离开长安城的时候,郊野马场专门把这匹大黑马给他送了过去。

  下属问道:那……为何这匹大黑马会呈现在王庭?

  话一出口,他便知道自己问了个极蠢的问题,如此神骏无匹之马,自然不成能离它的主人太远,马在王庭自然人也在王庭。

  寻常人不知道宁缺在书院二层楼里排行十三,但军部固然知道他化名十三先生在燕北边塞停留,只是连我都没有想到他会亲自来王庭。

  舒将军徽徽皱眉,低声自言自语说道:连书院都如此重视此次和议,难道北面那些荒人真的如此麻烦?还是说此事别有隐秘?

  那名下属思忖片刻后,不解问道:将军,既然宁缺来到王庭,为何他没有现身,也没有来营中与将军相见?

  舒将军缄默片刻后,徽笑说道:夫子的亲传门生那是何等样人物,他不现身自然有他不现身的事理,我大概没有那么大的面子,我只是觉得这件事情似乎越来越有趣了。

  ……

  ……

  暮色降临火堆点燃,全羊倒挂,酒香扑鼻时夜色也随之降临荒原。

  王庭部落里聚集看来自天下四面八方的人,还有很多专程前来加入格慕慕大会的周边部落牧民,在火光映照下,酒香笼罩间,人们兴奋地谈论着白日看到的那些画面,争论着哪里的武士最有力量又是谁的箭法最为精湛。固然被最多提到的还是那匹狂暴的黑色骏马,无数人在料想它的主人究竟是谁。

  大黑马的主人没有听到人们兴奋的议论,他没有饮酒吃肉为乐,而是不知从何处偷了一件草原牧民的衣服借着夜色的掩护,从大河国营地向西面潜去悄无声息地靠近唐营,然后折向南面在一片高地后方坐下。

  不知道过了多长时间,一个人影从唐营标的目的靠了过来,从移动速度和身体形态上可以看出,这人显得格外警惕和小心。

  我一直没有想明白,在营地外用木棍搭个图画,你怎么就能判定是自己人来了?万一是草原上那些顽童随意搭的怎么办?

  宁缺看着那个男人说道,草甸后虽然没有火光,但借着满天繁星,依然可以隐约看到对方的面容和服饰,那是一个看上去极为老实的大唐骑兵。

  那名唐军没有回答他的问话,眼眸里布满了怀疑的情绪,似乎不明白这个家伙为什么在这种情况下居然会有闲情逸志说这些空话。

  宁缺把手伸了过去,那名唐军把手伸了过来,两个人看似要握手,只听着啪的一声轻响,两块腰牌轻轻合在了一处,分毫不差。

  借着星光,那名唐军看清楚了宁缺所执腰牌的纹路,脸色骤然一变,连忙揖手行礼,压低声音敬畏说道:没想到是大人亲自前来。

  你又不知道我是谁,怎么知道我就是大人。宁缺笑着问道。

  那名唐军老实的脸上露出憨厚的笑容,说道:腰牌上写的清楚,大人乃是处里的客卿,固然是卑职的大人。

  宁缺看了这人一眼,徽惊问道:天枢处乃是修行衙门,可我看你身上竟没有一丝念力波动,难道说你已经晋入了洞玄境界?

  卑职若是洞玄境的强者,哪里还至于如此辛苦跟到荒原里来。、

  那名唐军呵呵一笑,解释道:天枢处虽说负责管理修行者,但职员其实不全是修行者,像卑职这样的普通人更多。

  宁缺离开碧水营深入荒原,起因即是因为国师李青山通过天枢处传来的那个消息,天枢处要配合他的行动,固然会想体例在王庭附近给他留个线人。

  他看着对方说道:闲话少叙说正事儿。

  唐军憨厚笑着应道:大人想说闲话便说闲话,想说正事儿便说正事儿。

  宁缺徽徽一怔,笑着想道果然不愧是天枢处的成员,平日里大概是与那些眼睛在额顶的修行者接触多了,竟没有一点常见的普通人对修行者的敬畏恭敬,但言语行为间又是这般圆滑仇脱,这种态度用来对修行者果然极妙。

  他直接问道:你知道我此行的任务吗?

  唐军老实回答道:不知道。

  宁缺点颔首说道:那就好,因为我要问的事情和任务没有任何关系。

  这一次轮到唐军怔住了,老实憨厚的脸上流露出佩服的神情心想果然不愧是身份尊贵的天枢处客卿,用朝廷力量办私事这么无耻的要求居然也说的如此自然。

  宁缺继续问道:唐营里面一共有几多人?

  骑兵加辎重兵,还有一些杂役,五百人左右。

  宁缺看着旌旗飘扬帐蓬密集的唐营,皱眉说道:看营地不像只有这么少人。

  那名唐军解释道:一骑三马,所以需要的处所比较大。

  你对营地情况的掌握怎么样?宁缺这句话只是随口一问,心想数百骑的唐营,对方概况身份只是一个普通骑兵,又哪里能掌握完全。

  然而他没有料到,这名唐军骑兵既然是天枢处安插在东北边军里的钉子平日里无时无刻不在做的事情就是观察唐营里的任何消息,所以听着他的问话,毫不犹豫地址颔首,回答道:能够基本掌握。

  宁缺看了他一眼心想运气倒着实不错,问道:营地里最近这五天有没有什么特殊情况?好比有没有什么受伤的骑兵…甚至是将军?

  那名唐兵想了想,摇头说道:没有。

  宁缺缄默片刻后说道:食物药口这些后勤供应有没有什么值得注意的处所?

  唐兵正准备回答没有,忽然间他想到一件事情,拧着眉尖仔细回忆思考了一段时间,说道:确实有些情况,某处帐内的食物消耗似乎比平时多了很多,这倒不足奇但营内的药品存量也呈现了一些问题。

  不待宁缺继续提问,他主动弥补说道:随军药物是处里的重点监控规模,所以我觉得有些问题,那些无缘无故消耗失落的药物除止血生肌的伤药之外再就是去热定神的一些散剂,可这些天应该用不到这些药物。

  听着这番话宁缺的眼睛渐渐亮了起来,知道自己的料想似乎走对了标的目的。他望着灯火通明的唐营处问道:那处帐在哪里?能不能弄清楚里面有什么人?

  这次护送舒将军入荒原的三百骑兵,全部来自土阳城,那处帐是东边北军某偏将的军帐,戒备森严,像我这样的普通骑兵根本无法靠近。

  宁缺眉头徽徽蹙起,目光在连绵营帐里缓慢扫过,似乎想要看到军帐,说道:如此戒备森严,有没有什么体例偷偷溜进去看一眼?

  那名唐兵想都没有想,直接摇头,说道:除非硬闯。

  紧接着他看着宁缺极为认真地弥补道:大人,虽然您是尊敬的客卿大人,境界实力固然强大,但如果强闯军营只怕也会有些问题,就算您能闯进去,营地里肯定也会死很多人,事后怎么向朝廷交代?…………

  没有体例偷溜进去,那便只有硬闯,然而他现在虽然已经是书院的学生,但骨子里其实还是把自己视作帝队的一分子,要和那些同袍拔剑相向,永远不成能成为他的主动选择,所以只好另想体例。

  趁着夜深人静星辰变稀之际,那名天枢处安插在东边北军里的家伙悄悄溜回唐营,草甸后便利只剩下了宁缺一个人。

  寒冷的地面上倒卧着稀疏的黄草,看上去就像是营养不良的老人生出来的胡子,宁缺躺在疏草之上,看着头顶夜穹里上镶着的星星,不知在想些什么。

  一片阴影忽然遮住了头顶的星空,就恍如真正漆黑的夜来临。

  宁缺看着近在咫尺的那张黑色马脸,看着它翻着厚实唇皮儿似乎在讨好徽笑的模样忍不住笑着骂道:整个王庭的人都想逮你,你居然还敢回来见我。

  大黑马轻轻拱了拱他的肩头,显得极为温顺,甚至有些文静,恍如是在告诉他,只要你不生气,另外人对它又说又算得了什么?

  宁缺站起身来拍失落身后沾着的沙土与草段,轻轻在大黑马颈上捶了一拳,摇头教训说道:人怕出名猪怕壮人出名容易惹麻烦,猪壮了容易被杀了吃肉,你非要出这么大一个风头,难道不担忧太出名以后被人抢走?

  大黑马摆首张嘴,白生生的马齿在星光下显得有些森森然,就好像是在冷笑一般,说不出的邪魅冷艳高傲傻逼。

  宁缺盯着它的眼睛冷笑说道:你的意思是说,就算你被人抢走也会被人当宝贝一样供着,不会像我一样把你这样一个无敌神驹当牛骡使唤?

  大黑马轻轻撅蹄,无声刨着脚下荒原上的浮土谨慎地用缄默代表认可。

  宁缺冷笑连连,伸手指向它两条强壮的后腿中间部分,说道:我不知道为什么昔时南军没有阉你,郊野马场也没有阉你我也不知道你靠什么逃脱了做太监的命运,但总之你应该很清楚,我没有把你割失落的筹算。

  可是我仁慈不代表所有人都仁慈以你如此暴烈的臭脾气,如果落到单于或者王妃的手中,难道你真以为自己还能保住自己的宝贝卵蛋蛋?

  草甸上一阵寒冷的北风吹过。

  大黑马鸟溜溜的黑眼珠里骤然显现恐惧之色,不知道是因为惧冷还是另外什么缘故,后腿唰的一声快速夹紧,却因为硕大有力的马臀怎么也无法完全并拢。

  ……

  ……

  宁缺借着沉沉夜色完成了人生又一次间谍接头,对唐营的情况梳理了一遍,并且抽时间对大黑马进行了一次教育。他做了这么多事情,草甸那边燃着无数火堆恍如白天一般的王庭群帐间,人们只做了一件事情那就是喝酒。

  荒原在春季的时候恍如天堂,在隆冬时节却如同冥界一般凄苦难熬,寒风呼啸,雪片随时飘临,酷寒无比,所以生活在这里的人们都喜欢饮酒暖身,尤爱烈酒。

  火堆旁的中原人与草原蛮人千年来一直在通商与兵戈这两件事情间不断折腾,前不久的侵边及而后中原联军的还击,让双方都死了很多人,哪里可能因为上层大人物们告竣了和议,鲜血凝成的冤仇便自然消去?

  怀着复杂的情绪,王庭部落里的人开始和中原人拼酒,酒意狂肆入了胸腹,没能消解冤仇,反而更是放大了情绪,于是拼酒酿成了比试,比试酿成了斗殴,斗殴最终酿成了群殴,王庭与神殿负责作持秩序的士卒,刚刚平息了一处混战,又要赶去另一地,排场显得极其混乱。

  有几顶帐蓬孤伶伶地扎在草场边沿,距离唐营极近,却不在唐营的规模之中,没有受到远处火堆旁的混乱影响,依旧显得格外恬静,恰如生活在里面的人。

  大河国少女们在格慕慕大会上看到了很多新奇的工具,性情恬静自持的她们,傍晚时便回了营地,莫山山更是安恬静静在帐中坐了整整一天,白纸铺于案上,她悬腕于纸上,不断地抄写着什么,竟似是根本不知道厌倦枯燥是什么意思。

  就在这时,帐帘被人掀起。酌之华带着一名少女走了进来,她看着莫山山温和说道:山主,有客人见来造访。

  莫山山缓缓停止书写,把毛笔放入清水瓮中荡了荡,转过身来。

  那名少女穿戴神殿天谕院的院服,眸子里却带着一股极难掩饰的骄傲意味,她走进帐蓬后,便一直在打量四周,尽可能想让自己的脸色显得更平静一些,但看着案畔那位白衣少女转过身来,她依然感到了一丝紧张。

  因为这是她第一次看到传说中的书痴。

  莫山山神情冷淡看着她,说道:你是谁?

  书痴习惯了用这种直接口吻说话,她不喜欢说空话,她习惯了冷淡的神情,因为她觉得做脸色是很是辛苦的一件事情,她习惯了目光散漫无礼,因为……

  她眼睛不是太好。

  但就像最开始不知道某人有眼疾的宁缺一样,那位天偷院女学生也觉得受到了严重的轻视甚至是羞辱,紧张的情绪变得有些焦躁,然而她还是不敢无礼。

  还是那句话,这是她第一次看到传说中的书痴,书痴骄傲些,无礼些,对她们这些一直与另一痴朝夕相处的天偷院学生来说,很好理解与接受。

  天谕院女学生敬畏行礼,说道:晨迦公主请莫师姐明日相叙。

  莫山山静静看着她,想着那个很长时间没有见面的旧友,想着草甸下方血火交加时上方那辆马车里平静如兰的旧友,缄默片刻后说道:我知道了。

  ……

  ……

  (今夜,请不要与我谈质量,以后会修改的,今夜,请与我谈梦想,以及关于父辈的荣誉问题,荣耀即吾命,我也不相信,但家人的荣耀好像真的快要了我的命了。)

  5

  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