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科幻灵异 > 将夜 > 凛冬之湖第二十九章 入王庭
  在碧腰海子畔挽弓拔箭相助,澳门赌博网站:入荒原一路狩猎同行,宁缺和大河国墨池苑的门生们,早已熟稔无比,经过草甸下的并肩浴血作战,双方更是亲热亲密无间。??

  而后数日时间,宁缺一直留在马车上养伤,同时对少女符师进行世界观人生观战斗观的再次改造,很少下车,便走进食小歇也都在车上。

  这些落在墨池苑门生眼中,难免便有些异样,他们很清楚山主的性情看似冷漠,实则清淡温和,但从未与年轻男子这般亲近过。酌之华也觉得这很是不合适,只是想着宁缺受了重伤,也欠好意思让他下来。

  事实上宁缺的伤势恢复的很快,第二天夜里便不再咳血,受到剧烈震荡的识海也逐渐平息下来,偶尔爆发的眩晕也再也没有呈现过。

  酌之华等墨池苑门生,对他的身体状况不是太清楚,但莫山山却是将他的康复过程全部看在眼中,难免觉得有些不解。

  那夜宁缺夜挽弓狙杀数名马贼之时,莫山山便在一旁感觉到了念力波动,那时她就猜到宁缺应该是名修行者,对这一点,她其实不怎么意外,似书院那等高妙之地挑选学生零丁入荒原执行任务,那学生自然不凡。

  只是那名马贼首领是已经入了洞玄上境的大念师,她若不是春季时在莫干山悟了半道神符,也没有体例伤到对方。如此强大的念师集全力攻击宁缺,依照常理来讲,宁缺就算能活下来,识海受损严重也极有可能酿成痴傻之人,哪里还能像他现在这般侃侃而谈,眉飞色舞?难道宁缺的念力竟比自己还强大?

  书痴其实不擅长和人交谈,尤其是不肯意窥探旁的,所以对宁缺的疑惑一椿接着一椿,但她始终没有提问,只是安恬静静坐在车窗畔,用娟秀的小楷记着宁缺的指点,然后认真择其能学处用心体悟。

  宁缺看到她的字后赞叹不已,因为莫山山的书法确实极佳,墨笔落纸圆而不媚,柔而有骨,笔锋隐现而清晰,浓匀合宜,清新喜人。

  这时他才明白,前些日子在营地里他赞叹少女符师痴于写字颇有自己几分风采时,为什么墨池苑的女门生们会笑的那般开心书痴痴于书,这里的书是书法书帖书天下的书,而不是念书写书千卷书的书,在墨池苑门生看来,他一个寻常人竟然说天下书痴有自己风采,确实是极可笑的事情。

  墨池苑门生乘车骑马,在某冰塞处转道,由东北而向西北,直向王庭而去,一路少见人烟,多见耐寒绒羊与荒土,道路依旧难行。

  车厢不断起伏震动,宁缺看着她在窗畔悬笔手腕纹丝不动,纸上字迹也是分毫稳定,不由生出几分感慨,自己这个符道天才的名头在少女面前已经有些不怎么实在,莫非连书法大家这个名头也要被抢走?

  把棉垫搁到厢板后方,他舒服地躺了下去,脸离莫山山垂在地板上的白色裙边极近,他随意伸手抽出小几上那叠纸张里的一张,目光落下不由微微一怔。

  那张纸上写着些很眼熟的字。

  桑桑少爷我今天喝醉了就和…

  先前看着少女符师在窗畔静静写字时,宁缺想起了旧东窗畔的三师姐,开始想念长安城南的书院,想念后山里的日子和那些可爱的同门,这时忽然在千里之外的荒原上看到自己的鸡汤帖拓本,他开始想念长安东城的那条巷子,想念老笔斋里的日子和那个黑黑瘦瘦的家伙。

  莫山山余光里注意到他神情有异,以手扶地转过身体,发现他在看自己重金购买的鸡汤帖,不由微怔问道:十三师兄,你也懂书法?

  必须要说,书痴姑娘确实不擅长和人交流,如果换成另外人相询,大概会说师兄你也喜欢书法?她却是直接的厉害,全然没有想过听者的感受。

  宁缺早就习惯了她的言语间时不时会冒出一根类似二师兄古冠那样的工具,根本漫不经心,耸耸肩回答道:略懂。

  莫山山曾经问过他也懂符道,那时他的回答即是略懂,此时谈及书法之道,他的回答还是略懂,当着他人的面他大概会有底气信心说自己是符道天才是书法大家,但当着天下书痴的面,他觉得还是低调一些比较不容易难看。

  莫山山看着他,忽然问道:你觉得这书帖如何?

  她的神情很专注,似乎很重视宁缺会怎样回答。

  宁缺没有想到她会问自己的意见,异道:你是说鸡汤帖?

  莫山山看着他神情认真说道:师兄是长安书院学生,固然听说过鸡汤帖,听说这张书帖即是书院中人的大作,所以想听听你的看法。

  有句酸话说的多:认识自己永远是最难的,孰不知点评自己也是一件很难的事情,尤其是在听者不知情的情况下,如果你还想赞美自己。

  宁缺向墨池苑门生们隐瞒了自己的真实身份,虽没有存什么歹意,但现在双方关系如此亲厚,一旦被揭穿难免会有些尴尬,于是在没有合适机会之前便只好暂时先继续瞒下去,此时面对这种局面却是更加尴尬。

  并且他其实不知道少女符师对鸡汤帖以及写出鸡汤帖的那个自己是什么看法,若喜欢欣舁倒也罢了,若她极为厌憎自己的书法,岂不是很麻烦?这种可能性其实不小,虽说常有文无第一的说法,可事实上遍览长安城内诗家书家聚会时曾经产生的冲突,即可知道像莫山山这样擅长书道的人对另外书家总会有些不以为然。

  文人相轻,书者之间何尝不是如此?

  这帖笔锋尽露而不知敛,形散神亡而无骨,看似别有新意,实际上不过是些鸡贼手段,邪路着墨法,失了中正大雅之风,何足道哉。

  他毫不犹豫把鸡汤帖好生贬损了一番,脸色自在镇定,把尴尬和苦涩的黄连数尽数藏在身体里,不敢流露丝毫,这或许即是所谓价格。

  莫山山静静看着他,似乎想要辩白出他说的是真话,还是随意贬损,过了很长一段时间后,她再次认真请教道:那师兄认为花开帖如何?

  宁缺看着她微惊说道:师妹连花开帖也看过?

  莫山山摇了摇头,说道:书院那位书家的临摹本我搜集到了一些,但花开帖藏于深宫,即是摹本也都被长安城诸王公府邸珍藏,所以我只闻其名未见其迹。宁缺心情微感轻松,笑着应道:我也未曾看过,所以无法点评。

  莫山山目光微垂,落在他手上那副鸡汤帖拓本之上,不知心里在想着什么,只听她轻轻叹息一声,转身继续去描自己的答花小楷0

  那日草甸下的战斗中,她看到火墙那边的画面,却没能看到马贼首领面门前那一闪即逝的火团,若她知道身旁的宁缺也是符道中人,或许她的想法会完全不一样,此时的表示自然也会不一样。

  深入荒原,由东北再折西北,行不多时即可见天穹远处那抹淡淡山影。

  岷山乃是世间最雄奇最长的山脉,由荒原深处一直向南延展,直至大唐河北郡之南近长安城的所在,延绵不知几多公里,恍如是昊天在世间北地留下的一把宝剑。

  在荒原中段岷山有一段中断,形成天然的峡谷,峡谷的西向筑有城池,由大唐北路边军精锐镇防,戒备森严,而岷山也由于这段中断被分成南北两麓。

  宁缺昔时生活的茫茫岷山即是南麓,岷山北麓深在荒原,被蛮人们称作扎什山,就是天弃山的意思,暗示如果走出这道山脉,便等若被昊天遗弃。

  天弃山东面有一片肥饶的草场,左帐单于的部族,便在这片草场上世代生活,王庭便在那处。

  隔着车窗看着远处天穹旁的那道山影,宁缺很自然地想到南方的岷山,想起山那头的北路军镇堡,想起渭城的老伙计们。他离开碧水营进入粮队,入荒原已经走了很多天,但那道山脉始终还在那处,竟似没有变过模样一般。

  看山跑死马,更何况是这样一道雄奇险峻的连绵山脉,王庭已近,但要抵达还需要一些时间,随着距离的拉近,宁缺变得越来越缄默,更多时间藏在马车里不肯下来,即是连天猫女喊他去看湿地里的白鹤,也喊不动他。

  因为他需要时间思考,思考两个很重要的问题。

  在草甸袭击他们的马贼,跟踪了他们很多天,后来已经确定这群马贼的目标就是自己,那么等于说自己离开碧水营混进粮队开始,马贼身后的势力便已经知道。

  那群马贼或者说那几群马贼究竟是谁的爪牙?是谁想杀死自己?那个马贼首领又是谁?洞玄境界的大念师,肯定不成能是个纯真的马贼头子,在战斗中宁缺感受到的那股军人气息,更是让他的心情变得沉重起来。

  马贼首领的右臂被他砍断,被下属救走后如果没有死在荒原上,肯定需要处所医治。如此沉重的伤势,不是一般马贼的土窝子便能治好,那人需要医生药物,需要抓紧时间,而离那片草甸最近,又能治好断臂伤势的处所,恰好即是左帐王庭。

  粮草尽毁,莫山山坚持带着墨池苑门生前来王庭,宁缺没有暗示否决,除战斗中结下的情谊,还有一个原因即是这一点。

  无论那群马贼背后的人是王庭那位单于或是另外什么人,他坚信那名马贼首领只要还活着,那么此时至少有九成机率藏在王庭中。

  他要找到对方,问一些问题,然后杀死对方。

  除此之外,他还在检讨自己离开书院来到荒原后所做的事情。

  从很小的时候开始,每次艰难的生死战斗之后,他事后城市进行阐发和总结,正因为如此他才常着桑桑活了下来。

  检讨已经酿成他的某种本能,然而这一次在马车里进行的检讨比过往那些年里的每次检讨都要深入一些,甚至向前追溯到离开渭城进入长安之后的所有行为。

  缄默思考很长时间后,他确认自己离开渭城后,尤其走进入书院之后,有很多行事或者说选择都不是最为妥当的那一种,因为自己陷入了某种思维误区。

  在渭城时他习惯了单骑入原,替将军刺探敌情,和同袍们一道追逐马贼,所以这次带着书院诸生来荒原实修,肩上担着陛下和国师交付的两项重要任务,依然习惯于如此行事,乔装服装混入粮队,只想着黑暗行事。

  然而他忘记了现在的自己,已经不是渭城的小军卒,不是斥侯,不是梳碧湖的砍柴人,而是夫子的亲传门生,是书院后山的学生,是皇帝陛下的金牌小密探,是昊天道南门及天枢处的客卿身份。

  黑暗行事,便等于他这些令无数世人羡慕敬畏的布景靠山全部变的没有任何意义,那名神殿骑兵统领知道莫山山是书痴,便不敢再妄行妄言,若他把书院后山门生的身份亮出来,那些马贼又哪里敢聚而攻之?

  还有极其重要的一点:离开书院之前,二师兄在后山里专门提醒过自己,书院出去的人只能欺负人,不克不及被人欺负,说的何其壮阔嚣张,而自己眼下没有书院后山门生的身份,即便嚣张了谁又知道这是书院的人在嚣张?

  宁缺以手撑颌,靠着马车窗口,看着远处那道山脉和隐隐可见的帐蓬,无奈感慨想道,乡下的穷小子进城挣了大把银子,也只会偷偷买些宅子,吃几碗酸辣面片汤,草根太久,想要习惯仗势欺人终究还是需要些时间啊。

  时已隆冬,天寒地冻,天弃山下的草场不知是不是因为山间地热的关系,竟然东一片西一片还生着些茵茵青草,帐蓬如白云一般在草场间盛放。

  两辆马车,几匹疲马载着大河国墨池苑门生来们到草场外,身后没有粮队,更没有什么护卫骑兵,看上去显得有些凄凉。

  草原蛮人左帐王庭与中原联军的和议已经正式开始,各方势力带着骑兵齐聚于此,远远便听着喧闹热闹的声音,不知有几多人正在饮酒叙事。

  王庭一支骑兵把墨池苑门生们迎入营间,很明显草甸遇袭以及那半道神符的事情已经流传开来,有人知晓书痴便在马车之中,所以骑兵表示的还算尊重。

  相反是营间那些来自中原的使者护卫,看着墨池苑门生们的眼神有些冷淡。他们不睬解粮草尽毁,为什么这些人不退回燕北,而是赶来王庭,难道这些墨池苑门生们不知道,神殿和联军里有些大人物对他们的表示极为不满?

  (还有两天,我已经快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