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科幻灵异 > 将夜 > 凛冬之湖第二十六章 胜利,与光明无关
  神殿骑兵统颔看着草甸下方,脸上没有任何脸色,他其实不关心粮队营地里众人的生死,只是想看看混乱的局势里,会不会呈现适合自己出兵的时机。

  草甸下方忽然传来一道剧烈的天地元气震动,那股强大而境界高妙的符逍气息,直接清晰地映入他的识海,令他脸色剧变。

  曲妮玛娣这位老妇人心硬如石,看着马贼群挥动弯刀砍杀不及遁藏的燕国民夫时,脸上的皱纹都没有颤抖一丝。

  但当那辆马车散成碎片,白衣少女飘至空中画出那逍符时,她脸上的皱纹忽然间从石头刻着的线条酿成风中的乱絮,全部堆在了一起,显得震惊无比。

  营地里那名符师居然是她!

  她居然能写出不定符?难逍她已经进入了知命?

  曲妮玛娣脸色阴沉,回头看了一眼骑兵队列中间的那辆马车,暗自想到若让被自己宠受珍宝的侄女知晓了这个事实,不知逍会有怎样的反应。

  马车窗帘紧闭,里面那位若兰花般清幽纯净的少女,感受到草甸下方传来的恐怖符力,缓缓抬起头来,脸上流露出一丝明悟的情绪,轻声自言自语道:原来是莫姐姐。

  隔着窗帘仅凭符力波动,便猜出了符师是谁,这位如花一般的少女,看来先前其实不是对马车外草甸下产生的一切都不知情。

  半适神符,化作无形的高速气团,如同天神全力挥出的巨拳,瞬间撕破营地上方的空气,生生把那堵火墙击出一个巨大的空洞,活活震死十余骑马贼,然后来到那名马贼首领身前,随北风骤凝。

  马贼首领知逍到了命悬一刻的关键点,闷哼一声,悬在鞍畔的手指剧烈颤抖,拇指在中食二指的纹路上高速轻点,将识海内的念力毫不珍惜地尽数逼出。

  冥想数十年积蓄的浑厚念力离体而出,与扑面而至的神符之力猛地相撞,奇异的力量矛盾触犯,让马贼首领身周的空气里多出了无数根怪异的白色线条。

  这些白色线条是空气中极细徵的湍流,因为与周遭空气流动速度不等,让光线折射产生了极大的偏多,所以才会显现出白色。

  能让空似无物的空气,都撕扯的如此不堪,在极细徵处呼啸,可以想见,半逍神符与大念师数十年功力产生的矛盾触犯,是怎样恐怖的一件事情。

  似柳絮狂舞的无数逍空气湍流里,马贼首领眼角溅出几滴血珠,身下座骑更是哀鸣连连,蹄步舌咐向后退去。

  因为这道未完成的神符太过强大,马贼首领不克不及不凝聚全部的念力匹敌,对空中正在喷血坠落的宁缺的念力攻击,自然而然呈现了极短暂的一段空白。

  宁缺识海里的数万根钢针骤然消失,那些留在意识里的痛楚依然残留,但他终于从模糊浑噩的状态中醒过来了片刻。

  只需要片刻时间的清醒便已经足够。

  他抽身世后背着的大黑伞,手腕一抖,粗布片丝丝碎裂,裹在重重布里已经数月未见天日的大黑伞呼的一声重见光明,就像一朵黑色的莲花般,绽开在他的头顶0

  大黑伞让他减缓了向下坠落的速度,不至于活生生摔死,更关键的处所在于,大黑伞看上去无比油腻脏脏的伞面,竞杷来自下方的恐怖念力攻击吸收了大部分。

  身体还在空中飘落,宁缺握着刀的手已经挥了过去。

  此时他与下方的马贼首领相隔还有一段距离,朴刀砍不到对方,但一根银针从手腕间嗤的一声破空而出,如书院后山每天产生的那些画面一样,沿循着诡异而难以捉摸的暗线,直刺马贼首领的眼睛!

  马贼首领是洞玄上境的大念师,自身修为境界与白衣少女莫山山相仿,但要应付那道未完成的神符依然吃力,整个身体被空气中的那些凶险元气湍流束缚。

  他更没有想到,明明已经重伤将死的宁缺,居然还隐着如此阴险的后着,眼看那道极暗淡几乎快要看不见的银丝,便要刺进他的眼珠,他竟是避无可避,只能极冒险地失落臂身前端流,强行低了垂头

  噗的一声,银针瞬间刺进他的眉骨!

  银针深不见尾,一滴若红痣般的血,乍现其间。

  马贼首领只觉脑袋一阵剧痛,眼前不由一黑。

  眼前一黑其实不完全是痛楚引发的伤势,而是真的黑了。

  因为大黑伞飘落而至。

  大黑伞下,澳门赌博网站:宁缺手中的朴刀直直劈出,刀势简洁明了。

  刀锋入冉,然后破骨,只是刹那间事。

  唰的一声。

  胳膊飞向天空。

  马贼首领右肩呈现一道极恐怖的血口,鲜血像喷泉一般涌出,刀势未竭,他痛嚎一声,向马臀后方跌落,重重摔在地面。

  便在落地之前,他枯瘦的右手指向快要落到背上的宁缺,猛然一张。

  宁缺再受重创,胸腹一窒,再喷鲜血,身体趺下。

  刚好落在那匹原本属于马贼首领的马上。

  他浑然不觉唇舌间的甜腥之意,在意识陷入模糊前,手中朴刀破风再斩,斩的却不是已经震飞的马贼首领,而是马臀。马臀上骤然呈现一逍极深的血口。

  马儿受痛受惊,疯狂一般向前冲去,一头撞进了那面还在熊熊燃烧的火墙!

  营地前那堵火墙被神符击穿的透明空洞下方,又多出了一道空洞。

  一匹燃烧的奔马带着重伤虚弱的宁缺,呼啸着从那个洞里狂奔而出,鬃毛马尾早已开始烧成灰烬,奔马身躯上火舌狂吐。

  焚天火符形成的火势极其可怕,这匹骏马强行冲过,瞬间便被烧死重重摔落在地,马背上的宁缺砰的一声同时摔落在地,连续翻了几滚才停下来。

  虽然有大黑伞的呵护,但他身上的衣襟边角依然在喷吐着火苗,随时有可能大燃,他狼狈箕坐在地面,扭头望向一处,声音沙哑大喊逍:水!

  依照他先前的叮咛,天猫女准备了一大桶清水在旁边等待一直没有介入防御,看着师姐们与马贼浴血作战,她焦急到不可,恨不得把这桶水踢翻,根本没有想到战局的转变竞如此迅速直至此时才明白宁缺先前的用意。

  哗的一声,整整一桶清水尽数倾倒在宁缺的身上,衣衫上燃烧着的火苗瞬间被浇熄,他虚弱不堪的身体也被这桶从头淋下的清水直接击倒在地。

  大黑马从营地一侧狂奔而至,跑到他的身前低下头颅不断拱动着他的身体,显得十分焦急不安,似乎担忧他倒下后,便再也无法站起。

  宁缺倒在湿漉漉的地上,确实已经没有力气站起来,好在没有昏迷,他睁着眼睛看着离自己脸极近的那张马脸,牵起一丝极艰难的笑容。

  从开战至今,尤其是最后刺杀马贼首领时他遇到了无数极其危险情况和无数痛苦,依照人类的本能要求,面对身体和精神无法承受的痛苦时,便会自动昏迷,但他似乎具有某种与身体本能作对的天赋,硬撑着连结着最后一丝清明。

  他艰难抬起右臂,杷比先前显得更脏了几分的大黑伞搁到胸膛上,然后杷中指上一直系着的锦囊塞进怀中。

  做完这两件事情,他才真正松了口气,却依然坚狠地没有因为精神松懈而昏倒,用刀尖刺进身旁的湿地,闷哼一声站了起来,看着营地四周传来的厮杀声,想要前去辅佐,却发现被念力重伤的身躯,竟有些不听使唤。

  该做的事情都已经做完了,应该不会死吧?至于车阵四周那些正在浴血厮杀的人们,他此时已经无法再去改变什么。不知想到什么,宁缺向身后望去。

  狼籍一片的营地间,那辆已经崩散成碎片的马车只剩下了最下方的一块厢板,莫山山这时候便坐在那块厢板上,身上的白色表衫不知涂染了几多灰泥。

  少女符师先前强行越过自己境界能力,施出了神符师才能使用的神符,受到了极严重的反噬,加上识海内的念力被压榨的不剩一丝,所以直接在空中昏迷堕下。

  或许是受到震动的关系,莫山山此时已经醒来。

  她微低着头,额前的黑发凌乱不堪,身侧按看地面扶住身体的右手,和发丝间隐约可见的细长睫毛不断颤抖,惨白的脸颊上写满了虚弱,似乎随时可能再次昏倒。

  远处忽然隐隐传来如雷蹄声,看着草甸上方惊趄的阵阵烟尘,宁缺知道那队神殿骑兵如自己所料那般动心了,对身旁的天猫女说道:稍后扫除战场时,替我去把我的两把刀抢回来。

  营地前方的火墙,主要是为了给宁缺营造刺杀马贼首领的机会,覆盖的面积其实不大,远不足矣拦住那些马贼。就在先前那阵混战的时间里,马贼们呼啸着挥动弯刀冲了进来。此时由厢板粮草袋组成的车阵,早已破损不堪,墨池苑门生们刀光如雪,坚毅迎战一步不退,那些燕卒民夫则在极短的时间内死伤惨痛。

  马贼首领此时已经不知所踪,不知道是受了重伤被亲信下属带走,还是已经死亡,尸体被马蹄踩成了烂泥,这个事实给马贼群带来了极大的冲击,马贼的冲锋队列已经糟乱的不成模样,但营地里的防御力量更是已经濒临绝境。如果草甸上方的神殿骑兵这时候还不出动,那么没有谁能够预判出,究竞是营地先被血洗,还是马贼群承受不住压力,率先解体。

  草甸上的大人物们,都被莫山山先前那道惊世骇俗的半逍神符所震惊,反而没有如何注意跃过火墙,最终砍杀马贼首领的宁缺。

  神殿骑兵统领有所感应,敏锐的目光注意到了熊熊火墙那头隐约呈现的一抹黑影,却也没有看到那时具体的情况。不过。他看到了马贼首领重伤,然后被数骑强行带走,也看到了马贼群此时的混乱和溃散的前兆。

  先前不冲下草甸援救营地里的人们是因为那两三百骑凶悍的马贼戒备森严,犹有善战之力,统领大人不肯意拿神殿骑士尊贵的生命去冒险,而眼下马贼首领已死,溃势已成,正是神殿骑兵昭显武力,大肆收集战功的大好时机,身为善战领军之人,他固然不会错过这种机会。

  马贼正在屠杀昊天的信徒身为神殿护教军,你们知道应该怎么做。

  神殿骑兵统领,抽出腰畔的佩冽,指着草甸下方混乱无比,鲜血横流的粮队营地,沉声说道,阳光照在他严肃正义的面容上,显得无比圣洁。

  为了光明,前进!

  一百骑神殿骑兵依命而动,手中紧握着刻着符文的武器,提缰鞭马,从草甸上标的目的着营地处高速冲去,踢起无数砾土。

  黑色的盔甲上绘着繁复的金色花纹,在阳光下就像是无数朵盛开的向日葵,闪烁着光芒,神殿骑兵们带着正义与无畏的精神,开始了自己的救援行动。

  面对着世间最精锐骑兵的护教军,已经厮杀半日疲惫不堪的马贼,又因为首领重伤遁走而陷入恐慌混乱情绪中,根本没有任何抵当的能力,连连溃退。

  哪怕是最凶悍强大的马贼,也不是普通神殿骑兵的敌手,更何况他们手中的弯刀,在神殿骑兵的符兵之前,就像是树枝木棍一般不堪一击。

  没有花多长时间,神殿骑兵便将营地四周的马贼尽数击溃,只付出了极少的价格,统领大人的想法和计创获得了完美的实现。

  光明,再次获得了胜利。

  六百骑马贼死伤惨痛,残存的马贼四散溃走,神殿骑兵要扫除战场,要收割首级,还要护卫草甸上方那些贵人,只对马贼进行了象征意义上的追逐,于是先前与两百燕骑缠杀远离战场的马贼也得以借机逃遁。

  草甸间的厮杀惨烈,两百燕骑和马贼的战斗也极惨烈,此时还能骑马回到营地的只剩下四十余骑,并且每个人的身上都带着伤。

  从晨时开始的战斗,一直不竭有人死去,但依仗着车阵和墨池苑门生的英勇作战,死的人其实不是太多,最惨痛的伤亡反而呈现在最后,破损的车阵和念力枯竭的莫山山再也无法呵护更多的人,数不清的燕卒民夫惨死在马贼的弯刀下。

  有一名墨池苑年轻的男门生被数名杀红了眼的马贼尾攻,惨烈死去。

  酌之华等大河国少女脸色木然站在这名师弟的遗体前,眼眸里满是哀痛和愤怒的情绪,最小的天猫女更是早就忍不住哭了起来,眼睛哭的通红。

  营地里一片哀痛的气氛,营地外响起密集的蹄声。

  神殿骑兵完成了对溃散马贼的短程追逐,重新集结列队,黑色纹金花的盔甲在阳光下闪烁着耀眼的光泽,整齐的队列看上去秩序森严,光明威压感十足。

  如果放在平时,营地里那些信奉昊天逍的燕民,出于对西陵神殿的绝对敬畏,想必会投以羡慕狂热的目光,甚至可能会跪到地面上虔诚的叩首。然而此时此刻,笼罩在哀痛的人们没有人理会营地外的神殿骑兵,偶尔有人望过去,目光显得那样的麻木冰冷,甚至还隐隐带着冤仇的意味。

  如果这些神殿骑兵先前不是在草甸上按兵不动,而在第一时间选择冲锋援营,与墨池苑门生尤其是那位强大少女符师配合,绝对可以击败马贼,然而他们没有这样做,直接导至营地在最后时刻死伤惨痛。

  此时躺在荒原地面上的很多冰冷身躯,原本应该还是热的,很多死去的人原本可能以继续活下来,回到燕国后可以看到自己的亲人,然而就因为这些神殿骑兵的自私冷酷,所有的可能都不复存在了。

  在这种情况下,营地里没有人会欢迎这群神殿骑兵的到来。

  人永远看不到自己的后脑勺,光明永远看不到自己的黑暗,尤其是当你认为自己很高的时候,当你认为自己绝对光明的时候。

  在营地外列队的神殿骑兵,其实不认为自己先前按兵不动的举措有任何不当之处,那时候的马贼还连结着足够的战斗力量,难逍要让我们这些尊贵的神殿骑兵为你们这些普通的平民苍生冒险流血?相反在他们看来,最后依然是靠着神殿骑兵的冲锋,才一举击溃马贼,保存了营地里这些人的性命,他们有资格获得赞赏感激的目光,而不是现在这种冰冷漠然甚至冤仇的目光。

  有的神殿骑兵漠然严肃的脸颊上不自禁流露出一丝鄙夷愤怒的神情,如果不是统领大人没有发话,他们甚至可能冲进营地,把那几个敢于对自己投注冤仇目光的平民拖出来,狠狠地鞭打一顿。

  看着营地外那些神殿骑兵冷漠的脸颊,想着对方先前的冷血无耻和现在这种令人厌恶的神情,天猫女愤怒地涨红了脸,抬臂抹失落眼泪便要冲出去骂对方。

  酌之华杷她拉到身后,强行压抑住心中的哀痛愤怒情绪,对着那位高坐在骏马之上的神殿骑兵统颌施一礼,什么都没有说,带着师妹们开始措置营地里的后事。

  所谓后事皆是哀痛事。身上满是伤口的燕卒和民夫们互相扶持着,看着四处横竖倒着的同伴遗体,看着那些断肢血泊,根本无法感受到劫后余生的侥幸愉忧,很多人开始放声恸嚎,营地里哭声震天。

  (:!)